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新闻热点 > 正文

    【阿英呷呷的冲动】小凉山卢阿英

    时间:2019-01-10 05:24:39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科学家说,人类不应该小看自己的一声小小的咳嗽,因为这声小小咳嗽所产生的气波有可能是在大洋形成的灾难性的台风最关键的推力,形象地说,就象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也叫蝴蝶效应。
      木呷拉且到山岭县工作已经快十年,从副县长到任县长也坎坎坷坷了十年。十年中,酸甜苦辣他也尝了个遍。许多局外人认为,作为一方父母官或者一方土地爷的县长、书记们,除了风光就只有风光了,因为他们除了有钱有势外就穷得只有钱权了!因此,朋友也好,亲戚也罢见到木呷拉且的铁公鸡样,他们只给予了他不屑和白眼。木呷拉且有苦说不出,其他的同事们是不是真如社会上的传言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除了应得的工薪外没有其他收入,因此也比其他人好不到哪里去,最多有个工作用车坐或者不得不吃些再也不想吃的招待饭罢了。
      阿英呷呷自嫁给木呷拉且以来,从未想到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对木呷拉且有不满,因为嫁给木呷拉且是她的梦想,何况木呷拉且优秀得她无话可说。可是,最近,真的是最近她有些烦躁了。烦躁得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起来。
      32岁已经是两个儿子妈妈的她,不仅没有被生活琐事磨去光华反而越发光亮了。她天生的美人胚子在成熟的人生阅历的熏陶下,越发迷人。如果说少女时代的阿英呷呷是诱人但属于略显涩口的青苹果,那么现在的她是令人馋涎欲滴的成熟水蜜桃。她走在街上,带走的是一路的目光,带回的是一路的回头率。一路的目光,一路的回头率还暗藏着一路的妒嫉。令一路妒嫉欣慰的是她没有一路的风情,只有一路的英姿飒爽,一路的妒嫉不得不感叹她一路的魅力。按理,作为县长夫人,不仅在单位里做清洁工作而且由于独自拖带两个儿子,应该被世俗的目光和日常的琐事所拖累而显疲惫和不堪,可阿英呷呷是天生遇愁当喜的云雀鸟,再是阴霾的天她也当是万里无云的朗朗乾坤。木呷拉且到山岭县任副县长、县长后,她不是没有听到过别人对她做清洁工作的闲言碎语,可她只要有事做就欢快,不管是什么事!她承继了彝女欢快生活的美好品德。
      品德归品德,每天晚上把两个儿子安顿睡好后,阿英呷呷也还了她女人的心。一年又一年的日子里,一心扑在工作上的木呷拉且无意中冷落了她。现今的县领导,家基本都在市里,工作象是学生上课,周一往县里赶,周末往家里赶,甚至有些离市近的县领导,利用交通优势如在城里上班一样天天回家。但是她的木呷拉且就不是这样了,当副县长的时候还能两个月左右回家一次,当了县长后就三个月一次都难了。即使来市里开会,他也很少在家里住一次,说影响不好!当然,两个儿子他是每次都要见的,只是时间像是在打仗。开始,阿英呷呷对木呷拉且的这种敬业,打从心眼里支持,并且还因他的作为在心底佩服。但时间长了,特别是看见其他和他们一样的夫妻有说有笑地在逛街吃饭时,她的心渐渐有了些空落和寂寞。虽然她从心眼里不相信木呷拉且是这样的人,但还是时不时想起社会上广泛流传的这句话来“老婆基本不动,工资基本不用,两个三个不累,三杯五杯不倒。”这样想是偶尔的,即便是偶尔她也不原谅自己,心里念头这样一闪,她就会轻轻地给自己两巴掌。所以她烦躁,烦躁得自己对自己很是不满!
