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新闻热点 > 正文

    [重庆,“白宫神话”破灭]南街村神话的破灭

    时间:2019-02-17 05:29:56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位于重庆解放碑附近的白宫夜总会,很多重庆人、甚至不少外地人都耳熟能详。因为它曾经是重庆娱乐界的一张响当当的名片,被誉为业界的“标杆”。   有着大学学历、曾经留学日本的岳宁,绝没有想到日后会一头扎进鱼龙混杂、情色相伴的娱乐业,并将一个原本不为人知的白宫夜总会,打造成了重庆娱乐界的“明星”,使其一举成为业界举足轻重的“大鳄”。据岳宁自己保守估计,在其经营白宫夜总会近9年时间里,先后在此从事卖淫活动的妇女就多达600余人,卖淫次数达3万余人次,营业收入超过2亿元,纯收入超过4000万元。
      岳宁发迹路上有情色,有欺诈,更有暴力和血腥!他的发迹之路,与违法犯罪如影随行,并在此过程中不断积累、更新和升级,逐渐形成了以其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
      通过采取非法手段和寻求“保护伞”的庇护,岳宁不仅实现了对其组织和成员的严格控制,而且还在近年来警方不断加大打击和查禁力度的背景下,做到“生意”不停、“旗帜”不倒,在业界创造出了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神话”。
      2009年6月,巴渝大地吹响“打黑除恶”的号角,不仅让白宫夜总会延续9年的“神话”终于破灭,而且,岳宁那段曾经耀眼炫目的“辉煌”经历,也成为其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犯罪的铁证。如今,他只能遥望被铁窗分割的天空,追忆那已经逝去的点点滴滴。
      
