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范文大全
  • 文档下载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民间风俗 > 正文

    正心诚意  铸造辉煌

    时间:2021-02-05 07:43:52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近年来,大小拍卖公司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推动了收藏市场的发展。然而,对于拍卖公司来说,市场的竞争是残酷的,大浪淘沙,优胜劣汰,经营中的成败甘苦,拍卖从业者自是如鱼饮水,冷暖自知。我们看到,许多拍卖公司还未站稳脚跟,就面临被淘汰的命运;许多公司经营状况不佳,还在苦苦支撑着寻找出路;然而也有一些公司在激烈的竞争中异军突起,能够从容面对纷纭变幻的市场大势,并在业界树立起良好的形象和口碑——成败之间,奥秘何在?

    北京中嘉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作为国家一级一类拍卖企业,无疑是业界近年来十分引人注目的一支生力军。中嘉国拍的经验,也许能带给我们某些启示。无论从业绩和口碑看,中嘉近年来的经营都是相当成功的,广大收藏爱好者对中嘉国拍给予了越来越多的信任和关注,而业界同仁也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那么,中嘉国拍是秉持着怎样的经营理念。才在激烈的竞争中站稳脚跟的?最近中嘉又有哪些大的动作值得关注?在2007年春拍即将来临之际,笔者走进北京中嘉国际拍卖有限公司,采访了总经理董寓榕女士。

    记者:董总您好,去年12月,中嘉国拍在北京举办了秋拍,能否首先向广大藏友介绍一下这次拍卖会的情况?

    董寓榕:去年的秋拍,我们投入了较大的精力,从拍品的征集、鉴定,到会前的宣传策划,我们都做得一丝不苟。从预展和拍卖当天的情况来看,场面之热烈超过我们的预期。有些拍品的竞拍场面真是可以用“火爆”来形容,最后的总体成交率在百分之六十左右,虽不是特别的高,但我们此前力推的精品和重头标的的成交状况都很好。总体来讲,去年的秋拍可以说是圆满落幕。在这里,我也想通过媒体,向一直以来信任和支持中嘉国拍的广大藏友表示衷心的感谢,正是有了朋友们的支持,中嘉国拍的事业才能一步一个台阶地走到今天。

    记者:秋拍之后,紧接着是今年的春拍,那么,贵公司今春会有哪些动作?

    董寓榕:今年的春拍我们将举办一场海捞瓷及古代玉器专场拍卖会,拟定于5月24日至27日在山西太原举行,届时将推出海捞瓷以及部分官窑精品瓷器,还有一些古代玉器,共300余件,计187个品种。欢迎大家届时光临。

    记者:董总,我对“海捞瓷”虽有所耳闻,但了解得不是很具体,请详细介绍一下什么是海捞瓷?

    董寓榕:我们今天所说的海捞瓷,西方收藏界一般又称为“克拉克”瓷,其前身本属于明清两代的外销瓷器。当年,中国制造的瓷器被视为珍贵的艺术品,风靡全世界。那时的海外贸易主要依靠船运。太平洋和南中国海上的船只,满载着精美的瓷器,把它们输送到世界各地。据史料记载,清初的1729—1794年,仅荷兰东印度公司便把4300万件中国瓷器运往欧洲销售。而马六甲海峡作为亚、非、欧等地往来的海上枢纽,成为商船云集之地。汹涌的波涛和连绵的海战,吞没了无数商船,使这些瓷器沉睡海底达数百年之久。今天,人们把它们打捞出水,使它们重新展现在世人面前,“海捞”之名即由此而来。

    记者:这样说来,海捞瓷可以说是身世坎坷了。那么,从烧造特点上来说,海捞瓷或者说克拉克瓷,有什么独到之处呢?

    董寓榕:海捞瓷的特点非常明显,以最常见的克拉克瓷盘为例,常见的开光瓷盘,小盘直径多在20厘米左右,大盘在30厘米左右,板沿比较薄,开光处常见有模印轮廓,浅弧腹,平底较厚实,重量集中在盘底,圈足通常平切微内倾。盘底多见有放射状的跳刀痕或同心圆状的旋坯痕。从绘画角度来说,盘沿内壁图案常见有三开光、八开光、十开光等形式,开光中绘有对称的向日葵、杂宝、暗八仙、扇子、花鸟、人物等图案,盘沿外壁常有四至八个开光,开光内常绘圆圈纹或花卉纹。在开光间隙和主题图画外有万字纹、织锦纹、鱼鳞纹等纹饰。边饰图案强调对称的装饰效果。主题绘画题材多样,常见花鸟、芦雁、山水人物、盆花、松鹤图等,可以说,海捞瓷的特点是一望而知的。

    记者:您说得很详细,那么,贵公司此次上拍的这批拍品,从品相上来说,质量如何?

