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范文大全
  • 文档下载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民间风俗 > 正文

    【左字】左的田字格写法

    时间:2019-02-04 05:26:20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我的大伯是一位土木建筑工程师,住在重庆近郊的江津城里。人们叫他:欢工。   欢工是一个疯疯癫癫的人。   导致欢工变疯的是许多年前一位姓右的书记。   许多年前的一天,右书记吓坏了。
      右书记年约五十岁,秃头,时常穿一身灰色的中山装。左胸的衣袋里别着一支红颜色的铅笔。在许多年前的那个年头,只有几类人是在衣袋里别笔的:别红铅笔的,不用问,一般都是革命委员会的重要成员,红铅笔是作批示和圈阅文件用的,因此。大凡别红铅笔的人,大都一副和蔼可亲、慈眉善目的样子,让人无形中生出一种亲近和信赖;别蓝铅笔的一般是土木建筑工程师,因为头上压着一顶重如大山的臭老九帽子,所以,路上看到他们时,总是一副惊惶不安的神态;至于别一支钢笔的是中学生、别两支钢笔的是工农兵学员、别三支钢笔的是修理钢笔的工匠……诸如此类,都有明确而精细的等级划分。
      许多年前的欢工,虽然是别蓝铅笔的臭老九。但还没有疯癫。逼迫右书记将欢工搞疯的是一场前所未有的运动。记得,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上午,他们在单位的大门口前的院坝上跳完那个时代最深入人心的忠字舞后,左胸上别着一枚伟人像章的右书记,抱着一叠裁剪得整整齐齐的红纸,以一副政治家似的面孔出现在人们面前。按右书记的解释:革命委员会为了考验人们对领袖的忠诚程度是否像右书记反映的那样烧到了一百度以上,决定每人发一张红纸,纸上印着一个正方形的方框,在方框里写一个“左”字,谁的“左”字写的好,不言而喻,最最最忠诚的人肯定是他。
      “红纸每人一张。没有富余。”右书记说,“我跟你们一样,是要表‘忠心’的。”
      问题就出在“每人只有一张红纸”上,问题就出在右书记本人身上。回到办公室之后的右书记,立马操起一支毛笔,将那张红纸在办公桌上铺开,笔力道劲地写了一个“右”字。右书记是领导,平时习惯了看完文件后,总是要模仿高级别领导人的做法,用红铅笔在文件上圈阅出一个醒目的“右”字。等他发现这次应该写“左”字时,一切都晚了。冷汗立刻从他的额头上淌下来,滴滴嗒嗒地掉到红纸上,很快就将那个“左”字浸泡得一片模糊。
      “见鬼了,真是见鬼了。”右书记一刹那居然有些莫名其妙地愤怒起来,“狗日的,搞他妈什么‘左’字……”猛然间,他像意识到了什么,做出一副被天打雷劈似的惊恐状,急如星火地补充道:“他妈的我为什么不姓‘左’?”
      好在,这间书记办公室只有他一人,因此他可以提心吊胆地想想法子。在其余的办公室,人们你监视着我、我注意着你,不要说将“左”字写成了“右”字,即便“左”字稍稍出了一点格,顷刻间就大祸临头,因此,把“左”字写成了“右”字的右书记,能够有喘息片刻的机会将错误补上,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就在右书记冷汗如泉涌的时候,隔壁办公室传来欢工的咳嗽声。据说,欢工不仅写得一手好字,还有一个人所共知的养生病:长年累月的咳嗽。忽然,右书记双目如同光芒万丈般地贼亮。他不再发抖了。他重新镇静下来。他学着那个年代电影里常有的镜头,从办公桌里恭敬地“请”出一本红宝书,为他即将采取的革命行动寻找指导思想和理论依据。最后,红宝书中的一句话坚定了他必胜的信心: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立刻,雨后彩虹般的前程金光万道似的闪耀在右书记的心中。他站起身,严肃地扣上风纪扣。又将左胸衣袋里的红铅笔整理周正,把那张红纸锁进抽屉。然后,他一如往昔地背着双手,脸上露出经过思想武装了的、有理论依据作基础的慈祥的笑容,迈着方步来到了欢工的办公室。
      “右书记好。”
      正在纸上努力练习“左”字的工程师们齐刷刷地站起来,直挺挺地伸直腰,接受着右书记的目阅。
      “大家都好,大家都好。”右书记依旧背着手,笑容可掬地对人们说,“坐下吧,坐下吧。继续练,继续练。”
      工程师们重新坐下来,提起毛笔,聚精会神地斟酌着“左”字的结构与笔划,肚子里盘算着怎样才能将“左”字写得最有力、最深刻、最雄伟。他们苍白的脸孔显的毫无血色。
      “咳……”欢工忍不住又咳了一声,一只手死死地捂住嘴巴,整个脸涨的通红。
      “小欢,”右书记走过去,弯下腰轻抚着对方的背,“咳嗽好些了么?”
      “嗯……”欢工的眼珠从紧紧捂住嘴巴的手掌边翻滚起来。直盯盯地仰视着眼皮上方的右书记。
      “啊呀!”右书记拿起欢工面前的红纸,。小欢,你已经把‘左’字写好了吗?真快呀,写得如何?不能马马虎虎,这可是政治任务哟。我看看……呃,我的眼镜呢?”他摸了摸口袋,“哦,放到我办公桌里了。这样吧,小欢,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立刻,右书记大踏步地走出了工程师们的办公室。
      当欢工战战兢兢地来到右书记的办公室、毕恭毕敬地站到他面前时,右书记已经戴起了一副新买不久的远视眼镜。右书记不是近视眼,右书记是站的高望的远的远视眼。
      “小欢,”右书记严肃地说:“你是怎么搞的,为什么把‘左’字写成‘右’字了呢?”
      “啊!”欢工恐怖地大叫一声,随后满脸充血地昏倒在右书记的脚下。
      没有多久,欢工便被发配到荒山冷沟里,历经九死一生。
      这个简简单单的故事“几乎”要结束了。也许,你会认为欢工是因为以上原因而变疯癜的。事实上,不是。他的疯癫是许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许多年以后,欢工回来了。
      这时候,右书记却病入膏肓,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还剩最后一口气没有哽下去。
      得知这个消息后,欢工跑到医院探望他。趁没有外人在场时,欢工握住右书记的手,悄声说:“当年,那张红纸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我两人心里最清楚。唉,陈年旧事不提也罢。这样,你向我道一个歉,我因为你的诬陷而九死一生,换一句你的‘对不起’,可以吧?”
      右书记坚决地摇摇头,立场无比坚定地说道:“我当初的做法,是正确的;现在不道歉,也是正确的:我为什么要给你道歉?你凭什么资格、有什么本事要求我的道歉?”
      欢工说道:“你快要……”
      右书记立刻明白了欢工话里的意思,他立场更加坚定地说道:“我虽然快死了,但我的灵魂存在。”他望着满头花发的欢工,一字一字地说,“如果我下辈子再做书记,我要让你一天又一天、一日复一日地写‘左’字!”
      一瞬间,欢工的脸变得煞白。
      于是,在外人看来仿佛没有任何理由地,右书记在某天黄昏极其正常的死亡,却在第二天清晨导致了欢工极其不正常的疯癫。
      直到现在,疯子欢工做什么事都不敢靠左或靠右,就连一日三餐,都由家人一匙一匙地喂入他嘴里。他时常梦呓道:“右手握筷,想起右书记;左手端碗,想起左红字,只好……唉!”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