      狐朋狗友结缘
      
      岳宁进入娱乐行业,还要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后期。
      岳宁承包经营的第一个场所,是南岸区一家四星级酒店里的热浪迪斯高舞厅和美容美发店。之后不久,他还在该区承包了渝堰夜总会。尽管这两个娱乐场所,无论在规模、档次和名气上都不可与日后经营的白宫夜总会相比,但在酒水经营、“小姐”管理、服务生招聘,以及与相关部门和人员建立依存关系等方面仍然是大有学问。他在经营过程中逐渐总结和摸索经验,为他日后创造出白宫夜总会这样的“神话”,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经营热浪迪斯高舞厅和渝堰夜总会期间,岳宁认识了日后成为其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的重要“武力”成员的张勇。
      张勇很小就离家出走,与一帮狐朋狗友在社会上闯荡,是南岸街头的一个混混。见其暴虐、率性、懂规矩,岳宁就有意识地对其进行“知识”上培养,经济上扶持,使其创出自己的名气,提升江湖地位。
      张勇因打架斗殴被派出所抓获,岳宁四处活动,交去15000元后将其保释出来;张勇的手下与人斗殴被打伤,岳宁到医院送去6000元治疗费。
      2000年,张勇因与一女子发生矛盾,该女子即赌张勇敢不敢去找重庆大名鼎鼎的黑老大陈明亮“理论”。张勇脑门发热,当即带着四五个手下,携带三支枪来到渝中区某宾馆寻找陈明亮。陈见张勇等人带着枪、满脸杀气地冲进宾馆,忙溜进卫生间,翻窗逃跑才免遭杀身之祸。事后,在黑道另一老大岳村的主持下,张勇向陈明亮当面道歉后,此事才得以平息。但张勇却因此在道上声名大振,江湖地位迅速提升。
      如果这些只能算是鸡零狗碎的小事,那张勇后来涉及一起命案,却是在岳宁的帮助下才躲过一劫。
      2000年11月6日晚,张勇的一兄弟刘洪找到他,请其出面帮助解决邓某打假牌一事。张勇把胸膛拍得当当响:“小事一桩,包在大哥身上了。”
      当晚,张勇伙同罗刚、罗军、李贺等人携带两支唧筒式猎枪和几把砍刀,驾驶一辆“长安”面包车,前往南坪农贸市场,找到邓某和蒋某。“你们两个上车,我们到车里说点事”,随着张勇指使,几人将邓、蒋二人连拉带推弄上了车。
      车里,张勇手持猎枪对着邓某,威胁道:“不要动哈,敢动一下,老子就一枪打死你!”罗刚、罗军则持刀将邓的脸部和头部刺伤。一旁的蒋某实在看不下去了,说了一句:“打假牌的事是邓某的错,你就饶了他,算了吧。”
      “你娃还要多嘴?”罗军恼羞成怒,一刀刺中蒋的胸部,顿时鲜血喷涌而出,蒋某没有送到医院就已经惨死在车里。
      惊恐万状的张勇找到岳宁问怎么办,岳便让张先将罗稳住,让其采取“丢卒保车”的办法,将罗“卖”给警方。之后,岳宁又资助张勇在外地躲了一段时间。几个月后,罗军因杀人罪被执行死刑,张勇成功地躲过这一劫。
      岳宁的知遇之恩让张勇十分感动,他拜岳宁为大哥,对岳宁表示,上刀山、下火海,大哥只要说一声,小弟一定会“两肋插刀”。
      岳宁自从有了张勇这个小弟,说话也多了些底气。当遇到麻烦事,或是不好办的事情时,只要对张勇一说,张就会带着手下的那帮兄弟出面,采用暴力、威胁等手段搁平拣顺岳宁交付的任务。
      对于张勇的表现,岳宁自然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觉得交这样的兄弟值。而且,随着他介入娱乐场所时间越长,这种感觉就越发明显。
      岳宁承包经营的“热浪迪斯高”虽然名义上是家迪厅,但让小姐出台“做业务”(卖淫)则是岳宁吸引客人的一张“王牌”。自亮出这张牌后,来此玩耍的客人日渐增多,他们口口相传,使迪厅声名远播,宾客如织,以至每晚来此接客的出租车在迪厅门前排起了长龙。
      这样“顺风顺水”的好日子只坚持了一年多,岳宁便一脸苦相对张勇大倒“苦水”。原来,迪厅所在的南坪后堡地区如雨后春笋般地开起了上百家发廊和按摩院,每至夜晚,街边发廊和按摩院门前衣着暴露女人的招客吆喝声,将一些原本想去迪厅“潇洒”的男人“截”走,使得迪厅渐渐门可罗雀,风光不再。
      张勇听后不以为然,“大哥放宽心,静候好消息”。这之后,张勇经常带人在迪厅周边发廊和按摩院寻衅滋事,惹是生非,甚至打砸不听话的发廊和按摩院,威胁、恐吓去那里找“小姐”玩的人。虽然张勇干得很卖力,但最终还是未能帮助岳宁挽回迪厅经营的颓势。
      尽管如此,岳宁对张勇仍然是充满感激和信任。后来他做了老大后,没有让张勇及其手下成员加入旗下的经济实体,而是让这些人“游离”于经济实体之外,成为受他直接调遣和指挥的一支外部力量。而这支重要的外部力量,对岳宁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形成、发展和壮大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白宫夜总会”成为“摇米机”
      
