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文件资料 > 正文

    【产业集群、核心企业与战略网络】互联网产业集群靠谱吗

    时间:2018-12-30 18:18:23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摘要:针对企业与集群相互关系的新的发展所作的初步分析表明,集群既不是毫无意义,但也绝不是什么灵丹妙药,它只是在特定的约束条件下,在特定的阶段有其特有的竞争优势和竞争能力,既不能抹煞其贡献,也不能过于放大其作用。集群研究不能还是继续在整体层面上就集群论集群,对集群的研究,需要从集群层面上重新回复到企业的层面上来。
      关键词:产业集群;核心企业;资源;战略网络
      中图分类号:F062.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0892(2007)07-0086-04
      
      目前现有的理论,面对目前许多集群由核心企业主导的越来越明显的从同质化到异质化、从对称到非对称、从自发演进到有目的的战略设计、从本地集聚到开放式战略网络等种种新的发展现象时,多少已经有所滞后。因此,如何把握这些新的特征,打开集群中企业,特别是核心企业活动的黑箱,探索集群中核心企业的成长及其资源、能力的形成与演进及其相应的战略行为,特别是超越本地集聚的战略行为是如何逐渐影响集群向战略性网络转型,并参与到整个产业(行业)领先者竞争的重要作用,显然是很有意义的。
      
      一、文献综述
      
      核心企业的界定有多种方式,但基本上围绕着企业在集群中地位和作用的角度来对龙头企业进行了界定(Nuam,Langen,2003),一般认为,核心企业应位于供应商和客户网络的中心(Lazerson,Lorenzoni,1999;Morrison,2004),起着领导者的作用,能够提出可以共享的商业理念、倡导企业之间彼此信任与互利的文化,具备选择和吸收优秀伙伴的能力,且具有更高的成长率、创新能力,更善于吸纳各种资源并在整个行业中占有一定的市场地位。总体上来看,国内外核心企业相关文献分为三个部分:
      
      1.从产业集群的角度:国外部分学者注意到了集群中大企业(核心企业)的作用,认为大企业在集群网络中的角色和任务是异质的和不可互换的(Lipparini,1995);是推动集群创新的发动机(camufo,2003),对集群中的小企业的成长具有很强的示范作用,能够为集群中其他企业提供营销上的支持,通过与其他企业之间的协作促进集群内部资源的共享(Langen,2003),并且有能力以自身为中心来设计、建构各种复杂的联结关系(Lorenzoni,1995)。此外,许多学者还从核心企业与其他中小企业的关系出发,研究了中卫型集群(轮轴式集群)的组织结构、治理机制、社会资本、资源的相互依赖性等与企业之间的知识溢出路径、技术学习方式和创新扩散机制之间的关系(Romano,Rinaldi,2001)。一些最新的文献则集中探讨了核心企业能否充当集群知识转移和扩散的知识“守门人”(Gatekeepers)的问题(Giuliani、Boari、Morrison、Rinaldi等)。国内学者则分析了集群中大企业出现的原因(王�,2004),圈并通过理论分析和案例研究(如长沙工程机械集群、浙江慈溪电器集群等)探讨了核心企业成长对集群演进的影响(邬爱其2005;刘友金2005;李瑞丽2004),研浙江学者还特别注意到了浙江集群中的“小巨人型”企业网络,以及许多集群中逐渐开始出现的龙头企业及其拟纵向一体化现象与各种影响(许庆瑞等,2003;汪少华,2003;朱康对,2003)。
      
      2.从创新网络和战略网络的角度:国内外文献对核心企业在创新网络中发挥什么样作用的问题均存在着明显的分歧。一方认为,创新网络具有非中心性,强调各个节点之间存在着密切的互动关系才是创新网络的实质(盖文启,2003)。另一方则肯定核心企业在创新网络中有其独特的作用(王大洲,2001),或认为创新网络中应存在包括核心企业在内的核心层面或核心结构(Knudeson,2003;Hankkson,1996;池仁勇2005)。从战略网络的角度,国内外学者均肯定战略网络是围绕着中心企业构建的,对核心企业对于战略网络的重要作用并无争议,并据此强调了战略网络的非对称性和建构性特征。此外还研究了基于核心企业动态能力的企业战略网络,以及核心企业战略网络发展的多方面影响(Gulati,2003;Jarillo,1988;林健,李焕荣,2003;谢洪明,2003、2004等)。
      但上述文献中的不足在于:
      1.集群方面的核心企业研究大多仍然局限于以集群的视角来研究核心企业,而未能从企业的视角(核心企业)来研究集群,尽管也注意到核心企业与集群内部的影响与互动行为,但却忽视了核心企业成长对集群外部的战略行为,特别是这些行为对集群和整个行业(产业)的冲击和影响。
      2.大部分创新网络文献包括区域创新网络文献均倾向于同质化对称的网络整体互动作用,未能把握现实中网络的动态演进所带来的越来越明显的异质性及其不对称的互动行为,更未能把握集群中的某些特殊的个体作为战略杠杆对于网络发展的关键作用。至于战略网络文献中的中心企业概念太过于宽泛,许多战略网络的讨论均未能界定到底它们是制造业中心企业(国内的集群恰好绝大部分均为制造业)还是商业型中心企业(如以零售商沃尔玛为中心企业的战略网络),且战略网络文献较少涉及到本地集聚的这一战略特征,更未能注意到部分集群能够从本地集聚逐渐转向核心企业主导的开放的战略网络的可能性,以及这一进程中,不同的阶段核心企业作用的不同方式。
      
