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旅游出行 > 正文

    [老龄化社会将导致金本位重现] 中国俄罗斯恢复金本位

    时间:2019-01-19 05:35:27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黄金在这个时代未必能抗通胀保值,但当人类进入老龄社会,政府为支付巨额医疗、退休费用而滥用印钞权时,黄金可能又会成为货币的一部分。      黄金能保值,是中国人根深蒂固的想法,在世界其他许多民族,也有类似的祖训。但是这个观点未必完全正确。在世界上还没有股票、债券之前,黄金的确是人类的主要投资、储蓄工具。在金本位没有废除之前,黄金的确等同于货币,可以保值。不过如今,世界变了,环境变了,投资工具不同了,黄金的价值也就不同了。
      
      黄金近20年跑输其他投资工具
      
      1980年至今,世界的通货膨胀率翻了一倍有余,黄金价格却由每盎司800美元跌至每盎司400美元。如果一个人25年来不弃不离地持有黄金,他所拥有的价值今天仅剩下1/4。黄金的抗通货膨胀能力或保值能力,在这一时期不仅输给股票、债券、石油、土地,也输给其他贵金属如白银、铂金。在现代社会,黄金并不保值!
      钱放在银行里有利息;钱投入股市,可以分享企业成长的成果,可以取得分红。钱放在黄金上,却不会有任何红利,价格上涨是增值的惟一途径。黄金还是化学元素表中极少数金属,没有任何工业用途。同为“保值贵金属”的白银,至少还有广泛的工业用途,其在新兴材料领域的功能日益引起人们的注意。
      黄金的最大功能似乎是躺在中央银行的金库里,为一个国家的币值稳定压阵。一旦国家出现金融危机,黄金储备可以用来救急。可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在30年前就已经坍塌,央行们早已不按照金库里拥有的金砖来印钞票了。一旦发生危机,美元、日元外汇储备一样管用(这些储备平时还有收益),真正出了大事还有IMF顶着。如此思路下,各国央行也纷纷在上世纪90年代削减黄金持有量。
      在战乱和高通胀时代,黄金在人们心目中还是有地位的。不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再也没有出现全球性大规模战争。上世纪80年代初的第二次石油危机之后,高通胀渐渐从主流经济中远去,轻微通胀才是常态。没有混乱,没有不幸,也就不需要超级保守的黄金投资。同时金融投资开始全球化、多样化,投资组合在股票、债券、黄金之外,多了外汇、土地和衍生产品,投资领域更从单一国家变成全球范围。黄金20年如一日地跑输其他金融资产和衍生工具,使它逐渐从多数投资组合中消失。
      
      黄金与资本市场快乐指数负相关
      
      那么,黄金就真的到英雄末路了吗?没有。首先,全世界的黄金中,只有18%被用于投资或保值。它的最大用途是首饰。首饰业对黄金的需求经久不衰。近年随着中国、印度等国的崛起,新兴国家对金饰的需求增长甚快。对黄金的消费需求在增加,而不是在减少。
      其次,从投资角度上看,黄金依然是股票、债券之外的另类投资工具。在股市或者债市回报高企时,黄金不是对手。不过当股、债同时出现熊市时,黄金往往大旺。自1988年以来,当美国资本市场(同时包括股、债市)年回报(扣除通胀)为10%时,黄金同期的实际回报为-8%。不过,当资本市场扣除通胀后年回报为4%时,黄金回报为7%。当资本市场回报为―2%时,黄金的回报高达22%。也许黄金无法抗通货膨胀,但是当资本市场下跌时,它是一个避难手段。黄金在某种意义上,与资本市场的快乐指数呈负相关。可惜过去20年中,国际资本市场大多数时间都比较快乐。
      
      格林斯潘始终偏好金本位
      
      黄金的最大好处,还在于当政府滥用发钞权时,可能成为替代货币。现代纸币的背后,是政府的承诺和信用,即政府不会滥发货币,导致货币贬值。过去40年中,政府对此承诺的遵守情况时好时坏,有些政府好过另一些政府。不过总体而言,近十几年政府在信守承诺上做得更好一些,全球范围内一个温和通胀期已经形成,于是,黄金便无用武之地。这种情况还能维持一段时间,但是笔者相信,十年以后一个新的高通胀时代将会来临。
      人类主流社会正面临一个前所未有的老龄化时代。十年后欧洲、日本的退休人员预计占全社会人口的1/3,美国战后婴儿潮一代正在成为银发族,中国独生子女政策造成的人口老龄化问题也会来得十分突然、十分严重。几乎所有国家对老龄化社会的医疗、退休问题都准备不足,目前的财政架构根本不足以应付庞大的开支压力。那时候政府的选择只有一个:过量发钞。其代价则为高通胀的到来和国家货币信用危机。届时,黄金可能重新成为政府发钞的基准之一,再次出现金本位也不足为怪。
      在1967年,一位名叫格林斯潘的青年经济学家,撰文极力鼓吹金本位。他指出,没有金本位,储蓄者便没有一个机制来保护自己的财富不受政府的掠夺。格林斯潘直言,赤字财政在通过通货膨胀掠夺财富。几十年后成为美国联邦储备局主席的格林斯潘,在一次参议院听证会上被问及金本位,他回答说:“我始终偏好金本位。”大吃一惊的参议员们追问:“你是否以联储主席的身份,在一个记录文件必须公开的国会会议上,建议联储应该终止市场操作?”格林斯潘冷静地答道:“是这样,不过在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投票时,也许只有我这一票赞成这样做。”
      贵为世界第一大央行的掌门人和全球金融市场的守护者,作为一个对经济、市场和政府行为深具洞察力的智者,格林斯潘主张金本位,自有他的道理。笔者认为,黄金在这个时代未必能抗通胀保值,但可以规避战乱、灾难所带来的财务风险。黄金今天是股票、债券之外的另类投资工具。当人类进入老龄社会,政府为支付巨额医疗、退休费用而滥用印钞权时,黄金可能又会成为货币的一部分。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