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范文大全
  • 文档下载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民间风俗 > 正文

    世界华人收藏团体之先声和楷模

    时间:2021-02-05 07:44:50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好几年前,我就想将香港成立最早的收藏团体“敏求精舍”介绍给国内的收藏爱好者。

    1995年11月18~26日,应徐展堂先生之邀在香港访问期间,我与时任敏求精舍主席的钟华培先生电话取得了联系。很快,我在九龙旺角下榻的京港酒店转来钟先生的传真件,邀我于11月26日(星期日)参加敏求精舍的会员聚会。我兴奋异常,如约乘巴士前往,来到位于太平山半山腰的宝运大厦401室,带着一种神秘感叩开了敏求精舍的大门。还好,一位名叫李大鸣的先生已提前来到,我便与他攀谈起来,并参观了他在会舍展出的高古瓷藏品,还拍了照。不一会,敏求会员陆续来到,钟主席也来了,热情地向我介绍了有关情况。但当我提出要作报道时,他们却面有难色,表示敏求的风格是:不愿宣传,低调办事。连我拍的照片他们也不让发表。这下可难住了我,一腔热情顿时凉了下来。

    时隔不久,1996年4月,我在西安接待徐展堂先生率领的近30人的香港博古团来陕西参观访问。博古团中有几位我在敏求精舍见到过的熟面孔,一打问,才知徐先生已荣任新的一届敏求精舍主席,这次以文物考察为目的的团队,基本上由敏求新老会员及其家人组成。他们在西安参观了秦兵马俑博物馆、陕西历史博物馆等文物古迹,之后就去了敦煌。因行程安排很紧,采访的机会又擦肩而过。

    2000年12月15~22日,值香港文化博物馆开馆之际,应徐展堂先生之邀,我再次来到了香港。同邀的还有内地文博专家及收藏界人士张德勤、杨伯达、耿宝昌、杨新、汪庆正、徐湖平、田家青等。杨伯达先生作为敏求精舍的名誉会员,多次参与过敏求的活动,还数次就玉器鉴定与敏求会员进行过交流。经杨先生介绍,我有幸参加了敏求创会会员利荣森老先生主办的午餐会,又再次陪杨伯达先生到敏求精舍会址,与敏求现任主席葛师科及关善明、李大鸣、林业强等先生聚会、交流,共进晚餐。

    事不过三。有了持续数年的三次交往,再不写出一些有关敏求精舍的文字,让国内的收藏爱好者和广大读者对敏求多一些了解,作为一个期刊工作者,有辱使命,有负重托。可是,我对敏求的感知仍然很浮浅,有关他们的材料仍然知道得太少,我似应更深入地进行采访和探知,但限于条件,这可能又要拖很长一段时间。与其这样,还不如就现有的材料综合成篇,以卸下我心头的重负。

    20世纪50年代之前,由于殖民统治与西方文化的侵袭,香港本土文化落后,对中国文物研究及发扬中国文化的活动,甚为贫弱,致被一些人讥为“文化沙漠”。但是,有一群爱好中国文化的人士肩负起历史的重任,在这块“沙漠”上辛勤地劳动着,默默地耕耘着。加之20世纪40年代末50年代初,内地尤其是上海的一些收藏家及古玩商迁往香港,引领香港文物收藏升温。香港的文物市场也得香港自由港之便利,按照西方行为运作,很快步入正轨。这样的社会氛围,为香港收藏团体的孕育和创建准备了适宜的土壤和条件。

    1960年,陈光甫、胡仁牧先生约集香港好古诸友十余人,组建收藏团体。他们以《论语·述而篇》“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而求之者也”的经典论述,给收藏团体命名为“敏求精舍”,又以“研究艺事,品鉴文物”作为敏求的宗旨;推选胡仁牧先生为创会主席。诚如利荣森老先生所言:“在其(指胡仁牧先生)殚心竭虑策划下,舍务日有进展,舍员乐为襄助。如林伯寿、黄宝熙、招量行、霍宝材、叶义、黄秉章、赵从衍、何耀光、刘汉栋、毛文奇等经常出席,参与活动。纵观我舍历届主席人名录,仁牧先生肩任斯职凡八届,可见其受爱戴之隆而其功不可没也。”

    敏求精舍舍址初设于九龙漆咸道41号2楼,越二年,迁往香港开平道新宁大厦。至1978年,部分会员斥资购置宝云大厦401室,会舍租用至今,众称方便。会舍设有图书室,庋藏中国内地及港、台和世界各地出版之华文图书资料及相关外文书籍,大都是美术、考古、博物、拍卖、收藏类工具书、经典名著及图录,供会员学习、研究之参考。会舍辟有展览室,陈列会友藏珍,以供大家切磋观摩,藉此提高会员研究之兴趣。会舍还设有餐厅,配有专职厨师和服务人员,为会员聚餐创造了方便,有时也作招待宾客之用。会员每月聚会两次,时间相对固定,一次在当月第二个星期的周二晚上,另一次在当月第四个星期天的中午。

    敏求精舍会员是一批志同道合者,内部组织很严密,入会的条件也很高,不仅个人藏品要有档次,人品也要好。发展新会员时,充分征求已有会员的意见,有一个“黑球”(反对票)也不行,必须全票通过。经过多年的努力,到90年代本港会员达44人,海外会员13人,名誉会员8人。敏求的会风也很民主,会务实行民主管理,主席任期一般一年, 近期变为两年,这就为更多的会员参与会务管理提供了机会,充分发挥了全体会员的聪明才智。建会40年来,除连选连任者外,已有20余人担任过会舍主席职务。任职时间较长者,除上面提到的胡仁牧先生外,还有任过三届的毛文奇医生,任过两届的利荣森、霍宝材、庄贵仑、罗桂祥、范甲、关肇颐、叶承耀先生等。

