•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百姓关注 > 正文

    春天的疼痛 后背疼痛是什么原因

    时间:2019-01-21 05:47:41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诗人杜甫笔下充满生命意识、祥和安宁,大自然一派生机、欣欣向荣的春天欢愉画面,在2010年这个春天不时翻涌于我的心间。这个春天,祖国西南遭遇百年大旱,人民群众用水告急,农村田园春播困难;青海玉树满目疮痍,房倒屋塌,地震夺去了一个个同胞的生命。这个春天,祖国南方疼痛,北方疼痛,我们的心也为之疼痛。
      
      永恒的生命亮色
      
      “上游是茅台,下游是泸州,船到二郎滩,又该喝郎酒。”这是赤水河畔人人皆知的船歌之一,可以想象,一条赤水河将云南、贵州、四川三省紧密相连,三省自然气候生态环境等是如何的相互依存。长500多公里的赤水河发源于云南省镇雄县,在川黔交界的崇山峻岭间蜿蜒穿行,经贵州省的赤水市至四川省的合江县流入长江。我的故乡就在长江、习水和赤水河三河交汇之处的古城,这个古老的城市今天仍然是川、黔、渝三地交汇之要冲,与云南、贵州毗邻,鸡犬之声相闻。
      赤水河在云南、贵州、四川三省接壤地区,赤水河如玉带一样缠绕其间,三省相望。记得小时候,父亲和母亲只要有时间,就会带着我们去爬离家六七公里的笔架山。当时我们很乐意去爬这座山。不因为这座山丹霞秀丽、景观独特,也不因为这座山历史文化悠久,而是因为笔架山平地一山突起,山势陡峭,古树参天。长江、赤水河、习水河绕山而过。我们站在山顶,是为了俯瞰那三条时而蜿蜒起伏,时而波浪滔滔,在山岭间穿越的河流,看它们如何纵横交错地把崇山峻岭拥入怀中。从山顶眺望,三条河流两岸岭谷交错的美景尽收眼底。
      春天,从山顶近眺,桃红李白,绕着一缕缕炊烟在院落升起,随着风儿向山沟漫延;院前院后层层叠叠的梯田里是新栽不久的谷禾,阳光洒在稻田里,春风吹过,泛着新新嫩嫩的浅浅绿波。远眺,赤水河与长江之中,来来往往的船只,漂流在河道中,一片繁忙,两岸青山随河流的蜿蜒而起伏错落。那时候,年纪尚小,只是看山看河,实在是没有去想更多。实际上。那山中居住着多少人家,一户户的人家里一年四季又滋扰出多少柴米油盐酱醋茶,春耕夏锄秋收的乐趣与故事。依存河流,又有多少古老的传说以及河流文化积淀。诸多人间烟火的趣儿与辛酸,都在日升月落中继续。
      再往远眺,那就是一座座山与山相连,层峦叠嶂。父亲顺着手指的方向和我们说:“那边是贵州的山,那里是云南的山,这边是四川的山。”其实,在我看来,山和山没有什么区别,春天绿意盎然,秋天金黄满坡。绿的是播种的希望,黄豆、水稻、玉米等都在春天播种、发芽、生长;黄的是秋天的收获,水稻、玉米、高粱等作物都在秋风中渐渐泛黄。一场秋风一片黄,随着秋深了,成熟的色彩也就更深了。
      后来。几经变迁。我离开了故乡,但我的心仍然翻越滔滔黄河、巍巍秦岭,飞过重重关山、迢迢长路而为亲情牵挂,故乡的山山水水仿佛是我的血肉,与之息息相通。从去年秋天开始,云南、贵州、四川、重庆等省市的部分地区出现大面积干旱,我的心便为之牵挂起来,那是我的故乡。是与我的故乡毗邻的地方。血脉相连。我翘首关注,默默地牵挂那些干涸的田地。牵挂那些饥渴的乡亲。
      这是一个很疼痛的春天。
      从去年秋天到现在,西南地区一直干旱。去年的玉米到收割的时候,一穗穗却干瘪得如同未长开的女孩子胸脯;稻子还没有抽穗,田里的水就被一天连着一天火火红红的太阳蒸发了,没有水,稻子就如同人没有血液,枯萎干焦,到了秋天,一穗穗稻谷都如同被麻雀咂吸过一般。甚至有的就是一把枯黄的稻草,颗粒无收。那是一家人的口粮呀,望着田头地头一年辛苦下来,却几乎绝收,乡亲们心中是何其的揪痛!乡亲们的表情也如这没有收成的年景,如那干涸得泛起尘烟的土地,灰头土脸!
