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新闻热点 > 正文

    [致命的游戏]致命游戏he结局是什么

    时间:2019-02-17 05:28:05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1      昨夜,混乱不堪的聚会以鲜血淋漓结束,侯萍终于感觉到一切的终点即将来临。外面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她独坐窗前,竭力控制情绪,但浑身上下依然颤抖不停,不断涌出的冷汗使脸上的粉脂七零八落。
      已经走过很长一段错误的路,现在的侯萍感觉自己真的将要跌入地狱。她大口吸烟,那股股浓烟在她的鼻腔、喉咙、胸膛里来回流转。说心里话,她的初衷只是寻欢作乐,可万万没有想到如今竟会面临生与死的抉择。
      “富婆少男”――这是一个QQ群的名字。这听起来就庸俗无比又欲盖弥彰的四个字,当初对侯萍却是那样的诱惑。如果说加入这个群的“富婆”和“少男”们,想法都像侯萍一样,仅仅是为了庸俗的寻欢作乐,也许除了碰触道德层面的底线,这其中所有的龌龊还不至于牵扯上不赦的罪恶。但是,“富婆少男”群本身就是一个大杂烩,进入这个群的“少男”们都是直奔“富婆”们的钱财而来,而其中有的人为了钱不择手段、藐视一切,甚至是伊人性命,很多无法挽回的局面因此而产生。
      叮当、叮当……门铃响起,浑身瘫软的侯萍一个激灵,强打精神的她挨到门眼上一看,“警察”!突然间,她如释重负,心头终于燃起了一丝生的希望。
      
      2
      
      刑警李勇、韩雪峰在社区民警的带领下来到侯萍家的时候,一屋子的烟气几乎把他们熏倒。李勇、韩雪峰打量侯萍,他们透过她的憔悴不堪,一眼就看出她是一个功利心很强的小市民型女子。两名刑警原本以为遇到了难缠的主顾,但没想到侯萍却是相当的配合,而且令他们大为意外的是,一起伤害致死案在眼前这个女子的帮助下,竟然逐步牵出了一个杀气腾腾的犯罪集团。
      来到侯萍家之前的那个夜晚,世纪华庭酒店203包房发生一起奇怪的伤害致死案件。这起案件是酒店服务员报的警,当时只是说有人在酒店打架。民警赶到现场后,杯盘狼藉的203包房内只剩下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被害人,其他所有人不知去向。负责203包房的服务员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女孩,她说当晚203包房内共有十一人就餐,六男五女,男的年龄都和她差不多,女的年龄则大得多,都是四五十岁的样子。她说这些人在一起的样子让人感觉不是很舒服,在一起开的玩笑难以入耳,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噼里啪啦地互相打起仗来。至于被害人,她觉得他很开朗的样子,看上去和另外十人也挺熟悉的。
      本案被害人李某在送往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李某今年22岁,系本市无业人员。这起案件令警方感到疑惑的地方是,203包房内的所有人在案件发生后踪影皆无。既然是十一人的大聚会,死者在其他十个人里怎么也得有个关系近点的朋友,就算死者怎么该死,也不至于在出这么大事情的情况下不闻不问。
      李某的父母没能提供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警方首先把工作目标锁定在了侯萍身上,因为聚会是她在酒店预定的,酒店前台还留有她家的电话号码。
      侯萍向刑警交代,当晚聚会的十一人全部是“富婆少男”QQ群内的网友。
      席间,女网友穆某让李某坐到她身边,网友程彬十分生气,便对李某破口大骂,进而发生厮打。厮打期间,程彬朝着李某连刺数刀,大家看到李某胸部不断往外蹿血,知道事情不妙,因此全部溜之大吉。
      案件经过十分简单,但侯萍想与警方“合作”的远不止这起单一案件,她因“富婆少男”而起的个人危机才是隐藏在这起案件背后亟待破解的难题,这个难题里所包含的就是她本人的生死抉择。
      
