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文件资料 > 正文

    [铁瓦殿血案]铁瓦殿血案现场图片

    时间:2019-02-17 05:22:02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新闻背景:2006年7月15日,陕西省汉阴县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严重影响社会稳定的特大凶杀案,10名群众在凤凰山顶的铁瓦殿遇害。案件发生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周永康先后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务必采取得力措施,尽快破获此案。陕西警方经过缜密侦查,很快锁定了犯罪嫌疑人邱兴华。7月26日,公安部发出A级通缉令,悬赏五万元缉拿犯罪嫌疑人邱兴华。然而,面对警方大规模的搜捕行动,邱兴华借助山高林密,逃出包围圈,并窜至湖北随州市万福店农场,残忍砍倒了魏老汉一家三口。8月19日,劫数已尽的邱兴华在陕西石泉县落网。
      一个土里刨食的汉子,缘何最终成为惨绝人寰的杀戮者?本刊特约撰稿人就邱兴华47年踩在黄土高坡的足迹,详尽展现其穷途末路的人生。
      
      1
      
      1999年冬。陕西石泉县后柳镇一心村二组、年届47岁的邱兴华带着三个女儿和他最疼爱的小儿子,来到了大河坝乡五四村四组,租住在一所破败的小屋里。
      邱兴华所以搬出原籍来到这里,主要是为了躲避计划生育的罚款。邱兴华的妻子第一次怀孕生的是女孩,第二胎还是女孩,第三胎依然是女孩……第二个女孩邱兴华已经交了罚款。但罚款一直交到小儿子时,他实在是交不起了。家里太穷。有了第二个女孩后,计划生育工作人员经常上门讨要罚款。于是,邱兴华四处借债。借的钱没有偿还能力,还得继续借钱交罚款,最终实在是借都借不来了,邱兴华就到山里过了一段野人一样的生活。说是躲罚款,其实也是躲债。秋日里到农家地里偷些包谷,捡些干柴烤熟充饥。夏天,摘些麦穗揉出麦粒来生吃。青黄不接的时候,掏鸟蛋、打野兔……只要能活着,凡能“进口”的东西他几乎都吃过。
      他父亲过世得早,邱兴华缺少管教。但邱兴华自小聪明,初中没毕业就开始自谋生路了。平时在集日里摆个刻章子的小摊子,挂上“刻章”的招牌,刻一个图章两三毛钱。后来又修理自行车、半导体、家电、柴油机……手艺还蛮不错的。但乡亲们却对他并不满意。找他修柴油机,没有一次修彻底的。修理两次算好的。柴油机的一个小毛病,甚至修两三次,还没彻底修好,总是留个“尾巴”,让乡亲们多修理几次,他好多赚些钱。甚至修理时还人为地制造点故障,等着人找他再修一次。乡亲们暗地说:邱兴华这人不地道啊,是那种过河屁股沟里都想夹点水的人。
      有一次,邱兴华在路边看到一部柴油机,就动了心思。半夜里拆掉了这部柴油机的机芯,被派出所查获,受到拘留处罚。还因盗窃被派出所处理过多次。
      他和妻子何某住在一个村。两人家离得很近。邱兴华26岁结婚,何某那年才20岁。何某那时根本不知道以后的日子,只看到邱兴华有谋生的手艺,想着这辈子凭邱兴华的“技术”是不会饿肚子的。没想到结婚后邱兴华思子心切,而自己偏偏一个女孩接着一个女孩的生,直到生第四个是男孩子才罢休。孩子多了生活花费大,还有孩子们上学的学费、作业本子钱、学校里平日里的这费那费。这样,不但平常挣的钱全都交了罚款,还欠了一屁股还不清的债。
      邱兴华虽然穷,但对生活还充满着希望。搬出家乡除了躲债、逃避计划生育罚款,还能不能找到一条生活出路呢?穷日子实在让他过够了。邱兴华搬出家乡时,曾认真看了看家乡的山水。他忍不住掉下了眼泪。毕竟是他生活了几十年的家乡啊……邱兴华对妻子和孩子们说,唉,走吧,这里是养活不了我们了……人穷了狗都想咬几口呢。而这里的人也大部分对他只有白眼相看。人活在这里,还有什么滋味呢?
      邱兴华一家人搬到大河坝乡五四村四组后,开始以打鱼为生。当西汉高速公路修到这里时,邱兴华又开始在公路上打小工。聪明的邱兴华很快就和一些管理人员混得很熟。邱兴华的目的是想承包一段修路工程。费了不少周折,终于拿到了承包合同。但邱兴华不仅自己不懂技术,雇来的民工也不懂技术,尤其是缺乏安全预防方案。就在一段工程即将完工时,工地上出现了大面积塌方,其中一个民工被砸伤。邱兴华只得按规定给伤者看病,结果承包这段公路不仅没有赢利,反而赔了不少钱。
      邱兴华的妻子何某说:他(邱兴华)在犯罪前,我都八年没脸回娘家了。回娘家要花钱啊。看见别的媳妇让丈夫骑摩托带着大包小包地回娘家,我眼馋死了……我真想一死了之。当个媳妇回不了娘家,还算是个媳妇吗?因此,何某经常跟邱兴华吵架。她指责邱兴华说:你娶了婆娘,让我连娘家都回不起,你还算是个丈夫吗?邱兴华只有唉声叹气。强烈的自尊心,让邱兴华心理上极不平衡。自己纵然有天大的本事,居然也养活不了自己的婆娘,交不起儿女的学费,还遭到人们的白眼和歧视,而且还要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 这晴朗朗的天空,为什么就不给自己一点幸福呢?
      近一段时间,邱兴华的脾气变得非常怪僻。他经常出外,有时夜不归宿。何某问他到哪里去了,他也不说。动不动就跟何某吵架。何某觉得奇怪,穷日子穷过吧,哪来这么大的脾气啊?吵架成了这对夫妻生活内容的一部分。
      其实,邱兴华出外并没有什么事情。他常常坐在河边苦思冥想,一坐就是几个小时。看着滚滚流动的河水,觉得自己就像河里的旋涡一样无根无底……坐累了,就到附近的山林里采些野果子充饥。他实在是找不到养活妻子儿女的办法来。
      让邱兴华还有一件丢心不下的事:他最为疼爱的小儿子至今户口还没报上。有一天夜里,邱兴华做梦,梦见小儿子在空中飘着,下不来上不去……邱兴华在梦中呼唤着小儿子的名字,惊得一身的冷汗。他被妻子推醒,问他:咋了?邱兴华说:做梦呢……梦见咱儿子在空中飘着……
      有一天,妻子何某对他说:我看在这里也住不下去了,我想回老家……房东找我要房钱呢。邱兴华租的房虽然破旧,但一年400元的租金是不能少的。邱兴华低着头不说话。
      
