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文化艺术 > 正文

    [《朗读者》女主人公汉娜的心理原型分析]朗读者中主人公汉娜撒谎的原因是

    时间:2019-02-08 05:19:48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摘要:德国作家本哈德・施林克的半自传体小说《朗读者》内容单纯而又复杂。带给读者欲哭无泪的感动和对爱与罪的无尽思考。心理学家荣格的原型理论对以下四种最初的模式作了详尽的论述。阴影、人格面具、阿妮姆斯和阿妮玛。本文试以此理论为基础,细致剖析小说女主人公汉娜的心路历程,从而更加真实地感受小说所呈现的不能之爱。深刻理解影响汉娜悲剧命运的心理诱因。
      关键词:汉娜;阴影;人格面具;阿妮姆斯
      
      引 言
      
      《朗读者》是德国作家本哈德・施林克的代表作品,以第一人称叙述,由三部组成。小说第一部描写了15岁的中产阶级家庭少年米夏与36岁的电车女售票员汉娜不期而遇,由肉体的爱发展到精神的爱,每每在欢娱之前米夏为汉娜朗读经典文学作品,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然而汉娜突然不辞而别;第二部中米夏与汉娜7年后在审判纳粹分子的法庭上再次相遇,当米夏发现汉娜曾是纳粹集中营女看守时,内心充满矛盾,而当猛然醒悟汉娜不辞而别,承担一切罪责只是为了保守自己是文盲的秘密时,米夏更是心如刀绞,是揭出秘密帮助汉娜减刑,还是保守秘密尊重汉娜的选择,米夏进退两难,备受煎熬,最终他选择了麻木、沉默和逃避;然而第三部在汉娜入狱服刑期间,米夏因为对汉娜的爱,汉娜所谓的罪,以及自己对她的背叛而痛苦。在结束了短暂不幸的婚姻之后,通过录音机和磁带再次为汉娜朗读,汉娜终于学会读写,满怀希望地给米夏写信,然而米夏始终无法摆脱内心的障碍,没有回信或是去监狱探望。在汉娜即将出狱前的唯一一次探望中,米夏也无法对汉娜的“罪”释然,学习了文化的汉娜似乎对自己的“罪”有了更加清醒的认识,从米夏的眼睛里读懂他不会接纳完整的,真实的自己,她毅然终结了和米夏之间无果的非常之爱,以自缢的形式再一次不辞而别。心灵一直在逃避的米夏不再躲藏,他完成汉娜的遗愿,在汉娜的墓前做了精神上的拥抱。爱情、信仰、人性、罪恶、赎罪和宽恕交织在一起,如果说描写二人华美爱情的第一部像清新温暖的春天和炽热迤逦的夏日,那么第二、三部关于审判和赎罪部分就如同冷静萧条的晚秋和阴冷压抑的寒冬。
      汉娜的悲剧除去社会原因,其自身心理因素也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阴影、人格面具和阿妮姆斯是荣格原型理论的重要内容。荣格称原型是反复发生的领悟的典型模式,是种族代代相传的基本原型意象。他说。集体无意识的内容是原型或原型意象;从一个人出生开始,这种意识就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他的心理活动。他把这种人的头脑中继承下来的祖先经验称作“种族记忆”、“原始意象”、或“原型”。我们尝试从以上三个方面探析小说的人物性格。
      
      一、阴 影
      
      阴影是潜藏于心灵深处的最隐蔽、最奥秘的部分,是每个人最真实、最根本的自我,具有超道德性。阴影是富有破坏性和盲目冲动的力量,使人类形成不道德感、攻击性和易冲动的趋向。荣格说,“与自己的遇会首先是与自己阴影的遇会”。
      《朗读者》的女主人公汉娜是二战后德国一个普通的公民,小说并未详细交待她的家庭背景,但她是文盲是贯穿始终的一条故事发展的暗线。除却被细心的监狱长发现,汉娜一直小心翼翼地保守着这个秘密。在20世纪初,德国的文盲比例在同时期的欧洲国家中最低,因此文盲是令汉娜最心痛的一个身份,为了满足自己的尊严,她不惜一切代价,更换工作,离开爱人,甚至承担本不必承担的罪责。同时,汉娜对文化知识充满了向往,几近崇拜。当她来到米夏父亲的书房,“目光扫在每一张齐着天花板的书架上,好像是在翻阅书页一样。……用食指划过书脊。就这样,书脊联翩着书脊,她划着划着,穿过了整间书房。”这一幕让人不禁联想到庄严肃穆的圣殿里虔诚的信徒。这解释了为什么她总爱听人朗读文学作品,即使在集中营工作时也如此,也许正是在米夏为她开始朗读之际,肉体的爱才开始逐渐升华。然而由文盲带来的自卑情绪深埋在汉娜心中并使她极其敏感。当逃学前来幽会的米夏讲道自己不愿“像个白痴一样做功课”时,汉娜勃然大怒,她吼道:“怎么?做功课就是白痴吗?白痴?那你认为卖车票。打洞眼算是什么呢?白痴?你根本不晓得什么叫做白痴!”这一刻,汉娜狠狠教训了米夏,也是对自己积压已久的自卑情绪的宣泄。自卑情绪不仅使汉娜压抑,而且带来对暴露身份。失去爱人,丧失自尊的恐慌。在出游的一个早上,米夏留下字条出去买早餐,回来时发现汉娜几乎疯狂。她无法读懂字条的内容,无法预知米夏的去向。自卑和恐慌顷刻间摧垮了汉娜的神经。这种维护自尊的冲动如此有力,以至于汉娜在经历了艰难的法庭抗争后放弃了为自己辩护,宁愿接受终身监禁的判决,独自承担本不属于自己的所有罪责。汉娜的一生都埋葬在“掩盖文盲事实,维护自身尊严”的“阴影”中。对她而言,这就是生命。“我一直有一种感觉,就是人家不了解我,没人晓得我本是什么人,干过些什么事。你明白吗,如果没人能理解你,那么,也就没人能要求你讲清楚,就是法庭也不可以要求我。不过,死掉的人却可以,因为他们理解我。”
      