      3
      
      40岁快结束的时候,侯萍的心里多了一个羞涩的秘密。这个秘密在无数个日夜的痴心遐想后,愈发令她心驰神往,在爱早已不再茂盛的年代,羞涩的感觉使她重燃青春的光芒。
      其实,这个所谓的秘密就植根在她的电脑里。进入自己的QQ,只要那个燕翅的头像彩色的,她的眼神便开始烟波浩渺。她的所有情绪触角都在网络里,身为小职员的丈夫在无数次阻止失败后,便任由她昼夜折腾,只是不时警告她说:网络是虚拟的,交网友可以,但不能走到现实里见面交往。
      她从来就看不起丈夫,所以自己所有的想法从未偃旗息鼓,除了交网友,还有生活的方方面面。丈夫的年终奖来了,她立马买上一部新款的苹果手机;貂皮有了中意的新款,她宁可透支丈夫的信用卡,也不会放弃占有的想法。
      丈夫是她不完美的选择,但和燕翅在网上结识三年有余的时光,她感觉到自己即将呼吸到新鲜的空气。
      这年冬天,燕翅经过三年多的谋划后终于和侯萍见面了,他的外貌、言辞、经历全部经过精心打扮。几次接触下来,他从她深深震颤的眼神里感觉到了她的孤独与躁动,更从她的衣着与苹果手机上感觉到了她的富有。耐心已经耗尽,燕翅决定动真格的。
      那天上午,脸上涂着厚厚粉底的侯萍在宾馆房间门前几度徘徊,终于鼓起勇气轻轻敲门。与燕翅对视一刹那,魂酥骨麻的感觉瞬间铺天盖地,她感觉自己血脉贲张。燕翅依然那么善解人意,他让她放松,递过一罐可乐。侯萍于是开始默默地低头喝饮料,她努力平静自己那害臊无比的情绪,却发现自己不断的眩晕、眩晕,最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时,已经是深夜,网友燕翅早已不知去向。浑身赤裸的侯萍来不及穿衣服迅速查点物品,结果发现貂皮、苹果手机没了,包里的一千多现金没了,甚至连零钱都一分不剩。
      就像冬天里将一盆冰冷的凉水泼在身上,不断冒出的冷汗令她整个人水洗一般。恐惧、气恼、尴尬……复杂的感觉使她想大哭却没有眼泪,想穿上衣服离开却没有力气微微动那么一下。
      惨痛的教训面前,侯萍选择了沉默。她没有报案,没有告诉丈夫。侯萍觉得真相抖落出来,自己便会没脸见人了。
      侯萍的脸上带着天生的幽怨,她对自己的容貌和所谓的气质都充满着高度自信,平日里不知道会有多少次在心里谴责命运对自己的不公。燕翅踪影皆无之前曾在网上给她留言:你是个穷鬼,兜里那点钱太寒碜!
      侯萍认赌服输,依然终日在网上游荡。这个时候,她发现了一个叫“富婆少男”的QQ群,加入条件是:女的年薪30万以上,或丈夫年薪30万以上;男的80年以后出生,必须帅气得一塌糊涂。
      侯萍止不住诱惑申请加入,很快被批准。侯萍根本没有想到,此时摆在她面前的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陷阱,她想在一个陷阱里摆脱孤独、寻找刺激,但最终却将她的精神与肉体全部劫掠。
      