      2
      
      这是一个晴朗的中午。邱兴华夫妇百无聊赖地走在石泉县的街头。他们到石泉并没有明确的目的。买东西买不起,闲逛是不要钱的。
      正走着,身后突然就有人喊着邱兴华的名字。邱兴华一扭头,只见一个胡子、头发花白的老者。邱兴华觉得奇怪,这老者怎么知道他的名字呢?邱兴华问老者,老者说,你的名气大了,整个石泉县城谁不知道你邱兴华呢?老者其实对邱兴华并不陌生,而且说得也对:在石泉县城,邱兴华借债不还,颇有心术是出了名的。而更有名的是邱兴华是计划生育的钉子户,现在时世,谁家能有四个儿女呢?邱兴华就有。老者接着叹了一口气又说:你的心事很重啊!邱兴华说:是心事很重,不仅很重,而且心里也很烦啊。老者说:你就算一卦吧,白送你一卦,不收钱。邱兴华眼睛一闭,听天由命地说:算吧。既然你白送我一卦,你就算吧。老者看了看他的面相,说:为人处事要多积德行善。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机未到。说着,老者摇了摇头要走。邱兴华一抬手挡住了老者的去路,说:老者,你说话怎么说一半留一半?要说,把话说完嘛!老者见邱兴华拦着他的去路,只得又说:你知道凤凰山吗?邱兴华说:知道。老者说:凤凰山上有一个铁瓦殿知道吗?邱兴华又说:知道。老者说:铁瓦殿里有两块刻有邱姓的石碑,你诚心诚意地给邱姓的石碑上些香火,表示从今往后积德行善,也许你心里就不再烦了……老者说罢,不顾邱兴华的再次阻拦,走进了涌动的人群。邱兴华看着老者的背影,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这天夜里,邱兴华彻夜未眠。老者的话深深地触动了邱兴华的良心。积德行善这四个字,如洪钟雷鸣,搅得邱兴华毛骨悚然。
      第二天一早,邱兴华再次来到石泉县城。他想找到那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询问一下他今生的前景。不能说老者的卦算得对或不对。但老者对他的评价,却是千真万确啊。
      他在老者出现的地方等了几天,但令邱兴华遗憾的是,他再也没有等到老者。
      这天下午,他毅然决定:和妻子同去凤凰山铁瓦殿祭祖。他深信:那两块刻有邱姓的石碑是他的先祖,希望就在先祖的保佑上!他更深信:祭了祖儿子的户口就能报上,日子就会一天天好起来。凭自己的聪明和浑身的本领,为什么就没有好日子过呢?他自己哪点比别人差呢?自己为生活、为家庭、为儿女付出了这么多,也该有个出头之日了吧!
      而邱兴华的妻子却说:邱兴华这人平时根本不讲迷信。从来也没见过他求神拜佛。谁知这次他中的哪门子邪,非要和我一起到凤凰山铁瓦殿祭祖不可。
      其实,凤凰山上的铁瓦殿邱兴华以前也去过多次,但他从未注意过有两块刻着邱姓的石碑。
      6月14日,邱兴华和妻子一起来到了凤凰山的铁瓦殿,和妻子一起四处寻找。果然找到了两块刻有邱姓的石碑!看见了这两块石碑,邱兴华如发现了稀世珍宝。抚摸着石碑,邱兴华突然就潸然泪下。多年来,为什么就不知道给先祖进香呢?一定是先祖的在天之灵在阴间咒他的不孝,才使他穷极潦倒的啊。
