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文件资料 > 正文

    淄川诸葛云鹏枪杀案 沉重的枪杀案

    时间:2019-01-06 05:30:06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严智升任林荫市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不久,该市就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市乃至全国的大案:林荫市市长蔡河被人枪杀在自己的别墅里。   报案的是蔡河的司机,那天早上他像往常一样开车去接蔡河。可直到快上班了都没见蔡河从大门里出来,他打蔡河的手机和家里的电话也没人接,这很反常。于是,司机下车去敲大门,结果大门上的小门一推就开了,他赶紧进去,一边叫着“蔡市长”一边推开了别墅的门,猛然看到蔡河一身血迹地躺在地上,人已死去多时。司机连忙哆哆嗦嗦打了报警电话。
      接到报案后,严智立刻带领刑警赶到了现场。蔡河的妻子和儿子都去了美国,家里只有他一个人。经过勘查,蔡河胸部和头部各中了一枪,鲜血染红了整具尸体。在客厅的门上技侦人员提取到了一枚清晰的指纹,除此而外,现场再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法医鉴定死亡时间应是昨晚11点左右。
      勘查完现场,严智立刻安排刑警对周边住户进行调查访问,看有谁昨天晚上看到或听到什么可疑情况。接下来,严智走出大门,在别墅四周察看起来。蔡河住的是一栋带前院的别墅。门外就是一条小街。他沿着围墙慢慢走着,他想看看作案人是不是从围墙哪儿爬进去的。突然,他看到路边垃圾桶旁有一个破衣烂衫、蓬头垢面的老人在翻捡垃圾。这人他认识,是林荫市有名的疯子,叫王冠。十多年前他是个拥有上千万资产的企业家,却因贪污被法院判了十年有期徒刑。坐牢期间,老婆和他离了婚,带着儿子走了。他出狱后神志就不太正常了,每天靠捡垃圾为生,人称王疯子。
      严智一边围着别墅踱步一边观察,他知道蔡河当市长的这几年肯定得罪了一些人,所以才会遭到杀身之祸,可到底是谁呢?这时,一辆小车在他身边停下了,车上下来一个矮矮胖胖的中年人,这人冲他喊道:“严副局长,市里出了这么大的案子,你还有闲情逛马路。”
      这人严智认识,是林荫市著名的企业家、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关文涛。他的两个保镖也从车上下来,站在车的两侧,这两个年轻人一个叫刘财,一个叫杨峰。
      严智礼貌地和他握握手,说:“你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
      关文涛说:“全市都知道了,都知道市长被害了。现在就看你们警察怎么破案了。怎么,有压力吧?”
      严智苦笑着点点头,说:“你现在就给我施压了,能没有吗?”
      “好,好,不说了,不说了。”关文涛笑着抓住严智的手使劲摇了摇,上了车,走了。
      下午,市里几个主要领导一起来到公安局听取案情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要求公安局在最短时间里破案,为此公安局成立了专案组,局长任组长,严智任副组长,其实还是他主要负责。
      晚上7点,负责调查走访的刑警陆续回来了,不过结果令人沮丧,昨天晚上没有人发现任何异常情况。这时,严智的脑海里突然闪出一个人,这人就是今天上午在蔡河家附近看到的疯子王冠。他赶紧问道:“疯子王冠呢?有谁去调查过他吗?”
      几个负责调查的刑警均摇了摇头,一个说:“这人脑袋有问题,去找他调查没有什么意义。”
      听到这话,严智也犹豫了,一个思维混乱的疯子又能提供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呢?可仅仅过了十分钟,严智就对刚才的想法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十分钟后,有群众打电话到110,说大桥路有辆摩托车故意把一个疯子撞飞了,请110出警。当晚值班的局领导正是严智,他一听到110值班员的报告,立马断定这疯子可能是王冠。很快,110出警大队反馈回来信息说被撞飞的疯子正是王冠,已经送到第四人民医院抢救了。严智立刻赶到医院,还好,疯子王冠还活着,只是处在昏迷之中,医生正在全力抢救。严智检查了他的随身物品,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他突然问身边的一个警察:“你知道他住在哪里吗?”