      木呷拉且知道自己太实,也知道实在是好品格,更知道在当今社会里太实不一定是好事,但他就是怎样努力也随不了大流。有些时候他也在心里骂自己比农民还农民,一心只会想实在再实在!但这也只是偶尔的事,他坚信实在做人实在做事绝对没有错。
      不做事的人绝对没有错,做事越多错事越多!这个道理木呷拉且懂,但他天生就不会违背自己的心,这既是一个好彝人汉子的性格。更是一个好共产党人的品德。
      问题是芸芸众生,人心不古,千姿百态。
      市里召开“旅游发展大会”后,其他各县都按照会议精神迅速动了起来。有景的开发景点,没景的打造节庆人造景点,反正除山岭县外其他各县都轰轰烈烈地掀起了旅游开发热潮。山岭县的静观,不仅仅引起了县委沙马书记的不满,也引起了市里主管领导的不快!好在效果不是立马见效,否则木呷拉且的日子就不好过了,等,都在等效果!但二、三年的时间可不好等,还好,不好等的不是他木呷拉且。
      因地制宜,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
      当今的人都浮躁,都想立竿见影!领导是为政绩,职工是为成绩,群众是为养家糊口。可惜有春、有夏、有秋、有冬才能翻一年,自然就是自然,它的定律你翻不了!自然也是它特有的魅力。
      两年前,市里召开“旅游发展大会”后。山岭县传达会议精神时,对怎样贯彻会议精神书记和县长有了分歧。沙马书记的意思是不折不扣地全面执行市里的会议精神,没有景点就打造,没有特色节庆就编造!可对于这件事,历来为工作全局着想能妥协就妥协的木呷拉且却较了真,他不同意一只羊子过河,十只羊子也过河!沙马书记打下级服从上级的牌,木呷拉且打实事求是的牌,两人互不相让。结果只有举手表决,常委们70%都投了实事求是的票。沙马书记很生气,甩了句“出了问题你负责!”就走出了常委会议室。
      木呷拉且不是不知道旅游产业的好处和光明前景,可山岭县就是山岭县,有山没有树更没有景,甚至于如果不是木呷拉且当分管林业的副县长时大力推进退耕还林和植树造林的话,山都基本上是光秃秃的山了。值得庆幸的是,经过六七年的努力,山岭县的森林覆盖率已是市里第一,达到了55%。更令山岭县人感到骄傲的是,山岭县渐渐成了百鸟朝凤的地方。山林里,一天叽叽喳喳,当地人熟悉的鸟成群结队,不熟悉的鸟也成群结队。小野物也多了许多,过去已经几乎绝迹的野兔、野猪、麂子、狐狸等不仅活跃在山林,有时在公路边也能见着。走在山岭县的田野,令人心旷神怡!但是在木呷拉且看来,山岭县启动旅游业的时机还不成熟,他希望的是经过努力达到水到渠成。
      木呷拉且一心为山岭县的苦荞茶厂奔波的时候,沙马书记在家里生闷气。
      县委办副主任布哈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的中专毕业生,他天生就会看人脸色办事。他从一名小学教师以领导为马首是瞻一步步爬到县委办副主任的位子时不觉满了38岁,在县一级政界来讲,40岁是个坎,翻过坎就意味着日落西山了!所以他很着急,着急就想走捷径。
      见沙马书记和木呷拉且县长在会上有不愉快,他认为自己的机会来了,党管干部是板上铁钉一样的硬政策,这个时候找沙马书记应该很合适,工作的事你木呷拉且占上风了,调整干部上你还能和书记争?
      第二天,他东拼西筹了20万抱到沙马书记在税务局工作的一个远房侄子手里。
      “20万?啥单位?!”
      “交通局!?”
      “拿回去!自己用。”
      “……?”布哈一脸的惊愕。
      “交通局一年的专项资金几千万!你20万够填人牙缝?”
      “多少?”
      “少50万不说!”
      “差钱?差钱就贷款呗!”随着话音,布哈的眼眶被一股烟雾遮盖了。
      走出税务局的大门,布哈感觉自己就是一 条落水的癞皮狗!不仅是一身的水,而且光溜溜。
      但是,一星期后,他还是把住房抵押后抱去了50万。他不知道的是。沙马书记只收到了两瓶五粮液和两条中华。如果知道,他一定会跳楼!
      不管怎样,动议干部调整的县委常委会还是在布哈活动不久召开了。布哈没想到的是,木呷拉且的“稳定”二字又把他的好事搅黄了!会上,沙马书记发了脾气,但多数常委又站在了木呷拉且一边。
      “同志们,我木呷拉且刚上任县长还不到半年啊,现在最忌讳的就是一换届就调整干部!你们不怕别人说我们忙于调整干部,可我怕!”现在社会上的传说太多了,说‘一任领导,一任捞!官字下面两个口,有能无钱莫进来!’所以要慎重,我们别清正革命一辈子,到头来却栽在不该栽的阴沟里。我的意见,除因触犯党纪国法非调整不可的部门外,我们要稳定干部队伍。让他们无私心杂念地做好工作。特别是政府职能部门的领导不能换得太勤。否则影响工作的连续性!即使非要调整,你们也总得让我上任满一年吧?我的意见,一年后再说!”
