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民间风俗 > 正文

    [这一刻,世界进入汶川时间]只有黑鹰能进入汶川

    时间:2019-01-09 05:24:37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公元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中国四川省汶川县发生7.8级地震。当沉重的自然灾难又一次不期而至,大半个中国随之震颤,13亿中国人为之挂牵。   从年初席卷南中国的暴风雪,到“藏独”势力的疯狂叫嚣,从阜阳EV71病毒的肆虐,到胶济铁路列车相撞的伤痛,接踵而至的灾难,似乎注定2008将令中国人刻骨铭心。
      其实,地震撕开的不只是四川盆地边缘那个巨大的断裂带,更是中华民族的伤口。上万人伤亡的代价,让这个民族正在经受一场前所未有的考验:反应速度,救援能力,卫生防疫,人心向背,社会稳定……每一个名词都是一道关口,每一个命题都是一次大考。试卷已然摊开,答题者却不仅仅是前方的救灾勇士,还包括在这片土地上的每一级政府、每一个社团和每一个公民。
      
      不顾生死的志愿者
      
      听到四川大地震的消息时,我人在新疆,正在重走西北角的路上。
      我震惊了,心急如焚,立刻决定从新疆赶往成都。
      下午,飞机本应该是1点多降落成都双流机场,但是到达机场上空后却迟迟未能降落,足足在海拔9800米的高空盘旋了一小时四十分。此时的成都天气还不是很好,乌云密布,降落的时候还下着小雨。落地后我立刻赶到了成都市区。
      进入成都,大街上虽然集聚了很多人,但并不混乱,基本恢复了秩序。此时的成都是一个很安静的城市,跟以往的喧嚣繁华相比反差很大。很多人虽然匆忙地来去,但是并不显得很慌乱,秩序良好。大部分商店没有开门,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关心灾区,询问灾情,相互照顾。
      我在成都见到了很多志愿者,他们自发组织去灾区救灾。但此时的成都最缺的就是油和车,几乎所有加油站都加不到油,很多人愿意去救灾却因为汽油供应不足无法成行。
      我在重走西北角时途径四川,结识了很多当地的记者。到达成都后立刻联系他们,但是打电话几乎是十个通一个,而在重灾区的前线记者更是一个都无法联系上。就在我毫无头绪之时,无意中碰到一个女志愿者,叫王霞,她的车正好前几天刚加过油,她和她的丈夫都非常积极,表示愿意开车载我同去灾区。于是我们打算连夜开车向汶川进发。照目前情况估计,我们是无法开车直接进汶川的,只能走一半,开到都江堰,再徒步入汶川。
      我还联系上了另外一个朋友李志友,他也是救灾志愿者,正随着一千多人的志愿救援队伍从地震重灾区松藩(汶川往北)往南行,看是否能打穿前往汶川的路,到昨天晚上他们已经设置了50多个救援点。他说,在行进的过程中,一路上的惨状让所有人都傻了眼,越往前走,灾情越重,在一塌方处,有一辆大车被陷在里面,车上35个乘客已经全部死亡。他们还组织了临
      时指挥部,由党员组成3个突击队向前开进,走了15公、里后发现路面情况太差。断续往前推进实在很困难。他们只能轮流向前清理路障,援救伤员。在往南过程中他们遇到了大雨,所有志愿者此时的心情都是焦急和无奈的,但是他们的精神没有垮。
      为什么不让我献血?
      50岁左右的杨林女士带着两个女儿来到献血点,她说,我们一家三口都要为四川汶川的灾民献血。
      李医生看了她家的户口本“小女儿不足18岁。不能献血,大女儿今年8月8日才满18岁,也不能献血。李医生在指导杨林填无偿献血表时,得知她平时血压有点高,一量,确实偏高。李医生说,你也别献了。
      “我的身体能够支撑的,就300毫升嘛。你就给我抽吧,或者抽200毫升也行啊。”杨林不断恳求,执意要为灾区献血。她说,现在她天天都在看关于四川地震灾区的新闻,她没钱捐,希望给灾区献点血。
      李医生再三劝说,身体最重要,身体最重要。她们一家才缓缓离开。
      
