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新闻热点 > 正文

    猫儿|汕头一中猫儿k杰宝

    时间:2019-02-02 05:19:43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一      外公走后两年,青鱼也走了。   照道理,人死是大事,一切都应该就此结束才是。可时至今日,我仍旧在回味接手青鱼的情景,回味当时在花园里又一次见到它时,想要领养它的冲动。那时正值夏季的黄昏,白日即便被远处的青山遮住了半个脑袋也依然凶猛,那些微微泛红的夕阳铺在大地上,空气似的笼罩我目力能及的一切景物,有时微风吹来,才能稍稍缓解一下身上的湿热。
      外公家本没有花园,可世事多有变迁,那原先居住的老屋正好位于拆迁区域的中心。外公虽不情愿,但对这事也无从下手,毕竟牺牲少数人的利益在那个时代到底是理所应当的事。母亲拉着他的手对他说:“要是妈还活着,说不定会同拆迁办大干一场啊!”外公木讷地点点头,好像并未记到心里去。他的眼睛不大,其中眼皮还遮住了一半眼睛,让人看不出从眼里流露出来的灵气。那是一种知识分子本不该有的木讷,这种冷冷的,近乎麻木的表情对那时年幼的我来说不具任何亲和力,甚至让人产生畏惧,而且他也从不对此进行理应的辩驳。于是,我便认定,他或许正在慢慢走向迂腐吧。
      就拿搬家的事来说,他在老屋前站了一天,口中喃喃自语,可到最后不过是在拆迁工人来拆房子的时候,在他们耳边小声提醒,仿佛生怕坏了他们的好心情。“好搬,搬好……不拆自然最好……”他哆嗦着小声说道。而可惜的是,事情总与愿违,那老屋依旧还是被推倒了。
      搬过家来,外公住上了小公寓,房子不大,一栋楼能住进七户人。这般模样的屋子当然是没有花园的,只不过楼下有块小草坪,刚来的时候那边竟长些野草。野草虽不好,但却不知为何合了外公的心意。从此,他便每天都去照料那块地。久而久之,那地就成了他的小花园,而多年以后,当我再次见到那只名叫青鱼的猫时,也就立在那块地上。
      我记得它当初只不过是从野草中探出头来,但我一下就把它认出来。大概是因为曾经见过多次的缘故,彼此没有隔膜,那猫还对我露出讨人喜欢的笑容。之后,我又去了那花园几次,每每都能遇见它。周围的野草随风摇曳,我能清楚地闻到湿泥土的味道。它始终停在那儿,似乎在等待什么。对,它正是在等待什么,像是在等待某人。当我明白这点的时候,忽而悲伤得难以自禁。因为,我想,它等的那个人终究还是不会来了吧。
      
      二
      
      不觉得奇怪么?我是说那猫的名字,为何要叫青鱼呢?我曾经也就此问过外公,何苦要叫这个名字?他摇摇头说不知道,接着夹紧抽了半根的纸烟狠狠吸了一口,然后心满意足地呼出来:“还是不晓得,想不起来,大概是它顶喜欢吃青鱼吧。”
      也许,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他伸手抱起青鱼,把它紧紧拥在怀里。这种感觉无法言语,从他一收一收的眉宇间便可以轻易推测出来。那应该是唯有亲人才能给予的呵护,而此时此刻却由一只爱吃青鱼的猫来提供,提供杳然远逝的温柔,提供往昔珍贵的回忆,提供它能想到了一切,除了谁也预测不到的未来。这是深刻的事实,时间是宝贵的,在外公与猫相依为命的同时,我的观念也发生了变化。我原来以为自由是最宝贵的――正如大多数人想的那样。而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又能获得最大的自由。为此,外婆死后的前一段时间里,我还寄希望外公能利用这段已然不多的光阴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的人生,不致以继续陷入精神的衰老。可事实证明,人是万万独处不得的。因为就在外婆离逝后,外公往往长时间地眺望远处,像是在追忆失却的年华。因此,即便获得了再多的自由又能怎样?不过又多了寂寞与空虚罢了。
      半年后,家里人也看不过去了,问他发生了什么,他也不说。然而想必是心里很苦,却又不会述诸语言或是眼泪。谁也想不明白,毫无办法。于是,母亲便提出要送只猫给外公,她说:“买只猫给他养养,叫他养养好了……”
      这便是青鱼的来源,同时这本无奈之举却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从此以后,外公的情况便要比以往好得多了。
      
