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范文大全
  • 文档下载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民间风俗 > 正文

    叶县盐都几个村搬迁_盐都 叶县行

    时间:2019-01-06 05:22:15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叶县古时乃豫州属地,地处南襄隘道北口,商、周为应国国都,春秋初,楚灭应置叶,春秋晚期为许国国都。曾名昆阳,汉置叶县。1983年9月划归平顶山市。   叶县地处南北文化的结合部,现存有西周文王姬昌化行南国遗迹、霸王城(项羽筑)、箫王城(光武帝筑)等秦汉历史遗迹;西汉末年著名的以少胜多战役――昆阳之战发生于此;叶县县署是国内仅存的一座明代县衙,和叶邑古城被列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在原始社会时期,人主要依靠猎取野兽和飞鸟鱼类为食,被猎取的动物体内含有一定的盐分,可以满足原始人生理上的需要。随着火的发明和使用,人类告别了茹毛饮血的原始生活,从漫长的蒙昧时代走向了文明时代。此时人类食物的构成发生了变化,人们对盐的发现和利用的需求逐步增长起来,因此,食盐逐渐变得重要起来。
      在叶县盐田发现之前,河南省是盐的纯销区。每年用盐量130万吨,主要从青海、内蒙古、新疆、天津和河北等产区调入,铁路平均运距为1361公里,仅运费一项一年就是3538万元,占用国家2.1万多个车皮。
      
      20世纪80年代:白龙苏醒――发现叶县盐田
      
      2月26号上午十点,我们的车轮在叶县的土地上印下了第一道车辙。我看到不远处矗立的两个正冒着白烟的大火炉。20分钟后,我们到达了第一站――位于叶县境内的中盐河南盐业物流配送有限公司。
      中午,物流配送公司的内部食堂。叶县县委书记高永华也来了。
      高永华,曾于2000年至2003年担任平顶山市盐业管理局局长,党委书记,可以算是个“老”盐业人。2006年12月,高永华到“盐都”叶县担任县委书记。
      “1981年8月,河南省石油勘探局为了寻找石油,在叶县仙台镇贾刘村北150米处钻探时,意外发现有盐矿资源。后来经过化工部钾盐地质大队、化学矿产地质研究院等单位勘探、分析和证实,在叶县境内约1500米深的地下,确实蕴藏着一个特大型优质盐矿床。这块盐田展布面积约400平方公里,盐层厚度达496米,氯化钠含量平均在90%以上,储量达2300亿吨!”高永华这样给记者介绍道。“当时叶县人民就称之为‘一条在我们脚下沉睡了亿万年的白色卧龙’。”
      1981年8月,应该是个被载入史册的日子,这块沉睡了上千年的土地,第一次被地质钻头叫醒。
      下午,我们齐聚在叶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王华召的办公室。窗外,县委办公大楼的正对面,是新建的文化广场。凭窗远眺,记者又看到了那两个矗立在远处的大火炉。
      “那是蓝光电厂,2004年7月并网发电的,一期工程投资了8.5个亿,投资6亿元的2号机组也已建成并调试成功。”王华召给我介绍。
      得知我的来意后,王华召开始回忆:
      1987年10月26日,随着“中原盐田一号盐井”的竣工并顺利出卤,河南省不产盐的历史从此宣告结束。
      1988年4月16日,河南省第一个制盐企业――日产10吨平锅盐生产能力的叶县中原盐田试验中心成立。
      平锅制盐是怎么回事?记者不解了。
      “平锅制盐,就是用钢板焊成长方形或正方形的平底敞口容器,盛入卤水,下面用煤炭或者柴火加热。卤水里的水份蒸发后,就煮成了盐。”王华召边给我释疑边指着一张图片给我看。
      在那幅图片下面,我看到了这样几行字:当地群众自发兴起的小平锅制盐在路旁、沟边、村头、院落如火如荼地发展起来。据不完全统计,当年叶县的平锅总数发展到600余组、1500多口,平锅盐产量超过5万吨。
      
