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范文大全
  • 文档下载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教育科研 > 正文

    【泰山姑娘】 泰山奶奶显灵事件2月10

    时间:2019-02-07 05:22:03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一九八九年的夏天,我出车去浙江兰溪送货。卸货地点在兰溪西南,距兰溪二十公里的新建工厂内,位置偏僻,周围一公里内没有人烟。厂子还没有投产,厂区的路面也没有硬化,蒿草有半人多高,一片荒寂。
      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晴朗的天空突然刮起了一阵凉风,紧接着,乌云夹杂着电闪雷鸣如万马奔腾般由东向西而来。大雨倾盆而下。很快,低洼处积满了雨水,车辙沟变成了淌着黄水的溪流,厂区成了沼泽。我不禁担心起来,地面湿透后变成稀泥,车开不出去可麻烦大了。
      下午六点多的时候,雨小了。轰隆隆的雷声也渐渐远去。不一会儿,吊车就把机床从运货的半挂车上吊起,放在厂房门口。我趟着泥水快速的上好车厢板,把固定机床的绳索放进车厢里,坐进驾驶室开车。我把离合器全抬起来,发动机轰鸣着,车就是不动地方。下车一看,车轮已深深的陷入了泥里。
      雨还在淅沥沥地下着,我折腾了近一个小时,弄得满身都是泥水,还让蚊子在脸上,身上咬了十几个大包。车不但没动地方,整个车轮都陷进了泥里,我知道今天是走不了了。累得够呛的我钻进驾驶室,躺在座椅上生着闷气。想到今晚要在这荒郊野外般的厂子里,没吃没喝的饿着肚子,还要受着蚊叮虫咬,蜷缩在驾驶室里过夜,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突然,外面传来拍打车门的啪啪声。我向窗外望去。一个姑娘打着雨伞站在车门旁,正笑盈盈地看着我。我摇下车窗问她:“你有什么事吗?”她没有回答我,反问我说:“你是山东济南的吧?”我听她说话也是山东口音,感觉亲切了许多,忙说:“是啊,你怎么知道?”她用手指着我车门上的单位名称说:“你的车上都写着呢。”我点了点头,她接着又说:“俺是泰安的,在这儿咱们是老乡,你一来俺就看到你了,以为你卸完货走了呢。后来又看到你一个人在这里忙活了老半天车也没动地方,俺就过来了。你车开不出去了吗?”我一脸沮丧地说:“是,今天走不了了。”她看了看陷入泥里的车轮。轻声说:“你别着急,先住在俺这儿吧,明天再想办法。”我以为他们厂里有招待所,高兴地说:“行,太好了,谢谢你。”
      她把我领到二楼南面的一个房间里,开门后我愣在了门口。屋子收拾得非常干净,床边的桌子上摆着镜子、梳子等女孩子的用品。桌子中同有一盒米饭,饭盒盖盛着炒油菜,一张椅子靠在桌前。她看我在门口呆愣着,把椅子往外挪了挪说:“进来呀,你一定饿了,先吃饭吧。”我低头看了看满身的泥水。不好意思地说:“不不不。你这里不是招待所?”她听完后,咯咯笑着说:“这里哪有招待所呀,这是俺住的地方,你今晚就住这儿,俺到隔壁宋大姐屋里去。”我虽然一再坚持,说自己在车里凑合一宿,但她告诉我,在这里睡觉没有蚊帐蚊子能把我咬得明天眼都睁不开。拗不过她的好意,就问她有没有洗澡的地方,我洗完澡换身衣服再进去。她告诉我之后,我到车上拿了工作服,洗完澡后回到了她的房间。
      她已把我的衣服洗干净了,正往屋内的晾衣绳上挂,看我回来了,就说:“米饭都快凉了,俺这儿也没啥好吃的,你凑合着吃点吧,吃完饭睡觉就行了。”我本想再说几句感激的话,刚一开口她已经笑着消失在了门外。