      岳宁凭借其在“热浪迪斯高”、渝堰夜总会亮出的“黄色名片”,淘到了进入娱乐业圈后的“第一桶金”。2001年,他带着“第一桶金”,从南岸“跳”到了渝中区,正式成为白宫夜总会的三大股东之一。
      有了经营“热浪迪斯高”和渝堰夜总会积累起来的经验,以及多年混迹于道上聚集起来的丰富人脉和张勇等外部力量的支撑,岳宁不久便将白宫夜总会另外两个股东挤走,成了白宫夜总会的新主人。
      岳宁自然不会忘记“黄色名片”这根敛财的“魔杖”,他将在日本留学期间学习的公司化经营管理模式,引入到白宫夜总会的日常管理之中,通过严格的管理措施,达到对组织成员的控制。
      白宫夜总会的组织结构呈金字塔型,岳宁是董事长,下设总经理和副总经理多人,之下是八个职能部门,各部门之下则是多个小组,每个小组负责人对组员进行直接控制和管理。
      白宫夜总会的“公主”漂亮迷人,被岳宁看作是夜总会的“招牌”,因而有着较高的门坎。在招聘“公主”时,岳宁对应聘者的身高、气质、容貌都严格挑选,招聘后还要进行岗前培训,制定严格的纪律。
      白宫夜总会的小姐身材高挑、面容姣好,因而被岳宁视为夜总会的“摇钱树”。为掩人耳目,白宫夜总会的妈咪对外称为酒水推广经理,她们主要为客人订房和安排卖淫小姐出台,并负责到包房巡视;卖淫小姐对外则称酒水推广员,夜总会里的卖淫小姐人数常年稳定在60-70人左右。
      据估算,从白宫夜总会成立到被查封,如果按每天平均6-7人从事卖淫活动计算(实际上远远不止),8年多时间里,在白宫夜总会从事卖淫活动的小姐就多达500-600人,卖淫次数约在3万人次以上。
      岳宁对客人的投诉“零容忍”,谁被投诉,将视影响大小,对被投诉的卖淫小姐进行处罚。小姐要出台须经妈咪同意,同时还要开出门条,出门还要详细登记,岳宁绝不容许小姐私自外出做“野业务”。
      对卖淫小姐和服务公主收入提成,是岳宁黑社会犯罪组织非法敛财的一个重要渠道。靠收取卖淫小姐和“公主”服务的提成费,以及提供色情服务而带动酒水等其他消费,岳宁收入不菲。据不完全统计:岳宁接手白宫夜总会之初,每个月平均收入60万元以上,2005年后每月收入都在百万元以上。从2001年到2009年6月,白宫夜总会营业额超过2亿多元,纯收入达4000万元以上。
      
      骄奢淫逸的“黑老大”
      
      经营白宫夜总会获得的巨大利润,让岳宁看到了娱乐业发展的广阔前景。
      2003年,岳宁以白宫夜总会作为实物出资,成立了重庆国程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以国程公司为主体,岳宁通过管理和参股,对大世界酒店白金台会所、万豪酒店白宫夜总会、侨力俱乐部和丽妍美容美发厅4个娱乐场所,以及伯利亨酒类销售有限公司、亿昌广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瑞驰酒吧等经济实体进行行政和财务管理。
      岳宁旗下的经济实体众多,但在白宫夜总会、白金台会所和侨力俱乐部这3个场所里组织、强迫妇女卖淫,以及从卖淫费中的提成则是其组织最主要的经济来源。
      2004年4月,岳宁承包了侨力俱乐部,经营几个月后,岳宁将收益不错的侨力俱乐部转包给曾令伟。其原因:一方面,因曾令伟与万豪酒店的钟某是转弯抹角的亲戚关系;另一方面,岳宁认为曾令伟“很耿直、不张扬、很听话、很懂事”。接手侨力俱乐部后,曾令伟每月向国程公司交5000元的管理费,另外每月私下交岳宁2万元。
      曾令伟对经营管理不在行,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利用职权滥施淫威。
      侨力俱乐部的员工表面上称他“曾总”,可私底下却叫他“淫棍”。在此上班的小姐,几乎都被他睡过,而且从不给钱。谁要是不从,就会受到处罚。曾有几名小姐不愿让他“白睡”,他就捏造小姐被客人投诉的虚假事实,给不从者开去3000元罚单。如果一次不行,他就接着开第二张罚单,直至该小姐“屈服”,自己“送货上门”为止。
      俱乐部里有新人来,则是曾令伟最高兴的时候。因为他又可以借此“亲自验货”了。如果新人不从,就不准其上班。
      曾令伟不仅好色,还贪财。他要求俱乐部里的小姐逢年过节必须给他送礼,否则,就从她们的卖淫收入中扣除。尽管曾令伟采取多种手段,迫使侨力俱乐部内的小姐供其玩乐,但在其被捉获后,他才知道这种“违背妇女意志”的行为,已经涉嫌强奸罪。
      尽管曾令伟在人前人后叫着岳宁大哥,岳宁对他也不错,还觉得他“听话、懂事”,然而,大哥来俱乐部买春时,他却不忘为大哥“下套”。
      侨力俱乐部有间最大、最豪华的“地球”包房,曾令伟在包房内安装了针孔摄像机,岳宁每次来俱乐部“检查工作”,曾令伟都会将这间“上房”安排给岳董事长享用,并将最漂亮的小姐送到包房里。在岳宁与卖淫小姐翻云覆雨时,曾令伟则躲在办公室里,偷看着桌上的监视器……
      能给自己的老大“下套”,也能对来俱乐部玩耍的其他“重要客人”如法炮制。几年间,曾令伟将不少大人物“玩耍”时的丑态,保存在了一张张数码光盘上,在满足变态和猎奇的心理需求后,这些光盘也成为岳宁黑社会性质团伙组织卖淫和一些官员腐败的铁证。
      尽管曾令伟耍些小聪明,但真要遇到事,他还得仰仗大哥岳宁出面。一次,一客人因嫖资与卖淫小姐发生纠纷,曾令伟到场却处置不了。于是,他打电话向岳宁求援。岳宁闻讯后,立即带领几名五大三粗的“保安”赶来,很快摆平了事情。
      近十年来,岳宁在情色场上呼风唤雨,赚得是盆满钵满。
      在重庆黑道上,“黑老大”们不仅把自己的座驾看成了身份象征,更是炫富的一种方式。为此,他们很多人玩车成瘾,不惜重金买车。岳宁在道上就被人称之为“名车王子”。据其朋友透露,凡在中国市场上能见到的名贵车型,岳宁大部分都开过,但一辆新车他一般只开几个月就会换掉,“有段时间他迷上了宝马,半年之内就买了3系、5系和7系的好几辆不同型号的宝马车”。
      有了大把的钞票,岳宁就以奖金的形式对组织成员予以补助。当手下成员为组织利益受伤、甚至坐牢时,岳宁给他们及其家属发放治疗费、慰问金和安抚费,以此来笼络人心,换取属下对组织和他本人的忠诚与好感。
      
