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文化艺术 > 正文

    【老伯的笑容】笑容

    时间:2019-01-24 05:44:58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来到新的分理处上班,我遇到了一位与众不同的老伯。那天,他来到我的营业窗口,我问他:“您需要办理什么业务?”老伯没有回答我的问话,而是递给我一张纸条和万通卡,纸条上写着:请帮我看看余额是多少。我正纳闷着,同事在一旁悄悄地告诉我,他是个哑巴。这时我注意到,这位皮肤黝黑的六七十岁的老人,大热天的,年轻人吹着空调还喊热,他却把领口扣得严严实实。
      老伯是分理处的常客,渐渐地,对他的情况我也有了些了解。据说,几年前他的喉咙出了问题,几经治疗未能好转,就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听力也变得不好。紧扣领口是怕喉咙着凉。他的孩子们都在外地谋生,几次叫他一起过去,可他舍不得离开生活了几十年的故土,依然在家和老伴守着开了十几年的铺子。
      
      或许是由于病痛的折磨,或许是生性安静,来分理处办理业务时,老伯总是静静地走来,然后静静地离去。偶尔有熟人同他打招呼,他也只是看着人家,最多点个头,表情上没有任何反应,直到去年盛夏的一天。
      那是个酷热难耐的下午,老伯急冲冲地走进营业厅,往日平静的脸上写满了焦急。老伯怎么啦?我在心里发问。还是递给我纸条和万通卡,要我帮他查一下早上取了多少钱。当我把金额25000元写给他时,他的脸色更加地难看了,低头着急地写了起来。原来早上有人送货给他,他来取款时,一时疏忽把25000元当成22500元付给同他一起来取款的货主了。老伯希望我能帮他证明付给货主的是25000元而不是22500元。虽然我依稀记得早上有人同他一起来取钱,但我并没有看到他把钱付给那个人的过程,更不知道他付的是多少啊,我证明不了。看到我的纸条,老伯很是失望,呆呆地站在柜台外,豆大的汗水从那张饱经沧桑的脸上滚落下来,似乎在向人诉说着他的不幸。望着老伯那无助的眼神,望着那依然扣得严实的领口,我的心被深深地触动了。站在我眼前的是纵然有许多辛酸也无法向人诉苦,即使有满腹委屈也无法跟人辩解的老人啊,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帮他一把呢?于是我向老伯要来了货主的电话号码。
      货主还没回家,接电话的是他的母亲,我把老伯的情况及给错钱的事详细地告诉了她,并强调老人挺不容易的。直觉告诉我,对方是一位心地善良的母亲,她表示若她儿子真的多收了钱,等他回来后就叫他还给老伯。
      等待是漫长的,老伯显得有点不安,他时而走到休息处坐下,时而走到柜台前站站。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的心也一点一点地沉重起来,万一货主不承认,下一步该怎么办?老伯能接受这个结果吗?就在我左思右想也找不到好办法时,期待的电话终于响起。原来早上货主在营业厅里接过老伯的钱后,由于赶时间,数都没数就回去了,后来才发现确实多了2500元,他答应马上把钱寄还给老伯。我把老伯的卡号告诉了他。
      经过数次的查询之后,2500元终于又回到了老伯的账户上。我忙向坐在休息处的老伯招招手。当我把这一喜讯写好,老伯手捧纸条,看了又看,看了又看,笑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笑容,那是激动与喜悦交织在一起绽放的笑容,那是无声却叫人动容的笑容。
      老伯写了很多感谢的话,而此时我觉得这些话已经不重要了,每当我想起老伯那在我眼前仅出现过一次的笑容,我的心就暖暖的,暖暖的。(作者单位:福建南安农村合作银行)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