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新闻热点 > 正文

    越窑青瓷的底部鉴定【越窑青瓷】

    时间:2019-01-29 05:44:38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越窑青瓷向人们展现了独特的生产生活风貌和审美价值取向。一炉窑火,铸就的既是日常生活家什器皿,也是璀璨的文化。千年之后,那一片片的文明遗存,依然令我们为之倾倒,为之怦然心动。
      
      一
      
      东汉晚期,青瓷在越窑烧制成功。
      作为一种价格低廉又实用美观的日常生活器皿,它的应用面是十分广泛的。根据不同的用途,它的主要造型有壶、钟、瓿、罐、灶、水井、洗、盆、盏、钵、碗、盘、瓶、尊、耳杯、唾壶、熏炉、砚台、水盂等。还有一些情感类的器物,如灶、鸡笼、墓志瓶(砖)、堆塑罐等。我们可以遥想当年的寻常百姓之家,居家过日子,用的多是这些不起眼而又挺实用的坛坛罐罐,而正是在百姓家用的日月消磨中,青瓷造型才有了不断创新不断发展的动力。经三国到东晋两百余年的发展,青瓷种类增多,造型也更趋实用,更加合理。器皿匀称美观,动物形象生动逼真,富有情趣。及至唐代,主要的日用器皿如碗、盘、壶、罐、盏、杯、钵、水盂、砚台等的造型风格都有了新的特点,而每…类物品又分化出许多不同的式样,制作也更加精美。唐代的一套荷叶形茶碗,碗似荷花,托如荷叶,花叶相衬,青绿为色,清雅脱俗,令人赏心悦目,虽是一个茶碗,更是难得的艺术品。到了五代和北宋时期,青瓷的器物更是多如繁星,熠熠生辉。它已经在日常用品基础上上升到陈设艺术用瓷的高度,既在寻常百姓家的灶间案头为生活服务,又登堂入室成为珍贵的艺术品,供人观摩鉴赏把玩,满足了大众文化和贵族文化的两种不同诉求,是物质文化与精神文化的完美结合。
      在精品众多的青瓷世界里,印象最深的还是慈溪博物馆收藏的国家一级文物北宋三足蟾蜍水注――那青绿的釉色晶莹润泽,造型灵动,富有张力,其构思的精巧,令人叹服。蟾蜍呈准备跳跃姿态,昂扬向上,充满蓄势待发的力量,两眼直视前方,似乎有大猎物被牢牢锁定。托盘的构思更见匠心,荷叶随风摇曳,叶边翻卷,动感十足。硕大的蟾蜍在上,更显荷叶之弱,这一张一弛,一静一动,一强一弱,到了丝丝入扣的地步,而微微向上翻起的荷叶,正好兜住跌落在外面的水珠,实用性又很强。水注是古代文人的文房用具,作磨墨注水之用。用蟾蜍作水注,寓意蟾宫折桂。从器物来看,它并不是供人鉴赏把玩刻意烧制的陈设用瓷,而是一个价廉物美,人人可用的日常生活用品,但艺术效果和审美意境之绝,堪称越窑青瓷造型的经典之作。
      可以这样说,在越窑青瓷干年不绝的炉火中,每一件瓷器都凝结了先人的智慧和心血,其独具的匠心决不亚于时下的专业设计人员,曾经有多少精美绝伦的艺术品在他们的灵感一现中诞生,又有多少珍贵的作品如流星滑落在历史的夜空中,失传于世,而我们,只能拨开厚厚的尘土,掀起历史的一角,追寻它在那个没有现代化机器装备的年代里曾经有过的辉煌。对制造业发达的慈溪而言,这是一笔值得我们深深领悟和恭敬领受的巨额文化遗产。
      
