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范文大全
  • 文档下载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文化艺术 > 正文

    周而复始百花馨

    时间:2021-02-05 07:44:39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周而复的父亲在营口一家英国公司任小职员;四十年代,精通英语的周而复,以新华社特派员身份随同马歇尔、张治中、周恩来军事调停小组往返辽河两岸、东北战场;九十年代末,周而复的360万字长卷《长城万里图》于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出版发布会,辽河岸边的盘锦市为主办单位之一;本世纪初,周而复请作者转告,向辽河两岸的人民、朋友们问好!

    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的时日,中国文化艺术出版社隆重推出洋洋1200万字、22卷本《周而复文集》,这里有他苦苦耕耘16载,全景式反映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人民英勇抗击日寇的360万字长卷《长城万里图》和记录中华民族半个多世纪前仆后继、波澜壮阔革命历程的百余名篇佳作。被文化部长孙家正称为《文学长城万里图》,他在以此为题刊发于《人民日报》的《周而复文集》的序言中说:“周而复同志一生丰富多彩,曲折复杂,可歌可泣。他1200万字大著,洋洋大观,犹如铸就一座文艺的长城,耸立当代,传诸后世,作为我们这个时代最有特色的文学创作,一定会为一代又一代的广大读者珍重和喜爱。”

    2002年新年刚过,我去北京。已故著名作家草明和欧阳山的女儿纳嘉告诉我:元月3日是周而复90大寿,文化部等好多单位代表都去北京医院为周老祝寿,同时向他郑重报告:经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出版总署石宗源署长研究拍定:《周而复文集》要尽快出版,一定要出好!

    前去祝寿的纳嘉还说:那天周叔叔精神特好,他向我细细诉说,他住院期间完成了百万字的《往事回首录》三卷本,70万字的《周而复研究文集》已由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了,1200余万字的作品全集书稿满满一大箱已交给了文化部,出版落实了。更使他欣慰的是在他忙于以上事情时的前几年,他,这位有过近70年党龄的老布尔什维克,恢复了党籍,回到了党的怀抱。周老,70年风风雨雨革命生涯,70年辛辛苦苦奋笔疾书,可以大画一圆满句号了。不,周老说:待病好出院后,他还要动笔,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不出5天,1月8日,這位著作等身、享誉海内外的90高龄老人,静阖双眼,赴天国远游了。

    元月12日,我随同周而复的老战友、曾为辽宁省作协领导的崔璇同志前去周家的灵堂吊唁。周老的长子、石油自控专家周延抗及次子、上海复旦大学副校长、物理专家周鲁卫热情接待了我们。80高龄的崔璇同志深情忆念周老历经坎坷、大起大落极不平凡的一生及他们半个多世纪的战斗友谊:当年在延安、崔璇的头生子同周延抗先后出生,那时崔璇的爱人在前线,她身边连一块尿布都没有,是周而复脱下自己的旧上衣让夫人王郓给改了两套娃娃装,和他们亲手用桐油浸过的一块油布送来,使这个赤条条的延安生儿得到了革命温暖。我介绍说,那个孩子延生现在沈阳当中学教员,他的爸爸、崔璇同志的爱人就是当年同周老合写著名报告文学《海上的遭遇》的作者金肇野(另有刘白羽、吴伯啸)。金肇野曾任过辽宁省农业厅长,后任中联部副部长,是鲁迅先生于1934年11月至1935年日记和信函中多次提到过的热爱木刻和文学的东北热血青年。金肇野于1996年病故,周老曾沉痛题诗悼念“荣辱不惊战斗一生,热血丹心光照人间”。

    我最早知晓作家周而复的名字,就是先相识金肇野,而读到了1946年在大连光华:书店出版的《海上的遭遇》。当年大连光华书店(新华书店前身)是解放区印刷、出版、售书最好的书店。丁玲荣获斯大林文艺奖的名著《太阳照在桑乾河上》就是在大连光华书店印刷出版的。那是党中央转移到西柏坡以后,毛主席听胡乔木、艾思奇汇报说他们读过丁玲送来的书稿,认为写得很好,毛主席很高兴,细问了情况后,当即指示:尽快将书稿送到大连,那里印得好,印得快,丁玲将要随蔡畅率领的中国解放区妇女代表团赴匈牙利出席世界民主妇联召开的代表大会,争取把这本书带去。毛主席说,“这是代表中国人民的!”