      二、对核心企业及其资源的分析
      
      一般来说,核心企业的产生,主要源自于集群内部的异质性问题,特别是企业家能力的异质性。少数企业家能够抓住关键的成长机会,使个别企业相对于集群中其他的企业有着更高的成长率、技术创新能力、营销能力和企业家网络关系,具有了相对本地集聚其他企业的不对称实力,且逐渐通过分包等方式,构成了一个以自己为核心的弹性生产网络。在这一阶段,核心企业与协作企业作为一个整体,通过长期互动,逐步演化形成了弹性专精、灵活外包的生产模式及其相应的低成本优势,使得集群至少在本行业的中低端产品市场上越来越具有竞争优势。这~阶段核心企业的资源,按其不同阶段的表现形式,大致可分为以下两个部分:
      
      (1)企业成长中内生资源。大致包括由人员、资金、设备、场地、原料等组成的有形物质资源和由顾客信用、商标知名度、技术和知识、工作士气、经营方式等组成的非物质资源以及创业强度、管理经验等企业家个人特质因素和能力因素。
      
      (2)核心企业的外源性资源。这种资源和能力来源于企业与外部的互动,不能完全还原到单个企业的能力。这包括两个方面:一是集群中核心企业与地理上邻近的其它企业进行有效互动所形成的资源和能力,主要表现为地理上邻近的多个行为者之间的互动、交流、学习和有意识的知识共享以及企业之间特定的社 会联系,其优势在于降低交易成本、专业化分工的效率、良好的社会资本以及弹性生产能力。二是核心企业与集群外部的企业和机构互动形成的资源,是非本地集聚所能提供的新的异质资源或者是某些战略性资源和杠杆资源。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部分资源其实并不是分开的,而是在不同的阶段,彼此不断地相互融合、互为影响、交替演进的。更准确地说,这两部分资源更应该被视为同一企业的资源在不同时期以不同的特征表现出来的不同形式。
      