      这次,虽然他和妻子在两块石碑前进了香,磕了头,但回到家里一想,还是觉得欠先祖的太多了,要补回多年的不孝,一次进香磕头是赎不了罪的。邱兴华这样想。邱兴华把自己的想法给妻子说了。被穷日子逼得百般无奈的何某,也只有相信了。
      6月26日,夫妻俩再次来到了凤凰山铁瓦殿。这次来,夫妻俩准备在殿里多住些日子,把心里的郁结和该赎的罪赎完,等到心情完全畅快时再下山。夫妻俩同时相信:只要赎完了罪,就有好日子等着。这一刻,好像晴朗的天空有一双先祖的眼睛在瞪着他们。
      铁瓦殿的管理员廖某热情地接待了这对夫妻。凡是来进香的人,没有不好好接待的道理。廖某的家就住在山下,这对夫妻上山时就在自己的家里吃了一顿饭。上山时,廖某觉得这对夫妻言语有些怪。一路上,他们在责怪铁瓦殿管理人员为什么把这两块刻有邱姓的石碑弄得豁豁牙牙?为什么不采取保护措施?那是邱兴华先祖的牌位,作为邱姓后代的邱兴华怎么能允许对先祖的牌位如此的不敬呢?廖某没有回答。其实也无法回答。铁瓦殿与其他庙宇一样,经历过不同的时代,遭遇过不同的政治环境。比如“文化大革命”中就有不少文化遗产遭到破坏。现在,把两块刻有邱姓石碑的缺损怪罪到管理人员的头上,也实在是太不公平了。但廖某没有和他们争辩,还是一脸和气地与他们同行,同时找些不痛不痒的理由搪塞着这对夫妻。“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廖某依然说话和气。
      邱兴华夫妻一共在铁瓦殿住了七天。
      这七天的时间里,邱兴华的妻子何某在灶房帮厨。有一天,何某把前一天的剩饭倒进了刚做好的饭里,厨师陈某发现后,训斥了她一顿。加之这对夫妻在铁瓦殿留宿不遵守殿里的规矩,遭到管理人员的批评。按何某的想法,剩饭倒进新做好的饭里并不为错,在自己家里常常是这样。过惯了穷日子的何某觉得很是委屈。不倒进新做好的饭里难道把剩饭倒掉,岂不可惜?再者,夜里小解多了些,也是常事,这也值得挨批评?这到底是为什么啊?为什么处处不顺心?连给先祖上香赎罪也处处受欺。
      这天早上,天下起了小雨。邱兴华一起床,就先到那两块石碑前烧香磕头。先是觉得雨水淋到背上凉飕飕的。再一看,那两块石碑也在雨地里淋着,就想把石碑挪到屋檐下边。邱兴华未经过管理人员的许可,就擅自行动。管理人员发现邱兴华擅自挪动石碑,令他将石碑挪回原处。随便挪动殿里的摆设,是要经过全体管理人员开会决定的,不是谁想挪就可挪的,何况是来进香的人。邱兴华忍着巨大的压抑,只得将石碑挪回原处。
      两块石碑挪是挪到原处了,但邱兴华的心理却发生了重大的变异。现在他不怪罪自己对先祖不敬了,反而将自己的悲惨命运嫁罪到铁瓦殿的管理人员对邱姓先祖的不敬上。
      邱兴华夫妻的怪异行为不仅引起管理人员的强烈不满,同时也引起了其他留宿人员的不满,使这对夫妻在殿里分外孤立。大家对他们的一言一行似乎都存有异议。由于殿内管理人员对其妻多有微辞,邱兴华甚至怀疑该殿住持熊万成有调戏他妻子何某的行为。
      邱兴华杀人之心便由此产生了,只是他没有告诉妻子。
      
