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主题活动 > 正文

    新时代的变奏_变奏

    时间:2019-02-02 05:23:08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减少人口压力,减少植被破坏,帮助群众脱贫致富,再造秀美山川是隆德县的战略举措。八十年代以来,自治区提出“以川济山,山川共济”的扶贫政策。至今,隆德县已累计迁出移民4万余人。2001年,自治区党委、政府召开了专题会议,转批了《自治区发展计划委员会关于实施国家异地扶贫移民开发试点项目的意见》。隆德县按照自治区党委、政府及区计委的要求,组织有关部门,以隆德县发展和改革局牵头,成立了由分管县长任组长,计划部门的领导任副组长,财政、民政、农业、林业、土地、公安、交通监察及涉迁乡镇领导为成员的生态移民搬迁领导小组,在县计委设立办公室,负责具体事宜。
      由于实施过吊庄移民,因此,群众对搬迁并不陌生。但生态移民要求整村整组搬迁,势必存在很多具体问题。为了达到整体搬迁的目的,不留尾巴,移民办公室的同志走村串户,了解情况,宣传动员,先后走访农户300多家,今昔对比,循循善诱,由将来的发展谈到孩子上学,由经济困难谈到发家致富,由吃水难行路难谈到外面精彩的世界。一户一户地转,一个人一个人地谈,冰释着群众的抵触情绪。正如梁占祥老人说的一样:“我本来打算在这马鹿沟养老送终,但移民干部的开导规劝,说得我就想去喝几口黄河水,走几天平坦路,给咱们的娃娃占一块好地方。”
       多年来,居住在大山深处的群众经济滞后,信息闭塞,与外界联系较少。婚丧嫁娶,生儿育女,户籍未能及时清理,户在人不在,人在户不在的现象普遍存在,而整村搬迁不能遗漏一人,又不能重搬一户。于是,移民办又与当地政府、派出所取得联系,以常驻人口登记表为准,结合户口薄,逐户核对,落实户口。对已经去世和出嫁而户口未注销的,由派出所当场注销,对结婚、新出生人口,在乡政府核实婚育年龄属实后,开具有关证明材料,当即办理入户手续。同时,还到周边县乡落实走访,向银川、兰州、新疆等地调查询问外出打工人员的具体情况,发出通告,限期办理搬迁手续,力争应迁尽迁,不留尾巴。
      异地搬迁最大困难在于群众家什的长途运输。长期受经济拮据困扰的百姓,一提到钱,便愁上眉梢,搬迁谈何容易。居住了几代人的院落、房屋,虽然家徒四壁,但毕竟还有许多舍不得丢弃的东西。房子肯定要拆掉,破旧的檩条,椽子要拉上,锅碗瓢盆、农具家当,积攒了好几年的粮食少不了,就连笨重的磨刀石都得搬上卡车。一家装一车,掏不起运费,二家装一车,东西杂乱,又不能混淆。
      为了让群众都顺利搬迁,移民办尤其是发改局的同志,四方奔走,统一联系车辆,积极与各公路收费站协调,减免过境费用,减轻群众负担。正像群众所说的那样:要不是移民办干部统一安排装车,我们不知道要花多少冤枉钱!
      新居民点的房屋分配是搬迁安置中的重要环节。由于分家等原因,有些老人虽已单独居住,但仍需儿女照料,居住应就近一些。走访中,移民办干部已对群众的基本情况了如指掌,该调整的调整,该调换的调换,尽量满足群众需求。但有个别群众不理解,说什么移民办干部在走后门,看面子。每遇这种情况,他们便拿出绘制的房屋分配平面图,认真解释,耐心说服,陈述分房理由,打消群众的猜疑。杨沟乡孟沟村梁占科一家房屋分配后,年近七旬的两位老人由于新分房离儿女较远,苦于没人照料而老泪纵横,移民办干部发现这一问题后,使已经准备出发的车队停了下来,拿了已分配好的方案,召集村民共同商量办法。最后刘尚明一家以大局为重,主动让出自己的房屋作了调换。梁占科激动的拉着移民办干部的手说:“你们太好了,我死了都记着你们的好处”。
      然而,迁出移民只是生态移民搬迁的一部分,工作的重点是如何对迁出地进行统一规划,合理退耕还林还草,增加植被面积,发展种草养畜,提高农民收入。
      依据这个主题,凡属搬迁村组,限期搬迁,不留一户,不漏一人。除留一两间较好的房屋做护林点以外,对住宅区拆除平整,拆除电力线路,保留村庄道路,原村庄占地全部植树造林。结合林业部门退耕还林草的总体规划,移民办统筹安排调整,力争让群众在搬迁前将自己的承包地按要求整地退耕种树,并由林业部门验收后,发给退耕还林证书,享受退耕还林政策。据统计,2001――2003年,移民搬迁的乡镇村组,完成退耕还林面积达4830亩,真正达到了人退林进,恢复生态,造福子孙的目的。
      隆德县崇安乡马鹿村村民听说有生态移民搬迁这码事之后,沉寂了多年的山村便活跃起来。大人小孩奔走相告,纷纷谈论,有的变卖家当,筹集资金,有的半信半疑:天上会掉馅饼吗?
      但事实终归是事实,搬迁就这么开始了。
      迁入地是国营长山头农场。马国旺的拖拉机派上了用场,半年间,他帮助村民建房拉料挣了一千多块。罗志军一家人也有了用武之地,起早贫黑,摘枸杞、打小工,一天下来兜里揣个十块、二十块的。三个失学的孩子重新坐进了宽敞明亮的教室,摸着久违了的课本,朗朗读书声代替了他们吆喝牛羊的声音,再也用不着挑起担子,走出四、五里地,挑回混浊的泉水了。城里人在家里拧水龙头的感受,罗志军也终于偿到了。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