      “娱乐大鳄”大行黑道
      
      尽管岳宁的脸上经常挂着微笑,给人以大度、谦和的印象,然而,他笑脸背后却藏着狠毒与凶残,组织成员中谁敢冒犯他,定会遭到“家规”的处罚;黑道上有谁敢与其“叫板”,他便会叫张勇或手下的保安出面帮其“摆平”,其十年来所作所为已经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岳宁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的金字塔组织结构呈现明显的公司化特征,岳宁高居塔首,为实际控制人,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对组织成员的职务任命、调整,工资、奖金数量的确定、发放都有绝对的控制权。
      为了获取暴利,岳宁自1998年以来先后在其经营的热浪迪斯高、渝堰夜总会、白宫夜总会、侨力俱乐部、白金台会所大肆组织卖淫、敲诈勒索、职务侵占、开设赌场、放高利贷、逃税等违法犯罪行为,非法所得4000余万元。这些非法所得除供岳宁挥霍外,他还用于组织成员的工资、奖金、医疗费、安抚金;同时为了增加组织违法犯罪行为的安全系数,岳宁不惜投入大量财力和人力进行“保护伞”建设,通过金钱贿赂、美色诱惑,拉拢腐蚀了一大批党政干部。
      2007年春节期间,岳宁为了在洋酒销售上得到利益和生意上的帮助,遂将保乐力加重庆销售部主任张某约到国程公司办公室,通过组织成员王德秀将1万元交给了张某。2009年2月,张结婚时,岳宁又送上一份大礼――一套价值人民币1万元的美国BOSS牌音响。得到岳宁的这些好处后,张某违规帮助岳宁取得保乐力加二级代理商资格。同时,他还利用其经销部主任的职权,为岳宁收集其他娱乐场洋酒经营的情报,帮助其进行行业扩张。
      白宫夜总会和白金台会所还被吸毒者视为吸食新型毒品的“乐园”,并被这些人称为“嗨房”。为了给来此“嗨药”的人制造梦幻般的效果,岳宁还专门为客人提供打碟机、低音炮等工具。包括陈明亮、陈坤志、马当、岳村等重庆黑道上的重要人物都来此享受过毒品的迷幻与刺激。
      张勇是岳宁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里一支重要的外部力量,由于其靠打、杀起家,因而他除了参与2000年杀害蒋某案件外,还涉嫌聚众斗殴、寻衅滋事、妨碍公务、非法持有枪支、开设赌场、敲诈勒索等多项暴力犯罪。
      开设赌场是黑社会团伙敛财的重要方式,张勇等人自然也不例外。从2005年以来,张勇伙同张永富等人多次在渝中区朝天门、储奇门等地开设赌场,组织他人采用“托二八”、“压金花”等形式聚众赌博,从中抽头获利上百万元。在此期间,张勇还安排手下张茂、乔路军等人持砍刀、棒球棒等凶器负责在赌场放水、收账、看场子。
      岳宁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除涉嫌多项犯罪外,还涉及多起违法事件。这些违法事件对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壮大、扬名等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2009年4月,苏荷酒吧因发现从伯利亨酒业公司进的酒中有假酒,于是将此情况书面致函给伯利亨的上级保乐力加公司重庆经销部,并写到岳宁有涉黑背景。岳宁得知此事后,先后3次打电话给经销部负责人俞某,威胁他要把此事处理好,不然要“弄”俞,逼迫俞某辞职,要求俞找苏荷酒吧给个说法,并威胁说要带人去该酒吧闹事。俞某因害怕受到岳宁的伤害,被迫借口出差到外地去躲避。苏荷酒吧也迫于岳宁的压力,最后只好写了一份致歉函,并继续接受伯利亨酒业公司供酒才平息此事。
      在几个月的打黑行动中,警方共抓获岳宁黑社会性质组织涉案成员138名,破获刑事案件128起,收缴仿制式手枪2支、子弹17发及一批管制刀具。与此同时,警方还扣押、冻结涉案资金2000余万元、价值3500余万元的资产。
      