      三
      
      青鱼毕竟是活物,无论什么时候都能给人以生的气息。按照老人家的话来说这屋子里又有了灵气,这灵气也就是仙气,人吸了它便能长命百岁。
      外公信极了这一套,总之同青鱼一起过是件十分惬意的事情。要不然他也不会倾注余生去照料一只猫。说来也怪,原来是希求青鱼去照料老人的,可到头来却让他付出了更多(后来细想,也许连生命也付出了)。那时,我的年纪还小,虽对动物尚有怜爱之心,却又对外公这种全心全意的做法感到不解,接着又怪他在自己的儿女身上用心不多。
      “莫非是要娶了它,你才甘心不成?”有一次我这样嘲笑道,可外公非但没有生气,反而高兴极了,脸上露出久违的得意:“它是我的爱人,哦,是亲人才对。”我在惊讶的同时又很失落,当然是要失落的。因为我以为那些付在青鱼身上的精力原本应该付在我身上啊,想到这里我又有所抱怨,甚至伤心到了极点。但当一切都随风而去,我的心志也慢慢变得成熟时,却又忍不住要陷入沉默。我尚不知是否曾对外公与青鱼产生过怨恨之心。如果有的话,那真是太愧对于他们了。因为后来我才明白,那是一种毫无意识的爱,毫无偏见的爱,在如今已经失去后依然叫人难以忘怀,而且随着记忆的模糊,却变得更加真切了。要是我当初能长伴他左右,外公也不至于深陷寂寞与空虚。人是万万独处不得的,外婆的离去总要有人来填补才行。想到这里,我也只能默然长叹:好多事情,随着时间的流逝,反而显得更加清晰了。
      正如外婆死后,迷雾理所应当地袭来,使得外公有时会喃喃自语:“或许我也要随她去了才好,这样公平,公平……”
      但是,他最终又活了十年,漫长的十年,有猫相随的十年。那时的话他恐怕早已忘却,或许说完以后就将其抛在脑后,不过我可是一直记得。如今,隐隐约约从时间裂缝中窥探出事实的我,开始能大致明白他口中的公平。他当时说话的口气自然是平静的,甚至有点轻浮,因为这是他一贯的风格,嘴角微微向下,眼角的皱纹仿佛沿着时间的沟壑一直伸向耳廓。要是外婆能在天堂听到他的话,大抵又要厌恶:“你把我的死当成儿戏不成,竟然用了如此不屑的口气!”
      可外公他真的要去寻死么?可死么,又好像不在他的脑海中。可真的要死么,不是又去活了十年。
      他的想法叫人琢磨不定,肯定他自己也没有想得如此深刻。但对于我――多年以后――也就是到了外公的死期我才忽有所悟:死正是在这世上唯一的绝对公平。只有包含死的世界才是真实的,那些活着的生灵不过是被暂时搁置在一个虚幻的世界里。这样看来,那个似乎一生都在走向迂腐的老人竟在临别前留下来如此富有哲思的警句。只可惜他本身没有意识到,这抑或也是一种遗憾吧。
      
      四
      
      时间永是流逝的,这就是为何青鱼也难以为外公提供未来。而且正是在外公生病之后,这种无奈便更明显地体现出来。对于外公来说,这病或许是给他生命的最后一击,但这一击并非仅仅使其肉体上的腐朽,而更是加之精神上的。
      最终,家人把外公送进了疗养院,料想他能在那得到更好的照料。于是,青鱼也就失去了其原本存在的意义。就在他进院的次日,母亲也让青鱼重获了“自由”。我不知道当时青鱼的心情,但外公的我是再清楚不过了。他所待的屋子虽设备俱全,但到底是少了灵气,人在这样的环境中是无法存活的。他有几次问起青鱼的去向,一开始母亲还能心平气和地绕开不说,但最后,想想也不忍心,也就告诉了他:“你和猫年纪都大了,时候一到,就让彼此各自好活去吧。”说罢又加了一句,“这是件好事,它肯定还在哪里好好活着呐!”
      外公点点头,像是明白了她的意思。从此,便不再提起青鱼的事了。
      后来,我在那个曾经属于外公的花园里又见到了青鱼,并把它抱回家养了两年。它年纪终究还是太大,连玉米也咬不动了。但是一只猫能活上十年其本身就是一个奇迹,我想大概是因为它在精神上获得了其他同类难以匹敌的心意,那或许便是外公由衷的爱恋吧。
      现在看来,家人用轮椅把他送进了疗养院,心里虽然获得了解脱,说是尽了孝。但事实上,这或许正是在为他送葬。因为就在最后的一段日子里,外公的的确确在挂念着什么,谁都能感觉到,他想猫想得不行,而想见吧又见它不得。这是最折磨人的。
      而如今,在青鱼死后,正当我在为它的埋葬地左顾右盼时,却忽然想起了外公当时的呻吟声,他仿佛在说:“不想独处吧,却终于独处致死……”
      这声音在我耳际久久徘徊,萦绕不休。他想同青鱼相见,犹如宿命一般,在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所以,为了能让外公不再孤单――正如他所期待的那样――我便把青鱼埋在了他墓碑后面的草堆里。■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