      “你们总得让我上任满一年吧?”沙马书记一听这句话,心里再不满也不好开口了,估到调整他有这个权力,可人家的话更在理。如果自己强行调整,说不定背上很多莫须有的罪名,为条烟为瓶酒划不着!
      但不管咋个说,沙马书记心里舒服不了。
      会一完,布哈就接到了电话,他的脸都气绿了。
      “咋办?”
      “还咋办?你就等一年吧!要不……”
      对方没再说下去,布哈有两个理解,一个是叫自己去退钱,一个是给人找点麻烦!退钱就没有了退路,麻烦,木呷拉且这个人的麻烦不好找。他是要命工作的人,一天只知道在乡下跑!经济问题?吃个馒头都自己给钱!政治问题?再也找不到比他清正的人!生活问题?他想起了“欲加之罪和扑风作影”。
      时间还真快,山岭县的“山岭牌”苦养茶厂正式投产时,市里的第二届旅游发展大会和第二届国际火把节也同时召开了。这两个会,一个是总结,一个招揽客人。山岭县在前一个会受到了不点名批评,后一个会却抢足了风头。
      木呷拉且去市里开会前,特地在县内各部门选拔了一批内外兼修的美女,制作了宣传苦养茶的几十幅大型广告抽调了县内最好的十部大巴。
      木呷拉且的队伍占据了市内所有景点和大宾馆,苦荞茶的满口腔甘甜和醇香。吸引了所有游客和旅游业者,短短三天,山岭县就草签了一亿八千万的大单。在火把节的主会场外,是木呷拉且亲自上阵,他旁边是漂亮的县统计局阿珞局长。木呷拉且为游客泡苦荞茶,阿珞局长端茶让游客品尝,两人的默契合作赢得了广大游客的热烈掌声。在游客后,布哈举起了他特买的数码像机!其实布哈在一年中,已经给木呷拉且和阿珞局长偷拍了很多照。他的这一切都是为一年后准备的,是万一的准备。
      两会后,市旅游管理部门做了个数据统计,想不到山岭县拔得了头筹!其他花了大笔金钱卖力请客的县市有了“地是牛耕,炒面是猫吃”的感觉,山岭县的成绩令新市长也颇感吃惊!可市委刘书记却一点也不吃惊,他知道真理有时不在多数人手里!
      新市长心里对山岭县或者说对木呷拉且与市里不走同一盘棋,是有大大不满的。可他想不到,不走一盘棋的山岭县反而有力推动了本市的旅游业。因为“山岭牌”苦养茶提高了本市的知名度,在全国打响了。
      山岭县在两会取得如此好的成绩,作为县委书记,沙马书记应该很高兴,但沙马书记更多的是失落。他本想在一年后的今天,在新市长有不满的有利条件下参木呷拉且一本的,可现在……据市里对他好的消息人士告诉他,上任后发誓不到山岭走一趟的新市长将要视察山岭县时,他更加失落了,这表明木呷拉且的地位将得到进一步的巩固。
      沙马书记知道不应该这样想,但他的心里很想给木呷拉且找点麻烦!
      比沙马书记更失落的是布哈!一年的期盼落空不说,50万会不会打水漂也是个更大的未知数,所以他对木呷拉且充满了恨意!“你不让我好过?!我也让你难受!”对木呷拉且的不满,冲毁了布哈的所有理智,他在电脑上对他所拍照片做起了手脚。
      两会期间,整整五天,可木呷拉且没有回家瞧一眼,阿英呷呷也非常不满!“难道木呷拉且也真的有权就变坏?”