      1990年代:白龙崛起――创建中原盐都
      
      “看着遍地开花的平锅制盐,我们县的领导心中是喜忧参半,喜的是叶县盐业生产的起步竟会如此的轻而易举,忧的是这样近乎原始的生产与现代化的生产模式相差甚远。叶县的盐业发展史,说实在的就是一部叶县人民的血泪史。”王华召此时的语调有些沉重。“由于工艺原始,遍地架起的铁锅,熊熊燃烧的烈火,煮沸的卤水……这些都对制盐工的人身安全存在很大威胁,稍有不慎,就有伤亡事件发生。”
      那……
      “改进!必须改进!所以1990年,我们县委县政府果断决定自建盐厂,启动中原盐田的大规模建设。”
      自建盐厂谈何容易:缺少资金,缺少技术,缺少人才,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但我们身后有80万人民啊。”王华召笑了一下,点着一支烟。神情仿佛回到了当时。“当县委拿出集资建厂的意见之后,全县应声掀起了‘奉献一份爱,同心建盐厂’的热潮。在1990年12月24号叶县豫昆盐厂集资动员的报告会上,县领导当场捐资10200元,广大干部群众也纷纷为盐厂建设捐资,就连远乡的农民,也纷纷送来自己5元、10元的心意……短短两个月,全县人民共捐资800多万元。四个月后,我们省第一家现代化盐厂――叶县豫昆盐厂破土动工了。”
      1992年8月10日,豫昆盐厂提前5个月竣工。历史在这一天定格:项目建设指挥长一声令下,操作工合上开工试车的电闸,雪白的精制盐顺着长长的输送带,流进盐仓,流进包装袋,堆积成越来越高的盐垛……豫昆盐厂一次试车成功。
      经轻工部井矿盐质量监督检测中心检验,豫昆盐厂的产品质量完全符合国家标准,优级品超过99%。豫昆盐厂的投产成为河南盐业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那后来呢?”我已经被吸引了。
      1994年8月,中国盐业史上发生了一件大事。为了消除碘缺乏病,国务院颁布了《食盐加碘消除碘缺乏危害管理条例》,要求全国各地实行生产线上集中加碘,保证全民食用加碘盐。坐落在田间地头、民宅农户的平锅盐成为限时取缔的对象。平锅制盐,面临一朝覆灭的命运。
      “取缔平锅制盐,意味着我们县将会有数千万元的经济损失。但是,为了消除碘缺乏,提高整体国民素质,县委县政府还是痛下决心,对县境内的平锅制盐企业实行关停。那种景象可以用‘惨烈’来形容:在一双双含泪的目光注视下,一口口平锅被捣毁,一座座烟囱被炸掉,一口口盐井被封填……据不完全统计,全县共拆毁平锅1100多口,炸毁烟囱277个,直接经济损失6200多万元,这对于一个省级贫困县来说不啻是一个天文数字。”这时我在王华召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种别样的东西,却又说不清是什么。
      当平锅制盐成为了历史,成为了一种教训,叶县人民对发展现代化制盐工业翘首期盼。
      
      新世纪:白龙腾飞――打造中国岩盐之都
      
      据了解,从盐衍生出来的下游化工产品有300多种,随着盐田的发现和开发,盐化工产业顺势而生。盐化工就把地下的资源转化为技术含量高和附加值高的化工产品。
      叶县是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资源,做好这道1+1>2的算术题的呢?
      记者多次看到这样一组数据:
      ――2003年4月,随着中盐皓龙天源盐化有限公司投资3,1亿元的60万吨精制盐项目建设投产,叶县成为我国中部地区最大的精制盐生产基地;   ――2004年9月,投资145亿的神马集团循环经济园开工兴建,建设目标是年产100万吨离子膜烧碱和i00万吨PVC树脂;
      ――仅2006年,投资4.3亿元的天源盐化有限公司60万吨盐厂建成投产。这是中国盐业总公司麾下产能最大的制盐企业;投资1.3亿元的河南盐业物流公司建成投产,使叶县成为全国最大的盐产品集散中心;投资5.5亿元的神马氯碱一期双10万吨项目建成投产,这个项目像一架高速立交桥,拉近了制盐和发展盐化工之间的距离。
      千帆竞发、百舸争流……
      两年前的资料就显示叶县综合经济实力已由2001年的全省第102位上升至2005年的第58位,四年前移44个位次,连续两次被评为全省县域经济发展速度最快、效益最好的十个县(市)之一,享受扩权县待遇。
      
