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百姓关注 > 正文

    【寻梦大西北】寻梦环游记

    时间:2019-01-29 05:44:17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日月山,伫望文成公主远去      在中国的名山大川中,位于青海省湟源县西部的日月山排不上什么名号,作为祁连山脉的一个分支,见不到她有陡峭的山峰,险峻的峡谷。公元638年的唐贞观15年正月,一支庞大的送亲队伍护送着一个美丽的公主走过日月山口,日月山便从此闪亮在中国人伫望公主远去的心海,守望着无尽的苍凉和沉甸甸的传说。
      唐代以前的日月山不叫日月山,叫做赤岭,远看如喷火,近看如染血,因远望高山“土石皆赤,赤地无毛”而得名。这座海拔仅3200米的小山在群山巍峨的青藏高原上实在是太小太袖珍太不值一提,然而正因为她的娇小便在群山环绕中透出一个隘口,让我们骑马行走的民族便利地穿越青藏高原,成为中原通向西南地区和西域等地的重要隘口,成为历史上有名的“交马赤岭”,中原和吐蕃两个封建王国的使者必须在此换乘对方的马方可踏入异域土地。
      穿越青海远嫁西藏,从古都长安出发的文成公主必然要沿着这条祖先拓展的古道,走向遥远的西部,让守望高原的日月山迎来这铭心刻骨的历史感动。“过了日月山,两眼泪不干”。就像“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阳关,就像“一去一万里,千之千不还”的天涯海角,漫漫的远嫁之路必然要有这么一处分手告别的苍凉之地。为送别我们伟大的公主,日月山便被赋予了这凝重的阳关情结。
      作为告别中原的最后一站,文成公主在山上支起了帐篷,在故乡做最后一梦,伫望故乡最后一眼。她站在山顶,回首不见长安,西望一片苍凉,思乡之情油然而生,忍不住取出临行前父皇唐太宗所赐的日月宝镜,没想到镜中出现的却是长安繁华的景色,离愁倍增。公主悲喜交加,泪如泉涌。想到自己远嫁和亲的重任,毅然将日月宝镜抛下赤岭,甩在东的是日镜,甩在西的是月镜,摔碎的镜片让泪水和风沙掩埋,成为今天的日月二山。两山隔山相望,唇齿相依,如情侣,如父女,其情其景,无不动人。为纪念这位伟大的公主,今天我们把赤岭改名为日月山,名与形相符,情与痛相联。
      为了中原这片风雨飘摇土地的万年长存,为了维持帝王的万古基业,面对一个又一个觊觎中原的匈奴、吐蕃、蒙古发起的连年战乱,守着“女婿不打丈人”的平民意识,守着异域和亲的婚姻胜过十万雄兵的历史高度,早在公元前33年,汉元帝就采取了最简便最温情的和亲政策。在这点上,文成公主不是第一个。但是作为皇族血统高贵的她,完全可以凭高贵的出身和绝世的美貌嫁给王公大臣,过上平静而富贵的生活,免去远嫁之苦之凄。为了大唐的稳固为了中原和西域永远的和平安宁,她放弃她应该享受的一切幸福,用一个女人柔弱的双肩担负起华夏民族万年大团结的沉重担子。在这点上她绝对超过民女出身的宫女王昭君。沉重的历史,和平的责任,我们非要用牺牲一个女人的爱情和幸福来换取?作为男人,作为华夏的子孙,我们站在日月山上,伫望公主远去的背影,跪拜这位伟大的女性,我们热泪盈眶。
