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范文大全
  • 文档下载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文化视野 > 正文

    墨点无多 泪点多

    时间:2021-02-05 07:43:50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八大山人(1626-1705),姓朱名耷,号忍庵、传綮、广道人、个衲、灌园长老、雪衲、雪个、人屋、驴屋驴等,尤以八大山人最为著名。

    据相关统计,八大山人的作品可分为花鸟、山水、书法三大类,存世量约为两千多件。对于一个古代的书画家来说,一生能有如此多数量的作品,而且又各臻妙境,在任何一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产生着深远的影响,这的确不是一般画家所能够望其项背的。从这点来说,也更显出了八大山人艺术作品的伟大和其在中国绘画史上不能绕开的重要意义。

    在花鸟画笔墨造型上八大山人继承和发展了明代徐渭、陈淳、周之冕等画家的水墨花鸟画传统,尤其是在对徐渭的大写意画风的继承与发展方面,八大山人取得了巨大的突破,使他的的作品成为中国传统水墨画中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峰。他的绘画取法自然与传统,却又自出新意,笔墨语言简练,以少胜多。画面结构上计白当黑,大实大虚中使真气内盈,虽着墨不多却丝毫不显得空泛单薄。八大山人笔下的艺术形象都带有强烈的个人色彩,这是他遭遇国破家亡后悲苦心情的体现。他借竹木鱼鸟、怪石、荷花来抒发自己内心的压抑与对统治者的敌视。因此他笔下的鸟皆鼓腹只足、鱼是瞪眼的,或者是怪石突兀,或者是枯树横斜。八大山人总是借他创造的艺术形象,用简练的笔墨语言比喻自己的心情,象征自己的人生。

    作为一个修养全面且各臻极境的大师,八大山人也是中国书法史上的代表人物。他的书法涉猎楷、隶、篆、行,早年主要取法欧阳询、欧阳通父子,后又于董其昌、黄庭坚用功尤深,得清秀、纵横之趣。晚年的八大山人在综合了众家之长的情况下化刚为柔,他以秃笔中锋圆转流畅的线条书写出有篆籀意味的行草书。他的书法,重弧线而黜方折,重流畅而少顿挫,形成了自己在中国书法史上独树一帜的风格。

    熟悉了八大山人的身世及生平,并对他的艺术风格有比较全方位的掌握,这对欣赏并收藏他的作品具有很大的辅助作用。如何区分他不同时期作品的细微差别,如何区分他的力作和一般之作,都需要各位艺术的学习者和收藏家不断地摸索与钻研,才能终有所获。同时也更能让人们在欣赏和收藏八大山人书画作品的过程中得到更美好的心灵愉悦和享受。

