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范文大全
  • 文档下载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民间风俗 > 正文

    柳柳是什么 [柳柳]

    时间:2019-02-13 05:34:18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我们都叫她柳柳,或许是姓柳,或许是名中有个柳字,亦或是她与“柳”有着某种特殊的关联,反正,集市上街坊里的人都叫她柳柳。   柳柳终日端坐在街市一隅,面前就是一米见方的摊位,那可是个黄金地带呢!摊位上摆满了五颜六色的针头线脑,利润以分厘计。柳柳的这个摊位,虽无正式的划分,却是她的“常所用”,市场上三教九流的人都知道,街道办事处的人也都知道,所以没有人来挤占她的位置,市场办的人反而还对她免费免税,若有初次来到街市的生面孔趁早占了这块地,左邻右舍做小本生意的人就会将其劝走。也有二蛋样的生瓜蛋子呈蛮不让的,柳柳来了,就把自己的纤维包往那儿一放,佝偻着身子与其对峙。是的,佝偻着身子!二蛋样的人就得居高临下俯着头看柳柳。柳柳虽然是个佝偻半残疾人,腰弯成射箭的弓,使身子不超过一米,但是头发梳得整齐,脸上也是干净的,眼神自然透着倔强透着澄澈,就是不与你吵不与你闹。与这样的人对峙,二蛋样的人也了无情趣,丝毫没有高大雄武的感觉,要么自己另寻了地方,要么就是街道办事处的人接到信儿了跑来劝你趁坷台下驴走人。总之,柳柳的摊位是铁打的营盘。
      这块地方成为柳柳的“常所用”,一般人都不知道源于何时何因,是柳柳的老公管了扒窃的闲事而血洒斯地还是大领导在这里视察与柳柳说了几句话?不得而知。许多知根知底的街坊邻居大多都调走了外出了搬家了,但是人们都隐隐约约知道有人给她供货,柳柳只管摆摊即可。街坊里的人唏嘘柳柳坎坷,频频照顾柳柳的生意,柳柳也是感恩的,针头线脑的价钱也要打个折(或者抹了零头)。这一条柳柳永远都没能实行,老主顾们把该给的钱给了,什么打折不打折的,值不了一把青菜的钱,不值当。
      反正,柳柳就是这样团着身子守着她的摊位,无论春夏秋冬。常到市场的人都知道柳柳,缺个针头线脑硬扣软攀的,说声到柳柳摊儿上去了――就啥都有了。柳柳也怪,从来不吆喝,坐在一个小凳子上,把佝偻的身子更是紧紧地团起来,脑袋支在抱紧的膝盖上头。这样子做生意,竟然还能挣得一个月的生活,并且把一个上高中的男孩子供得圆圆满满。日子久了,慢慢地人们从她的只言片语中也觅得了她的一点过往。据说柳柳年轻的时候或者说失去丈夫之前也是亭亭玉立如杨柳般,也许就是那血色中的一声哭泣,腰再也没能直立起来。据说现在的柳柳是坚决不吃低保的,把三番五次登门的街道社区干部给推了出去,嘶哑着嗓子说吃低保就能把老公吃回来吗?柳柳的儿子倒是很少到柳柳的摊儿前帮忙摆摊收摊,柳柳说孩子的学习忙,不让他来。
      终于,柳柳的儿子到摊儿前来了。有人说那小伙子很挺拔很阳光,像他不在的父亲。柳柳的儿子来了是要说大事的。他考上了二本,南方的一所大学,学费拿不出。柳柳的儿子很焦急很无奈的样子,围着柳柳的摊儿磨圈打转。柳柳的头颈离开膝盖直起来,仰脸对着儿子小声而坚决地说,不能去找街道,咱们自己想办法。政府不是说可以贷款吗?
      这事儿不知怎的,传遍了整个街市,第二天就有三三两两沿街摆摊的小商贩给柳柳捐款,票面红的绿的都有,还有许多硬币。正在柳柳推辞不下的时候,那个二蛋样的男人也从街市的另一边来了,大大咧咧地把手中两张红票交到柳柳的手中,还是居高临下地俯望着柳柳粗着嗓门:还推辞啥?先叫孩子上学,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说完,转身就走。无奈,柳柳只好佝偻着身子,手偷偷抹去了眼中的湿润,把脸埋在膝盖之间,认真地把一笔笔大小款项零零碎碎地记在小本子上。
      某一天的清晨,柳柳的摊儿空着。柳柳领着她挺拔的儿子一个个地给街市上的人们鞠躬,晨光逆打在他们的身影,暖色调的镜像中一高一矮缓缓行走在街市上,儿子的背上背着蔚蓝色的旅行包时时地上下跳跃。而后,柳柳才回到家中,拉来纤维大包,继续团在自己的摊位前,不吆喝,面对着喧嚣的人群。
      作者简介 庄学: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洛阳市作协副主席,郑州小小说学会理事。在《百花园》《工人日报》《牡丹》《新民晚报》《大河报》《贵阳日报》《芒种》《安徽文学》《短小说》《齐鲁晚报》等发表中短篇小说、小小说、散文、随笔等文学作品二百余万字。出版有小小说集、中国小小说典藏品《保守一个秘密》、中国小小说名家档案《左为上右为上》等。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