      二
      
      越窑青瓷的装饰刻划艺术传承于印纹硬陶和原始瓷,初始阶段工艺比较简单,到了三国西晋时期,几何纹样流行,动物形象大量运用,开始呈现出多姿多彩的艺术形态,东晋时点彩装饰、莲瓣纹备受青睐,而唐代青瓷的装饰技法和纹样题材更蔚为大观。装饰技法主要有刻花、划花、印花、堆塑、褐彩、镂雕、压印、金银饰等,纹样题材有植物纹、动物纹、昆虫纹、人物纹、几何形纹等,新颖而美观。五代时期则出现了新的涂金装饰工艺,使金银饰的秘色瓷成为当时重要的贡品。北宋时期纹饰十分华丽,往往在同一个器物上,有多种装饰技法配合运用,艺术性几达巅峰。
      越窑青瓷的装饰艺术还折射出了当时人们的精神追求。如两汉时期西域胡人已经进入我国沿海地区,常有商贸文化往来,青瓷的堆塑罐上就多见高鼻深目的胡人形象,这是古代江南文化与西域文化交融的真实刻划和生动体现。三国两晋时期祥瑞之说盛行,受其影响,越窑青瓷上出现大量动物造型和纹饰,龙的威严,狮虎的力量,花鸟的安祥,羊者“祥”,鹿者“禄”,蝠者“福”,喜(鹊)上眉(梅)梢,龙凤呈祥等等,一件看似简单的瓷器,也蕴涵了丰富的民俗文化,寄托了人们的美好愿望。
      佛教在我国开始传播后,普通青瓷器物上的佛像也随之出现。它们与一般的装饰纹样的意义并无多大区别。随着佛教的广泛传播,帝王尊崇,百姓膜拜,逐渐抬高了它的社会地位,佛像就很少作为装饰题材出现在瓷器上了。到了东晋晚期,莲瓣纹样开始出现。从某种意义上讲,莲瓣纹样既与祥瑞之说有渊源,又无疑带有很明显的宗教意义,是佛教文化的一个象征性符号。后来,莲瓣纹成为越窑青瓷的主要纹样,花纹有龟心荷叶、荷花、莲瓣纹、鸳鸯戏荷、双鱼戏荷等,可谓式样繁多,千姿百态,这与佛教在江南蓬勃发展、为大众所普遍接受、并进一步深入民间有直接的关系。当然,莲纹荷花的装饰还进一步折射出了人们的审美取向和道德精神层面的追求。
      
      三
      
      作为一种器物,青瓷的文化张力十分强大,文化延伸的触角深入其他文化艺术门类,从而结出了具有独特魅力的艺术之果。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数唐代的咏瓷诗。
      咏瓷诗并非始于唐代,但兴盛肯定是在唐代,至中晚唐时期为极盛,杜甫、白居易、孟郊、皮日休、陆龟蒙等皆有咏瓷佳作传世,他们以浪漫的情怀、细腻的笔触和丰富的想象,讴歌青瓷,也讴歌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创造。
      咏瓷诗的内容十分丰富,其中有许多诗篇与越窑有关。顾况的《茶赋》中的“越泥似玉之瓯”描述的就是越窑中温润似玉的青瓷瓯。孟郊在《凭周况先辈于朝贤乞茶》中说:“蒙茗玉花尽,越瓯荷叶空”,柔美的“荷叶”中“玉花”绽放,茶香碗美,相衬相托,观色品香,相宜相得。
      咏瓷诗中,最著名的当数陆龟蒙的《秘色瓷》了。从某种意义上说,《秘色瓷》一诗堪称题咏越窑青瓷的经典:
      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干峰翠色来。
      好向中宵盛沆瀣,共嵇中散斗遗杯。
      深秋露重时节,窑炉徐徐打开,炭火中生成的是千峰凝翠的精灵。只有这清洁纯净的青瓷,才可承接天地的灵气和精华,在夜深人静、月上中天的时候,与先贤嵇康煮茶共饮,这是多么畅快的人生意趣啊!而“千峰翠色”,也从此成为越窑青瓷独特的标志性色彩。
      咏瓷诗作为一个独立的文化形态,它的文化功能在于既为人们欣赏把玩青瓷提供了丰富的精神食粮,又更加衬托了越窑青瓷的各种美态,还大大提升了青瓷的实际价值,从现代意义上来说,咏瓷诗是最好的广告,对越窑青瓷起到了不可替代的宣传作用,使瓷器美名远播,蜚声中外,同时推动了青瓷的生产销售和内外贸易,这也应算是文化与经济互动的古代经典版本了。
      在咏瓷诗中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咏瓷往往和品茗联系在一起。青瓷的清雅与茶的清香,如同君子相交,自然而又充满雅趣,可谓相得益彰。我们可以想象这样一幅隽永的品茶图: 一群文人雅士围桌而坐,吟诗作对,谈古论今,精美的越窑茶具如一朵朵盛开的鲜花将柔嫩的茶叶盛于其中,茶水之碧绿与瓷釉之青润相映。侍童奉茶,红袖添香,其景美,其乐悠也。茶作为中国传统饮品,历史悠久,远非其他饮料可比,已成为被世人称道的茶文化。而同样作为中华文明精髓的越窑青瓷,因其盛装茶水的功能,与茶文化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茶具始于西汉,到了东汉晚期,越窑已开始制作茶具,以瓷胎致密、釉层较厚,光润美观的青釉盏、盏托与茶碗为主。至唐代,饮茶成为一种社会风尚,而越窑青瓷在饮茶时的使用也已很普遍。同时,唐朝饮茶之风的风靡也促进了青瓷茶具的发展,尤其是在民间饮茶用品中,瓷茶具成为最普遍的品茶用品,自然也是诗人们的品茶用具,其式样之丰富、造型之典雅博得诗人的美誉。唐代越窑青瓷典型的茶具为一盏一托,器型有海棠式、莲花瓣式、荷叶式等,制作精巧,成为瓷文化与茶文化的艺术结晶。诗人争咏越窑青瓷茶具,除了饮茶之风日盛,青瓷使用普遍,同时也与唐代饮茶习俗中“尚青”的审美偏好有关。“茶圣”陆羽在《茶经》中也首推越窑青瓷为茶具之精品。
      