      警察说:“知道,就在大桥路的一栋民宅里。”
      严智一挥手,说:“立刻去他家看看。”
      说着,一行人上了一辆警车。车很快来到了大桥路的一栋民宅前。下车的时候,严智意外地看到一个黑影正飞快地往前跑,他觉得这人影很熟,一时却没想起来。
      一个警察在房里找到了几截蜡烛,用打火机点燃,严智这才看清楚房里几乎没有任何家具,地上一角铺着几张厚纸壳,上边放着一条破被子,这就是床了,其他的地方就堆放着各种各样捡来的废品。
      严智在房里小心翻看着,他很快发现“床”边的一块砖是松动的,拿出这块砖,从里边拿出一个塑料薄膜袋,里边是卷成筒状的纸张。他小心地把纸张从塑料袋里拿出来,原来是一些申诉材料,有钢笔写的,有打印的,从纸张的颜色和字迹的清晰程度上看,并不是同一个年代形成的。
      严智匆匆浏览了一下申诉材料,立刻惊讶起来,如果申诉材料属实的话,那么疯子王冠当年就是被冤枉的,而且陷害他的人则是关文涛和一个隐藏在后面的高官。他隐隐觉得疯子王冠并没有真疯,而是装疯,里面肯定有缘故。他把材料装进袋里,带回了局里。
      凌晨4点,医院打来电话,说王疯子醒了。严智立刻赶回医院,医生告诉他王疯子的身体内脏除了脾已经摘除,别的没受太大的损伤,可以交流一小会儿,但时间不要太长。严智点了点头,进了病房。王疯子躺在床上,看到他,嘴唇动了动。严智小声说道:“我是公安局副局长严智,你应该认识的。你告诉我,你知道为什么会有人撞你吗?”
      王疯子不吭声,一滴泪顺着脸庞流了下来。严智等他平静下来,继续问道:“前天晚上11点钟左右你在什么地方,你看到了什么?”
      王疯子还是不说话,眼泪流得更多了。这时,医生走进来,说:“病人还在恢复期,不宜激动,还是请你们先退出去吧!”
      严智无奈地退了出去,他叮嘱门口的警察一定要对疯子王冠24小时保护好。
      上午,技侦人员告诉严智一件惊人的事:“经过对现场那枚唯一的指纹进行对比,指纹是疯子王冠留下的。”
      看完技侦人员的报告,严智头一下大了,难道说蔡市长是被疯子王冠杀死的?案子就这么轻易破了?他有些不相信。
      案情分析会上,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开了,都说王冠是装疯,因不满十年前的判决,找到蔡市长报仇。蔡市长十年前是林荫市公安局长,王冠就是他亲自带人抓获的。
      严智又偷偷把那些申诉材料看了一遍,他觉得还有很多疑点。如果蔡河真是王冠杀死的,那么,王冠的手枪是从哪里来的?而且室内为什么没有他的脚印?他又是怎么进去的?难道蔡河会让一个疯子进到自己家里?等等,这一系列疑点不解开,就不能说是疯子王冠杀了人。
      下午,严智又来到医院,进医院大门的时候,他意外地看到一个人,这人居然是关文涛的保镖杨峰。杨峰看到严智,神情慌乱地低下头,匆匆离去。严智转过头盯着他的背影,突然,他觉得这背影很熟悉,想起来了,这背影就是昨晚自己在王冠家发现的那个奔跑的背影。他很相信自己的眼睛,肯定不会错。他一边思索一边进了王冠的病房。   王冠正斜靠在病床上,严智在床边坐下,问:“好点了吗?”
      王冠点点头,说:“谢谢你们救了我。”
      严智摆摆手,说:“这是我们的职责,现在你能告诉我到底是谁想撞死你吗?”
      王冠一字一顿地说:“那个谋杀蔡市长的凶手。”
      严智一惊,一颗心禁不住“怦怦”跳了起来,他轻声问道:“你告诉我,那天晚上你都看到什么了?”