      可持续发展:打造循环型盐都
      
      2007年11月25日,北京人民大会堂。当叶县县长闫延瑞从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嘉璐、中国矿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曾绍金的手中接过那块“中国盐业之都――河南叶县”的匾牌时,“中国盐业之都”正式花落叶县。
      “到‘十一五’末,叶县有望实现3个全国第一:井矿盐原盐产量达到500万吨,全国第一;盐业物流配送能力达到70万吨,全国第一;盐化工产品产量达到400万吨,全国第一。”在接受采访时,县委书记高永华信心百倍地说。
      刚刚过去的2007年,叶县有三件事值得我们关注:除了被授予“中国盐业之都”外,由于畜牧业生产的迅速发展,全省畜牧业现场会去年也在叶县召开;另外,叶县还成功创建成为“省级园林城市”。
      作为“中国岩盐之都”,叶县怎样以资源的有效开采利用为原则,做好功能区规划和产业规划?作为“省级园林城市”,叶县又如何推进循环经济建设,避免由于盐化工业发展对环境带来的消极影响,为中国盐业发展探索一条生态、环保、高效的产业发展之路?
      这是摆在叶县县委县政府领导面前的问题。
      县委书记高永华给出的答案是:综合利用厚重的历史文化资源和盐文化资源,打造“中原盐都”,坚定不移地走可持续发展和循环型盐都路子,到‘十一五’末,我们的目标是跨入河南省县域经济综合实力前20强,力争跻身全国百强县行列!
      县长闫廷瑞说,建设“中国岩盐之都”,要求叶县文化旅游产业不仅要传承历史文明,还应创造出现代文明,尤其是要深入开发盐业文化,我们在中盐河南盐业物流配送基地特意设计出了一条工业旅游路线。通过这条路线,游客可以近距离地看到,在机器人的操作下,食盐是怎样从选配、包装,到最后一道工序喷码,一步步调配成各种盐产品的,游客可以从中享受到现代科技带来的乐趣。同时,我们已经与美国大力神公司达成合作意向,在叶县投资近2亿元建设全国有影响、全省第一的中原保健盐湖及服务配套设施,最终建成一个功能完备的中原盐湖保健城,给旅游者提供一个能享受“躺在死海水面上读书”乐趣的体验。
      这个问题还被专程列入了2008年2月16号召开的叶县第十三届人代会的政府报告中,县长闫廷瑞在报告中指出,要充分利用好地下这条“白龙”,全力打造“实力盐都”、“魅力盐都”、“文化盐都”、“和谐盐都”……
      对此,我们拭目以待。
      从1987年泱泱中原大地出土第一粒盐到2007年被国家矿产部授予“中国岩盐之都”,叶县用了20年。
      20年栉风沐雨,20载砥砺前行。如今的叶县,早已从单一的制盐模式,发展为制盐、盐化工、煤盐化工产业并举的产业链条。在昔日昆阳之战千军万马浴血奋战的古老战场,在孔子周游列国寻找不到渡口的问津旧址,在人迹罕至的大青山脚下,在“青山不墨千秋画,澧水无弦万古琴”的1380平方公里的叶县大地上,记者看到了2500年前孔子在此对叶公沈诸梁留下的话语:近者悦,远者来。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