      四
      
      由青瓷而衍生出来的文化形态。除了上面说到的诗文和饮茶之外,用青瓷作乐器在唐代也十分流行,时称“击瓯”。
      瓯是一种茶具,瓯乐是一种以越瓯为乐器的打击乐,击瓯以瓯为器,也可以以碗、盘、杯、碟等为器。其方法是在瓯内灌上多少不等的水,辅以用皮封口、蛙埙打孔等方式,用不同的工具单击、合击或吹奏。其声或叮咚婉转,或铮铮有声,十分美妙动听。在唐代,它不仅是文人骚客茶余酒后的即兴表演,一些宫廷乐师、民间乐人对此也颇有研究。唐朝段安吉在《乐府杂录》中记述:“郭道源为凤翔府天兴寺丞,充太常寺调音律官,善击瓯,率以邢瓯、越瓯共十二只,旋加减水于其中,以箸击之。咸通中,有吴宾洞晓音律,亦为鼓吹署丞,充调音律官,善于击瓯。”在晚唐时期,状元张曙还专门写过一篇《击瓯楼赋》,对击瓯吟咏的场面作过生动细致的描述。击瓯之声和着诗的韵致和诗人的心情,声声皆字,字字皆声。在唐诗的千古流传中,我们仿佛能够听到越瓯远远近近地飘散着的清音。
      作为青瓷最生动的一种文化形态,瓯乐在中国已失传了一千多年。千年之后,越瓯之声又袅袅传响,曾经创造了越窑青瓷灿烂文化的慈溪人,继承恢复了击瓯的古老传统,成立了以青瓷为主要演奏乐器的青瓷民乐团,使失传千年的瓯乐清音再次回荡在青瓷故乡。瓯乐原来是以瓯为主,青瓷民乐团则把它发展成了瓷编钟、瓷磬、瓷管钟、瓷鼓、瓷笛、瓷箫等多种乐器。还把地方传统民间音乐和现代音乐技巧巧妙结合,创作出了如《九秋风露越窑开》、《上林追忆》等极具地域色彩的乐曲,这是越窑青瓷的辉煌再现,它已不再是唐代筑击行酒令、和诗文的旧时模样了,而是阵容齐整,在正大堂皇中透着古风和古韵。2003年夏天,慈溪青瓷民乐团代表中国城市,在法国波黑沃拥有了一个美丽的仲夏夜之梦,青瓷瓯乐器在以浪漫著称的法国一鸣惊人,被称之为:“神奇的东方,迷一样的瓯乐!”在有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民间音乐团体参加的音乐大赛上,一举夺得乐队最高奖。那一夜,法兰西的夜空飘散着中国的茉莉花香,飘散着青瓷瓯乐的缕缕清音。那一夜,属于慈溪。属于青瓷。
      [责编 李村]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