      在王冠时断时续的讲述中,严智终于明白关文涛有重大嫌疑。王冠因为自己的冤案曾借别人的名义给蔡河寄过申诉材料,可一直没有回音,于是他便不时在蔡家附近转悠,无论白天还是黑夜,他希望亲自跟蔡河讲讲自己的冤情。发生命案的前一天下午,他亲眼看到关文涛的车从蔡家大门前往返几趟,而且每次经过大门时车都开得很慢。车后座有一个戴墨镜的人一直盯着蔡家的大门,仿佛在辨认什么似的,开车的是关文涛的一个保镖刘财。第二天晚上11点,王冠又蹲在蔡家对面一户人家窗户下避雨,那晚下着细雨。这时一辆摩托车悄无声息地开过来了,摩托车上坐着两个戴头盔的人,一个从后座上跳下来,身手敏捷地翻过蔡家的院墙,另一个则把摩托车开到一处阴影里等候。王冠看到这一幕就惊了一下,感觉蔡家要出事。果然,一会儿他就听到蔡家传来“砰砰”两声,当时天空打了一阵闷雷,不仔细听,还真听不出来。又过了一会儿,进去的那个人打开大门上的小门走了出来,上了摩托车。摩托车开走的时候,车灯从王冠身上一扫而过,那两人也没理会,加大油门走了。王冠赶紧起身,走到门边,发现大门上的小门开着,便轻轻走了进去,他一推开别墅的门,就看到蔡河满身是血地躺在血泊里,显然已经死了,他吓出了一身冷汗,赶紧退了出来……
      严智一听,心里明白了,王冠的指纹就是这样留在了现场的。他又问了几个细节,可王冠始终说不出那晚摩托车上的两个人的相貌,因为两人都戴着头盔。
      最后,严智问道:“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装疯吗?”
      王冠轻叹口气,说:“出狱以后,我就一直害怕关文涛暗算我,不得已,只好装疯。关文涛开始还不相信我真疯了,派人来试探过我,都被我蒙过去了。不过,他始终不相信我是真疯了,对我挺留意的。”
      严智沉思着点了点头。临走的时候,医生对严智说:“病人这种情况,最好能有亲属在旁边照料,对恢复要好一些。”
      严智便问王冠:“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王冠一听这话,眼泪又流了出来,说:“关文涛害我坐牢以后,妻子就跟我离了婚,带着儿子走了。我哪还有什么亲人……”
      严智听了心里也感到很难过。
      回到局里,大家一致认为关文涛的两个保镖嫌疑最大,那晚骑摩托车的两个人肯定就是他俩。可是除了王冠的证词之外,再没有任何证据,是不是对他俩进行监控或者抓捕,严智一时感到很为难。
      这时,医院又打来电话,说王冠有重要问题向严智反映。
      严智又赶到医院,王冠躺在病床上,良久,才心事重重地说道:“严副局长,我知道,当我给你们介绍这些情况后,你们肯定要怀疑到一个人,就是关文涛的保镖杨峰。可我以我的良心向你保证,杀害蔡市长的人绝不是他,请你相信我……”
      一席话,让严智震撼了,他不知道王冠为什么这样维护杨峰,他连问了几个为什么,可王冠就是不说。无奈,他只得退出了病房。
      回局里不久,严智的手机响了,来的是一个陌生的电话,一个陌生的声音在手机里急促地响起:“杀害蔡河的两个凶手此时正赶往火车站,一个是刘财,一个是杀手,注意杀手身上带着手枪,就是那把杀害蔡河的枪……”
      电话匆匆断了,严智赶紧再回拨过去,对方已关机。他来不及多想,立刻带领刑警直扑火车站,果然,在火车站候车室顺利抓获了刘财和一个陌生人,从陌生人身上搜出了一把手枪。后经弹道和子弹鉴定,这把枪正是杀害蔡河的枪。
      很快,两人就招供了,那个陌生人是关文涛雇来的杀手,是他枪杀了蔡河。
      有了招供,严智来不及请示上级领导,决定先带人去抓捕关文涛,以防走漏消息。可惜的是他们还是去晚了,无论是家里还是公司,关文涛都不见了。
      严智只得一边指挥警察在市内搜索一边向上级汇报。第二天天亮时分,医院打来电话,说杨峰出现在医院。他大吃一惊,火速赶到了医院,推开王冠的病房,只见王冠和杨峰正抱头痛哭,杨峰一边哭一边叫着:“爸爸,爸爸……”
      王冠也叫着:“儿子,我的儿子……”
      严智一时愣住了,怎么,杨峰是王冠的儿子?