      山还是那座山,只是山更清,草更绿,朝拜的游人如织。今天的日山和月山上各修建了两座亭子,分别叫日亭和月亭,经幡飘舞的亭子里面用碑文和壁画记录了公主入藏时的种种情景。山上是无数藏人用虔诚和信仰堆起的摩尼堆,石堆上插满了盘树虬枝。山下是文成公主庙,矗立着巍峨的文成公主汉白玉雕像。藏歌悠悠,牛羊如云,无数经幡和高昂的藏歌迎着日光漠风飘扬,表达出一代又一代人对那美丽灵魂的深深的崇敬。
      站在被称为青海高原皇冠的日月山顶远眺,山下女儿般温柔的草原涟漪般涌来,涌来退去。东麓是富饶美丽的湟水流域,清澈的响河水蜿蜒曲折,盘山绕岭,滋润着两岸丰腴的田野,养育着这里勤劳的人民。西北方便是波澜壮阔的青海湖。西南山峦绵亘,草原无际,帐篷点点,炊烟袅袅,数不尽的牛羊骏马犹如五彩斑驳的珍珠在绿油油的草地上滚动。在距日月山40公里的西山脚下,便是闻名遐迩的倒淌河,南面几十公里处是奔腾咆哮的黄河和举世瞩目的龙羊峡。
      走下山来,扑入山下倒淌河,这条华夏大地惟一一条我行我素倔强地从东流到西的倒淌河,凝聚了公主太多复杂的泪水,幽静而温柔地倒淌着,是倒淌那段千年不断的感情?是倒淌那千年流不断的眷念……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伫望日月山,伫望照耀至今的辉煌的大唐的太阳,伫望公主远去的背影,永远年轻美丽的公主哟,你不知道,你带走了太多太多的云彩―――
      
      青海湖,遥远的爱情美丽的歌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一位好姑娘,人们走过她的帐房,都要回头留恋地张望―――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我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
      在我们这歌声飞扬的国度,我们拥有太多太美的情歌,然而,我敢说,没有哪一首情歌能比得上这首《在那遥远的地方》具有那么强的穿透力和感染力,她给予了我们太多的幸福和太美的理想。不管我们正经历无边的苦难和寂寞的爱情,还是我们正春风得意,享受幸福和美满的爱情,只要心中歌声响起,歌声的翅膀会让我们铅灰色的心灵越过高山,越过沙漠,飞到那遥远的地方,让一汪清湖、一片草地、一群牛羊和一张粉红的小脸构成美丽的背景,成就我们心中的幸福和美好的爱情理想。人生所有的不幸所有的失落所有的孤独所有的幸福,只要一想到在那遥远的地方的那方蓝天白云、草地帐房、歌声皮鞭,我们所有的沉重就会轻盈,轻盈得如一首牧歌般明亮。
      奔着这首美丽的情歌,奔着情歌描绘的圣洁理想,带着朝圣的虔诚,我们踏上西行的道路,奔向青海湖,奔向情歌最先飞扬的地方,奔向我们中国人理想生活理想爱情的圣地。
      汽车从西宁出发,沿着青藏公路西行,一过当年文成公主经过的日月山,视野逐渐开阔起来。高原八月的阳光,炽热而明朗。湛蓝的天空下,是一望无际、碧浪翻滚的青稞、大麦,交织着黄灿灿的油菜花,密麻麻的牛羊点缀在起伏交错的镶嵌着野花紫云英的紫色裙边的山坡。越过无边的草原和油菜花,眼前呈现出一片茫茫的天蓝色,导游告诉我们,那就是青海湖!