    董寓榕:这批拍品绝大多数为青花瓷,品相完好精美,器形优美规整,绘画精细生动。为了适应外销的需要,其风格既包括中国古代传统的吉祥图案和花鸟纹饰,又具有欧洲人喜闻乐见的西洋风格绘饰。可以说,这批瓷器是最有代表性和最精美的清代外销瓷。

    记者:我已经在贵公司看到了这些瓷器,确实十分精美。另外,我了解到,这次上拍的是属于海外回流的艺术品,具体情况能否介绍一下?

    董寓榕:此次与我们合作的委托方,由于工作关系经常往来于东南亚各国,有机会收集到流散在海外的中国古代外销瓷。这一次也是希望能通过拍卖的形式,把这些原本属于中国的历史遗珍带回祖国,让它们叶落归根。委托方最后选择了与我们合作,我想也是基于对中嘉的信任和对我们经营理念的认同。

    记者:海外文物回流是近年来我国收藏界的一个可喜现象。可以说,这次你们推出的专场,将助推海外艺术品的回流热潮。

    董寓榕:令人欣幸的是,这些流散海外的珍贵瓷器能通过我们的双手回归祖国,这是一种缘分,也是一种荣誉,更是一种责任。

    记者:那么,这批拍品的定价将遵循什么原则?

    董寓榕:由于这批瓷器特殊的身世和它们所承载的独特历史文化价值,虽然它们本是民窑产品,但定价不应该低于传世的同时代同等品相民窑瓷;另一方面,由于它们毕竟无法同更为精美的官窑瓷器等量齐观,因此定价还是以民窑瓷的市场价格为基准;另外,拍品的具体品相对定价的影响也很大。我们在估价时,这些因素都会综合考虑在内。

    记者:董总,中嘉国拍上次大拍,从拍品类别看,主要还是以传统的书画和瓷杂为主;这一次推出海捞专场,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但也许有的朋友会有这样的疑问:这种转型是否意味着中嘉的经营方针和理念发生了变化?

    董寓榕:有些一直关心中嘉国拍的朋友打电话给我,也问到这个问题,还问我们今后是否会继续征集传统的书画和瓷杂。我在这里首先想让大家明确的一点是,海捞瓷这个市场看似很新,其实并不是什么新生事物。国外拍卖公司对海捞瓷已经运作了几十年,而我们国人自己却关注甚少,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奇怪的现象。这一次我们拍海捞瓷器,是中嘉国拍作为一家拍卖公司和一个市场经营主体,面向市场所作的一种正常的业务拓展。我们没有放弃我们的传统业务,今后当然还会征集传统的艺术品。实际上,这次春拍海捞瓷占到总拍数量的一半,还有另一半,我们推出的是传统的明清官窑瓷器以及历代精美玉器。作为一个拍卖企业,应该具有保持原有业务的能力,更要有开拓市场的意识。市场时刻在变化,如果拍卖公司故步自封,安于现状,其结果肯定是要在竞争中被淘汰。

    记者:是的,业务创新在拍卖公司业

    务普遍同质化的今天,的确是十分重要的。

    董寓榕:创新、变化,这是拍卖公司能够稳健发展的一个重要途径。而与此相对,我更想强调的一点是,作为一个企业,永恒不变的应该是诚信。中嘉国拍的发展,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始终坚持“以信立身,以诚经营”的理念。我们认为,拍的是什么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拍卖公司以什么样的态度去拍。是不是本着对客户高度负责的态度去做事,这是我们经常问自己的一个问题。在这里我想对一直以来关心中嘉国拍的朋友们说,中嘉国拍的业务在发展,但我们素来坚持的诚信原则,过去没有变化过,今后也永远不会变。

    记者:您说的诚信,的确是我们今天的市场所迫切需要的,那么,中嘉国拍在实际经营中是以什么方式来贯彻这个诚信理念的?

    董寓榕:具体来说,我们主要是从拍品的征集和估价这两个方面着手来贯彻我们的诚信原则。

    从拍品的征集来说,我们要的是一个“真”字,不对的东西不收,不开门的东西不上。不论关系多么好的委托人,如果送来的东西不对,也不能通融。上次大拍,有位朋友送来了国内一位名家的一张画,初看我们觉得是对的,打算上拍,后来经过仔细鉴定,发现还是存有疑问,我们就在拍卖会之前果断撤拍了。为了不把赝品推向拍场,我们自己也在苦练内功,提高眼力,每天都在不断地学习、充电。去年秋拍,我们征到一幅画作,上面题有一篇书法名家的千字序文,为了确定这幅画的真伪,我们每天都工作到很晚,逐字核对,直到胸有成竹。中嘉国拍在鉴定和把关上,最看重的是“真”。如果因为我们眼力不够,卖了假货,那是水平的问题,但如果明知是假的还上拍,那就是品德的问题,是绝对不可原谅的。在鉴定中要做到众口一词是不可能的,但只有尽力求“真”,拍卖公司才能在业界树立起自己的“金字招牌”。

