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旅游出行 > 正文

    哈尔滨道外20道街鬼楼 [道外有“道”]

    时间:2019-01-06 05:28:46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老沈阳有个北市场,在解放前是三教九流云集的地方,大街两旁酒楼茶肆林立,做买卖的,说相声唱小曲儿的,打把式卖艺的,热闹程度不亚于北京的天桥和天津的三不管儿。   北市场后身儿住着一家财主,户主姓张,家里住着里外三进的大院套,青砖灰瓦,严丝合缝,全家算上管家、老妈丫环、仆人总共三十多口。张财主在北市场还有七八间铺面房,一家人就仗着吃瓦片过活。这一天,张家门口来了一个老道,这老道有六十多岁,须发皆白,头带瓦冠梁道冠,身穿青灰色道袍,手拿三尺拂尘,脖子上挂着一串琥珀串珠,身后背着一个八卦蒲团,胸前挂着金丝楠木的木鱼,看上去仙风道骨,颇有修行。老道把八卦蒲团放在地下,盘腿坐在蒲团上两眼一闭敲起木鱼,口中“喃喃”有声。
      守门的家丁一看,知道是老道化缘,赶紧通报。张财主一听笑了笑说:“给他二百大子儿,打发走。”家丁去账房支了二百大子儿出来给这个化缘的老道:“道爷,我家老爷开恩,赏你二百大子儿,上别处念吧!”老道连眼皮都没睁,继续念经。家丁碰了一鼻子灰,心里暗骂老道不识抬举,赶紧又往回禀报:“老爷,这个老道不要,他嫌少。”张财主闻听鼻子“哼”了一声,说:“甭管他,把狗放出去咬他!”家丁也够狠的,一块儿放出去四条大狼狗,张牙舞爪向着老道扑过来。再看老道不慌不忙,一扬手,把手中的拂尘冲着狼狗一甩,这四条狗没命地往回跑,任凭家丁怎么打都不敢出去了。家丁一回报,张财主不以为然,说:“甭理他,叫他念吧!”这个老道在张家门口整整坐了三天三夜,没吃没喝,也没大小便,干脆就没动地方。第四天一大早,老道站起来,打怀里掏出毛笔、墨盒,在张家的白灰墙上写了四个大字“真真恶人”,写完,老道拿起蒲团就走了。家丁见了挺生气,赶紧禀报张财主。张财主也不生气,吩咐家丁把墙上的字擦了。家丁拿着抹布就擦,怎么擦也擦不下去,用刀子把外面的那层白灰都挖下来了,可那四个字直印到砖头上去了。这当口,张财主出来了,看见墙上的字,又笑了笑说:“不用擦了,你去跟着那个老道,看他往哪儿走。”
      家丁不敢怠慢,在后面跟着老道,走着走着,老道来到浑河边上。浑河百十米宽,水色土黄,站在岸边都看不见底,这天正赶上刮小风,河面上漾起一层层波纹,这里既不是渡口又没有桥。只见老道把八卦蒲团往浑河里一扔,这个蒲团就在水面上浮着,老道往上一跳,手数念珠,嘴里振振有词,这八卦蒲团像小船一样向河对岸漂去。老道到了河对岸纵身跳上岸,把八卦蒲团拿起来甩甩水,背上就走了。家丁哪见过这个,看得眼睛都直了,舌头伸出来老长,好半晌才反过味儿来,撒腿就往回跑,向张财主报告:“老爷,那老道真是神仙,他到浑河边上没坐船,把蒲团往水里一扔,往上一跳,嘴里念动咒语就过去了!”张财主一听就说:“赶紧把老道请回来!”
      家丁跑回浑河边,幸亏老道还没走远,他冲着老道的背影就喊:“道长留步,道长留步,我家老爷有请!”老道微微一笑,回过头来走到河边,把八卦蒲团又往河里一扔,往上一跳,嘴里念着经,八卦蒲团又忽忽悠悠漂过来了。老道跟家丁返了回来,张财主远远迎出,见了面规规矩矩一躬扫地,说:“道长请进,道长请进!”老道大模大样跟张财主进了客厅。张财主赶紧吩咐厨房摆酒,老道也不客气,往正座上一坐就开吃,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张财主满面带笑:“道兄,咱俩是同行,我也是封字门的,现在洗手不干了,实不相瞒,我这些家业财产都是我年轻时候在外面用您这手段骗来的。”老道吃了一惊,说:“你我既是同行,我倒要讨教一二,你知道我在你家门口坐了三天三夜没吃没喝,也没动地方是怎么回事?”
      张财主说:“这手简单,你脖子上挂的那串琥珀念珠当中有三个是假的,是人参做的,吃一个饱一天,你有三个人参丸,所以就坐了三天,要不你第四天怎么就走了呢?”
      老道点点头说:“那你家的狗怎么不敢咬我呢?”
      张财主乐了,说:“道兄的拂尘当中有几根虎须,老虎是百兽之王,什么动物都怕它。你用拂尘冲着狼狗一甩,这狼狗一闻这老虎味儿就吓跑了。”
      “那我在墙上写的墨笔字怎么就擦不掉呢?”
      “道兄,你那是用乌龟尿研的墨,遇到白灰就往里渗,越擦渗得越快,所以擦不掉,对不对?”
      老道脸上有点挂不住了。说:“不愧是前辈,行家里手,那你知道我过河的时候为什么蒲团在水里浮着,我站在上面也沉不下去,它怎么渡我过河的吗?”
      张财主站起来,深施一礼,说:“哎呀,道兄,就是这一手小弟不知道,所以才把道兄请回来当面请教。”
      老道听罢大笑:“这不难,不过要学这一手你得花一千块钱!”
      张财主命账房取来一千块现大洋,老道接过钱,眉开眼笑,得意地说:“老弟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哪,投明师不如访高友,你这一千块没白花。告诉你记住了,这浑河里有四个人,都是我花钱雇的,叼根芦苇在水底下等着呢。我这蒲团一扔他们就托住了,我往上一跳,他们把我托过去,回来时再把我托回来!”
      张财主一听,气得差点背过去。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