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范文大全
  • 文档下载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旅游出行 > 正文

    抢救《四库全书》的陈布雷之弟——陈训慈

    时间:2021-02-05 07:44:05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陈训慈(1901—1991),字叔谅,浙江慈溪官桥村(今属余姚)人。大哥(从兄)陈屺怀是西湖博物馆(浙江省博物馆前身)首任馆长,当时被称为“宁波四才子之一”;二哥陈布雷,是蒋介石的幕僚长,人称“民国一枝笔”,蒋的众多重要文稿,多出自陈布雷之手;夫人阮莹,是一位标准的贤妻良母,生有三子三女,虽是旧式婚姻,但伉俪情深。陈老1924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历史系,1932年起任浙江省立图书馆馆长达10年之久,抗战时还短期出任浙江大学龙泉分校主任。新中国成立后,他被聘为浙江省文史管理委员会专任委员兼图书资料室主任、浙江省博物馆顾问,并任浙江省政协第一至第六届委员,直至1991年5月13日去世。

    陈老是一位“博古通今,学贯中西”的史学家,在上世纪30年代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新时代史地丛书》中,他著有《世界大战史》、《近代欧洲革命史》、《中国近代史》、《五州痛史》等书,内容十分丰富。但他下功夫较多的是地方史和地方文献的研究,这方面较重要的著作有《晚清浙江文献概述》、《清代浙东之史学》、《浙江省史略》以及晚年和方祖猷先生合著的《万斯同年谱》等。他还翻译过《史之过去与将来》、《历史之价值》、《战后德意志历史教育》等文章。

    疾呼抗日救国

    陈老是一位爱国学者。早在宁波效实中学读书时,就参加了“五四”爱国学生运动,上海“五卅”惨案时,他己任母校历史教员,在校内团结青年学生,创办《爱国青年》杂志,宣传内除军阀,外抗强敌的主张。1932年1月25日,他出任浙江省立图书馆馆长。3天后,日寇发动了“一·二八”事变,他义愤填膺,在馆刊创刊号上发表了《文化之浩劫——为东方图书馆与其它文化机关之被毁声讨暴日》一文。“七七”事变后,他积极响应抗战号召,联合在杭州的浙江大学、浙江医专、西湖艺专及西湖博物馆等七个文化单位创办了浙江省第一个抗日救亡刊物《抗战导报》,先后撰写了《我们愿是全国总动员的一员》、《国际现势与白救之道》、《注视全面,打破悲观》等文章。他的爱国情怀可见一斑。

    抢运国宝——《四库全书》

    我国原有《四库全书》七部,分存于“七阁”,由于“火烧圆明同”及“太平之乱”,七部中三部被毁,江南仅存浙江文渊阁这一部也遭遇“庚辛之难,阁圯书散。”幸有钱塘丁松生(丙)、丁竹舟(申)两兄弟,眼看四库全书已从文渊阁流入街市,事态极为严重,决心冒险抢救,检残搜阙,并出重资进行增补,才使四库全书得以劫后余生。于1880年,丁丙、丁申重建文渊阁。可见这部四库全书得以保存之不易。

    1937年8月,日寇在上海金山卫登陆,杭州危在旦夕文渊阁的四库全书及浙图的大量图书亟待抢运,陈老和西湖博物馆董聿茂馆长多次去找省教育厅厅长许绍棣要求拨款抢运图书文物,竟遭冷遇,陈老只好自己设法筹款,和图书馆同十二同心协力,全身心投入国宝抢救工作,先将四库全书抢运至富阳,后来又冒生命危险将浙图的大量线装书和外文图书抢救出来,陈老自己最后撤离图书馆,他撤离之后二天,杭州便沦陷了。后来他还将宁波天一阁藏书也抢运出来,一并运到浙南龙泉山村大(石达)石。文渊阁四库全书的抢运后来得到竺可祯先生的大力帮助,经过千难万险才运到了大后方贵阳,抗战胜利后又安全地运回杭州。我们今天能看到这部国宝,这都是陈老和他同事们历尽艰辛努力保护的结果。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抗战前陈老已是一名爱国著名学者。新中国成立后,他被聘为浙江文管会委员兼图书资料室主任。“文革”中,由于出身问题受冲击,儿子被下放,妻子因受惊吓与劳累而过世:但他把痛苦埋在心里,这段经历也从不向人提起,即使在“文革”被否定后,他首先还是反躬自省,在言行上始终与共产党保持一致。

    陈老是浙江省第一至第六届政协委员,他把政协工作看作是神圣崇高的职责,差不多每年省政协开会,他都有关于发展文化教育事业、弘扬中华民族文化,以及有关两个文明建设的提案提出。

    在他所敬仰的人中,有一位是清末爱国学者林启,林启在任御史时,因上疏谏请西太后停建颐和同而被贬,后调补杭州知府,现在浙江大学前身的求是书院、浙江省杭州高级中学前身的养正书塾和浙江理工学院前身的杭州蚕学馆,都是林启创办的。杭州人民为纪念他的功绩,在他过世后,在孤山立林墓,建林社、林墓于“文革”前被毁,林社长期被一些单位借用。

    陈老有鉴于此,在1983年省政协五届一次会议期间,用端正小楷写成提案,要求恢复林墓和林社,在提案上签名的还有沙孟海、朱新予、王承绪和毛昭晰等人,这一提案因各种原因未获通过。但陈老毫不气馁。继续联络政协委员,先后写了六次提案。1991年3月省政协开会期间,他以90高龄,慷慨陈辞,说明恢复林墓林社的重要意义。为了起草提案,发病前一晚写至深夜,不久即发病昏迷,经抢救,在半昏迷状态中一直呓语:“政协提案,政协提案……”。在陈老逝世后,当亲人们进入卧室凭吊时,在他床头柜上发现了他的绝笔——一个未封的信封,打开一看,竟是他亲笔写的关于林启墓的提案。提案是与毛昭晰、王承绪、范克峰、徐祖潮五位委员联名提出来的。一个政协委员能做到如此,真可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厂,不能不让人们的心灵受到强烈的震撼!可喜的是,这一提案现在已有结果,孤山林启纪念馆已在1997年4月1日开馆,40年前在孤山迁至杭州吉庆山隧道旁马坡岭的苏曼殊、林启、惠兴、徐自华和徐蕴华姐妹、林碧寒及魏源等7位的名人墓,现已在该处统一修成“西湖文化名人墓”,并于2005年12月5日竣工开放,成为西湖风景区中又一处重要人文景点。陈老当可含笑于九泉了。

    今年是陈老诞辰105周年,他一生爱国,为学界楷模:我国著名书法家、已故浙江省博物馆名誉馆长沙孟海先生早先曾给陈老写有两副对联:

    寿联(祝90寿辰)

    美意延年本身是历史人物

    高文寿世到处是爱国情怀

    挽联(悬于灵堂中央)

    双目难瞑未见及家室团乐宗邦统一

    千秋佳话主要是政协供稿文渊保书

    这是对陈老爱国一生最恰当的评价,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