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范文大全
  • 文档下载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旅游出行 > 正文

    名家作品赏析

    时间:2021-02-05 07:44:24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吴昌硕《寿石天竺图》赏析

    □ 文/棋 子

    在20世纪初中国画坛上,吴昌硕是一朵奇葩。他成功地融诗、书、画、印于一体,构成了个性鲜明的艺术风格,将“金石画派”的发展推至高峰,成为中国艺术史上无法取代的一代巨匠。王森然在《吴昌硕先生评传》中谈及吴昌硕的绘画艺术时,有颇中肯的总结:“盖师于浩博之自然,俊伟之人格与诚挚之情感,而承于伟大之精神也。其经历名山巨川,得天地之奇气,披读万卷书籍,摄古人之精华,摆脱一切纷靡,养内心之元神,运其奇气元神输送之笔端,留其迹象于纸上。故其章法、笔气、墨韵、无不奇特,无不饱满。”此《寿石天竺图》格高韵古,元气淋漓,正是“章法、笔气、墨韵、无不奇特,无不饱满”,无疑是吴昌硕的代表作之一。

    请看吴昌硕的表白:“说我善于作画,其实我的书法比画好;说我擅长书法,其实我的金石更胜过书法。”此乃形成其艺术风格的内涵。吴昌硕迈进艺术的殿堂是以书法、篆刻为始,后再从事绘画的创作。故其书法、篆刻的深厚功力,对其绘画艺术的风格有决定性的影响。这帧《寿石天竺图》的布局,显然是得益于作者书法和篆刻的修养。此画的两个主角是石头和天竺。前者从右下角向画中间斜上,稳住了画的重心。天竺的树干虽是从右边中间向上伸展,和石头形成了两条并行线,树叶却是从右上角向左下角散落,再用枝干衔接,与石头似有左右互相交叉穿插之意,紧密而取得对角倾斜之势。左边由上而下的行书长行题款,不单使画面显得更加平衡,而且增强了布局的气势。画中各物体的错综关系,以顺应逆,互相响应,尽显作者在构图方面的苦心经营,极为讲究。

    以书法入画是吴昌硕重要的艺术风格之一。图中石头虽是寥寥数笔绘画而成,却笔力浑厚,苍劲老辣,恰似吴昌硕自己所说:“我生平得力之处在于能以作书之法作画”的最佳佐证。尽管只以淡墨钩勒渲染,处于前方的石头却是充满厚重感,虚中见实,清新隽永。天竺的枝干和叶子苍润烂漫,层次丰富,色墨交融。吴昌硕在用色方面的雅好来自西洋绘画的西洋红,图中大部分的天竺籽正是采用此颜料,深红古厚,不露火气,艳而不俗,洋溢着富丽、热烈,而又稳重典雅的趣味。潘天寿指出,吴昌硕“以金石治印方面的质朴古厚的意趣,引用到绘画用色方面来,自然不落于清新平薄,更不落于粉脂俗艳,能用大红大绿复杂而有变化,是大写意花卉最善用色的能手。”确是如此。

    天竺常年青幽幽,绿油油,嫣红的天竺籽晶莹剔透,缀满枝头,象征多子多孙,人丁兴旺,福气满堂。石头则不朽,象征无量寿。吉祥如意的题材,加上生气勃勃的笔触,炉火纯青的艺术技巧,组成了一种丰实高尚的美感,令人百看不厌,赏心悦目。

    傅抱石、关山月合作《长白飞瀑》赏析

    □ 文/棋 子

    从1959年至1963年,傅抱石在国内作过五次大规模的旅游写生访问,其间创作了大批以途中所见所闻为题材的作品,成了其晚年生活和创作的重心。第一次旅游写生是1959年6月,傅抱石应湖南人民出版社之邀,由长沙转往韶山,以韶山附近的山川名胜和遗迹创作了一组作品,后来并出版《韶山写生集》。第二次旅游写生是1960年9月,傅抱石率领江苏省国画院为中心的“江苏国画工作团”,包括钱松、魏紫熙和亚明等13位画家,经历三个月的时间,旅行了二万三千余里,走访了河南、陕西、四川、湖北、湖南、广东等六个省和十几个大城市。事后集合诸位画家以是次写生旅行所见景观为题材的作品,在北京举行“山河新貌”画展,同时出版画集。第四次是1963年春天,携家人在杭州、桐庐、富春江一带写生,留下了不少以江浙和西湖一带风景为题的佳作。最后一次旅游写生是1963年11月,傅抱石回到江西南昌后,在庐山、井岗山、瑞金、黄洋界、茅坪等地写生,并经湖南回南京。

    这帧作品是创作于第三次旅游写生途中。继1959年7月至9月,傅抱石和关山月一同为北京人民大会堂绘制巨幅山水画《江山如此多娇》后,他俩因创作任务,自1961年6月至9月,又一起到东北长春、吉林、延边、哈尔滨、镜泊湖、沈阳、抚顺、大连、长白山等地写生作画。后来还为此行举行画展,并出版《傅抱石、关山月东北写生画选》(辽宁美术出版社,1963年)。这就是关山月在题跋中所指的“一九六一年夏,曾与傅抱石同往东北搜稿而作百日游”。

    是次旅行以长白山和镜泊湖停留的时间最长,创作的画也较多。傅抱石在外文版《中国建设》杂志而撰写的文章《在更新的道路上前进》中提到:“这两个地方,过去都是东北抗日联军的根据地,流传着许多惊天动地的英雄故事。而现在呢,则又是一派和平安乐的景象,加上自然环境的雄壮美丽,真使人有‘兹游奇绝冠平生’之感。”(叶宗镐选编《傅抱石美术文集》,江苏文艺出版社,1986,P676。)

    在旅行写生的过程中,傅抱石绘制了不少画作,有部分作品会在创作后马上写字题款,但往往有一些作品完成后并不立刻题款,主要是因为作者希望暂时将作品留下,日后因应送人或参展的需要再题上适当的相关内容和盖上印章。可惜他在1965年9月29日,因脑溢血突然不幸病逝于南京汉口路寓所,故此遗留下部分还来不及题款和盖章的作品,此作为其中之一。

    从图中所见,作者散锋笔法的应用和“抱石皴”的发挥,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阶段。傅抱石用笔根擦染出长白山高耸挺拔的山坡,淋漓尽致,充分体现了其壮丽气势和质感,以及山石在飞泉的影响下的湿润感。而左边倾泻而下的瀑布更是充满动感,恰如李白“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诗意。

    傅抱石以散锋笔法画水所造成的效果显著,在此画前景水口中表露无遗。夏普在《傅抱石笔法论》中指出:“他画水不像古人那样,用中锋单线钩法,而是将笔锋散开,笔尖触纸,腕部运力,拨动手指,自左向右颤抖移动,画出水面波纹……有时,在上述笔势力中,加大运笔的压力和腕指抖动的幅度,即画出较大的水势和流动感……人称‘抱石画水,如闻其声’,信然。”(《傅抱石研究论文集》,傅抱石艺术研究会,1990,P64。)关山月在1992年应友人之邀在此画中的山路上加画了三个骑马的途人,“表达鞍上采胜之意趣”,平添了几分生气,又题跋记述三十多年前的旧事,对该作品十分重视。1993年7月1日至10日香港集古斋主办的《关山月作品欣赏》展览会中,这帧作品是展品之一,并且出版于该展览会的图录中,弥足珍贵。

    责任编辑:李红娟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