      庄稼不好是一季。乡亲们在乡(镇)村干部的带领下,每天找水抗旱是生命的第一要素……他们天天盼、夜夜盼下雨,盼着来年地头能有个风调雨顺的好年景。可是,去年,从立春到隆冬,只是高低下过几场小雨。像样点的中雨都没下过一场。俗话说,月母天,阴雨连绵二十天,阴雨连绵二十天的月母天结束,本来就应该很冷了,可是去年到了月母天结束,还是没有下过一场雨,照样炎热得如同春末夏初。
      村庄院落,无数人每天仰望天空,从清早到晚上,从晚上到清早;从春天到夏末,从夏末到秋深,从秋天到月母天,从月母天到隆冬,从隆冬到今年初春,大多数日子天空都是万里无云,偶尔有几片云飘过。都是白白飘过,偶尔洒下几点雨,也不及乡亲们期盼的眼泪。一天天地望眼欲穿,一天天地白白等待。
      乡亲们每天都忙碌着,或者用小水泵在小溪小河里抽水,或者挑着水桶从很远的坝塘溪流里挑水,浇灌蔫瘪干枯、死巴干僵的小麦、蚕豆和豌豆。尽管如此,许多小麦、蚕豆、油菜还是枯焦了。去年冬末今年春初。湖泊干涸,河流坝塘几乎都干枯见底,有的地区已经干旱200多天,水源枯竭,而往年此时坝塘里的水都还满满当当、碧波荡漾,溪流也都还清凌凌地流淌。
      今年春天很疼痛。
      我的乡亲们渴渴渴!故乡的田地干干干!
      找水艰辛!
      背水艰难!
      饮水困难!
      背水,找水,成了云南、贵州、重庆、四川等干旱地区令人心痛的场景。在农村,壮劳力的男人大多出门打工去了,家中留下爷爷奶奶和上小学的孩子。有的爷爷奶奶年迈,体力不支,腰酸腿痛,背水就成了孩子们每天的必修课,他们与我们的孩子不一样的童年多么令人心痛。
      在贵州省贞丰县北盘江镇的山岭,崎岖的山路中一个小男孩躬着腰背负的水桶有近20公斤重,孩子小小肩膀背重负,脖子青筋鼓起。这个孩子年仅10岁,上小学二年级,每天放学回家都翻山越岭背水。小小年纪承受着不该承受的旱灾之重。在云南、贵州、四川、重庆等灾区,有多少这样的小男孩儿、小女孩儿啊,他们每天躬着身子、一步一步地在起伏不平的山道上攀爬,他们的肩上超负重地背着水桶,水桶里装着一家人生命的源泉――水!
      在重庆灾区,消防车将送来的水放入临时蓄水池中,塑料桶、木桶、牛车等井然有序地排着长队,眼巴巴地盯着从消防车往临时蓄水池里流淌着的那清凌凌的水,那清凌凌的水让乡亲们看到了抗旱的希望。男女老幼将水肩挑牛驮地运回家,用水如用油一般珍贵。有一位老人,将洗过衣服的脏水,给一个多月未洗澡的孙子洗澡。那浑浊的水擦在两岁婴儿稚嫩的肌肤上,老人直皱眉头。
      在灾区,像这位老人一样为水皱眉煎熬的乡亲还有多少?西南5省(区)有1890多万人饮水困难。连饮水都困难,哪里还舍得用水去洗涮?衣服穿脏了用太阳晒晒再穿,穿了再晒,如此反复,天天如此,月月如此……田地绝收,带来的是口粮紧缺,820多万人需要口粮,820多万人因为田地绝收而生活艰难。
      一串串看似简单的阿拉伯数字,与百年大旱连接在一起,成了一串串多么令人揪心的数字!