      扑向青海湖,扑向心中憧憬了太长太久的圣地。湖水是一望无际的蓝,根本就是烟波浩淼的大海的幻影。我极力睁大眼睛,想在心海中映照出圣湖的全景,我失败了,美丽的青海湖是那么博大那么浩瀚。她有着海的广阔,却没有海的狂暴。有着海的深沉,却没有海的无常,有的只是无边的沉静,然而并不死寂。难道她真是文成公主的眼泪凝成,经过千年的忍耐、万年的修炼,才达到这般澄明的境界?湖边是黄绿相间、广袤平坦、苍茫无际的千里草原和大片大片的油菜花,绸缎般铺开而去。星星散落的牛羊在天堂般的地毯上歇息流连。草场的尽头是高高的雪山,山上是从未见过的蓝天,一种纯粹得有几分圣洁的蓝―――
      面对这美丽的人间仙景,我们除了歌唱,再没有其它的语言,就是用尽我们最华丽的语言,在这胜景面前都显得那么苍白。感谢西部歌王王洛宾,他给了我们表达情感的歌唱―――
      走向草场,走向帐篷,走向牧羊鞭,走向粉红色的小脸,我们追寻王洛宾和他歌声的最初感动―――那是青海人永远滔滔不绝的激情的话题―――
      1939年的春天,王洛宾参加导演郑君里在青海拍摄的一部电影,他们来到了青海湖畔。郑君里物色了一位千户长的女儿卓玛,充当电影故事里的牧羊女。王洛宾穿上藏袍,跟着卓玛赶羊群。在赶羊时王洛宾无意打了卓玛坐骑一鞭子,马跳了起来,卓玛回头看看王洛宾,显得很高兴,又很生气,因为语言不通,无法交谈,不知卓玛是怎么想的。黄昏牧归,卓玛将羊群轻轻点拨入栏,王洛宾痴痴地看着被晚霞浸染了全身的卓玛。卓玛感觉到他的眼神,她转过身去,拴好羊栏,那张绯红的脸对着王洛宾,眼中跳出了火苗。她举起手中的牧鞭,轻轻打在王洛宾身上,然后返身走了。王洛宾依旧木然地站在栅栏旁,痴痴地望着消失在夜幕中的卓玛,轻抚着被卓玛打过的地方。这个俏皮、美丽又奔放的藏族姑娘,在他身上留下了永生难忘的一鞭。王洛宾徘徊在卓玛父亲的帐房外,毡窗落了下来,将那千户长的女儿和这位汉族音乐家分隔在两个世界里。他们在一起拍了三天电影,第四天早上摄影队就要离开青海湖,回到西宁去。卓玛和他的父亲骑着马,送了一程又一程,直到一个山坡上,才停住了。王洛宾骑在骆驼上,不住地回头张望,随着驼峰起伏,驼铃叮当,他沉浸在梦幻世界里。朦胧之中,清清的湖水,绿绿的草场,卓玛化作了一尊美神浮现在眼前:她健美的身躯,妩媚的笑脸,火热的眼波,轻轻打在身上的皮鞭―――一支抒情的旋律立刻在胸中回旋,他深情地唱了起来:“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人们走过了她的帐房,都要回头留恋地张望,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愿她每天拿着细细的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的身上―――”
      王洛宾走了,故事中的卓玛也早已不在人世,山、湖、草原相映成趣的壮美风光和绮丽景色还在,优美的爱情还在,动人的歌声悠扬不绝,歌声幻化出的漫天飞鸟、洁白羊群、轻轻皮鞭以美丽的音符形式在广袤的湖空回旋,回旋在无数人们的心空。天已变苍,地亦变老,惟有那亘古不变、源远流长的牧歌依然在湖面上飘荡―――
      面对博大壮观的青海湖,聆听那悠远的情歌,曾经十分欣赏的王维、孟浩然、陶渊明等人的诗句忽然失去了魅力,就像一些小花小草。“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意境也仿佛多了几分做作,成了失意文人欲盖弥彰的矫情。青海湖浩大的胸怀接纳我,亘古美丽的情歌洗涤我,人生淡淡的愁怨,前途种种的悲观,人际交往的患得患失,爱情理想的飘渺茫然,都市喧嚣的浮躁尘埃,都随着这湖波、这情歌、这草原、这雪山一点点沉入湖底,让我浑身轻松和透明。