      4
      
      “富婆少男”交友群里有200多个网友,他们定期举办各种交友聚会。因为大家平时几乎没有接触,仅限于在网上聊天,彼此并不熟悉和了解,缺乏真心交友的感情基础。再加上“富婆”和“少男”本身经济及社会地位的不平等,交友动机从一开始就不是那么单纯,聚会时网友之间争风吃醋,甚至大打出手并不少见。
      群里的“富婆”大部分名副其实,像侯萍这样的是少数。这些四五十岁的女人经济基础雄厚,聚会往往都是她们轮流埋单。参加了几次聚会后,侯萍发现网友里女的有钱而追求刺激,男的青春有活力而年少无知,她觉得在这些人中间自己不会吃什么亏,只会从中消遣取乐。参加类似的聚会时,侯萍每次都在外表上把自己打扮得看起来身价不菲,但她心里充斥着的是对那些真“富婆”的嫉妒,充斥着对那些年龄小她许多男孩子的渴望。程彬就是在这样的时候走进了她的视野。
      群里的聚会,侯萍常常喝醉,每次都是程彬替她喝上几杯,又送她回家。路上,程彬的幽默总是令她身心愉悦。侯萍又开始了幻想,主题当然完全围绕自己与程彬。侯萍非常清楚那些“富婆”都在想办法享受那些“少男”,她不应该例外。她开始给程彬小恩小惠,给零花钱,这些付出更令她俘获程彬的念头愈发深刻。悬殊的年龄没有影响他们双方在网上“热恋”,最终彼此间难分难舍,不该发生的事情逐一发生了。
      侯萍囊中羞涩,没有能力支付频繁出入宾馆的花销。因此,她经常在丈夫不在家时把程彬引到家中。程彬的头发烫成了张扬的卷卷,并成了一种很夸张的颜色,由于过多喷洒了不知名品牌的香水,他的身上时刻散发着劣质的烈香。这个1985年出生的男孩,在侯萍心中可是个尤物。与他缠绵时,癫狂中品味着那股特殊的香气,侯萍会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穿梭在神秘与现实之间,那种诱惑与刺激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比拟。肮脏与龌龊的漩涡里,侯萍没有任何良心上的不安。
      程彬离开的时候,侯萍家里的很多角落都会留下他身上的香水味。丈夫一次回家时曾在闻到这个味道后,皱着眉问候萍为什么使用这么浓烈的香水。侯萍为此惊出一身汗,但很快镇定下来说“这味道不错啊,有什么不好吗?”
      丈夫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把这种味道和一个男人联系在一起的。侯萍窃喜,她随后更加无度地品尝“禁果”。程彬与侯萍在网上聊天的时候从来没有那种婉转式的花俏语言,程彬对待侯萍从来都是一副毫不客气的样子,他自己在她的怀中总像个残暴的野兽。侯萍没有任何恐惧,任凭这个小自己将近20岁的人对其无度占有。每一次,她反而都会有便宜占尽的感觉。
      程彬曾向侯萍提出,他不想总是在她家里那样,还是选择宾馆较好。侯萍便把自己和网友燕翅之间发生的事情完整地对他讲了一遍,她说自己曾在宾馆被人家祸害成那德行,心理上落下了障碍,见到宾馆大门就会瑟瑟发抖。
      “没人性,让我碰到那个燕翅,一定宰了他!”
      程彬的表白令侯萍满意极了,“这就是网友,可以无话不谈,可以无事不做……”侯萍这样想着的时候,那段恐怖的记忆瞬间淡化了许多。
      “富婆少男”群内,女的上网交友几乎都是因为感情生活寂寞、无聊而前来寻求刺激,这些经济上有一定资本的女性在网上极力表现自己如何成功、优秀而感情是怎样的苍白,男方则极力表现自己体贴、可爱的一面。而每次聚会,这些浅薄的男孩都会打扮得清新而阳光,供大龄女网友们随意挑选。“富婆少男”群内男女组合不断变化,整个形势混乱不堪。但是,侯萍对她和程彬之间还是很欣慰的,因为她从未脱离他另寻刺激,而据她所知,他也未曾对某个“富婆”投怀送抱。侯萍在心里用“专一”两个字形容她和程彬的交往。更让侯萍满意的是程彬与她对待那些“富婆”的共同态度。
      “都是被钱烧的,仗着兜里的臭钱胡作非为!”谈起那些女人,程彬的态度十分鲜明。与程彬的关系非同一般后,每次群里的聚会,侯萍都仔细盯着,竭力不让那些“富婆”染指程彬。程彬的表现也十分争气,不仅不讨好别人,对于那些人抛来的媚眼,他的神色里总会有果断的决绝,从未有过一秒钟的恋战。
      总之,侯萍和程彬对群里的人充满不屑,而唯独对他们自己保持着宽容。然而,致命游戏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悄无声息地上演了。进入“富婆少男”群,侯萍除了寻欢作乐再无其他,而程彬自一开始就有着明确而阴险的目的。
      