      今年春天确实很疼痛。
      春越来越深了,祖国西南大地的山川田野却没 有春的景象。去年秋播的小麦,长得如同经霜的秋草,零零星星、干枯蔫瘪、细瘦黄薄;种在稻谷地边长出来的蚕豆苗、豌豆苗,长得矮矮爬爬的。还没长出稻茬的高度。往年放眼一望油菜花黄,蚕亘荚成串,豌豆藤蔓覆盖棚架,蔬菜碧绿,蝶飞蜂舞的田野,今年却因为去年秋天种下的油菜籽没有出苗,山川田野看不到油菜花黄。蚕豆、小麦、豌豆都没有收成。春花和山花迟迟未开,许多野山茶花和野杜鹃、其他野花,还没有开放,花蕾就在枝头干枯凋萎了,落得满地满坡都是。山坡上的枯枝荆棘上,野乌找不到水喝,有气无力地呻吟。山路上,飞起的尘土迷蒙了眼睛和脸,几乎看不清眼前的田野、稼禾,看不到往年春天田园的繁忙与热闹,令人越来越觉得有浓浓的孤单死寂袭来。
      水是生命之源。没有水的滋养,生命没有春天;没有水的滋润,大地看不到春天;没有水的喂养,人畜没有生机……西南疼痛,祖国疼痛,我们疼痛!从疼痛中我们看到了我们的民族精神,看到了中华民族永恒的生命亮色。国家领导人亲临现场指导抗旱救灾。乡亲们惜水如金,从早到晚找水、抗旱,拉水、送水,生产生活积极自救。全国各地的同胞热切地关注着乡亲们的饥渴。2010年4月16日,由我所在的城市――阳泉市汽车摩托车运动协会会员和越野e族阳泉分队队员组成送水抗旱小分队,赶赴几千公里外的贵州省贞丰县鲁客乡,送去灾区急需的抗旱物资和矿泉水。长城内外,大江南北,有多少弘扬抗旱救灾精神的热血儿女,有多少爱心为灾区的乡亲送去生命的源泉,精神的源泉!
      
      无法联系的牵挂
      
      玉树,多么美丽的名字,在这个本应该是春花绽放、万物生机的春天里,玉树却失去了以前的美丽。汶川地震的伤痛还没有从我们的心中消散,又一次大灾难降临到了玉树。原本以为玉树离我很远很远,可是现在却觉得离我很近很近,近得在心里常常为它牵挂、疼痛。
      这是一个平平常常的春天,却又是令我们为之揪心扯肺地疼痛的春天。
      2010年4月14日,这是一个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的春天,一样的蓝天白云,一样的牧歌响起;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早晨,到处是早起的人们放牧的牛羊;这是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一座座美丽的寺院经幡飘扬。骤然间,地动山摇,震撼了巍巍唐古拉茫茫大昆仑;骤然间,天昏地暗,掩盖了长江黄河澜沧江的清源。房倒屋塌,一个个生命消失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从此离开了我们。
      玉树强震,我担心一个老乡的安危,又无法与他联系,不知道他有没有生命危险?我常常盯着电视荧屏,生怕错过了每一个关于玉树救灾的消息……
      这些天,我常常想起他健谈风趣的话语,豪爽热情的性格和对生活的美好憧憬。
      “来,我帮你们!”随着带着四川口音的普通话飘进耳畔,一位年轻人已经将我和女儿的行李放上了行李架。前年暑假,我和女儿从成都乘特快列车北上,与他同在一个车厢。
      仔细看,他清清瘦瘦的,像个大男孩儿。坐定后,他就与我女儿你一言我一语地交谈起来。