      三、从本地集聚向核心企业主导的战略网络的转型
      
      事实上,上述不同的资源形态及其转换过程所对应的正是核心企业的三种成长机制:(1)内部资源整合与企业内生性成长,即企业通过整合组织内部的资源增强核心能力而实现成长;(2)由于内部资源整合无法改变企业固有资源的瓶颈限制,所以,成长中的企业还需要整合外部资源,首先是通过地理邻近性来整合本地集聚的外部资源,通过不同节点资源互补来提高企业的资源数量和配置可选择性;(3)进一步对非本地集聚的异质的集群外部资源的整合,为企业成长提供更为有力的技术、人力、资金、顾客资源等支持以实现企业的跨越性高成长(林润辉,2003)。因此,核心企业的成长过程也正是核心企业资源的动态调整和动态整合过程,特别是核心企业向外部寻求整合资源的过程,核心企业会针对自身的资源情况在不同的阶段,以不同的方式,采取多种形式的战略行为,这些行动对集群的形态、核心企业本身乃至整个行业(产业)都会产生影响。
      这是因为,随着集群发展,核心企业及其所在集群的产能逐渐扩大,其产品市场日渐饱和,许多企业必须“挤入”此前无法和无力涉足的由行业巨头占领的高附加值产品领域,进行直接竞争。譬如,温州柳市低压电器集群中的正泰、德力西、人民电器等多家核心企业,就已经或正在进入技术含量和附加值相对较高的高压电器和输配电设备领域,开始与施奈德、ABB、GE(通用电气)等全球行业巨头进行高端产品市场争夺。但这样一来,核心企业以及集群显然将面临着更为剧烈的竞争。此时本地集聚的资源与能力的局限性会越来越明显,本地集群弹性生产获得的低成本优势,将无法应对高端市场产品创新的竞争。如果仍然依靠企业的内部化资源或者本地集群资源的整合来寻求跨越式成长与突破,不仅是低效率的,而且完全缺乏竞争力。
      因此,集群中的核心企业采取了多种对外部异质资源的获取和整合行动,以正泰为例,与美国通用电气(GE)建立战略联盟,依靠这种超越本地集聚的战略联盟行为来获取资源。与此同时,正泰不仅在上海建立了研发中心,而且在美国硅谷也建立了电气前沿技术研发中心。另一个核心企业德力西甚至还建成了德国、上海、温州(省级技术研中心)三级分层研发体系,且通过收购德国波恩一家电器生产企业,把产品研发中心延伸到“世界电器王国”里,利用当地的技术资源和创新的信息流和创新的氛围,直接瞄准电气行业的国际领先水平和前沿技术,为德力西电气进入高端市场提供技术支撑。此外,正泰还采取了与包括西门子在内的国内外大型企业争夺沈阳高压电器厂的并购战略,以便利用该厂的技术资源、生产资源以及多年积累的声誉资源等直接进入到高压电器领域。
      为了更有利地整合异质资源,甚至还有一些核心企业将其总部进行了迁移,彻底迁出到产业区外部;另外还有部分集群,诸如服装集群中核心企业:美特斯邦威、森马等等,则以部分制造环节的虚拟化、建构虚拟网络来获取资源,加快竞争的反应速度。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核心企业所有这些战略行为,其目的和结果就是核心企业提升其在产业结构中的竞争优势,以便重新改变这个行业的市场集中度、进入壁垒等,在本行业中增加自己的市场势力,改善其在行业中的竞争地位,并进一步在各种层次的产品市场上削弱竞争对手。显然,所有这些都对本行业的产业结构、产业内竞争方式以及产业发展机会产生极大的影响。反过来,这种影响又会重新推动核心企业、行业内其他企业(产业结构)以及本地集群这三方新的互动与重构。
      因此,伴随着这些资源的获取和资源的重新整合,本地集群的组织形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逐渐开始向由核心企业主导的具有战略意义的网络转型。而且,在这一转型过程中,无论是集群还是核心企业本身都发生着非常复杂的重构。
      一方面,对于本地集群中的其他企业,核心企业会按照自己的资源情况及其战略要求,不断地进行重新整合,包括不断地剔除和更换不再胜任的企业,根据资源整合情况将本地集群中的配套企业替换为集群外部更为胜任的企业,甚至将部分制造环节全部虚拟外包。显然,此时核心企业明显成为了本地集群中的“主宰”,而本地产业集群显然不再是“舞台的中心”,而仅仅只是核心企业主导的战略网络(包括本地集群企业以及集群外部关联企业和机构)的一个子集罢了。
      另外一方面,核心企业会更多地与集群外部的单位建立各种复杂的关系,包括战略联盟、联合研发、加入检测中心等等,试图构成一个按照核心企业成长战略来主导的全球化开放网络,这一网络关系不仅包括核心企业与本地集群内部企业的联结关系,而且包括核心企业与集群外部战略节点的联结关系,更包括其自身内部所进行的组织重构(并购等等)以及内部单位的非本地化、分散化、网络化(诸如异地研发中心的建立等)。
      且上述两个层面上的网络联结关系又彼此交织在一起,构成了核心企业内部和外部网络(包括集群的内部和外部)合纵连横的动态匹配,形成了多种灵活而多样化的网络组织形式。核心企业的战略也拓展为核心企业总体战略、核心企业在战略网络中的定位战略以及核心企业与各个网络节点(自身的各事业部和外部的各战略单位)战略等三个战略层次。此时的战略网络不仅产生了独特的不易模仿的战略网络价值,而且也形成了一种新的不可模仿的资源和能力。
      因此,近年来,某些集群中逐渐出现的越来越明显的异质性、不对称性以及纵向一体化、分散化和虚拟化等情形同时并行不悖地出现的种种新的现象,可能仅仅只是核心企业出现、成长所引致的集群从本地集聚转型为战略网络时,核心企业在资源寻求、转换、整合及其相应的战略行为的动态演进过程中,在不同的阶段做出的不同反应方式,是核心企业的战略和能力演进到一定程度时,自身以及整个集群转型的正常表象而已。
      
      三、结语
      
      如果说在本地集聚经济的早期是集群在推动企业的成长,那么,某些集群在经过相当长时间的发展变化后,仍然将集群,而不是企业当作本地集聚经济的发展主体,显然是有悖于现实的。本文针对企业与集群相互关系的新的发展所作的初步分析表明,集群既不是毫无意义,但也绝不是什么灵丹妙药,它只是在特定的约束条件下,在特定的阶段有其特有的竞争优势和竞争能力,既不能抹煞其贡献,也不能过于放大其作用。集群研究不能还是继续在整体层面上就集群论集群,对集群的研究,需要从集群层面上重新回复到企业的层面上来。因此,在某种意义上,的确是到了应该反思和还原集群以及集群理论应有的理论与现实地位的时候了。
      当然,对这些问题的研究才只能说刚刚开始,显然需要进一步地打开集群中企业特别是核心企业活动的黑箱,更需要概念框架的进一步创新,而最需要的,恐怕是构造一个既能解释集群的演进,又能解释企业的成长,更能解释企业、集群、产业三方互动的统一的新的研究框架。也就是说,未来集群理论应该是集群理论、企业成长理论与产业组织理论等多方面理论、多种视角的一个新的综合。
      
      责任编校 史言信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