      二、人格面具
      
      荣格认为:“人格最外层的人格面具掩盖了真我,使人格成为一种假象,接着别人的期望行事,故同他的真正人格并不一致,人可靠面具协调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决定一个人以什么形象在社会上露面……人格面具是原型的一种象征。“人格面具”的作用也被认为是抑制或掩饰“阴影”,按社会允许乃至赞赏的种种模式去工作、生活。从而获得人们的好感和容纳。因此,人格面具保证了我们能够与人和睦相处,人格面具是社会生活和公共生活的基础,人格面具的产生不仅仅是为了认识社会,更是为了寻求社会认同。也就是说,人格面具是以公众道德为标准的,以集体生活价值为基础的表面人格。
      不论是在西门子公司,还是做电车售票员,甚至纳粹集中营看守,汉娜都恪尽职守,工作出色,然而没有人知道她内心的苦痛。为了掩盖自己是文盲的事实。她在被西门子公司提拔,被电车公司培训做司机时逃开。在与米夏短暂共处的美好时光里,她也时时避免破坏自己的形象。在给米夏讲述自己的过去时,将作集中营看守的经历表述为“身陷士卒”,作为一个没有文化的普通德国人,在第三帝国昌盛之时,在当时的大环境下,汉娜不会为自己的纳粹身份感到不妥,而与米夏交往已是战后十几年了,汉娜淡化了她的具体工作,但她真正为自己出色的工作表现而骄傲,“有轨电车售票员这个活儿她已经干了好几年,她爱的是她那身制服和不停运动,还有不断变换的风景和脚下轮子的转动”。制服和脚下轮子的转动使人联想到德国纳粹的制服和将犹太人送往死亡的火车,每一次停落,都意味着死亡,而汉娜,不过是一个旁观者,或者说“她在现场”。无论如何。汉娜的工作表现都是被当时的社会所接受的人格面具。为了掩饰“文盲”阴影,汉娜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谎言。当米夏让她自己读文学名著时。汉娜说:“你的声音特别好听,小家伙,我情愿听你念,比我自己读要好多了。”一起出游的时候,选 择方向,点菜等涉及文字的事情都委托给米夏。每一次小心掩饰都增加了汉娜的压力,她担心爱人发现秘密,并由此可能改变对她的感情甚至抛弃她。当米夏留下字条离开时,汉娜淤积心中的恐惧和痛苦如火山般爆发,失声痛哭,尽管不久她便恢复了表面的平静,并谎称没有看到字条,但内心的苦痛远未平息。
      事实上,人格面具的作用在于它维护了人的虚伪与怯懦,这种反应来自于自身对未知事物或人的恐惧,从而启动了心理防卫机制,使人不自觉地步入了与真实人性不同的心境。汉娜便处在人格面具与内心冲突的痛苦的煎熬中,当工作发生变动,米夏与同龄人交往的需求日渐增强的时候,汉娜无法继续维持,只能选择不辞而别。
      
      三、阿妮姆斯
      
      阿妮姆斯指女性心灵中的男性意向,是女性精神生活中不可否认的重要方面。荣格提出,人类的生理、心理都具有性倾向性,在人的发育过程中,某一些倾向逐渐占优势,但在人的潜意识中始终保持着另一倾向作为补偿。阿妮姆斯使女性具有男子气。提供女子与男性交往的模式。荣格认为,正如男性身上存在着无法消除的女性意象一样(阿妮玛),在女性的身上也不可避免地保存着某种男性意象。这种雌雄同体的现象在任何人身上都存在着,只不过由于人格面具的作用,每个人身上的异性倾向潜藏在集体无意识之中而已。
      要在掩盖巨大的心理阴影和维持知书达理的人格面具之间实现心理平衡,汉娜需要承受非凡的心理压力与情感煎熬。汉娜身上所体现出来的冷静,坚毅,性格独立,恰是与此相称的阿妮姆斯原型。当面对不实的法庭证词,她奋勇反抗。正如荣格所说的,阿妮姆斯有着它积极的一面,它给予妇女勇气以及某些时候必不可少的好斗性,并在女性无意识自我和创造性活动中建起一座桥梁。阿妮姆斯如果不失去控制。对于女性是颇有好处的,它给予女人精神信仰,给她一种隐而不见的内心支撑力,以补偿她外在的柔弱。在与米夏的交往过程中,不论是争吵,分离,学习读写,还是终止生命,汉娜始终保持着主动权,尽管她不能左右命运对自己的捉弄,但是她坚定地掌握着自己的信念。她依从自己的本能而生,不去想自己的对错。但当她从一个文盲变成了一个朗读者之后。她那坚强的本能世界坍塌了。
      
      结 语
      
      汉娜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不可否认,女主人公的悲剧既是时代的悲剧,也是她性格的悲剧。她为维护尊严而掩盖文盲事实的巨大心理阴影,为抑制阴影而佩戴的痛苦而无奈的人格面具以及为支撑两者平衡而展现的冷静独立、果敢刚毅等阿妮姆斯心理特征是促成其不幸结局的因素之一。
      
      参考文献:
      [1]张中载等《西方文论关键词》[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6。
      [2]霍尔等著《荣格心理学入门》[M],北京:三联书店1987。
      [3]本哈德・施林克:《朗读者》[M],钱定平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09。
      [4]荣格:《。理学与文学》[M],北京:三联书店,1987。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