      同是四川人,都是一家亲。我便与他用四川话交谈,离家在外很多年,能够听到久别的乡音,自然就天南海北、家长里短地聊起来了。
      他家在成都平原的农村,他的家庭是典型的工农结合。他父亲是工人,他的母亲是农民。他父亲在石家庄工作,他跟随母亲在老家上学,父亲只有每年过年的时候才能回去几天。他每年盼过年,不是为了过年能吃上好吃的,也不是过年能穿上新衣服,是因为过年了,父亲就会回来,就会和他一起滚铁环。玩陀螺,一同做农活儿。他说着说着就笑了,从他甜美的笑容中我能读出那个居于成都平原一隅的家庭的温馨,而他,正在向我们传递着人生中那些平凡而普通的美丽的回忆,传递着那些牵挂亲人的日子的酸甜。他说:“小时候,父亲在身边的时候,总感觉心里特别踏实,我很依恋父亲。”
      他在南北牵挂的情愫缠绕中想念父亲、等待父亲、期盼父亲回家。过了春天盼夏天,过了夏天盼秋天,过了秋天盼冬天,当冬天快过完的时候,父亲就快回来了。年复一年,他在盼望父亲回家中渐渐长大了,毕业了,工作了。他工作于成都某公司,却被派往青海省的玉树两年了,他的妻子也是农民,他的小家庭又成了他小时候的翻版――是工农结合的家庭,又是南北牵挂。
      “你怎么不调回成都工作?”听着我的疑问。他说不是单位非派我去玉树工作,而是在玉树工作比在成都工作工资收入要高。他虽然很不适应玉树的生活和气候,但他还是主动请缨到玉树工作。他的妻子和母亲生活在一起。他的家庭需要他挣钱,孩子需要抚养,母亲年岁也逐渐大了,身体也不如从前了。他这次回老家,是因为妻子生孩子,他回去探望。探亲后,他乘这趟列车匆匆去北京出差,出差办完事还要赶回玉树。
      他说着玉树的神奇。那喷香的奶茶、绿色的高原,还有那素面朝天、高立于山腰间的寺庙……都令我浮想联翩。他说:“我更喜欢那里的人。”他说:“纯朴而倔强的康巴汉子,脸上总是挂着豪爽的笑脸,能够随心随性自然相处。和康巴汉子相处不累,你付出真诚,他们会回报你真心,人与人之间根本不用设防。”他还说,在那里才工作了两年,已经有好多相处很不错的玉树朋友。看得出,他也是一位为朋好友不错的人。
      他聊着玉树的美丽,讲着玉树的风土人情……他越讲越带劲,便拿出一张手机储存卡,插在手机里。玉树的风物人情便从他手机的屏幕上显示出来。他一张一张地给我们解释着照片中的画面。画面中有文成公主庙,有玉树独有的婚俗,有玉树的骏马,有玉树的草原,有寺院、佛塔、经书、法器、圣山、经轮,还有寺院中的和尚,有新娘出嫁时着装的服饰,有玉树独特的建筑……听着他的描述,我感觉玉树离我很近很近。仿佛也随之去玉树旅游了一番。
      如今,美丽的玉树成为一片片废墟,多少同胞的生命被埋在废墟之中,这是一个多么疼痛的春天。
      他安全吗?
      如果他安全地活着,凭他的热情,他一定会投入抢救同胞的救援的队伍之中。我在荧屏中搜索着那个清清瘦瘦的大男孩……
      还记得他从手机里翻出妻子和还未满月的孩子照片,孩子很可爱,妻子也很漂亮。我说:“两地分居多不易呀,还是回成都工作,或是把妻子弦子带到玉树吧。”他说趁年轻,在玉树再工作几年,工作成绩突出后再调回成都去,到那时就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一家人的生活也就无忧了。能看得出来,他的性格里有四川人的直爽豪放,坚韧、耐劳、责任和担当。
      他总是有说有笑的。生活中的困难对他来说,他都只是一笑置之。玉树遇难,还能看到他坚定地面对因难的从容和坚强面对灾难的笑脸吗?