    从估价方面来说,我们要的是一个“实”字,可以理解为“实际”和“实惠”。作为市场的重要主体,拍卖公司承担着培育和传导市场的功能,而估价就是培育和传导市场的重要手段。在为拍品定价时,我们力求做到从艺术品的实际价值出发,不跟风,不炒作。炒作就是有组织的犯罪,受害的不仅是客户,更是拍卖公司自身和整个拍卖市场。我们相信广大藏家的鉴赏水平,也相信国内市场的艺术品总体价格最终会回归理性。在估价上愚弄客户,最终受愚弄的只能是拍卖公司自己。投资艺术品就是储蓄未来。我们的目标是,在保证合理经营效益的前提下,把价值回馈给客户,与客户实现双赢。我希望朋友们提起中嘉国拍时,首先会说:“那是一家不炒作的公司”,那么我就会感到很高兴。说到底,经营艺术品是一件雅事,而要想做好这件雅事,首先要做一个雅人,一个诚实的人。把利益看得淡一些。最难攀登的山是自己,一个拍卖公司的一把手,胸怀有多大,事业就有多大。

    记者:回顾中嘉国拍走过的路,是否可以用“一帆风顺”来形容贵公司的发展历程呢?

    董寓榕:并不是这样的。和业界同仁一样,中嘉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我们也经历过市场的严酷考验和自身变革带来的阵痛。我们初期的经营状况并不尽如人意,经历过很多坎坷。今天回顾起来,我感到,正是有了这些坎坷的经历,才使我们更快地成熟了起来,并且在发展中增强了抵御风险的能力。可以说,坎坷和磨砺也是一种宝贵的财富。

    记者:董总,业界的朋友称您是“收藏界的大姐大”,对于艺术品拍卖市场,您是最有发言权的人了,那么,您对国内拍卖市场目前和将来的形势有怎样的判断?

    董寓榕:目前的市场正处在洗牌阶段,拍卖公司都在盘整。近年来不断地有拍卖公司成立,又不断地有公司倒下去,就是证明。这个阶段还会持续一段时间。由于我国艺术品收藏市场发展时间不长,体制尚不成熟,在发展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大家不愿看到的现象,也是在所难免的。但我们决不能以此为理由,逃避自己所肩负的责任。我可以给你讲一件事:今年,有一位收藏家朋友告诉我,他有几件珍藏的艺术品,从去年开始,陆续找了全国包括北京在内的四个鉴定单位和专家学者,其中包括某些我们大家耳熟能详的单位和专家进行鉴定,结果竟得出四个完全不同的鉴定结果。手中拿着四张不同结论的鉴定“证书”,这位藏友既感到哭笑不得,又感到无所适从,他对我说:董总,我真的不知道该相信哪一家了! 对于这样的事情,相信许多藏友也有着类似的经历。当然,我们欢迎学术上正常的争论,承认分歧的存在,问题在于,出现这种奇怪的现象,单用“学术争议”是根本解释不通的。更深层次的原因,恐怕还要归结为两点:一是水平问题,即有些鉴定机构和专家认不准东西,凭主观臆测进行鉴定和断代;再就是学术操守和学术良心的丧失,出于利益驱动和商业目的,不负责任地出具虚假鉴定证明。

    对于第一点,我在各种场合反复强调过,现在的艺术品收藏圈内太缺少踏实学习和研究的风气了。我个人认为,搞收藏也好,作拍卖也罢,其实都是在做学问。而做学问就要力求真知,切忌浮躁。拿上面讲到的例子说,鉴定结论有四个,而正确的断代只可能有一个。我们不能满足于得出只是“大概”“差不多”的结论,而应该尽最大的努力去找到这个唯一正确的答案。

    至于学术操守的问题,现在大家都在呼吁,而我觉得单纯的呼吁还是不够,因为,制度的缺失是造成赝品泛滥的根本原因,也是鉴定界混乱的根本原因。我们应该建立某种制约机制,来规范具有鉴定资质的单位和个人,使他们对自己的言行负起道义上的乃至法律上的责任,这样,他们在出具证书时,下笔之前势必会谨慎得多,也负责任得多。

    总而言之,目前的收藏界和拍卖市场问题不少,但是前途依然光明。原因何在?就在竞争两个字。“淘尽黄沙始得金”,弄虚作假的,终究会被市场所唾弃;挤出泡沫,只能更加有利于市场的健康运作。回顾一下西方几百年的拍卖业发展史,这一点就会更清楚。所以,对于近年来许多拍卖公司纷纷倒下的现象,我觉得大家不必担忧,优胜劣汰是正常现象。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环境中,作为拍卖公司自身,只有彻底摒弃投机的心态,树立打造“百年老店”的决心,才能真正历久不衰。市场总的趋势是趋向规范化、透明化。在真正公开、公正、公平的市场环境下,服务将是最大的竞争资本。我对内地拍卖业的发展持乐观态度,并且我可以明确地告诉朋友们,中嘉国拍是要做“百年老店”的。

    责编 水 清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