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范文大全
  • 文档下载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文化艺术 > 正文

    辜鸿铭和他的《尊王篇》

    时间:2021-02-05 07:44:46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最初知道辜鸿铭这个名字,是和有关他的故事一起听说的。一则为“壶一而杯众宜也,夫一而妻众亦宜也。”据说,由于辜鸿铭公开而大胆地为纳妾制辩护,凡读过他的《中国人的精神》的西方男女都想当面向他问个究竟。一次,两个美国女人在社交场合遇到他,当面质问:“为什么男人可以娶几个女人,而女人不可反过来有许多男人呢?”辜鸿铭听了他们的发问,平静地回答说:“两位夫人想必知道,我们人类社会在原始社会阶段曾经经历过母系时代。那时,人们都是只知其母而不知其父的。像您两位这样的文明新女性,难道心中仍在留恋

    那种野蛮时代的生活吗?”对方一时无语,辜鸿铭紧接着说:“现在我还有个问题请教二位夫人,你们见过茶壶吗?”两位夫人点头。辜鸿铭不动声色地说:“这就对了。我们都知道,一般都是一把茶壶配四只杯子,难道有谁见过一只茶杯配有四把茶壶吗?”对方无言以对。还有一则:一次,辜鸿铭先生乘火车,对面有几个外国年青人,看到辜公身着长袍马褂,留着辫子,感到新奇,议论中,颇有不恭。辜鸿铭先生没有理睬,而是取出一张英文报纸看起来。那几个年青人一看,他居然把报纸拿倒立即大笑起来。这时候,辜鸿铭先生抬起头用英语说:“英文实在太简单了,不倒过来看,还真没意思。”那几个外国年青人听后,不好意思地走开了。总之关于辜氏的故事很多。听了那么多有趣的故事,对辜鸿铭留下的印象:这个人独特、幽默、机智。

    真正对于辜鸿铭先生有所了解并对他的经历、言论、著作产生浓厚的兴趣,是余从一位早逝的朋友遗留的一堆未经整理、杂乱无章的外文书中,翻出了辜鸿铭先生于公元1900年“庚子之乱”后,用英文写的《尊王篇》一书。这是辜鸿铭先生的一本非常著名的英文著作。是1901年间,在沪的一家商务机构—上海别发洋行印行的。是书之封面左上印有三个烫金汉字:“尊王篇”。这是他自定的中文书名。据说,这是辜鸿铭先生的老友赵凤昌特有的遒劲有力的楷书字体。下署:鸿铭氏辜汤生著。“汤生”鸿铭先生本名,鸿铭字也,以字行世。英文书名为:papers from a viceroy,s yamen即《写自总督衙门的论文》(图1)。副题为:chineseplea for the cause of good government and true civilization in china即“一个中国人为中国的良治秩序和真正文明所作的辩护”(图2)。

    《尊王篇》是辜鸿铭先生在“庚子之乱”期间所撰各种论文的结集。关于本书之作,辜氏曾有一番自我解说:“‘庚子年’,辜鸿铭部郎名汤生撰西文《尊王篇》有曰:当时匪踪蔓延,十三省大局糜烂,又值文宗(指咸丰帝)龙驭上宾,皇太后(指慈禧)以一寡妇辅立幼主,卒能廓清祸乱,盖皇太后之感人心系人望者,不徒临政尤勤也。三十年来迭遭变故,伦常之间亦多隐痛,故将相大臣罔不体其艰辛,同心爱戴云云。据云辜部郎《尊王篇》之作,盖有感于当日所闻刚直公虎门哭失声一事。”刚直公者,湘军老将彭玉麟号也。1883年任兵部尚书,1884年中法战争时,以钦差大臣赴广东会办防务,驻节虎门。在其驻节期间,皇太后垂念老臣忠国,经常派人赏赐参貂食物等品至前线。每逢赏品赉至,彭辄感激涕零,匍匐受领,倒地哭之失声。这个故事是辜鸿铭初入两广总督张之洞幕时,听彭氏左右讲的。正是慈禧太后对老臣彭玉麟的挂念,彭玉麟对皇太后的忠诚,极大地感动了他。在他看来这种亲亲融融的君臣关系,正是中国古贤“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理想观念的真实写照,而这也正是古老东方文明和中国文化的特殊魅力所在。