      列车就快到石家庄站的时候,他往我女儿的手里塞了几包绿茶。他说:“这是我母亲亲自到茶山采摘的清明茶,也是母亲亲手用传统工艺制作的绿荼,让我们品尝品尝。”我知道,他母亲做的这种茶在我的家乡叫炒青,在市场上能够买到。尤其在清明前后价格最高。
      看上去黑乎乎的,但味儿却特别甘淳清香。回家后,我便取来杯子,放入一撮茶叶,加入一杯纯净的 开水,随着热气的升腾,满屋的茶香便进入鼻翼。再看看杯中的茶叶,都是鸟语雀舌,在清水中打两个滚儿,便慢慢伸展开了美姿,青翠的色泽。噘起嘴轻轻一吹,吮一口:人生之甘饴,在于苦涩之余。引我进入了家乡的美景,一方蔚然:几朵飘悠的白云,洒下金子般的阳光;一片翠意葱郁的茶林,一群嬉笑雀跃的姑娘,纤手采下一片片清露欲滴的鸟语雀舌……
      连续几天,我都要泡上一杯两杯三杯,看着伸展的美姿、青翠的色泽,噘起嘴轻轻吹,吮一口。再轻轻吹,再吮一口……
      如今。他赠予的茶香仿佛还在我的屋内飘荡。可他在哪里呢?在玉树?在四川?我不得而知。玉树突遇的灾害,让我骤然间想到他,我心为之牵挂,却无法联系。
      列车如人生的站点,下站后就各奔东西,我没有想到要留下联系方式。哪想到,一年多后,三江源头地缝裂,玉树村寨废墟堆。看着电视里面一个个悲痛的场面,我担心着这个在旅程中匆匆分别的老乡,不知道此时此刻他在安全的帐篷里,还是在废墟中;不知他在工作岗位上,还是在救援的队伍中……
      灾难面前,生命第一!从一定程度而言,我的这个老乡的生命才刚刚开始,犹如那炒青的清明茶,他只品尝了人生的苦涩,还没有经历生命的甘饴。他的孩子还那么小,父亲、母亲已经苍老,还有需要他工作挣钱支撑家庭的妻子,都迫切地期盼他平安,回到四川那个他生长了20多年的家。我不敢想象,得知玉树受灾后,他的亲人是何其的焦急,何其担忧,何其心痛。
      在玉树,有多少像我老乡一样的高原同胞。他们在废墟中,命悬一线。时间就是生命。抢时间就是抢救生命。
      满目疮痍的灾区并非孤岛,连日来处处闪现着迷彩绿,黄色、橘红色的救援服,红色僧袍、白衣大褂和志愿者的红绸带。一时间,玉树人无论男女老幼,各种语言,各种习俗融合在一起,各地捐款、捐物纷纷抵迭,全国人民与灾区同胞共克时难,与灾区人民生死相连。强震发生后,涌现出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玉树故事。到4月21日,青海玉树地震的第7日,举国同悲,沉痛哀悼玉树地震遇难同胞的时候。仅阳泉儿女捐款就达40万元,爱心背后的故事更是书写不尽。
      玉树挺住!
      青海坚强!
      中国加油!
      在悲痛中凝聚了不屈的民族力量,有这么强大的民族支撑,有涓涓不息的爱心汇入生命之海,我相信灾难的疼痛会很快过去,希望的太阳会在每一个人心中升起!我更相信,我那位在玉树工作的老乡一定会平平安安,并祝福玉树同胞健健康康!
      
      责任编辑:燕霄飞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