      起码我还活着
      
      在江宁区东新南路的一个募捐点,一位60岁左右的老人来到了募捐点,他头发花白,穿一件蓝色衣服,胸前的补丁起码3个,背后的更是不计其数,衣服下摆已经破烂,脚上穿一双破烂的凉鞋,手中还拿着一个搪瓷碗。
      为了组织这次募捐,工作人员放了很多宣传牌,上面有灾区的一些图片。
      老人端着碗。在宣传牌前停住了,看了一会儿,他哆哆嗦嗦地从口袋里掏出5元钱,放进募捐箱,念叨了一句,“灾区的人可怜……”
      工作人员愣住了,还没反应过来,老人已经离开。
      工作人员说:“他好像很累的样子,步履蹒跚,看着他的背影,我就想哭。”
      本以为这只是捐款过程中的一个小插曲。谁料,下午3点,老人又出现了,这次,他掏出了100元,塞进了募捐箱。 “这次可把我们惊呆了!”工作人员赶紧拉住老人询问,老人说:“我上午就想多捐一点,但钱太零碎了,一角的,一块的……”
      老人的普通话很不标准,说了很多遍,大家才明白,原来,老人本想多捐一点钱,但身上全是讨来的一毛两毛的碎角子,还有一些硬币,不好意思拿由来,中午的时候,他找了马路边的一个角落,把所有的钱都翻出来,凑一凑,去了银行,兑换出了一张一百元。
      老人说:“灾区更困难,好歹我还活着。”
      工作人员让他_定留下自己的名字,但他不会写字。
      于是,他们根据老人名字的发音,写下了“徐超”。
      保安说,这个老头经常在附近乞讨,平时很少吃到什么好东西,没想到一下子就捐出了这么多……
      
      一封信
      尊敬的省监狱管理局领导:
      2008年5月12日晚我所在监区的全体服刑人员在例行观看中央台的新闻时,突然看到了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四川发生了7.8级大地震的报道,我们非常震惊,难过,但限于我们服刑人员的身份,我们只能从电视上了解正在发生的和接着发生的事件。
      看着温总理在灾区前线的瓦砾上给被困的人以信心,看着解放军战士、武警战士用双手在挖开废墟寻找生还的人,看着全国各地的群众,各种机构自发的或有组织的在救援!救援!救援!
      我们再也无法在电视旁边袖手旁观。他们是我们的同胞,我们也曾经是其中的一员,我们的血也是热的!心也不是冷的!我们也想到现场献出我们的力量,哪怕是搬走一块瓦,一块碎石,给黑暗中受困的人带去一丝曙光。但客观因素所致,我们只能以捐款的方式献出我们微薄的力量。费用从我们的大账中扣除,其他手续不知如何办理,敬请帮助我们办理。不知道我们鲁莽的想法可不可行,万望领导同意批准。
      特此申请,盼领导给我们改造的机会。
      
      XX监区全体服刑人员
      
      第一个捐助灾区的人
      
      5.12地震发生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多,当大多数人都还不知所措,担心余震的时候,南京人邵建波一个电话拨通了江苏省红十字会的捐赠热线,他说,他要给四川灾区的人捐款。
      有很多人说,这是全国第一个向灾区捐款的人。
      也有很多人说,是他,一点都不奇怪。因为,邵建波24年如一日,慷慨解囊帮助退伍军人和现役军属、下岗职工、残疾人、困难学生等群体。在20多年里,他共捐款 捐物570多万元,先后帮助2000多人走出了生活的困境,把爱心奉献给社会公益慈善事业,人们称他为“慈善狂人”。下午3点多,邵建波又带着员工,去单位隔壁的超市,拿出56,700元,买了200袋大米、200箱矿泉水、200箱方便面以及500件衣物等送往四川灾区。
      
