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范文大全
  • 文档下载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民间风俗 > 正文

    【三步倒】 三步到狗药图片.4元l粒

    时间:2019-02-16 05:43:54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娄巴子是耍蛇高手,娄家马戏团每次出演,娄巴子的蛇戏必不可少。   说蛇,其实包括蟒,所谓蟒蛇本是一家,蟒粗蛇细,蟒长蛇短。   娄巴子的蟒碗口粗,丈余长,嘴一张露出尺余长的信子,吓人。娄巴子的蛇却细如小指,不足一尺,但毒性极强,若被它咬伤,三步内必毙命。故叫三步倒。蟒凶蛇毒,但在娄巴子面前却服服贴贴。
      娄巴子用一根竹笛,笛声舒缓时蟒蛇便跟随娄巴子吹奏的韵律翩翩起舞,温顺得似水样的女人。但随着娄巴子笛声的高亢,蟒蛇便露出其凶残的本性。这时娄巴子便停了竹笛,大蟒就顺着娄巴子的腿缠绕上去,一层层一圈圈,缠了娄巴子的腰身,缠了娄巴子的脖颈,从娄巴子的头上,张开血盆大口,尺余长的舌头在空中抖动。惊险刺激,让人为娄巴子捏一把汗。
      娄巴子轻轻迈着被蟒缠住的腿,缓缓走到人群之中,观众便忙闪出一条路,提心吊胆,生怕有了闪失,被蟒所伤。
      娄巴子回到台上,从笼子里取出一只兔子,大蟒一伸嘴,那只活蹦乱跳的兔子便成大蟒腹中物了。
      观众惊魂未定,娄巴子又下台了,这时手里不再是大蟒,而是那条红眼睛的毒蛇。
      娄巴子揪着毒蛇的尾巴,很夸张地嚷,瞧一瞧,看一看,看我这条蛇有毒没毒,胆大的客官可以试试。但咱有话在先了,要想试试蛇的毒性也可以,您的身家性命我可不担保。
      娄巴子揪着蛇在人头上晃动,观众早就缩了脑袋,哪还有人敢试的。娄巴子又夸张地嚷,有没有?没有是吧?那只有我豁出去了。
      娄巴子不急着试,耍起了卖艺人的嘴皮子。娄巴子说,我豁出这条小命逗您一乐值不值?值!我知道,万一有个闪失,明年清明节,您会在我坟头上烧一把纸,上一炷香。您会吗?您要是肯,我就让蛇咬一口。娄巴子伸脖子问,会吗?
      会!观众早迫不及待了,大声喊。
      这时娄巴子就伸手逗蛇,逗不到三下,毒蛇发怒,给娄巴子来了一口。
      噗噗噗!娄巴子吹吹,嘿嘿地笑,没事。
      娄巴子从笼子里取出一只鸡,朝蛇面前一晃,蛇上去就是一口。鸡被蛇所咬,扑扑啦啦,只几下,就一命呜呼了。
      技惊四座,台下掌声如潮。观众后背湿透,无不为娄巴子竖大拇指。
      小城只有一个人对娄巴子的这套把戏不以为然,安泰药铺的老板秦德泰。因为秦德泰对娄巴子知根知底。
      其实蛇还是无毒的,蛇从小就被除去了毒囊。鸡被毒死不是因为蛇,而是因为药。演出的时候是固定的,娄巴子出场顺序也是固定的,鸡提前被喂下了毒药,时间到了即便不被蛇咬,也一样得死。只是娄巴子把时间拿捏准就是了。
      之所以不揭穿娄巴子,秦德泰是为了卖药,按现在的说法,是他和娄巴子双赢,何乐而不为呢。
      娄巴子耍蛇很有名气,但他却很憋屈,毕竟是把戏,下九流一个,终究没啥大出息。论相貌,娄巴子仪表堂堂,总不能靠嘴皮子混一辈子,于是娄巴子就盯上了秦德泰的女儿秦小丫。秦德泰只一个独生女,若倒插门过去,将来安泰药铺就是娄巴子的。
      娄巴子经常去安泰药铺,慢慢跟秦小丫混熟了。娄巴子不傻,看得出秦小丫对自己也有几分好感,于是便施展三寸不烂之舌,对秦小丫甜言蜜语。两人偷偷好了,终于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
      这事,秦小丫委婉地给爹说了,秦德泰呵呵一笑,装出没听懂,其实内心大恼。你娄巴子是什么人?敢打我丫头的主意。于是秦小丫的行踪全在秦德泰的严控之中了。
      秦小丫是死心塌地了,爹不同意,就想生米做成熟饭,逼老爹就范。
      清明节,秦小丫见爹迟迟不肯去祖坟,便笑盈盈地催爹。这一催倒让秦德泰生疑了,秦德泰撑把雨伞,乐呵呵地拉秦小丫一起去。秦小丫不情愿,撅起了小嘴。秦德泰更坚定了自己的猜测,说,哪有乖女儿不陪老爹的?秦小丫无奈,只好跟随。秦小丫出门前回屋换了身衣裳,这期间叫来佣人吴妈,塞了张纸条,让她代转给来买药的娄巴子。
      秦小丫哪里知道,吴妈早被秦德泰收买,暗中监视她了。吴妈不识字,比葫芦画瓢将纸条的内容给了秦德泰。秦德泰呵呵一笑说,没啥。
      夜幕刚刚拉上,秦小丫便按捺不住激动,可这时老爹偏偏让吴妈喊她,说妈妈病了,让她陪护。秦小丫暗暗叫苦,知道夜里约娄巴子偷欢的计划成了竹篮打水。
      第二天娄巴子来买药,是秦德泰亲自为他抓的。看到娄巴子魂不守舍地朝门里窥视,秦德泰心中暗笑。
      这天娄巴子再表演,蛇咬了鸡,鸡仍活蹦乱跳,屁事没有。娄巴子当众出丑,恼羞成怒,一脚将蛇踩了个稀巴烂。大蟒看了,惊跳,血红的舌头啪啪抖动。
      娄巴子郁郁寡欢,酩酊大醉,日升三竿仍未起床,娄掌柜去看,一声惊叫:娄巴子已被大蟒缠死。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