      不惜血本寻求庇护
      
      岳宁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对行业和区域的控制,呈现出“保护伞”庇护和暴力成员培植并重的明显特征,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黑白两道通吃”。但岳宁对“保护伞”的依赖程度明显多于暴力。
      在经营“保护伞”方面,岳宁倾注了很大的心血,甚至可以说是不惜血本:凡是重要官员或重要部门的人员到白宫夜总会玩耍,他都会亲自订房和陪同,选最好的酒,挑最靓的妞,并叮嘱手下“好好关照、保守秘密”。
      正因为有众多“保护伞”的“关照”,岳宁才能在业界普遍喊“冷”的情况下,白宫夜总会、侨力俱乐部、白金台会所等这样的“采花场”和“卖淫窝”,在9年的风风雨雨中逆势飘红、一路坦途。
      2003年后,岳宁通过他人先后认识了时任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的文强、渝中区公安分局局长彭长健和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副总队长陈涛等人,之后,他们便成了岳宁白宫夜总会的常客。
      岳宁深知“县官不如现管”的道理,为使时任渝中区公安分局局长的彭长健成为其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保护伞”,他更是挖空心思,投其所好。岳宁听说彭喜欢打高尔夫球后,就专门送给彭一根价值1.5万元的高尔夫球杆,外加一张价值8000元的高尔夫球馆消费卡。
      彭长健的老婆刘某找到岳宁,让其帮忙买一辆日本三菱欧兰德SUV轿车。岳一听自然不敢怠慢,亲自出马为其买来轿车。为让其感觉有优惠,岳自己出了3万元。
      当然,直接收钱也是彭长健的一贯作风,2万元人民币、5000美金、10万港币……每一次彭长健对岳宁送上的“大礼”都一概笑纳。
      岳宁认识陈涛,可谓是“不打不相识”。陈在某公安分局任办公室主任时,攀上了文强这根“高枝”,不久就被调到市局治安总队一支队任支队长,这个支队就是专门负责查禁娱乐场所卖淫嫖娼的。
      上任不久,不知深浅的陈涛就带队到白宫夜总会检查。文强后来到白宫夜总会玩耍时听说此事后,当即打电话将陈叫到白宫夜总会。酒桌上,文强亲自将陈涛介绍给了岳宁。从此,陈涛也成了岳宁一把有效的“保护伞”。
      有了文强、彭长健、陈涛等“保护伞”的庇护,岳宁旗下的白宫夜总会、侨力俱乐部、白金台会所等以卖淫为主的场所便肆无忌惮、有恃无恐。
      同时,岳宁还花大力气培植能够随时“喊得来、拉得出、用得上”的黑恶势力。他采取“两条腿走路”的办法,一是依靠张勇的暴力团伙,二是依靠白宫夜总会和白金台会所自建的保安队伍。
      岳宁亲自挑选保安队员,并由其直接掌管。所有被挑选来的人都练过拳击、柔道、散打,为使他们保持强壮的体魄,岳宁专门为他们准备了健身房,实行集中食宿,从而确保这些人员能够“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当然,岳宁也给他们定有严格的规矩:岳宁没喊动手,他们绝对不能动手;只要岳宁一声令下,不管对方人多人少,他们都得冲上去。
      有了文强、彭长健等“保护伞”庇护和张勇及自建保安队伍这两股力量的左右护卫,岳宁为首的黑社会犯罪性质组织逐渐形成,并日益壮大。
      