      5
      
      一天午后,程彬约侯萍喝咖啡。那样装修考究的咖啡馆,侯萍从未去过,这令她的心里格外多了几分温馨。侯萍极力装作自己对这样的环境是“常来常往”,程彬言语温和,完全不同往日,一副欲和侯萍交心、说心里话的神色。侯萍有些激动和感动,同时感觉到一种特殊的情调正将她和他笼罩。
      “我刚过18岁的时候就被判刑三年,因为抢劫。”
      的确,侯萍对眼前这个与自己鬼混已久的男孩一点都不了解。但是,他的过去和现在对她不重要,侯萍狡黠地笑着说:“是强奸犯也不要紧,没什么了不起。”
      “我想抢那个厚脸皮的‘活色生香’,你帮我把她家住哪里搞清。钱到手分你一半。”
      程彬似乎没有听侯萍那不太正经的表态,直接说了自己的想法。
      “你要能做得不露痕迹,我就答应你。”
      说完这句话,侯萍简直不敢相信这话是从自己口中讲出的。但是,她如此迅速的表态,完全是出于和“活色生香”的心结,她非常乐于见到她倒霉。
      “活色生香”是群里著名的“富婆”之一,平日开着一辆崭新的白色宝马,个性异常招摇。每次聚会,这个人总是目空一切的样子,更是曾经当着众多网友的面奚落过每次都乘“的士”来去的侯萍,说她的身份根本不配进这个群。侯萍在网上聊天时,语言像爆豆,但面对“活色生香”的羞辱却无言以对。
      群里的“富婆”们对“少男”们普遍保持着警惕。她们可以和他们到宾馆、洗浴中心胡闹,但却从不暴露真实身份和家庭住址。她们每次约会的时候都像事先商量好的一样,开着车旋风式的来了,消遣过后又旋风式的无影无踪。除了身体,她们的一切都不会让他们染指。像侯萍那样城门大开的,程彬经历的仅此一例。
      与侯萍接触的初衷,程彬就是想探探她家的各方面状况,然后动手作案。但接触一段时间后发现,侯萍应该是这个群里最穷的“富婆”,程彬估计她也就是和自己胡闹时能舍得叫个出租车,平日里应该是挤公交车的那种。再从侯萍家居住小区的环境及其家中内部陈设看,她过的就是普通老百姓的日子。就在程彬放弃针对侯萍作案,并准备放弃与她所有联系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完全可以拿侯萍当作一种工具,让她去和群里的富婆交往刺探有价值情况,然后自己和同伙下手。程彬觉得这个群就是一个金库,而侯萍则是打开这个金库的钥匙。
      程彬之所以和侯萍直截了当地说了自己的想法,是因为通过切身接触,他感觉到侯萍根本不是什么好饼,虚荣、气盛、小气、贪图享受……她的很多性格特点决定了他完全可以驾驭她。
      “群里的男孩年少无知,我在这其间自己不会吃什么亏,只会从中消遣取乐。”这是侯萍加入这个群时的想法,但她太低估了网络的虚伪性,曾因网络重伤的她不懂得吸取教训,这种不可理喻的幼稚把她一步步地引入了危机四伏的险境。
      怎么办?“活色生香”根本看不起侯萍,所以同她深入接触无从谈起。但是,侯萍心中厌恶的“富婆”绝对不止“活色生香”一人。明确知道自己具有某种攻击、报复能力的时候,侯萍突然发现心里所痛恨的,其实是群里所有的“富婆”,这种痛恨也可以说是她潜意识里的嫉妒心使然。
      “活色生香”先留着,可以先选择这些目标:“午夜香吻”、“经典老妖”、“毒玫瑰”……
      程彬的想法很老到,他利用侯萍的这步棋走得很精准。的确,“富婆”们出于安全考虑都对“少男”们保持着一分警惕,但“富婆”之间的警惕性相对来说就要弱化很多了。她们都视少男们为手中玩物,因为这共同的“喜好”,经常互相交流取经,哪个男孩可爱,哪个男孩心眼坏,什么样的男孩可以走近点,什么样男孩必须远离点……交流不完的话题,使很多“富婆”之间保持着联系。她们中的很多人时常一起购物,一起健身,一起去美容院,一起去声色场。既然有了动机,侯萍开始和她们走动频繁,但谁也没想到她会是颗“雷”。
      “午夜香吻”一天回家,走出电梯就碰见了抢劫的,她没有反抗,身上所有值钱物件及包里近两万元现金被洗劫一空。接下来,“富婆少男”群里的富婆们陆续遭遇侵财犯罪,有的甚至在半年的时间里重复做了两次被害人。“经典老妖”、“毒玫瑰”都陆续遭到了抢劫。其中“毒玫瑰”的遭遇最为惊险,她事发当晚开车入库时,三名男子突然尾随她进入车库并上了她的车,当“毒玫瑰”因惊恐而失声尖叫时,被来人打晕了过去。两名歹徒拿着她包里的钥匙上楼打开了她家房门,家里四万多现金和金银首饰被洗劫一空。然后三名歹徒把“毒玫瑰”的嘴堵上,又把她和车库里的暖气管子绑在了一起,最后开走了她的斯巴鲁吉普。万幸的是,当时家里没人,否则说不定会酿成血案。
      “富婆”聚会的时候,纷纷抱怨社会治安,对警察的作用牢骚满腹。她们还互相交流安全防范经验,彼此安慰,彼此提醒怎么避免发生类似的事情。她们没有一个人想到自己的遭遇与“富婆少男”群有关,她们都抱怨了很多,就是没有一个人抱怨网络。就在她们抱怨的时候,侯萍正在心里笑个不停。
      这些案子都是程彬指挥同伙干的,他们做得都很周密,虽然有时获得的钱财不多,但每次都没露出什么马脚,侯萍也累计得到了两万元红利。程彬对侯萍万般体贴,侯萍则反复叮嘱程彬一定要注意,不要搞出人命来。
      