    正是缘于这种感情和理念,才促使辜鸿铭先生借“庚子事件”写出了《我们愿为君王去死,皇太后啊—关于中国人民对皇太后陛下及其权威真实感情的声明书》、《为了中国的良治—实践的结论》、《文明与混乱》及《关于中国问题的近期札记》等。这些文论的主旨就是为皇太后、为大清朝廷、为中国文化、为东方文明激烈辩护。同时面对西方列强在华政策,八国联军强盗一样地对中国主权的践踏,进行了强烈地抨击。

    在八国联军正疯狂血洗京城,并一再声称要严办以慈禧为首的“战争祸首”的咄咄逼人凶焰的特殊的历史条件下,不仅在京的留守官员,连已逃至西安的小朝廷都被八国联军吓得惶惶不可终日,辜鸿铭先生敢于把谴责列强侵略,为清政府,尤其为慈禧太后辩护的文章结集为《尊王篇》,并把它送给列强及其英语世界,这不单单是他具有民族主义的情怀和智慧就够了,而是还需要有足够的勇气才能够做到的。

    据辜氏的同僚好友赵凤昌记述:《尊王篇》出版时,销量极好,“各国竞购读之”。罗振玉亦说:“欧人争传诵,当时为之纸贵”。

    本世纪初,辜鸿铭先生因《尊王篇》在世人的心目中的声望,尤其是在西方社会的影响而言,都远远超过了康有为、梁启超、章太炎甚至严复等人。有人说,近代西方世界之真正认识中国,就是从辜鸿铭开始的,而他们之真正认识辜鸿铭,也是从这时开始的。还有人说,他是第一位能在西方引起强烈共鸣并受到广泛尊敬的中国学者。从文学史地位上说,他又是中国最早被提名诺贝尔奖的人物。

    余所藏辜鸿铭先生之《尊王篇》,还有另人视为珍宝之处。是书之扉页有辜老夫子亲笔书写的英文手迹(图2)。遗憾的是找了几个懂西语的朋友,就是弄不懂他到底是把这本书送给谁的。有朋友说是辜公送给日本友人的?有意思的是,该书刊行于“庚子年”,而辜老夫子手迹日期为“辛亥年”,难道是一种巧合吗?

    是书《关于中国问题的近期札记》(首次发表于1905年5月25日)第23章(161-162页)不知何人用钢笔书写英文一段,大概意思是很赞成、很同意辜公的观点(图3)。这一章译文如下:“然而他们等来的不是真正的教士,而是律师。他们一来就开始建立称之为‘宪法’的新教会。这些律师不是减轻武装人员维持和平与秩序的任务,以减轻人民为养活这些武装人员所承受的负担,而是宣告需要更多的武装人员,这样做当然不是为了维护和平与秩序,而是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并捍卫宪法,这种宪法意味着财产权,意味着律师付酬的富人的财产权。于是武装人员发展为现代‘警察’,这种警察不是勇士、骑士或真正意义上的武士,而是‘士兵’,一个佣工和雇佣者,一个战斗者,一种原始意义上的武士,即律师、富人、外交官及资本家豢养的走狗。他们被雇佣来不是为了维持和平与秩序,而是保护财产、保护铁路旁轨辛迪加(一种企业联合组织)和鸦片仓库。这就是冒牌帝国主义或殖民政策的根源,是欧洲卑鄙庸俗的滑膛枪崇拜的最新发展。”

    扉页除有辜鸿铭氏的亲笔,尚有署名“求真”者毛笔书数语:“此册余得之旧书铺辜公虽读西书而极恨西人物质之进步过速盖有害于人群也下列余决之为辜公亲笔余重其人而兼爱其书法故乐而藏之。”此公之论余之意焉。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