    40年来,敏求同人热心鉴藏,每月聚会,研究探讨从未间断,藏识日丰,藏品范围愈来愈广,藏品等级愈来愈高,藏品数量愈来愈多。为了扩大视野,提高鉴赏能力,他们坚持邀请海内外文博收藏界的专业人士,在会舍举办专题讲座和研讨会,还不时组团外出,到中国内地及台湾和美、英、法、日、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 参观各种艺术博物馆及文物古迹。为了将会员藏品公诸社会,他们经常举办各种文物展览,并印制图录,广为宣传。仅据1985~1990年敏求精舍活动简报统计分析,五年间,他们举办的各种演讲、研讨会就达40余次,如吴冠中讲东西艺术的结合,王季迁讲中国画,刘久庵讲书画之鉴定,严桂荣讲古画的纸和绢,廖静雯主持徐悲鸿研究,万青力讲李可染与20世纪绘画,谢文勇讲近百年的广东绘画;耿宝昌讲唐代青花与宣德五彩,汪庆正讲宋汝窑及哥窑的问题,叶吉吉民讲汝窑的最新发现,刘新园讲景德镇官窑遗址发掘,曾凡讲德化窑瓷器,李知宴讲唐宋陶瓷研究及明初青花瓷,麦雅理讲清代康熙瓷器及中国玉器艺术,杨伯达讲玉器鉴定、关肇颐讲真假古玉等。在这五年中,他们除组织会员参观内地在香港举办的随州擂鼓墩出土文物展、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文物展、景德镇珠山出土之官窑瓷器展、北京故宫藏明代绘画展、清代广东贡品展及广州美术馆藏之明清绘画展等6个专题展览之外,还先后5次组团赴北京、上海、天津、沈阳、广州等城市和新加坡以及美国三藩市、肯萨斯、芝加哥、纽约等城市之博物馆参观。在此五年中,敏求除在会舍举办了康熙瓷展、顾铸雅女士绘画展、雍正期瓷器展、乾隆期瓷器及书法展、清末瓷器展、历代草书展、清代书法展、徐悲鸿绘画展、永乐宣德瓷器展、清代彩瓷展、“马画”展、仕女画展、辽金元三彩陶器展等15次展览外,还在香港艺术馆举办了“中国文物萃珍”大型展览。此展共展出会员藏品268件,其中书画75件(内有古代书画48件)、陶瓷105件,其他(包括铜器玉器、竹木雕刻、犀角牙雕、家具等)88件。以上列举的只是敏求在五年时间里做的部分工作,是他们在40年发展中的一个缩影。由此可见,敏求精舍不但是世界华人收藏团体之先声,仅就他们连续40年如一日,持之以恒地弘扬中华收藏文化,取得如此骄人成绩而言,也堪称世界华人收藏团体之楷模。

    敏求精舍的会员中荟萃了一些既是社会栋梁人材、又是收藏界佼佼者的知名人士,他们的藏品不但等级高,而且影响大,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享誉世界。如乐在轩之书画、北山堂之书画、萱晖堂之绘画、暂得楼之陶瓷、天民楼之青花瓷、关善明之晚清官窑瓷、徐氏基金之收藏、麦雅理之收藏、攻玉山房之中国家具等。

    利荣森老先生是香港一位老资格的收藏家,他祖籍广东,毕业于清华大学。作为一位有很高文化素养的人,他虽然继承祖业奔波于商场,但痴迷中国文物的热情一直不减,收藏的范围很广,古字画、青铜器、古玉器他都喜欢,而且收藏很有成就。尤其难能可贵的是,由他主持的“北山堂”基金会对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以有力的、长久的支持。他个人的藏品也捐献给了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现任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馆长、敏求会员林业强先生以及邓聪先生等,在成长过程中也都得到了利老的提携和培养。他对中国文物学会玉器研究委员会的工作也给了大力支持。

    关善明先生是香港中生代收藏家的代表人物,也是学者型的收藏家。他是香港大学建筑学士,领衔关善明建筑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取得很大成就。在工作之余,他又在香港大学美术系进修,获博士学位。他的收藏理念比较独特,善于开拓一时不被人重视的收藏领域,到一定时候方公开,接着又是办展览,又是出书,一下子就造成气候。如当人们对晚清瓷器还不重视的时候,他却精心收藏了几百件晚清官窑瓷,形成系列,一时引起很大轰动。后来他又先于别人收藏古玉器、金银器、玻璃器,现在又转向了更不被人重视的古竹编器。尤其值得称道的是,他在收藏中自己选、自己买、自己编书写书,自己办展览,这种作风在藏界少有,充分体现了关先生作为一位学者型的收藏家所表现出的风格和特点。

    敏求精舍的会员人数并不多,但是他们在香港社会中所发挥的作用却不容忽视。他们是一群新思想、新文化的启蒙者和播种者,是世界华人收藏队伍中具有现代思潮、用现代管理模式运作的先知先觉者。正是他们使中国的民间收藏与世界最先接了轨,启迪诱导越来越多的香港人,进而也影响到台湾、澳门和中国内地更多的民众投入到民间收藏的潮流中去。他们为中华民族普及文物知识、提高收藏意识、弘扬收藏文化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在本文行将结束时,我们藉用敏求前主席葛士翘先生在1990年讲的一段话,也许较为形象和客观:

    “踏入九十年代,香港已成为全世界中国文物最主要的交易及集散中心,对中国文物的欣赏已成为一种社会风气,博物馆不断举行中国文物的展览,有关推动中国文物的活动,更是异常蓬勃。这许多发展固然具有多种原因,但敏求精舍三十年来的耕耘,不能不是原因之一。”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