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范文大全
  • 文档下载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旅游出行 > 正文

    现代军事技术发展的伦理维度分析

    时间:2020-04-04 18:38:56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摘要:随着现代军事技术的发展和使用,其伦理问题已经成为人们越来越关注的话题。对现代军事技术发展的伦理维度分析,包括军事技术发展的目的性、军事技术负面效应的认识和如何进行军事技术发展的伦理建设等方面。这一问题的研究对于军事技术发展和科技伦理研究都有着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关键词:军事技术 伦理 维度

    自工业革命特别是20世纪以来,现代军事技术的发明与应用,使人类生活和世界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核武器应用到信息网络战兴起,從局部战争到空天一体等等,科技的发展使得战争的形式越来越多样化,影响范围也越来越广泛。与此同时,现代军事技术的发明与应用,带来巨大威力的同时,负面影响也愈演愈烈,就像核武器具有毁灭全人类的杀伤力,20世纪的人类也饱尝了军事技术带来的巨大恐惧。现代军事技术的发明与应用,到底是满足了人类征服的欲望,还是把人类推入了毁灭的地狱?如何规范军事科技研究、发明的行为及其应用后果?科学家应对其发明承担怎样的责任?关于现代军事技术的伦理问题,应从以下的维度进行探讨。

    一、现代军事技术伦理问题的主体维度

    军事技术的主体在军事技术开发、应用等过程中应承担一定的道德义务。所以,军事科技工作者、政府或其它决策者应共同成为军事技术伦理考量的责任主体,承担不同的伦理责任。

    1、军事科技工作者的科技伦理责任

    军事科技工作者包括从事军事科技研究和推广的专业人员,包括科学家、技术专家、工程师等相关科研人员。他们的伦理维度,直接成为现代军事技术研究的伦理导向。正如爱因斯坦所言:“作为知识体系的科学可以说是中立的或无涉价值的,但作为研究活动和社会建制是负荷价值和承载伦理的。科学家在科学工作中追求真的理论,感受美的神韵,他们也应该承担善的责任。”在军事科学的研究中,从研究的动机、问题的确立、课题的选择、观察和实验的进行、假说的提出、理论的形成到军事科学成果的技术应用等等,每一个环节都负载着重大的价值。同其他任何事业一样,军事活动应以确保人类的生存和促进人类的发展作为终极目标,所以,军事科技工作者只懂得应用科学技术本身是不够的。“关心人的本身,应当始终成为一切技术上奋斗的主要目标。关心怎样组织人的劳动和产品分配这样一些尚未解决的重大问题,用以保证我们科学思想的成果会造福于人类,而不致成为祸害。”科技工作者作为科技伦理责任的首要主体,在军事技术的发展进程中仍然承担着不可取代的科技伦理责任。

    军事科技工作者的伦理责任包括两个层面。其一属于职业伦理责任的范畴,即从事科技活动时须具备的基本的道德品质和科学精神,如默顿曾从科学社会学的角度指出,科学家在科学共同体内活动应遵守四项规范:普遍性原则、公有性原则、无私利性原则及有条理的怀疑主义原则。其二属于社会伦理责任的范畴,可简单归结为预见、通告、建议。与人类其它活动相比,军事活动有独特的表现,比如破坏力巨大、后果不可控制、暴发形式剧烈等等。所以,军事科技工作者作为专业人员,具有一般人不具有的专门的科技知识,他们不仅能够比一般人更早、更全面、更深刻地了解某项军事技术成果,也能够比一般人更早、更全面、更深刻地知道某一军事科技活动可能给人类带来的危险。他们的特殊能力决定了他们首先应该承担预见的伦理责任,即有意识地思考、预测、评估其所从事的科技活动可能产生的不利后果,主动把握研究方向;在情况允许时,科技工作者应自动停止危害性的工作。例如,原子弹之父奥本海默,在丝毫没有预料的情况下看到了原子弹爆炸的巨大威力,也预见到了可能对人类造成的毁灭性的灾难,随即宣布停止他的研究,甚至为此深深懊悔。

    2、政府或其它决策者的伦理责任

    大科学时代,科学己具有社会性的结构和运行方式,科学社会化和社会科学化成为现代科技发展的两大特征,几乎所有科技活动都需要强大的物质基础、昂贵的仪器设备、大型的科研院所和实验室,以及建制的以科学为职业的庞大的研究队伍和共同体,军事技术研究随着现代战争的爆发,更加体现出这一特征。所以,考量军事技术的伦理法则,科技工作者只是科学共同体中的一员,而政府由于拥有绝对优势的资金、资源和权力,对科学共同体的行为具有相当大的甚至决定性的影响。事实上,当今世界各国几乎都将发展、推广军事科技限定为国家行为,政府对本国的军事科技发展规模、方向、速度等进行宏观调控,因而,军事科技的研发应用,政府及其它决策者的责任不容忽视。