      “娱乐大鳄”团伙的穷途末路
      
      虽然做了重庆娱乐界的“大鳄”,可岳宁时常有“高处不胜寒”的感觉。这寒,来自一股风,而善于看风使舵,是他的看家本事。凭着多年练就的灵敏嗅觉,他能在第一时间准确判断出风的方向和大小,并据此调整经营策略和“躲避风头”的办法。
      2009年以来,岳宁隐隐感觉有一种潜在的威胁。直至陈明亮、黎强、岳村、陈坤志、龚刚模等众多他熟悉的黑道重量级人物被警方一一收入网中,他才明白这岂止是一股风,而是重庆警方刮掀起的一场“打黑风暴”!
      岳宁不相信经营多年的关系网会不堪一击,也不相信靠金钱和美色撑起的“保护伞”在关键时候会失效。但为了稳妥起见,他在经营场所近十年来,首次为规避打击和出逃进行了准备。
      2009年6月中旬,岳宁将国程公司多名财会人员秘密叫到办公室,吩咐他们对公司所有财务资料进行清理和销毁。几天后,他又分3次指使其下属公司财会人员,将清理出来的会计资料50余箱,趁着夜色运至河边烧毁。
      他召集曾涛、李亚玲、曾令伟等组织骨干成员开会,称要外出“避避风头”,并对其不在公司期间的工作进行了安排。最后,他找到保安部负责人提醒道:“最近几天公安查得很严,你们保安部要格外小心。如果有客人闹事,能忍就忍,实在忍受不了就打110报警。”
      就在岳宁做着出逃准备的同时,警方的专案组也于6月27日悄然成立。于是,“6・27”便成了警方侦办岳宁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的专案代号。
      警方发现,就在专案组成立的当天,岳宁、曾涛以及他们经常乘坐的那辆奔驰500型轿车不见了踪影,极有可能已经潜逃。如果不能将二人尽快抓捕归案,“6・27”专案侦查工作势必会受到极大的影响。根据情报,3名侦查员悄然赶到广州,从繁华的白云区追至江门市,又从江门市追到了珠海市。
      6月30日下午,当岳宁持证件准备经口岸逃往香港时,被边防警察和专案民警捉获。
      与此同时,专案指挥部组织上百警力,对岳宁长期经营的白宫夜总会和白金台会所实施突然袭击,当场抓获岳宁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骨干成员李亚玲、蒋冬及其他违法犯罪嫌疑人员 241人,一举捣毁了这两个长期组织妇女卖淫的窝点。
      7月21日下午,专案民警根据获取的情报,在沙坪坝区陈家桥一夜啤酒摊上,将新近买了高档奥迪车、盖了高档别墅、正得意洋洋光着膀子喝着啤酒的张勇等人擒获。
      
      2010年2月10日,岳宁等31人“涉黑”案在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一审公开宣判:岳宁因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行贿罪,容留吸毒罪,寻衅滋事罪,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罪,非法持有枪支罪七项罪名,被依法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除岳宁外,其余30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1年至2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发稿编辑/冉利敏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