      身在纽约,心系汶川
      
      当地时间5月12日早上7点,身在纽约的徐莉莉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叫醒。
      “你老家地震了,赶紧打电话回家。”朋友急促的语气让这位纽约四川同乡会会长紧张不已。她顾不上上班,急忙给四川、重庆的亲人挨个打过去。
      可是,从重庆的儿子,北川县的舅舅,射洪县的父母,一直到江油县的姐姐,徐莉莉一连拨了好几个小时,手都拨软了始终无法接通。
      沮丧之极的徐莉莉没有放弃,终于,在中午12点,电话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妈,重庆没事,我们都在外面待着。”
      听到儿子的话,徐莉莉悬着的心才稍稍安定下来。
      那天,焦虑不安的徐莉莉一夜没睡,继续打了一夜的电话,最终在5月13日早上10点听到了父亲颤抖的声音。
      父亲说,他和母亲情况倒还好,就是北川的舅舅全家七口,只剩一个表弟还活着。
      7年前,徐莉莉曾亲眼目睹了纽约世贸双子楼的倒掉,以及人们悲惨的逃亡,她从父亲的口气里听到了一丝类似的绝望。
      问父亲,需要我回来吗?
      父亲说不需要,因为当地交通全部瘫痪,回来不方便。也不安全。
      悲伤之余,徐莉莉决定用募捐的方式表达对家乡亲人的爱与关怀。
      “已经联系纽约议员以及华人妇女社团。希望能够募集一些款项支援灾区。”
      其实早在一天前,纽约至少有四个华人组织已经展开了募捐行动。
      
      留学生冲在赈灾前线
      
      东京时间5月12日下午4点,全日本中国留学人员友好联谊会会长李光哲得知灾情后的第一反应是“这么厉害的地震在日本电非常罕见,和当年唐山大地震不相上下”。
      以往,只要国内发生灾难,学友会都会发起募捐行动,这次也不例外。李光哲的想法很快得到在日各地中国留学生的响应。
      留学生的热情超乎了李光哲的想像。12日半夜,一个留学生哭着给他打电话,说刚看到地震的消息,死了这么多人,太惨了。如果学友会募捐活动时需要帮忙,他愿意尽一份力。
      李光哲说:“从拉萨暴力事件,到奥运火炬海外传递受阻,海外留学生已经把祖国命运和自己的命运紧密联系到了一起。”
      5月13日下午,日本华人的第一批捐款已经送到了中国驻日大使馆。筹集到100万日元的捐款,只花了一天时间。
      除了继续募捐之外,学友会下一步还有一项新的计划。“日本地震救灾机制非常成熟,我们留学生也都参加过救灾演习,如果国内需要这方面的经验或科技知识,我们会组织在日留学人员,甚至日本地震专家搜集这方面的资料。”
      
      华人媒体,在美国、在加拿大、在台湾……
      
      在美国,北美中国留学生聚集的未名空间专门设立了“四川汶川地震新闻及救助版”,网民自发更新灾区新闻,捐款数额也在不断刷新。在加拿大,《北美时报》主编黄学昆说,为了报道此事,他们出动了所有的记者,并准备用两个整版的篇幅报道此事,“一个版报道最新灾情,一个版报道加拿大华人赈灾情况”。
      在台湾,各大新闻频道24小时滚动播出灾情进展,主播们神情凝重,接连不断地报道着海峡那头同胞的生死浩劫。
      天灾人祸,无法避免。但我们却可以用心彼此温暖。
      海外华人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给灾区人民带来一丝生活的勇气和希望。正如吴昌茂所言,“中国人民是非常勤劳勇敢的人民,自然的灾难也好,人为的灾难也好,这些考验都将使中国人民再次凝聚在一起,然后再共同把困难压下去,向前更进一步。我相信一定会胜利!”
      
