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范文大全
  • 文档下载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民间风俗 > 正文

    马B眼:马B

    时间:2019-02-15 05:36:14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马老师有一手绝活:眼睛看看,就能断人生男生女,而且十拿十稳,从没走过眼。   你可能会说,马老师这本事算不了什么,反正不是生男就是生女,闭着眼睛谁都能说对一半。这话是没错,但能把另一半说得铁准,达到百分之百,这绝对不是容易的事。马老师就能。
      你也许会怀疑,马老师眼睛再厉害,还能比得上医院的B超吗?现在,想要晓得生男生女,做个B超就行了。
      我敢打赌,马老师的眼睛,绝对比B超准。
      有一天,我们在办公室闲聊,史贵问薛亮道,你老婆做过B超吗?薛亮说查过了,医生说是男的。薛亮反问,你老婆查了没有?史贵说也查了,医生说也是男的。
      我们都高兴起来,嚷着要他们预支喜烟喜糖。
      史、薛两位老师就买来了烟和糖,我们开心地分享着他俩的快乐。
      这时,抽着喜烟的马老师开腔了。
      马老师笑眯眯地问史贵道:史老师啊,要是生了女儿,你高兴不高兴呢?史贵道:说实话,我还希望生个女儿呢。马老师说,你的希望一定能实现。
      我们就说,马老师你什么意思啊?
      马老师说,史老师爱人生的肯定是女儿。
      我们都晓得马老师懂些神神道道的学问,但还是不相信他的话。我们说,人家B超都做过了,你怎么就这么肯定呢?马老师笑道,看看史老师就能知道了。我们说,马老师你也太玄了吧?马老师还是笑笑,说我们拭目以待吧。
      薛亮来了兴趣,他又敬了马老师一支烟,说马老师,你看看,我老婆生男还是生女?
      马老师说,也是女的。
      薛亮掉过头,对我们挤挤眼睛说,要是真生女的,我送你老人家一条烟。
      我们知道薛亮这么说是有底气的,他的姐姐是一院的护士,他已经带老婆查过两次B超了。
      可是,一个月后,薛亮先输掉了一条烟。两个月后,史贵的愿望实现了。也就是说,他们都收获了女儿。你说说,是B超厉害,还是马老师的眼睛厉害?
      话说回来,到医院做一次B超,得挂号、开票、缴费,然后到B超室宽衣解带,躺到诊床上让医生在你肚子上涂一层腻歪歪的糊状东西,拿探头在你的肚子上游走,花费虽然不大,但又麻烦又耗时间。马老师诊断多简单呀,隔着缭绕的烟雾睃你一眼,几秒钟的工夫,就敲定了。
      最值得称道的是,马老师连孕妇的面都不用见,看看播种的男人,就知道女人肚子里出什么苗了。后来,我们学校的男老师一得知老婆怀了孕,就来咨询马老师。有的老师还带自己的兄弟、朋友、亲戚来找马老师。
      马老师一言既出,其结果无不应验。
      年轻女老师有了身孕,不好意思来问马老师,就让丈夫买两包好烟,直接来找马老师。
      再后来,周边的农民也知道了:小学有一位老师的眼,比B超还厉害。
      于是,谁家新媳妇怀上了,婆婆想让媳妇去医院做个B超,就有人悄悄劝那婆婆道:叫你儿子去小学找马老师看看就行了,医院里的B超,还不如马老师B眼灵呢!
      这样,三两天就会有村民慕名来访,遇到马老师上课,他们就在办公室里坐等。
      马老师也不故弄玄虚,望望来客,说一句“男的”或者“女的”,就不再多言。来客一般也不多问,客客气气道了谢,丢下一包或者两包香烟就走了。
      马老师就散烟给我们抽。不抽烟的薛亮,也爱叼上一支,水牛吃荸荠似的,从嘴巴里喷出一股烟雾。大家来找马老师,多数都不是为了省几个钱,有的两包烟钱还超过B超费。他们不想去医院,一是怕孕妇走东跑西的不安全,二是怕B超对胎儿发育有影响。
      马老师的预言得到证实后,村民们就自发做了义务宣传员。
      有一次,我们办公室的裴兵老师带来一个腼腆的小伙子。
      裴兵给我们散了一圈烟,对马老师说,马老师,这是我表弟小武,请你给他看看。
      马老师看了看小武道:女孩。
      裴兵对小武说,你要是不放心,就去医院确诊一下。
      小武低头道:我相信马老师的。
      过了不到两个月,马老师就给自己惹来了麻烦。
      原来,小武咨询时,老婆刚刚怀上,他在父母的逼迫下,软磨硬缠才让老婆同意去医院做了人流手术。结果,引下来的是个男胎。小武悔恨交加,妻子哭闹摔打,父母抱怨不休。小武一怒之下,就打电话给裴兵,说如果不是听了马B眼的话,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他让裴兵转告马老师,要么赔他一万块钱,要么就法庭上见。
      那几天,我们心里都不好受。裴兵见了马老师更是过意不去,说小武是个犟种,自己什么话都说了他就是不听。
      一向悠然自得的马老师也坐立不安了,除了上课,就是一支接一支地抽烟。
      我们就商量说,让裴兵出面,马老师你就少赔一点,把这事了了。
      不可能!马老师站起来,大声说道,他要是不闹开来,我也许能赔他一点钱,现在我是一分钱也不会给。我们说,总不能真的打官司啊!
      马老师平静地对裴兵说,裴老师你不要为难,这事你没有责任,我也没有错,请你让小武来一趟,我跟他谈谈。谈成就罢了,谈不成我就应诉。
      马老师和小武是在史贵的宿舍里谈的。那天,我们办公室几个男老师都在宿舍附近转悠,我们怕小武对马老师动手。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小武和马老师先后出了宿舍。小武还是一脸寒霜,马老师却显出这几天从没有过的轻松。
      裴兵去送小武了,我们就围住马老师问情况。
      马老师笑笑说,没事啦!钱他不会要了,状也不会告了。
      我们都很高兴,追着问马老师怎么制服小武的。
      马老师说,我对他说,我的判断没有错,你老婆怀的不是你的种。我已经从医院取来了胎儿的细胞,你要是不相信,可以拿去做亲子鉴定。如果确认是你的孩子,我赔你十万!
      说完,马老师当着我们的面,抽了自己一个耳光说,我这B眼,从此就不看啦!
      (责编:杨海林)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