      “沙马书记,我有点事找你。”布哈给沙马书记打了个电话。
      “我有时间,你来吧。”
      “布哈,来,坐。唉,你想调整工作的事,近期看样子难�,不过,我还是会继续努力的。何况,你布哈有工作能力嘛!”沙马书记和蔼又满是诚意地说。
      “有希望但无限期!您老是不是看在50万的面子上才这样和蔼呢?”布哈边点头。边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书记,我知道你关心我,所以这是迟早的事。我今天来找你不是为这事,我是想请你看些照片!”布哈知道自己的照片是假的,心虚,他不过是来找个有势力的幕后支持者。
      “这是真的吗?我咋没有看到过他和阿珞局长的异样呢?”沙马书记眉头填满笑意地说。
      布哈看到沙马书记的满脸笑意,心里就有底了。
      “现在这个社会真假谁说得清呢?”布哈很艺术地回答了他。
      “我就交给你�?”布哈满怀希望地说。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给我有作用吗?!”沙马书记不满地说。
      “您认为交给谁妥当些?”布哈真心诚意地求教。
      “阿呀,你咋还问我?自己的事自己去想嘛!不过像上级纪委、家里的纪委或者新市长这些该看到吧,如果真假不清最好别用真实地址和姓名,否则你也会说不清嘛!”沙马书记一边撇清了自己,一边巧妙地指点了布哈。
      其实,布哈等的就是他“不过”后的这几句。
      市纪委、新市长和阿英呷呷是同一天收到木呷拉且和县统计局阿珞局长有染的照片的。照片的确有些不堪入目,但看了的人总觉得有地方不对劲,但具体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谁也指不出来。
      新市长和市纪委的同志是在上午11点钟的时候,几乎同一时间地跨进了市委刘书记的办公室。
      刘书记看了看照片,抬头问:“你们怎么看?”
      纪委书记和新市长相互看了看后,说“还是查查吧!”
      刘书记点了点头后说,“查!但查之前请公安局的同志鉴定一下照片的真伪吧。”
      新市长要起身走时,刘书记对他说:“老张,你该到山岭县去走一走,或许你的收获不小!”
      张市长终于点了头。一年多来,他和刘书记就怎样对待山岭县不和市里同一步调问题上有过许多的言不由衷,甚至于交心都到了说外交辞令的地步。对张市长重抓旅游业的思路,刘书记不是不支持,只是觉得不是县县都适合。但由于张市长刚调来,他不忍心说有不同看法的话,也怕人家说他们两个一把手不和谐。后来,山岭县不“一只羊子过河,十只羊子也过河”时,刘书记虽然没有说过一句话,但他以沉默的方式支持了山岭县。这一点,是他和张市长有疙瘩的原因。刘书记走山岭县叫他同路过几次,可他愣是没去。不去都算了。他还有意无意地让人转达过“他任内一定不踏入 山岭县”的意思。刘书记听说后,无任何表达,他对山岭县抱有大信心!其他不说,他知道仅山岭县55%的森林覆盖率和鸟语花香都是本市旅游业的发展后劲!因为生态的魅力是景点的顶峰,人类的追求。他也相信,年轻有干劲的张市长有一天会变,现在只不过时机未到而已。木呷拉且的苦荞茶的一炮打响,为张市长的转变创造了良机,所以刘书记适时说了这句话。
      阿英呷呷积蓄已久的不满被这些照片冲爆了,木呷拉且的种种优秀都在这些照片前消失了,她的心中只有恨意,无限的恨意。“怪不得你木呷拉且不愿回家,原来是在外面养了女人!!”如果不是两个儿子在读书,她肯定一拿到照片就往山岭县冲了。
      下午接孩子时她给两个儿子都请了假,然后她带着两个儿子赶上了开往山岭县的最后一班车。
      布哈这天在市里,并且特意盯了阿英呷呷半天的梢,等阿英呷呷怒气冲冲地带着两个儿子坐上开往山岭县的最后一班车,他才满意地开车回了山岭县。同时,他在市政府的一位同学也打电话告诉他,张市长也正往山岭县赶时他更高兴了。
      下午三点半,市公安局就把照片的鉴定结果报给了市委刘书记、张市长和市纪委,刘书记看了鉴定结果只是笑了笑,张市长却立马往山岭县赶。
      车好就快,张市长的车四点半就进入了山岭县境内。看着山岭县黛绿的山野,欢飞的雀鸟以及出没于丛林和路边的小野物,张市长很是吃惊,很是心旷神怡。特别令张市长激动的是山岭境内的河流,他看到了久违的河中青苔。河中有青苔,在张市长的记忆中,是他十来岁时候的事。那时,青苔和鱼儿共生,青苔飘荡,鱼儿欢游。现今的河流却是红流和乱石共生,那里还有青苔的影子?更可怕的是河流都变成了脱缰的野马,每年都为自己开辟一条新路。
      生态均衡,山岭县的魅力!张市长的心情愉悦极了!