      手足相连
      
      汶川地震发生第二天,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公室就迎来许多前来捐款的香港同胞,14日上午,仅仅两个多小时内,中联办就收到各界递交的大额捐款支票14笔。几位主要负责人不得不分头接待前来捐款的客人。
      香港华人置业集团执行董事刘明炜一大早就带来了两笔捐款,一笔是代表华人置业集团捐出的500万港元,另一笔1000万港元的善款,则代表他父亲刘銮雄名下的基金会。地震发生时,刘明炜就在四川,他切身感受了灾害的残酷。
      香港的同乡商会也在第一时间献出了自己的爱心。香港东莞同乡总会捐赠了100万港元,该团体主席王国强说,他的儿子打算在15日举行婚礼,已决定将婚礼上的全部贺金捐出。
      香港佛教、道教、基督教等宗教界人士也纷纷发出募捐的呼吁。
      香港足球总会主席梁孔德说,他打算通过即将举行的两场足球赛筹集善款,用于赈灾。
      这些天来,香港报纸的大篇幅报道和电视的滚动直播,无数香港同胞为地震灾区民众的不幸遭遇而伤心落泪。
      地震灾害发生至今,无数香港市民都对灾情忧心忡忡,见面互相问候的话题也离不开灾情和救灾进展。市民何耀生说:“内地发生这么大的灾害,我们都感到很沉痛。我们会尽自己所能捐款捐物,帮助灾区民众渡过难关。”
      14日,香港特区立法会召开紧急特别会议,财委会委员全票通过特区政府3亿港元紧急拨款申请,他们想把这些钱捐给中央抗震救灾总指挥部,用于四川地震灾区赈灾。另外,还计划拨出专款,供香港慈善和救助机构申请赈济四川地震灾区。紧急特别会议开始前,立法会财委会全体委员起立,为四川地震死者默哀一分钟
      血浓于水
      台湾同胞在第一时间向大陆同胞表达了慰问,从国民党到民间团体,纷纷捐款捐物,慈济和法鼓山两个民间救援团体已经出发,赶赴灾区救援。
      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致函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对灾区表达关切和慰问。马英九、连战、宋楚瑜、郁慕明也分别表达关切和慰问。台湾海峡交流基金会两次致函海协,向受灾地区民众表达慰问之意,表示台湾愿意组织具备特种专业救援能力的搜救队赴大陆提供救援。台湾红十字组织通过中国红十字总会向灾区捐款,并以货运包机方式向四川运送食品、药品、毛毯,医疗器械等物资共计110吨。台湾“行政院”也宣布启动两阶段共20亿新台币投入支助四川救援工作,同时公布捐款帐号,呼吁台湾人民本着人饥己饥、人溺己溺的精神,踊跃捐款。
      
      海外大行动
      
      5月13日,美国《侨报》在文章里这样报道:“我们目前的当务之急是救灾。中国正全力以赴,国际社会也伸出援手。美国华人对中国所发生的特大灾难感同身受,援助同胞责无旁货。从华盛顿、纽约,到洛杉矶、旧金山,一场场募捐活动正在展开。我们呼吁,海外华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为最终战胜天灾,伸出自己的热情双手,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阿根廷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秘书长罗超西听说地震消息后,第一时间向侨界发出紧急呼吁:“祖国在受灾,我们岂能置之度外?”   在日本,数个华侨华人团体集体发出了对中国四川大地震紧急捐款的呼吁书。“我们作为在中国生、在中国长的老知青和在日华侨华人,对中国国内发生的灾难不能不闻不问,也不能坐视不管,要为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渡过难关尽力。同时我们以一个海外华人的身份呼吁全世界的海外华人都能行动起来,为灾区献上自己的一份爱心。”
      得知四川5.12地震的消息后,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等华人社团早早就行动起来,5月13日的时候,在马华人向中国地震灾区捐款总额就超过了100万元人民币。
      纽约、西雅图、旧金山的华侨华人立即展开赈灾行动。旧金山的武术界华人计划义演来为灾区筹集善款。
      在英国,当地华侨华人一听到地震的消息,立刻积极筹划捐助,已有首笔捐款送至中国驻英使馆。
      5月12日晚,意大利罗马华侨华人联合总会募捐到救灾资金8000多欧元。
      威尼斯华侨华人联合总会也组织募捐活动,为灾区人民筹集捐款50000多欧元。
      仅5月13日,法国主要华侨华人团体就筹集赈灾款超过300万元人民币。5月14日早上起,不少华侨华人和留学生纷纷来到中国银行巴黎十三区分行,或向中国红十字会等汇寄善款,或了解向四川地震灾区捐款的途径。
      捷克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青田同乡会等社团负责人5月13日来到中国驻捷克大使馆,向灾区捐款近20万元人民币。
      在澳大利亚、在俄罗斯、在马来西亚、在巴西、在泰国……可以说世界上有华人的地方,就有为灾区捐助的款项飞向中国四川。
      