    二、对现代军事技术伦理问题的认知维度

    纵观近、现代的战争,实际上是把科技成果运用于战场上的战争。从诺贝尔的黄色炸药,到爱因斯坦首先提倡制造的原子弹;从氢弹、导弹,一直到中子弹、细菌弹、毒气弹、催泪弹;从常规武器到超常规武器;从陆地战斗、海洋战斗到空中战斗,都是科学与军事结合的产物。许多科学家从科学道德的价值立场出发,强烈反对把科技应用于军事目的。可是,从战争的性质来看,战争可分为正义战争和非正义战争,因此,对科技应用于军事的伦理问题认知就显得极其复杂了。在许多人看来,把科技应用于非正义战争的军事目的是不符合科学道德的,反之则符合科学道德。很明显,这样一个简单的、粗糙的评判标准是不科学的。以二战为例,美国在二战期间向日本投放了两颗原子弹,加速了法西斯集团的战败,若以战争性质作为该事件的评价标准,显然是符合科学道德的。但是,若从该事件对日本平民和对长崎、广岛的生态环境的破坏等角度去考虑,就是不符合科学道德的。因此,把科技应用于军事目的的伦理问题的评判是复杂的,必须从辩证的角度进行考察,才能够得出一个比较科学的结论。

    应该说,将科技这把双刃剑应用于战争,其效果也是双向的,既有使战争升级,给人类带来灾难的一面,也有控制战争,维护世界和平的一面。人们不能完全对其进行科学的预测或预知,因而也就不能预先对其进行完全地控制。但我们不能因此望而却步或悲观失望,甚至固步自封。科学技术的发展是无限的,但人类对它们的认识和探索也是无止境的,人类的智慧和能力的发展也是无限的,人类可以通过采用“预凶”的方法谨慎地使用科学技术并预先做出对策。只有全面、辩证地认知军事技术的影响,才是做出正确伦理判断的前提。

    三、现代军事技术发展的价值目标

    这一维度的探讨,是在探究军事技术伦理的终极目标。无论是主体责任维度还是认知维度,都要有一个价值评价标准。正所谓“可欲之谓善”,这个意义上说,技术可以成为

    人類追求“善”的手段和方法。人类利用技术创造人工自然,美化自己周围的环境,通过技术创造文化艺术,陶冶人们的心灵,塑造美好的精神世界。爱因斯坦就曾经向从事科学技术工作的青年人发出过这样的忠告:“如果你们想使你们一生的工作有益于人类,那么,你们只懂得应用科学本身是不够的。关心人的本身,应当始终成为一切技术上奋斗的主要目标;关心怎样组织人的劳动和产品分配这样一些尚未解决的重大问题,用以保证我们科学思想的成果会造福于人类,而不致成为祸害。在你们埋头于图表和方程时,千万不要忘记这一点!”因此,实现真、善、美的统一,完全可以成为技术追求的最高伦理。

    军事技术具有真的价值属性,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然而,军事技术的真,不仅有实践价值更加具有认识价值。一旦掌握了某项军事技术,军事活动可能就会蕴藏着更大的威力。从表面上看,一种新的军事技术,往往被用来解决争端,但是也可能为一己私利而危害他人的利益甚至整个人类的安全。从另一个方面来讲,人们发动战争的目的是为了给人类带来更大、更多的善,即和平,事实上科学技术的运用也确实是为了履行这样的社会功能,因此,军事活动中集的伦理目标,同样是“善”的价值维度。然而,由于军事科学技术的成果不一定导致善的结果,甚至往往带来“恶”的后续影响,因此,科技伦理的研究,一方面可以使科学技术的运用得到明确的道德理性的指导,从而最大限度地减少利用技术成果用于恶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可以使道德弥补单纯的科技理性的不足,可以增强科技工作者对于科研开发后果的社会责任感,从而最大限度地消解科技带来的负面效应,把军事技术纳入善的轨道,实现了真与善这两种价值的统一。

    战争不是目的,和平才是初衷,对军事技术发展的伦理考量,是人类对于军事、武器和战争的重新认识,也是人类追求和谐,追寻“终极关怀”的深刻思考。只有在“人”的视角下,科学技术的发展才具有真正的意义。

    参考文献:

    [1]唐汝厚译.爱因斯坦通信选[M].北京出版社,1985.

    [2][美]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M].北京:商务印书馆,1979.

    [3]徐少锦.西方科技伦理思想史[[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1995.

    [4]李醒民.论科学家的科学良心:爱因斯坦的启示[J].科学文化评论.2005(2).

    [5]梁红秀.论科技伦理责任的三种主体[J].理论月刊,2008,(12).

    [6]马智.科技伦理问题研究述评[J].教学与研究,2002,(7).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