      3
      
      7月14日晚,邱兴华再次来到凤凰山铁瓦殿。
      他看到住持熊万成和其他几个僧人与五个香客正在火炉边烤火取暖,便悄悄窜到道观柴堆窃取了劈柴用的砍刀,暗藏在自己原来睡觉的地方。当夜深人静之时,邱兴华见道观内所有的人均已睡熟,便用砍刀将熊万成等10人各砍数刀!其中有一个年仅12岁的儿童!之后,邱兴华又找来一把斧头,再次向已被砍得人事不知的10人各砍数次,直到认为确已死亡为止。已丧失人性的邱兴华,将已经死亡的熊万成眼球、心肺、脚筋挖下,到灶房炒熟喂了道观里的一条狗。
      次日天亮后,邱兴华来到熊万成的住处搜到一只黑色的帆布挎包,将挎包内的现金进行了清点,并在挎包里的一个日记本上写上:“今借到各位精仙现金七百二十二元二角正。借款人:邱金发。”并将“借条”所写下的钱数全部窃走。
      接着,邱兴华又捉住了道观内的一只白公鸡,将其杀掉,蘸着鸡血在一纸板上写下:“古仙地不淫乱违者杀公元06”,又在纸板背面写下:“圣不许将奸夫淫婆以06年六二十晚”字样。将写有鸡血字样的纸板放在殿门外,再将油毡和干柴抱堆积在管理人员陈世秀的寝室,把砍刀、斧头等作案工具放进火炉和柴堆上,放火点燃后逃离现场……
      这以后,邱兴华的行为已经是漫无目的。他怀里揣着好不容易得到的七百多元现金,从安康火车站乘车来到了湖北省随州高曾都区万福农场附近。这时,已经是7月20日,离他杀人作案的7月14日已过了六天。身上揣着的七百多元现金,早被他挥霍已尽。穷极了的邱兴华拣他喜欢吃的东西买了就吃。这六天的日子可以说是他今生最为富裕的生活。当钱花尽了之后,邱兴华随之产生了杀人劫财的邪念!
      在随州,他流浪到7月30日晚。在随州万福店武安(武汉―安康)铁路复线工地的一个临时工棚内,邱兴华将一个看守工地的工人用铁铲砍伤,抢走工棚内的一个黑色旅行包。逃离工棚后,邱兴华打开旅行包一看,包内无钱。便扔了旅行包,又开始寻机作案。
      7月31日早晨。邱兴华窜到万福农场魏岗村二组村民魏义凯家,假意帮魏义凯修补盆子,言谈中又以合伙做干鱼生意为由,混饱了肚子。吃饱了早饭,邱兴华说他到附近了解一下干鱼的行情。当天晚上,邱兴华再次来到魏义凯家,又混吃了晚饭。吃晚饭时,邱兴华就注意到魏义凯家门背后放着一把斧头。等魏义凯家里人睡下之后,邱兴华用斧头向魏妻徐开秀、魏义凯、魏女魏金梅头部猛砍数斧,抢走了1320元现金,并顺手抢走了雨伞、手提灯逃离了现场。
      魏义凯、徐开秀和魏金梅被砍成重伤。
      