    纵观八大山人作品近几年在拍场的表现,虽多起伏,但也屡有新高。到目前为止,排在八大山人作品拍卖成就价榜首的是2006年12月15日在北京嘉宝国际拍卖有限公司2006秋拍中以3960万元人民币成交的花鸟四屏。正如前文所说,八大山人有许多四屏或是六屏、八屏的巨幅作品,而这四件条屏即为其中之一。此条屏单幅高284cm,宽68cm,说它是巨制,一点都不为过,即使在当代画家中,能完美把握这样大小作品的画家也不是到处都有的,而这样的作品创作于三百多年前,则更显出它的难能可贵。这组四条屏创作于1692年,时年八大67岁,正客居在江西龙虎山五福寺,而画是应该寺主持如释和尚之约而作的。难得的是,这组作品是2004年在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办公室的积极配合下,费尽千辛万苦分两次从美国征集来的。画家程十发先生见到此画感慨万千,激动地两次题下:“八大山人真迹”。在随后,这组作品曾多次在报纸、杂志、电视等媒体上作过专题报道。67岁的八大山人已进入了他艺术创作的全盛时期,而这组四条屏也可以说是他典型艺术风格中的代表之作。四条屏均为水墨大写意。一幅以荷花、怪石、水鸟为主,突出表现了盛夏荷塘一隅不为人注意的景色。荷花、鸟、石是八大山人习惯表现的题材,所以创作起来驾轻就熟,随手拈出皆成妙境。盛放的荷花长短横斜,水墨淋漓潇洒,浓淡干湿自然微妙,晚年的八大可以说对水墨画的表现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而人们完全可以从这幅作品中感受得到。二幅表现了一突兀怪石立于画面左下,一株石榴树倚石而生,直插右上,树石之上有鸟高矮相呼,顾盼有情。浓淡点染间体现出了丰富的层次和韵律感,极富音乐之美。三幅以斜倚的片石和疏柳对角呼应构成画面主体,也是两只八大山人特有的小鸟高下相应,主次分明,动静结合,各得其妙。疏柳弯曲向上,上半部分似乎要伸出画面之外,而柳梢则有屈曲向内,进入画面里面,这种富有动感的结构配以八大那个性鲜明的笔墨线条,挺拔中见圆润,枯涩中有丰腴,无论是柳梢之柔嫩还是怪石之坚硬,都能够表现得恰到好处。虽着墨不多,但画面结构饱满,气息充盈。其四是蕉石小鸟,疏密相间,浓淡结合。芭蕉的泼墨法是八大惯用的技法,大笔写去,能得元气淋漓,开张豪迈的气势。粗细、曲直、刚柔中尽显八大水墨造境的风采。通观这四幅作品,皆以水墨出之,淋漓痛快。似虚而实,似实而虚的结构,随意点染的笔墨,一任神行的线条,看这组条屏的任何一个局部,都能真切地感觉到画家的笔墨功夫和思想情感已经高度地融合为一体而不分彼此表里了。难怪程十发先生见到此作时欣然题下边跋和匣签,其激动之情,可见一斑。

    另一组四条屏由中贸圣佳在2005年秋拍中以1320万元人民币拍出,其成交价位列八大山人作品成交记录的第三位。这组四条屏各幅高171cm,宽43cm,尺寸上略小于上文介绍的一组。画中形象,一为苍松危石;一为疏荷、怪石、水鸟;一为竹石小鸟;最后一件为山水。八大山人作画,喜以险胜。造险并破险,是其作品所呈现的独特魅力之一。这一法则,在这组四条屏的三件花鸟画中皆有体现。松石一幅,松树从画面一角而生,树干沿画面边缘直插而上,在另一对角盘枝错节,是为造险。画面下角,一斜插过来的巨石正抵在树干上,与松树在势上形成一个立与破的关系,从而化解了松树头重脚轻,岌岌可危的斜势,使画面巧妙地又归于平衡。荷花水鸟一幅中,荷花自画外直冲画内,大笔泼墨,挥洒自然。一荷叶自上而下斜挂而出,将局势引向画面的另一侧。画面下方,一柱大石立于水中,上有两只小鸟左右相向,其上方的一只,仰头望天,朝向荷叶的一方。于此,画面形势一左一右,一俯一仰,回环往复,归于圆满。竹石小鸟中,画面形象自一角斜上,又转而向另一角,如此反复,形成一折线上升的结构线,构成之趣,浑然天成。最后一幅为山水立轴,也是八大山人典型的画风。下半部分山峦起伏,簇拥而上,是其密处,而上边则一带远山横抹,破其向上直冲之势,聚散疏密,各得其所。与上一组四条屏相比,这组作品没有那么多的传奇故事,也没有名家题鉴,而创出其过千万的拍卖佳绩则完全靠的是作品的艺术魅力,这才是真正的作品的艺术价值与市场价值的完美结合。