    那时我是辽东白山艺校的学员,国民党侵占丹东,我们由鸭绿江口撤退后,遇12级台风,在茫茫大海的狂风巨浪中颠簸了7天7夜,死里逃生,辗转到达大连。在大连读到《海上的遭遇》引起强烈共鸣,深记这些作家的大名,更关注他们的一切创作活动。敬仰、“追星”。

    周而复,生于南京,自幼随父亲习书法,读古文,背诗词,学英语,上教会中学。16岁开始写诗。1933年考入上海光华大学英国文学系后便参加了左翼文学活动,曾跟随鲁迅等名家签名发表“中国文艺工作者宣言”,呼吁团结抗日。钱钟书是他的老师,也是他以后同毕业于燕京大学和协和医学院的女学生王郓结婚的介绍人、证婚人。1938年他携王郓到达延安,王郓任延安中央医院医生,他单身赴晋察冀抗日根据地任战地汜者,多次参加过聂荣臻、杨成武等将领指挥的反“扫荡”、百团大战等战役。写出了一批《诺尔曼·自求恩片段》、《牛永贵受伤》等有声誉的报告文学、剧本。抗战胜利后被调任国共谈判“军调处”,以新华社、《新华日报》特派员身份随马歇尔,张治中,周恩来三人小组赴各地巡视采访,由河北至辽南奔北满,写出了《东北横断面》、《松花江上的风云》、《晋察冀行》等多篇有影响的通讯和报告文学。国共和谈破裂,又被党派往香港任文化工委书记,做文化统战工作,通过编书、办杂志向香港大量介绍了解放区的优秀文艺作品;曾组织、带领郭沫若、茅盾、许广平等百余位进步人士,陆续由香港秘密乘苏联货轮抵大连再北上,迎接新中国成立。建国后被调往上海,先后任华东局、上海市委宣传部、统战部副部长。此时人们以为周而复日理万机忙于党务、统战工作,已从文学界淡出了。五十年代我在北京中央文学研究所学习时,讲课老师为郑振铎、胡风、老舍等全国一流名家。我们曾提议可否请周而复来讲讲报告文学。记得上海的同学曾说:那是上海顶呱呱的统战部长,政协名人,无暇同文学搭界了。恰恰,1957年“反右”后文艺萧条时,周而复却捧出了冲破文学清规戒律的反映资本家各色形象的长篇《上海的早晨》,这是他亲历上海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生动真实的写照,被誉为茅盾《子夜》之后可载人中国文学史册的宏篇巨著,一炮打响。全书共四部170余万字。而后两部还未出手,“文革”风暴骤起,《上海的早晨》被批为“为刘少奇复辟资本主义鸣锣开道的大毒草”。沪、京、津等地各大报刊发有近百篇大“批判”,而且对敢于发表不同见解的上海工人也一网打尽,全被投入监狱。但是周而复在失去自由七、八年之后的1979年将《上海的早晨》四部全部推出。“士有忍死之辱,必有就事之计”。

    《上海的早晨》享誉全国,并拍成电视连续剧。周而复被任命为文化部副部长,后又任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作协、书协顾问,全国政协委员。此间他曾几十次率各类文化代表团访问过五大洲,30多个国家,会见过各国首脑、名流。他忙里偷闲,发表有多篇散文、游记,更注意观察记录各国政要的活动和历史资料,美国白宫、日本皇宫、法兰西罗浮