      我们拥有过或拥有着人生和爱情,但并不是人人都拥有着世界上最美好的人生和美好的爱情,于是让一片湖一片草地一个湖边草地上粉红小脸好姑娘细细皮鞭抽打身上成为一种风景一种人生和爱情的理想闪烁于真实生活中,填补生活和爱情的苍白与不幸,校正生活和爱情的偏航和感情的走私,濯洗人生的浮躁和灰尘,让远方美好的人生和爱情理想给予真实生活以力量、勇气和启迪―――当然这是偌大的纯洁的心空才会拥有的悠远的向往,绵长的思念,美丽的等候,不懈地求索,是与欲望、占有、丧志甚至失望无关的。
      去青海湖看看这片风景,去听听这首牧歌,去丰满心中的人生和爱情理想,幸福就在那遥远的地方,那儿有花儿在盛开,有风儿在吹送,有月亮在抒情,有套马杆在飞扬……
      
      嘉峪关,守望永远的战争童话
      
      浩瀚的戈壁滩上,悠扬悦耳的驼铃声由远及近,在祁连雪峰和马鬃山支脉黑山对峙间的宽广谷地里,晨曦剪出了一个壮观的驼队,渐渐地走向戈壁中的万里长城,走向长城最西端的关口嘉峪关。五更的梆声响起来,报晓的雄鸡声在关城内此起彼伏,静候在城下的商人们兴奋地站起来,整整衣衫。情绪感染了驼群,它们也纷纷挺直了身体,于是更嘹亮的驼铃声响起来。经过长途跋涉的商人们松了一口气,“鸡鸣度关“的关规让他们又渡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守关的兵士一一验过关照后,现在他们终于可以从会极门从容地走进这个美丽的东方古国,去迎接他们梦寐以求的金灿灿的发财机会-―――
      时光不再倒流,今天我们已见不到这壮观的一幕。雄伟的万里长城从山海关出发,蜿蜒向西,延伸到这方雪山、沙漠、戈壁、溪流构筑的宽广的谷地。从守关的角度,这片开阔的谷地并不适合,然而这里却到处是屏障,北面是陡峭的实际上无法通过的山脊,南面是北天河,在这片谷地上建筑长城,除了飞翔的鸟儿,任何人马都很难越过,何况其中更有这座“天下第一雄关”。从战略的高度分析,在我们祖先没有想到由海路通往外国的漫长岁月里,嘉峪关是他们想到和看到的中国与所有西方国家交流的真正门户,长城的西延和雄关的矗立赋予了嘉峪关特殊和重要的战略位置,嘉峪关帮助了战争,挡住了历朝历代多少外敌入侵的铁蹄。
      然而,走进嘉峪关,我们却找不到多少战争的痕迹,在关城的档案中,并不见有什么战事的记载,想来也没有什么大的战争发生。康熙时期所恢复的对中亚的扩张政策,在17世纪末以前就已将我们的军队在西部边境的范围,带到了远至瓜洲和敦煌的地方,嘉峪关失去了它最初的军事价值,其重要性仅在于被当作了一处控制清帝国内部行政区边缘的哨所,和担当一处从“关外”来的车马检查的“海关”。
      嘉峪关拥有战争的雄关和天险,守望的却是一个战争的童话。入关的人洒下一路驼铃鸡鸣度关,寻梦中国,圆满发财的梦想。出关的人或贬谪或充军或通商丝绸之路。站在嘉峪关城楼,回眸东面炊烟缭绕乡关眼前,伫望西面去路,荒漠戈壁,一望无际,不见人烟。“出了嘉峪关,两眼泪不干;向前看戈壁滩,向后看鬼门关。”洒下一汪人文的热泪。在战争的链条上,嘉峪关成了战争原野中的童话稻草人,这是祈望通过长城通过嘉峪关守护统治地位的帝王的失算,却是渴望和平渴望安宁的人们的幸福.