      这时,只见杨峰抹了一把眼沮,说:“爸,我们报仇了,我把关文涛抓住了,这次他死定了。”
      严智又愣住了,怎么回事,杨峰把关文涛抓住了?过了一会儿,他等父子俩平静下来,便让杨峰把情况慢慢讲清楚。杨峰看了一眼父亲,慢慢述说起来:
      原来杨峰正是王冠的儿子,当年王冠企业办得最红火的时候,资产曾达到7000万,可是后来却遭到关文涛伙同当时的公安局长,也就是现在的市长蔡河的陷害,锒铛入狱,资产全部没收,最后以不到100万的价格卖给了关文涛。可惜的是,王冠一直不知道隐藏在关文涛后面的那个人就是蔡河,否则他就不会假借他人之名给蔡河寄申诉材料了。
      那时杨峰才十多岁,已经明白事理了,心想等自己长大了就考警校,将来当警察,有为父亲申冤的一天。后来杨峰真的考上了警校,毕业以后,杨峰却突然有了想法,他不想干警察了,而是想打入关文涛的身边,掌握他的罪证,亲手把他送进大牢。这样他就一面在外打工一面悄悄接近关文涛,有一天还真让他碰上了,关文涛外出时遭到别人袭击,杨峰正好赶到,把他解救出来。关文涛看他身手不错,又是警校毕业,就把他留下来当了自己的保镖。可是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就是王冠的儿子,一则他母亲跟父亲离婚后,他随了母姓,二则十多年过去了,他根本忘了王冠还有个儿子。这以后,杨峰就一直跟在他的身边当他的保镖,他利用自己的优势取得了关文涛不少罪证。
      但是,这些罪证还不过硬,还不足以令关文涛彻底完蛋。后来就发生了一件事,因为市里即将换届,蔡河想当林荫市委书记,就要关文涛拿出一千万给他送礼。关文涛不愿意,因为蔡河从公安局长到市长,这一路上他已经花掉了很多钱,而蔡河当上市长以后并没有给他太多的实惠。蔡河见他不愿意,就威胁他如果不给他一千万去买官,就揭露他当年陷害王冠的事。这样一来,关文涛就产生了除掉蔡河的想法。他派刘财到外面找来一个杀手,然后令刘财协助杀手枪杀了蔡河。这一切,并没有瞒着杨峰,杨峰知道蔡河曾经也是陷害自己父亲的人,因此任由他去。
      枪杀了蔡河后,公安局开始展开大面积侦察,关文涛有些害怕了,反复询问刘财那晚是否有人看到,刘财仔细思来想去,一口断定没有任何人看到两人,只是走的时候看到疯子王冠蹲在对面。一提到王冠,关文涛就感到心惊肉跳,他一直怀疑王冠是装疯,他立马指示刘财骑摩托车把王冠撞死。这件事杨峰并不知道,否则他会想法儿阻拦的。结果王冠没被撞死,反而被警察救了。那晚,杨峰偷偷摸摸想把父亲的申诉材料带出来,可刚到父亲的住处,他就发现严智的车来了,于是慌忙跑了,这就是那晚严智看到的那个背影。
      关文涛得知王冠被警察送到了医院,第二天上午就派杨峰去医院看看王冠死了没有。杨峰也正想看看父亲伤势如何,就去了医院,结果他发现父亲已经被医生救了过来,心里松了一口气,出门的时候,碰上了严智。
      关文涛得知王冠没死,心里就烦躁起来,他知道王冠这个假疯子肯定会把那晚他看到的事告诉警察。于是赶紧打发刘财和凶手离开林荫市,杨峰听到后,立刻偷偷给严智打了电话。严智顺利抓捕刘财和凶手后,关文涛感到自己的末日来临了,于是赶紧带上自己的所有存折和重要物证准备出逃,杨峰一看到这些东西,心里总算舒了一口气,他要的物证全部齐了。关文涛计划先带着杨峰开车逃到邻市,再从邻市乘火车离开__。路上,杨峰趁关文涛不备,打昏了他,然后把他捆起来,丢在车后座上,又把车开到了医院,把这个天大的喜讯告诉了父亲……
      听完杨峰的述说,严智立马指挥身边的警察赶到医院门前找到了关文涛的小车,果然,关文涛的四肢正被绳索捆着,嘴里塞着毛巾,身边还放着一个大大的密码箱……
      严智站起身,走到病房的窗户边。案子虽然破了,可他的心情却感到格外沉重。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