      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早上的阳光透过窗户,穿过蚊帐的小孔照到我的脸上。睁眼看了看表,还不到六点钟,我穿好衣服向楼下走去。刚走到楼道拐角处,就听到一个中年妇女用蹩脚的普通话说:“昨天你老乡也不客气,把你的饭都吃了,今天多做些米饭吧。”接着是昨晚那个姑娘的声音:“谢谢宋姐。”我顿感如芒在背,下到楼下向楼道侧面的屋里望去,她和宋姐正忙着淘米做饭。我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他们俩都忙着谁也没有注意到我,我什么也没说出来。
      饭后我立刻来到车前开始工作,她也换了一身工作服赶过来帮忙。这里又是泥又是水的我执意不肯,再三叫她回去,但她很倔强,我只得由她。我把随车带的垫木放到车下,用跨顶和千斤顶轮流把车轮顶起来。她用竹筐把附近的建筑垃圾。碎砖石搬运过来。填到车轮底下。车轮垫得和地面齐平之后,我去开车。谁知车走了没几步,车轮又陷入了泥里,我们只得再重复刚才的工作。如此几番。我和她都累得呼呼直喘。车也没走出多远。泥水溅到身上,火辣辣的太阳―晒全干了,用手一抹成片地往下掉。她也是满头大汗。脸上身上都是黄泥点子。我们相互看着对方的狼狈相,不由得都笑了。
      她告诉我她的家在泰山东麓,离泰安城不远的一个小山村。姊妹几个她最小,今年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后经亲戚介绍来这儿打工的。她才来还不到一个月。老板说先让她熟悉一下厂子。开工后让她当仓库保管员。厂里除了她和宋姐还有两个看门人,平时就是打扫卫生和做饭,她边说边用眼神扫了一圈整洁的厂房。厂房里有几台机器已安装完毕。我忽然眼前一亮,墙根处整齐地码放着许多包装机床的包装箱木板。如果把木板垫到车轮下面,车不就开出去了吗?我当即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她,她也为我想出了这么好的主意而兴奋。我们马上动手,把木板全拖了出来,铺到车下和车前,形成了一条木板路。我把车开到木板路的尽头后停下,和她一起把后面的木板拖到前面,使木板路不断延伸。如此反复多次,快十一点的时候,我终于把车开出了泥潭。那些木板被我的车轧得七零八落,变成了柴禾。
      我又去洗了个澡,换上她给我洗的邪身衣服。她和宋姐都要我吃完午饭再走,我怎好意思再给她添麻烦,借口还要去兰溪城里拿运费,匆匆离开了厂子。心中不免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一个月以后,单位又有一台机器要送往兰溪的那个厂子。我主动接下了这个任务,日夜兼程赶往兰溪。路过南京的时候,我特意买了一个憨态可掬的无锡泥娃娃,准备作为礼物送给她。只用了两天两夜,我就把车开进了她的厂子。厂里比上次热闹多了,许多工人在忙碌着,厂区的蒿草已经铲除,路面正在硬化,厂房里也传来机器的轰鸣声。我把车停在上次停车的地方,怀着激动与兴奋的心情,捧着泥娃娃向二层楼跑去。在楼梯口正好和宋姐走了个对面。我问了声宋姐好后又急切的问我老乡在哪儿呢?她愣了一下后很快认出了我,用不满的眼神看着我说:“她走了,让老板赶回家了。”我顿时觉得浑身冰凉。声音有些发颤地问道:“为什么?”她白了我一眼,叹了一口气说:“还不都是为了你,她把老板准备给他弟弟做家具用的木板垫你车底下都轧坏了,老板生气就把她赶回家了。”
      往回返的几天里,我的心情一直不能平静。而她站在车窗前笑盈盈的样子,她笑着走出宿舍的背影,我们满身泥浆狼狈不堪的相视一笑,不断地浮现在我眼前。因为开车走神,差点酿成交通事故。
      从此,我多了一个癖好。每次去泰山,走在泰安的街道上,我特别爱看泰安的姑娘。总希望有一天与她邂逅。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