      历史在嘉峪关筑起这道边关的门坎,岁月悠悠,湮没了多少昔日边关的雄姿,使它成为西北的一道风景。现在的嘉峪关早已失去了战略作用,喜欢怀旧的游客可以花上几十元钱买上一个明朝的关照,体验一下当时嘉峪关边防检查站的作用,让守城的“关兵”盖上一个关印,从西门即嘉峪关门出城,城外就是古代所说的西域了―――
      站在这边关的门坎上,我们有一种出门远行的悲壮,也有一种飘零归来的动情。但是,我们并不能否认嘉峪关的雄伟和壮观,11米高的城墙,733米周长的内城,总面积3.35万平方米的关城。城托山而显雄,山依城而为险。没有战争,嘉峪关关城非军事化的倾向也愈加的浓重,历史赋予了嘉峪关更多远离战争的文化温情,千百年来让我们在画布一样的铁马金戈的战争硝烟背景下欣赏和平安宁的童话。
      在和平的阳光照耀下,走进庄严肃穆的嘉峪关,其实只是走进一种童话的氛围。从西面入关,我们体味五座关门名称,我们就会深深地叹服于它博大的文化。西门嘉峪关是正式的关门,也可算是主门。进关城,必过会极门,“会极”是指汇集于此的意思,当时的西域商人都必须先在嘉峪关住下,等申请批准后才能由此门入关。光化、柔远两门名称则体现了中央政府对边疆兄弟民族的一种政策,“光化”、“柔远”都是指各民族之间要和平共处,不用武力来征服,而要通过发扬中央政权的文化去教化、感化其他少数民族。“朝宗”门的命名则体现了一种皇权思想。朝宗即是朝见皇帝的意思。按方位来说,出朝宗门就是向明朝的皇城方向走了。
      更为让人惊叹的是嘉峪关关城内有一座一般军事设施内难得一见的建筑―――戏台,这是清乾隆57年建的,用于关内守军与居民共娱。这座并不很大的戏台前是一片广场,遥想当年台上台下的热闹场面,我对决定建造这座非军事建筑的官员产生了深深的敬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嘉峪关关城一直是孤独的,明朝的守兵们大多是些因触犯《大明律》而被遣送来的流放犯,到清朝情况略有改观,但一座孤城,文化生活十分单调,长久下去绝对不利于士气,兵民之间的隔阂也给这座小城带来了诸多不安定因素,骚扰民众的事难免会发生,于是某游击将军就点晴了这么一座匪夷所思的戏台。戏台的对面是一座关公庙,敬奉着关公。关公是义气、胆量与力量的混合体,在边疆守关,最需要的就是要有这样一种精神和风貌。在朝宗门外,还建有文昌阁。文昌即“文曲星”,是中国古代神话中主掌功名、禄位的神。在军事建筑群中见到这么一座纯文化设施也是一个意外。据介绍,这儿曾作为科举的考场。对此我尽管怀疑这种说法的可靠性,但我也深深地希望能有报捷的黄马送来金榜题名的喜讯,给我们的童话带来喜剧的高潮。
      在光化楼城墙角下,有一块著名的“问命石”,很久以来出关入关的旅人路经嘉峪关时都要到这里用石子敲击此处城墙,卦问前程。凡听到类似燕叫的“唧、唧、唧”声,他们都会异常地高兴,他们坚信有小燕的保佑,一切都能逢凶化吉。我虽不迷信,为了好玩,为了回味那守望的童话,也取了石子丢过去,唧唧声回响不绝,让我可以从容地上路。
      走出嘉峪关,继续西向敦煌,回头再望,关城耸立在戈壁滩上,似真似幻,如一条巨龙的龙头,盘旋在祁连山上的悬壁下,城只是那舞动的龙身。雄伟的嘉峪关,在小燕和平的唧唧声祝福中,我们将和你一起守望着那永远的战争童话,守望着我们共同的蓝天白云―――
      
      月牙泉,我心灵的瑶池
      
      翻越高高的祁连山,穿行茫茫的大戈壁,走过悠悠的河西走廊和走廊上那一片又一片青青的绿洲,我们走向西部。回眸远逝的人生岁月,展望西部的漫漫长路,亲历着雪山的圣洁、戈壁的苍凉、沙漠的辽阔、绿洲的召唤,每一个走过西部的人心中总有一个感觉,感觉走向西部其实就是再现我们的人生长路。翻越雪山就像翻越人生中那一个又一个或成功或失败的高度,穿行戈壁沙漠就像穿行人生中那一个又一个失落、寂寞、苦难的空白地带,走下去,坚强地走下去,戈壁尽头是雪山,沙漠深处有绿洲―――