      4
      
      
      邱兴华在铁瓦殿杀人作案后,有人发现铁瓦殿发生了火灾。在救火时发现了殿内10具被邱兴华砍死的尸体!有位群众曾在铁瓦殿留宿,认得邱兴华。但在10个死者中并未发现邱兴华的尸体。鸡血写下的字样又证实是邱兴华的笔迹!加之邱兴华之妻何某证实邱兴华在发案当晚外出,又证实她和邱兴华前不久曾到铁瓦殿进过香,并与殿内管理人员和留宿者多有摩擦。由此锁定此案是邱兴华所为无疑。
      这起杀人数量之多,手段极端残忍的案件,引起了陕西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省委副书记、代省长袁纯清,常务副省长赵正勇分别作出重要批示,责令省公安厅、安康市公安局迅速破案,抓获凶手,为民除害。
      公安机关开展抓捕工作时,对邱兴华的家人、亲戚以及有关社会关系进行了普遍深入的调查,目的是搞清邱兴华的去向。
      接到抓捕命令的石泉县公安局长陈长勇,火速赶到邱兴华的外甥家。有人向陈长勇提供信息说:邱兴华在他外甥家吃了午饭就走了,听说到河那边一个姓吴的人家里去了。陈长勇知道,这个姓吴的人家住在河对岸的山上,地势很高,估计邱兴华是发现警察在追捕他,就到山上隐藏起来了。邱兴华为躲避计划生育罚款,独身在山里生活过相当长的时间,有野外生存的能力,对山上的各个通道相对比较熟悉。再者,围捕的警察在明处,而邱兴华在暗处。他可以发现警察,而警察却很难发现他。山大林深,隐藏个把人找起来太难了。这给围捕工作带来了相当的难度。
      这时候,陕西省公安厅厅长王锐赶到现场,指挥抓捕。根据已知的情况,警方布置了两张网:一张网布在山下的各个通道;另一张网潜伏在邱兴华家附近。前一张网是主动进攻,后一张网是守株待兔。同时,警方用高音喇叭不断向山上喊话,责令邱兴华主动下山投案。潜伏在邱兴华家附近的警察,按照上级的布置,一部分警力与邱兴华的妻子谈话,稳定她的情绪,避免她趁机给邱兴华通风报信;另一部分暗藏在邱兴华家附近的山林里按兵不动,耐心等待,邱兴华一旦出现就施行抓捕。
      与此同时,各路人马按照上级的布置进行着缜密的侦查。在邱兴华可能隐藏的地方和去处,都有警力在暗中调查走访。调查中,有人提供说,他们曾在围捕前发现过邱兴华,在侦查员的询问下,群众将所知的情况一一向警方提供。有人说,邱兴华穿的是布鞋,而有的人却说,邱兴华穿的是皮鞋,还有人说他穿的是草鞋……可以证实,狡猾的邱兴华在逃避抓捕中曾经换了四双不同的鞋……但提供情况的群众并不知道邱兴华杀了人。
      这时,与邱兴华妻子何某交谈的警察,获悉了一条重要线索:何某说,邱兴华最疼爱他的小儿子,几乎每次出外都要打电话回来询问小儿子的学习情况,曾反复给何某交代说,无论家里多困难也要想办法让小儿子在暑期补课。何某在电话中听得出邱兴华对小儿子的殷切之情,有时,邱兴华在电话里抽泣不止。
      警方分析:邱兴华所以混得如此败落,关键是为了要个儿子。是子女过多造成了他的贫穷。无论邱兴华多么残忍,既然他为此付出了昂贵的代价,在穷途末路之时,最思念的是他的小儿子。因此,邱兴华极有可能潜回家里最后再看小儿子一眼……然后再做抉择。
      第一张网虽然喊话不断,但喊话声在漫无边际的山野中,一忽间就飘散得如游丝一般孱弱。
      既然邱兴华藏在山里,有谁能知道他的具体位置呢?经过调查,山民们都说,邱兴华这人鬼得很,即使在山里他也不会老老实实地待一个地方。平时,他说往东,而实际上他在西边。他说到他外甥家,其实他却在一个朋友家。这家伙嘴里从来就没有实话。邱兴华在山里躲避计划生育罚款时,有人砍柴在山里曾经碰到过他。邱兴华怕人告发他,就说他已经把罚款借来了,马上就回家。但一连几个月,村里人还是没见他的人影。
      
