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民间风俗 > 正文

    [哄抢]高速哄抢连杀10人村民

    时间:2019-02-14 05:19:51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早春二月,气温依然凉。天好的时候,我家的午餐便被摆在了阳台。我在享用现成午餐的同时,还能享受免费的阳光。   饭后,我闭上眼睛,像一个入定的老僧,感觉是生活是那么地惬意和美好。可是,我却管不住我的思绪。它飞出视野,穿越时空,落在了久远的一幕。脑海里蹦出一个极不和谐的词――“哄抢”!
      那时我在福州当兵,任干部灶司务长。有一天,后勤处长通知我,团里分给灶上一些木柴,下午两点准时去领。
      干部灶除了保证全团干部的伙食,还要负责一个小型锅炉,用来保障机关办公和家属打开水、蒸米饭。早上和中午上班前,一些家属端着淘好米的盆盆罐罐,放进锅炉的蒸笼,下了班,便可取走热腾腾、香喷喷的米饭。
      当时部队正面临整编,我们团被解散了。团里大多数干部面临转业。
      在部队大院的一个角落,堆着一座木头山,是多年来拆旧房、搞基建时积累下来的。或长或短,或方或圆,都是做家具的上好木料。
      我来到现场,只见木头山上已经星罗棋布插满了各式的牌子,全团股长以上干部的名字都位列其中,早早地占领了这片高地。处长用手指着其中的一堆说,这是分给你们干部灶的。
      铁栅栏周围,早就围了一圈人,还有家属和孩子。有人换上了工作服,有人穿着摘掉了领章帽徽的军装,手上带着手套。只等处长一声令下,就开始往家搬木头。
      处长终于下令了,随之便是一幅热火朝天的场面。那一刻,没有了官阶,没有了等级,没有了架子,没有了贵贱,没有了彬彬有礼。眼下,所有的人都只有一个称谓――往家扛木头的人。
      去的时候弓着身子,杭育杭育;回来的时候连颠带跑,鼻尖上挂着汗珠。
      那一刻,不光分出了力气的大小,还分出了权力的大小、亲疏远近和人缘的多少。一些男兵女兵也被叫来帮忙了。上下级关系,老乡关系在这里被派上了实实在在的用场。
      几个炊事员本来是被我叫来搬木头的,可都中途倒戈,帮着别人去扛木头了。
      我不能说什么。我理解他们,平时或多或少都得到过人家的恩惠,现在正是涌泉相报的好时机。
      我穿了一件蓝色的工作服,坐在处长分给我的高高的木头山上,悠闲地抽着烟,看着我的木头,打量着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
      那些木头横七竖八,勾肩搭背,层层叠在一起,相互纠缠着,拉扯着,像是极不情愿骨肉分离。
      我坐着的木头山开始摇晃。低头一看,有人在使劲地抽动一根木头。接着是更多的人来抽木头。
      我不敢制止,也不能制止。都是上司,平时走个对面是要敬礼的,况且,他们在仰头对你笑。在“公”与“私”面前,双方心照不宣。
      我在木头山上东倒西歪,地位渐渐下沉。眼看就要降到地面。最后只好拍拍屁股,走人。
      蚂蚁搬家。一座高高的木头山,顷刻分崩离析。留下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当晚,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我摘下锅炉房前的小黑板,在上面写了这样一则通知:
      “各位家属:因能源危机,即日起,干部灶停止烧水蒸饭。对不起!”
      我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可我不怕,我对数字天生反感,这个破司务长我早就不想干了。
      第二天早上,家属们像往常一样,提着暖壶,端着饭盒来了。走到锅炉房门口,一头撞了锁。抬头看看黑板上的通知,或缩缩脖子,或吐吐舌头,会心一笑,便一个个走开了。
      晚上,处长找我谈话,我当然振振有词,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嘛。双方僵持着。最后,处长的脸由阴转晴,答应明天派车,进山去买木头……
      我站在高高的阳台,悠闲地晒着太阳,打量着这个可爱的人世,忽然产生了当年坐在木头山上的感觉。也许,我不该在享受太阳的同时,在这样一个美妙的时刻,想到这样的一幕,想到“哄抢”这个扎人的字眼,更不该与眼下这个和谐美好的世界联系起来。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