    宫、俄罗斯克里姆林宫、以及蒋介石的故土旧居等等,他都仔细观察甚至画下图来。因为他胸中长久酝酿着二次世界大战的宏伟蓝图,他笔下要绘出罗斯福、邱吉尔、斯大林以及墨索里尼、东条英机等等各类首领形象及他们的心理特征。为此,他访日时参观了原子弹爆炸馆等地,也换上便装去看了日本靖国神社(在《长城万里图》长卷中已有细致描绘)。也为此,他回国后被开除了党籍。但周而复没有哀怨,没有沉沦,肩荷沉重的负载,甘耐寂寞,甘于淡薄,以共产党员的坚韧、作家的赤诚和执着、呕心沥血,默默耕耘,经长长16载风雨,终于向挚爱他的读者或淡忘了他的人们,营构、绘制出一部史诗性的反映中国八年抗战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恢宏巨作《长城万里图》,共6部,370余万字,陆续出版。书中不仅描写了前面所说世界风云人物,更精心塑造了我国毛泽东、周恩来、叶挺等英明指挥者的形象,还有蒋介石、汪精卫、白崇禧、冯玉祥等国民党各类政要,共近百余人。这些人物大多他都相识或见过面,并查阅过中、英文资料一亿多字,写来呼之欲出、栩栩如生、真实可信,场景壮阔,气势磅礴,引人人胜,颇具艺术感染力。被称为“划时代之作”,震动海内外。先后两次在人民大会堂和“钓鱼台”国宾馆隆重召开发布会和研讨会。陆定一、杨成武等高级领导及海内外名家近百人发来贺信、贺电,座谈研讨,评介为当代中国的《战争与和平》,是“一部《清明上河图》式的文学长卷”,荣获了全国“五个一工程”奖。此时周老已八十五六高龄。真如他的名字,周而复始,顽强拼搏,生命不息,笔耕不止。

    2002年秋季,中国作协、全国总工会于北京联合召开己故著名老作家草明纪念会。周而复、魏巍等多位德高望重的老作家及知名人土光临。而且都在会上发言,坚持人民作家要为人民讲话,弘扬时代精神。东北地区只邀我一人人会,嘱我发言,我在表示向老一辈作家学习的发言最后提一建议,讲到我在美国看到杰克·伦敦、马克·吐温等作家都设有两三处纪念馆、纪念广场等等,望中国也能参照,比如草明、周立波、艾芜等许多名作家都曾在鞍山留下成名之作,可否建立个文学纪念馆,也是对鞍钢光辉历史的又一层面展示。千古风流,万世流芳。此建议得到与会者的赞赏。会后,周而复老人拄着拐杖來同我握手,合影留念。并嘱我向东北、辽河两岸的同志们问好。说他家两代人都同辽河有缘份,他父亲曾在营口市一家英国公司做过小职员;他随马歇尔等“三人小组”采访时几渡辽河,永难忘怀;他又说我的建议很好,他举双手赞成。今天我才知道,此时他已写了遗嘱:死后要将他的高级住房、珍贵书画、文物古董及一切财产全部捐献给国家。可能这正应了我关于建作家纪念馆的提议。

    我们吊唁的那天,在宽敞幽雅的大客厅里,除周老的两位儿子外,还有几位文化部的同志。周老的儿子说,丧事办完,我们家属立即返回自己的住所和工作岗位,石油专家周延抗马上要飞往科威特,他已在那里工作了20多年,这里的一切全交给文化部的同志管理了。这里,京西翠薇西里公寓50室,将仍和周老生前一样,书山字海,老少客往,散发着周老喜闻的浓浓墨香,洋溢着勃勃生机。正如周老自己所说“一切都是身外之物”,“人生的目的在于奉献”,也似他的名著《白求恩大夫》一样,做一个纯粹的人,高尚的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即序言中所赋“春蚕到死丝方尽,周而复始百花馨。”

    责任编辑/沙爽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