      张市长在心里由衷地承认,自己小看了这个清瘦的木呷拉且。
      沙马书记对木呷拉且也是爱恨交加!山岭县的经济工作虽然没有大手笔,但稳扎稳打年年有进步,特别是森林覆盖率方面,在木呷拉且的主导下,已排全省首位。由于采取间伐补种的育林政策,仅林业一项,对农民年收入增长率也贡献了两位数,加上提倡和鼓励种植适宜的经济作物,山岭县农民的钱包很殷实。显然,两会期间苦荞茶一亿八千万的大单,将不仅鼓起山区农民的腰包,也会鼓起县财政腰包。虽然友邻县的书记祝贺他时他也倍感骄傲,但他还是接受不了木呷拉且为正直而正直得不看自己的脸色。所以,他的潜意识中,很是希望木呷拉且有事!因此,当布哈打电话告诉他,张市长和阿英呷呷都已向山岭县出发时,他暗自高兴了起来。
      张市长虽然出发得早,但路上被山岭县的自然风光所吸引而走走停停,因此他的车和阿英呷呷的班车只相隔15分钟进了山岭县城。
      沙马书记早早等在了县委和政府中间的院坝。7点10分,张市长和沙马书记正在院坝里握上手,木呷拉且的三菱越野也灰尘扑扑地停在了院坝里。正握手的张市长很是异样盯着木呷拉且的灰头土脸半天没有说话,然后很有劲地握了握木呷拉且的手。这“异样”目光,张市长本意是欣赏,可在沙马书记看来是不满。
      三人在沙马书记的办公室坐下,泡的茶还没有喝上一口时,阿英呷呷手牵两个儿子的手呼哧呼哧地冲了进来。
      “啪!”她也不看看在座的是什么人,从包里摸出照片就使劲甩在了木呷拉且的面前。
      沙马书记似笑非笑地看了看木呷拉且和阿英呷呷,然后把目光注意在了张市长的脸上。
      木呷拉且看了照片后,他的脸色像阿英呷呷的一样变乌了!
      “这……你从那里拿来的?”
      阿英呷呷还没有回答,张市长就问沙马书记:“你不看看?”
      “我知道是什么照片,不用看了。”沙马书记激动着,激动就没有了思考。
      “哪你知道这些照片的主人�?”张市长的目光很犀利地看着沙马书记。
      “这……我怎么知道呢!”沙马书记这才反应过来张市长的问话不对头,但再否认也知道晚了。
      张市长很是不满地看了一眼沙马书记后,抬头对怒气冲冲的阿英呷呷说:“呷呷,这照片是假的!”
      “假的?”阿英呷呷不相信地盯着张市长问。
      “假的!我和刘书记已经请公安局鉴定过,这是电脑合成的假照片!”
      “你是?”阿英呷呷不信任地问。
      张市长笑了笑,正要回答,木呷拉且抢着小声说:“这是市里的张市长!”
      这下,阿英呷呷才松口气坐了下来。
      张市长打圆场地:“呷呷,看样子我们的木呷拉且县长太有魅力了,你还带着两个儿子追到了山岭县。哈哈哈……不过你应该相信山岭县的山水是黛绿和清亮的一样相信木呷拉且!”
      “木呷拉且同志,你把爱人和孩子带去休息一下,我先和沙马书记聊聊。”张市长把他们一家支了出去。
      阿英呷呷带着孩子回到木呷拉且办公室兼卧室的房间后,埋头坐在沙发上半天没开腔。她愧疚极了,愧疚得想找地缝钻。
      “呷呷,别自责!这一切都怪我,怪我没有抽时间照顾你们而只忙于自己的工作!”他们的两个儿子坐车坐累了,所以一到家两个都歪在了沙发上。木呷拉且一边和颜细语地对阿英呷呷说,一边把两个儿子抱上自己的单人床。
      “其实,我也不是真相信,但一看到这些照片,我的头就爆了!”阿英呷呷的眼泪哗一声冲了出来。
      木呷拉且没有说话,他来到她旁边轻轻地把她揽进了怀里。
      门外,偷听的布哈很是失望。他所希望的强烈地震没有出现不说,连一句争吵声他都没有听到。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他更想不到的是这一响引爆了山岭县的官场风暴。呵呵,事情只有下次再说了。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