      5
      
      这时的邱兴华,正在山林里寻找着一条出山的小道。而这条小道,是他在躲避计划生育罚款时发现的。那时,邱兴华就开始怀疑“自古华山一条路”这句话的真实性。在他为躲避计划生育罚款藏进山里的“野人”岁月里,在为了生存寻找食物的同时,也在寻找着更为安全的“出路”,这是他害怕计划生育的罚款人找到山里抓住他。有一种人,越是贫穷自尊心越强。邱兴华就是这种人。他无法忍受追要罚款时的那种尴尬和无奈。为了避免这种尴尬,他心须找到一条别人无法知道的下山的路。最后,他终于找到了一条“路”,虽然这条路也许只有山里的野兽才走过,但邱兴华不得不试着走了一次。虽然这条路无比艰险,但他终于磕磕绊绊地下了山。
      他透过树叶看到了山下围捕他的警察,心悸、恐惧。但这条路给了他一丝希望。他知道,一旦被抓获等待他的只是一个“死”字。与其被活活地抓获,还不如到山下抢些钱财,再好好享受几天。反正迟早是个“死”字。尽管如此,邱兴华还在时不时地想念着他的小儿子。他的心理,正如警方分析的一样:他实在是太爱他的小儿子了。
      7月20日下午,邱兴华沿着属于他“自己的路”下了山,躲过了围捕警察的视线。
      当邱兴华在湖北随州抢劫杀人后,又开始了另一个计划,既然最终是一死,接下来再杀谁呢?他想起了他的妻子和妻弟。他非常憎恨他的妻子和妻弟。因为,家里贫穷别人看不起也就罢了,妻子和妻弟都看不起他,这最让他难以忍受。在邱兴华的认知里,妻子何某虽然被别人调戏过,但这有一半怪她自己。人穷了连老婆也不跟他一条心了?杀了她!决心已下。既然妻弟也看不起他,就让他和他姐姐一起到阴间去吧。反正,杀10个也是杀,杀20个也是杀,杀得再多,我邱兴华也就是一条命。唯一让他遗憾的是,他实在穷得没办法给他的小儿子留下一笔活命的钱。但最后再见小儿子一面的愿望,实在是让他望眼欲穿了。
      邱兴华乘车回到了家乡。在路上,邱兴华突然就想起了他在上小学时,一个对他很好的女老师。他想到,这世上为什么像这位女老师一样的人这么少啊……想起了这位女老师,他的杀人计划在他心里犹豫了一下,也对在随州砍伤了无辜魏义凯一家产生了一丝忏悔,但他很快又恢复了杀人的决心。
      
      随州警方在接到两起杀人抢劫案的报案后,经过侦查,确定了作案人是陕西人。这时候,邱兴华在凤凰山铁瓦殿杀人作案的消息已在全国的报纸上铺天盖地。随州警方很快联想到邱兴华。“会不会就是邱兴华作的案?”办案民警谌洪涛说出了他的设想。接着,谌洪涛找来了几份8月1日的随州日报,让受害人和知情人辨认报纸上刊登的邱兴华的照片。受害人和知情人看到了邱兴华的照片,说:非常像!被邱兴华砍伤,但已是植物人、尚还活着的魏义凯,一看到邱兴华的照片,虽然不能说话,但他瞪着愤怒的眼睛,嘴里发出了“呜呜”的叫声!
      随州警方随即与陕西警方取得了联系。
      
      6
      
      邱兴华在8月19日晚8时20分回到家里。他看到家里与往常一样,四周异常平静。他蹑步慢行,走到家门口。还未来得及叫门,潜伏在四周的民警一拥而上!被压在民警身下的邱兴华高声叫着小儿子的名字,呼喊着:快拿菜刀来!
      菜刀是拿不来了。邱兴华的小儿子知道平时对自己十分疼爱的父亲,已经犯下滔天的罪恶,曾表示一定配合警方将邱兴华捉拿归案,邱兴华的小儿子,瞪着一双恐惧的眼睛。看着父亲被戴上了手铐,邱兴华的小儿子哭了……邱兴华的妻子看着自己的丈夫背过脸去。她还不知道,邱兴华此行的目的就是想结束她的生命……
      
      此案虽然告破,但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思考。虽然邱兴华的下场不必多述,但我们最关心的是他的四个孩子。而邱兴华所以发展到穷凶极恶的地步,难道与社会对他的歧视无关?像邱兴华在上小学时那位曾经关爱过他的女老师,为什么邱兴华在最后的时刻还会想起她?而且这位女老师曾给了邱兴华一丝忏悔之意。像女老师这样的人为什么不能更多一些?
      毕竟,我们惩治犯罪,但我们并不希望犯罪啊!
      
      发稿编辑/耿一东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