      6
      
      背着侯萍,程彬从来就没少和群里其他“富婆”接触,只要那些女人们付钱给他,他什么事情都会做。但凡交易过程中引起他不高兴的,他在表面上从来都是忍耐了又忍耐,程彬的生意因此越来越好。“富婆”们都夸奖程彬懂事,也都愿意找他陪伴。
      一边吃软饭,一边作案。程彬的生存开始完全依赖于“富婆少男”群,随着很多“富婆”家庭住址、活动规律被侯萍陆续提供出来,他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足够多的“资源”。程彬努力控制作案节奏,不想将所有“富婆”一夜之间祸害完毕,他每隔一段时间动作一下。这样的做法非常有效,最终没有使“富婆”们把自己的遭遇与群里的内鬼联系起来。
      程彬心中,几乎每天都在策划更大的案子,并准备从“富婆”们那里捞足金钱后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是,捞多少是够呢?其实这个答案连程彬本人也不清楚。程彬对钱贪恋而疯狂,侯萍起初根本没有意识到与这样的小网友接触是多么凶险的一件事情。程彬在侯萍怀中就像一只凶猛的野兽,离开她时依然如此。
      程彬在“富婆”当中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完全是个假象,他在心底完全看不起这些人,每次身体纠缠过后,程彬总会感觉剧烈的恶心。程彬的忍耐终于在有一天达到了极点,他蔑视她们的身体,蔑视她们的灵魂,直至最后对她们的生命充满蔑视。
      一个肥胖的“富婆”将程彬带到了宾馆,此前她与他达成协议,两人发生性关系,她给他1000元钱。胖女人非常能折腾,花样多,要求高。事后,程彬提出多给1000。
      “小破孩!嫌少?有多远滚多远!”很多不堪入耳的话随即又接踵而至,骂祖宗、骂娘,胖女人的嘴像倒粪一样。程彬以前遇到的主顾虽然普遍泼辣,但还没有这样羞辱他的。程彬恼羞成怒,忽然间起身,双手死死掐住了她的肥脖子。胖女人连踢带抓,程彬的脸上、脖子上、手背上都被抓花了,他就是死死掐住不松手。胖女人一动不动的时候,他还是死死掐着。最后,掌心水涝涝的油汗使他的双手从她的肥脖子上滑了下来。
      没有任何恐惧,他拿走了她皮包里的8000元现金,随后朝着尸体轻蔑地笑了笑离开了。
      胖女人在群里不出名,侯萍不认识,所以当她通过媒体得知一个女人在宾馆遇害的时候,并没有将她的死同程彬联系在一起,也没有想到这个人会是自己群里的。看过那个报道后,她再次为自己当初在宾馆的遭遇而阵阵害怕。
      “活色生香”是程彬和侯萍始终“惦记”的,侯萍最终通过其他女网友获得了她的家庭住址,并把所有情况告诉了程彬。杀过人的程彬迅速走向疯狂,他决定把“活色生香”的案子干得漂亮点,钱要多搞点,必要时结果了她的性命也没什么了不起。毕竟,群里只有她开宝马,她是群里看起来最富有的。
      