      沿着祁连山的巍峨、河西走廊的悠远,我们走向西部的深处,越往前行越感觉到我们人生之路的壮美和激昂在这片土地上阐释得那么真切那么实在那么脚踏实地。然而,感受了太多的壮美和激昂,我们会因激动而飘然,会因飘然而失去人生思索的理智和冷静,这就需要一汪泉一阵风一片绿冷却我们喷涌的热血,洗濯我们人生中或张狂或萎靡的尘埃,回到真实的人生轨迹中―――
      月牙泉出现了!在鸣沙山广袤的沙漠深处,在歌手田震那深情的歌声中,在阳光漠风的驼铃声声里。
      出敦煌城南10里,眼前呈现出一条流沙堆积的巨龙,横卧在敦煌城南:像金子一样灿黄,绸缎一样柔软,少女一样娴静,凤凰一样美丽。远远望去,峰峦高低起伏,如刀削斧劈,景色奇丽,蔚为壮观。这就是大漠奇观鸣沙山。
      踏着苍茫的暮色,骑上骆驼,抱着毛茸茸的驼峰,在沙波沙浪涌出的沙的海洋中洒下一路驼铃,悠悠晃晃,人一下感觉走进了时光隧道,满耳的汉音唐韵,犹如又走进了丝绸之路的西风古道―――转过一道又一道沙梁,朝山下望去,脚下茫茫的沙海中忽然亮起了一弯新月,滟滟的波光闪着清辉,让人不能自己地为之一震。我知道,那就是天下沙漠第一泉―――月牙泉在向我们遥遥召唤。
      历来水火不能相容,沙漠清泉难以共存。然而在这里,在这辉煌的鸣沙山中,沙漠与清泉相伴为邻,水光山色相映成趣,沙不填泉,泉不漫沙。我们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我们更惊叹沙泉共处阐释人生的深刻哲理。我们赞美月牙泉,说她像一位绝世佳人的眼睛―――是那样的清澈、美丽、多情,说她像位窈窕淑女的嘴唇―――是那样神秘、温柔、诱人。说她像一牙白兰瓜―――是那样碧绿、甘甜、晶莹。其实,月牙泉就是一汪泉,以初五的一弯新月的模样,落在黄沙里,映照着干涸的沙漠。
      奔向月牙泉,泉边白杨婷婷玉立,垂柳舞带飘丝,沙枣花香气袭人,丛丛芦苇摇曳,对对野鸟飞翔,风景如诗如画。泉水是那样的清凉澄明,味美甘甜,泉内游鱼成群,岸边绿草如茵。相比于辽阔的沙漠,月牙泉显得那么的渺小,然而这渺小的月牙泉却赋予了沙漠的灵魂和生机,她在沙山的怀抱中娴静地躺了几千年,常常受到狂风暴沙的袭击,却依然碧波荡漾,水声潺潺。
      凝目月牙泉,泉水中不知什么时候映出了一轮圆月。举目望天,噢,月亮升起来了!蓝天白云,大漠沙峰,月亮是那么圆那么亮,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沙峰这泉上,四周一片澄澈,没有一丝阴影和杂音。几天来西部之旅的劳顿,顿时消散,几十年来浮躁的心灵,一下变得无边的宁静。躺在泉边,听潺潺的水声从沙中涌出,偌大的天地一下变成了我的。在这苍茫的月色中,曾经的都市喧嚣,曾经为俗事忙碌的心累,曾经的文山、会海、电话铃声、功名利禄,甚至连妻子的菜篮子、孩子的成绩单、医院的体检表都纷纷逝去,我受用着这泉这心灵瑶池无边的洗礼。
      我看高高的沙峰,她静静地映照在泉波中,沙不再鸣响,风不再狂唳,她也同我一般在享受着宁静。遥想开去,我翻越的雪山、穿行的戈壁绿洲,不管他们是多么的伟大与浩瀚,此刻都同我一般同泉边水草芦苇一般静静地倒映在水中,让野性的西部让浮躁的人生变得恬静变得坦然。
      想起田震的歌:“就在天的那边很远很远,有美丽的月牙泉,她是天的镜子沙漠的眼,星星沐浴的乐园―――”我在歌声里,在月牙泉闪亮的波光里,生命中让人心累的幻影和欲望,此刻在这狭小的波光中洗涤,让我从容地反省自己,反省人生―――
      骆驼在山口等我,我得继续我西行的旅途和漫漫的人生。风又吹来,甘甜的泉香沁人心脾,让我心中变得通体透亮,我知道,这潋滟的波光将从此闪亮在我心灵,不管我走过的是沙漠是绿洲,我的步履会轻盈和透明。
      
      【责编 晓骏】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