    回过头我们再来看排名第二的一件设色山水立轴,画面尺寸高203cm,宽56.5cm。2006年6月北京华辰春拍以1540万元人民币成交。该作品由著名书法家李瑞清题签并钤印,另外有四方收藏印,表明此作收藏流传有序。不光在花鸟画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八大山人的山水画也成就非凡。与花鸟画一样,八大山人的山水画水墨为主,取法明代董其昌,更上溯元代黄公望等。他的山水虽由董其昌的笔墨变化而来,却没有董的纯净淡雅。枯枝败叶,剩山怪石中完全是一派地老天荒的境界。与其说八大山人的山水画取法来自传统图式或自然山川,毋宁说他作品中的所有形象都来自他真实的内心情感和心灵感悟,可以说这些形象,完全是他由传统形象而自然形象而内心形象的转化和升华。八大山人在他的作品中注入了自己对艺术的理解与感悟,也注入了他对自己家国的眷恋和忧伤。因此他的山水画枯索冷寂,满目苍凉,用秃锋和干涩的笔墨涂抹出他内心深处的冷逸不羁与清高绝俗。在这件山水立轴中,同样体现着这样的情怀和思绪。值得一提的是,就是这件作品,在2004年中国嘉德第83期周末拍卖会上的成交价是451万元人民币。而仅仅只有两年之差,这件作品的价格就上升了一千多万元,这不得不说是书画拍卖中一件值得称道的事情,同时这也反映了书画拍卖市场变化中的一些自身规律和特点。此一事件,值得人们进一步地去思考。

    还有一件作品的拍卖过程是笔者亲见的,那就是排在八大山人作品拍卖名次第十一位的《游鱼》镜心。2004年中国嘉德秋拍的预展,笔者曾亲见过此作品,画心很小,还不到一平尺。此作曾经张大千和唐云先生收藏,并被唐云先生常年悬挂于自家厅堂,可见其喜爱之甚。此作另有懒云边题:“点笔写游鱼,活泼多生意。波清乐可知,顿起濠濮思。”此作曾在上世纪80年代为《艺苑掇英》和2000年出版的《八大山人全集》收录,这足以表明其自家出身了。难怪在最后的竞拍中,很多藏家各不相让,每个人都摆出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经过几番激烈的竞争,八大山人寥寥几笔的一条游鱼最终以484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在场的人无不激动欣喜,为八大山人的一件作品,更为当代的艺术市场的发展和成长。

    就笔者分析,八大山人的作品之所以在当今的拍卖市场上屡创新高,有以下几方面的原因:一方面,在中国绘画的发展史上,八大山人是一位成就极高的艺术大师,他的艺术成就不仅在当时无人能及,即使在后代,能够赶上并超越他的也不多。在艺术发展的长河中,八大山人的艺术更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画家,数百年来几乎所有的后学者都要取法于他,而成名成家者也多为画坛的英豪,最为著名的有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等。以八大山人的艺术成就和对后代画坛的影响来论,他不愧为我国古代画家中的巨匠,是唐宋以降写意绘画中的大师。另一方面,像八大山人这样的画家,一生虽笔耕不辍,其创作的数目也终归有限,而其大部分作品多被艺术机构如博物馆、纪念馆等收藏。民间虽流传了一部分,但所得者皆视若拱璧,哪肯轻易现于众人之前。而像现在这样又是佳作,又是精品,出现在拍卖会上则更是难之又难。这样的机会对那些喜欢八大山人作品的收藏家来所就更是不能错过的好机会了。所以只要拍场上一出现,随后藏家争相竞拍的场面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而不断地拍出高价也就不足为奇了。这样的开宗立派的人物,又加之他的精心立作,鸿篇巨制,拍出好的成绩当然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清人恽南田曾说过:“画以简贵为尚,简之入微、则洗尽尘滓,独存孤迥。”山人作画笔墨高妙,尤其在画面的黑白构成方面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他的作品有的虽寥寥几笔,一只小鸟,或一梗枯荷,都让人感觉到有无限的画意充溢其中,简而不觉得空。这种极简的画面,是惨淡经营的结果,是他心中千言万语浓缩后的无声之惊雷。言有尽而意无穷,这大片的空白正透露着中国画的特有的玄机,也透露着八大山人胸中欲说还休的苍凉与悲苦。郑板桥在题八大山人的画时说:“横涂竖抹千千幅,墨点无多泪点多。”八大山人充分利用了中国画艺术的造型特点和语言特点,含蓄而又准确地传达出他心中的思想和情感,达到形神兼备,托物言志的艺术境界,在画坛和艺术品市场上成为众人瞩目的一代巨人。

    责任编辑:影子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