      7
      
      这一次,程彬亲自出马。案发当天,“活色生香”中午健身回来打开家门的时候,程彬和两名同伙直接尾随入室。
      “活色生香”被吓得魂飞魂散,身体抖得筛糠一般。除了两张银行卡,三人一无所获。程彬用刀威胁着“活色生香”,逼她说出了密码。程彬让同伙看着“活色生香”,独自下楼到附近银行取钱,那个密码果然是真的,两张卡内共有9万元,于是兴奋地返回。“活色生香”认识程彬,程彬既然出现了,就没想留活口。他再次威逼“活色生香”,她又提供了三张银行卡,并说家里的钱全在上面,密码和那两张一样。
      程彬觉得够本了。杀死“活色生香”之前,程彬的两名同伙先将她轮奸,程彬却对此毫无兴趣,只是在最后结果其性命时又轻蔑地笑了笑。
      “活色生香”在最后时刻提供了假密码,程彬除了取出那9万元以外,余下的三张卡因密码错误没能取出一分钱,他为此恼怒不堪而又无可奈何。
      “活色生香”的死,使侯萍突然醒悟。得知“活色生香”家发生的一切,她立即断定就是程彬他们干的。闹出人命可不是她想要的,她对程彬的巨大恐惧瞬间升起,但她不敢向他问起这件事。此后,侯萍对程彬更加惟命是从,从来不敢向程彬再提分红的事情,但内心的危机感却无比强烈。的确,程彬时常会想到杀死侯萍,她的存在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长久的隐患。但是,由于他认为自己的钱还未捞够,侯萍还有存在的价值,所以暂时不准备动手。他为此还从“活色生香”的钱里拿出5000元扔给她。
      面对这5000元,侯萍总是感觉头皮发麻,她已经开始思考同警方的合作问题了。
      那天,程彬让侯萍召集一个聚会,宴请群里一穆性女网友,他说自己对她非常感兴趣。此时,吃醋之类的事情对于侯萍来说早已经没了概念,她已经是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听从这个小男孩的任何摆布。侯萍定了世纪华庭酒店203包房,穆性女网友等一帮人如约赴宴。但没有想到的,开席没多久,为了穆某,程彬就和李某醋意大发,直至大打出手,最后李某命丧程彬刀下。
      那天逃跑的时候,程彬连说不值得,他与侯萍分手时告诉她说三个月内暂时不联系,如果有警察找她就说都是陌生网友,谁也不认识谁。
      别的网友全部无影无踪,但侯萍开始思考自己的前途,经过思想斗争,她最后决定同警方彻底合作。
      胖女人、“活色生香”都是“富婆少男”群的网友,警察已经怀疑到他们的遭遇同这个群存在着某种联系,由于侯萍提供的情况,一切问题很快真相大白。
      抓捕程彬之前,那个燕翅首先被警察抓到了。侯萍觉得自己已经再没有什么脸面可言,所以把当年和燕翅发生的事情也对警察说了。燕翅落网后,侯萍后悔不迭,她后悔没能早些求助警察,否则自己不至于一步步陷得这么深。
      抓捕程彬和同伙费了一些周折,但办案刑警最终还是把他们一网打尽了,所有相关案件全部真相大白。
      侯萍毕竟参与了部分抢劫的预谋和分赃,依法被刑事拘留,但由于她在案件破获过程中立功,在承担相应法律后果时会被从轻处理。
      
      8
      
      当前,网络上QQ群琳琅满目,如果是出于正常的交友动机,在朋友、同学、亲属等熟人间组群,这样的QQ群有益无害。但是,若是出于不良的动机进入主题不健康的QQ群,其中极易引发犯罪行为。
      由于网络交友简单方便,不受时间地点限制,可用假名登记,实施犯罪后又不易被发现。许多犯罪分子便利用网络交友这一平台的不足,实施诈骗、盗窃、抢劫,甚至是强奸、杀人等犯罪活动。从以往处理的案件分析,女子与陌生男网友见面极易遭到性侵犯,男性与陌生女网友见面后,被对方下药麻醉而实施抢劫、敲诈的事情也屡见不鲜。
      广大网民在交友时必须小心谨慎,提高警惕,增强识别能力。各部门在加强对网吧安全隐患管理的同时,更是应该把落实实名登记制度当作大事,这样既方便网监等部门对网吧进行监管,又能对犯罪分子形成心理震慑,从一定程度上减少犯罪的发生,有效净化网络空间
      发稿编辑/陈燕天
      篇名书法/张晓明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