      9岁网友的信
      
      四川省汶川县的小朋友们:
      我们刚刚得知中国四川省汶川县发生强烈地震的消息。刚才,通过CCTV-4,我们看到了地震带来的巨大破坏,那么多的建筑被毁,那么多的人们受伤,我们觉得非常难过,尤其担心的是那数千名被地震所困的孩子……我们可以想像,你们的学校被损坏甚至摧毁,你们现在的处境一定非常困难。
      多么希望我们可以加入到救援的队伍中,去解救那些灾难中的小朋友们。只是,我们现在身处千里之外的美国,不知道怎样才能帮助汶川灾区的小朋友。我们还给正在中国出差的爸爸打电话,请他帮我们出主意。终于,我们想到了一个办法:把自己存钱罐里平时积攒下来的零用钱捐献给受灾严重的小学。让爸爸将这些钱交给中国红十字会,灾区的小朋友们一定需要教室、课桌、黑板、书本以及教学的设备……
      我们希望,无论是在国内还是海外的孩子都能参与到向灾区小朋友捐助的行列中来。一个人的力量是微薄的,但是如果千百万人齐心合力、万众一心,一切就会有很大的不同了!
      我们希望所有灾区的小朋友们能够平安!
      我们希望你们知道,我们一直在牵挂着你们!
      我们希望你们尽快返回学校,开始新的生活!
      谨启
      徐平(9岁)徐斌(9岁)
      寄自美国伊利诺伊州沃曼特市罗姆纳小学
      2008年5月12日
      
      世界给中国加油
      
      四川大地震发生后,多个国家表示愿意支援中国抗震救灾,不少国际政要给中国领导人发来慰问电函,物质与精神的雪中送炭,在余悲之后,看上去正在使世界变得格外美好。
      美国总统布什发表声明说,“美国人民的关心和祈祷与中国人民同在”。白宫女发言人佩里诺则表示,美国与中国人民有着友好关系,“因此在这样的患难时刻我们可以走到一起,互相帮助”。
      在日本网民聚集的论坛里,中国大地震新闻后面的长长跟帖中,不再只是火药味十足的挑衅,而是充满了友好的希望和祈祷。
      “老实说,我对中国意见多多。但是,面对自然灾害时,各国应该互相协助。这不是什么说反日、反中的时候,对于自然灾害,我们必须齐心协力共同应对。”
      “阪神大地震、新泻大地震的经验,日本的救助技术,应该可以在这类灾害中发挥作用。不管政治局势怎样,中国又是我们的邻国,时间紧迫,不要再说什么他们反目什么的了,日本政府应该尽早派遣救援队伍。”
      “对于地震大国日本来说,这不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事……”日本网友类似的留言,很自然地传到中国网民耳中。此时此刻,相互攻击和谩骂变成了共同为地震中的生命祈祷,中日民间的善意至少在灾难面前达成了难得的统一。
      其实,不仅是日本,俄罗斯、美国、加拿大、印度、英国,不同国家不同肤色的人们,都在这一刻祝福着中国,祝福地震灾区的人们幸福平安。
      “我对遇难者的家庭表示真诚的哀悼。一定要坚强,我相信中国政府一定会尽最大努力来减少地震带来的影响。我为你们所有人祈祷。我相信中国人的恢复能力和忍耐力。”名为MK的加拿大网友给中国人加油打气。
      
      (责任编辑/陈素萍 实习编辑/李曲)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