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范文大全
  • 文档下载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文件资料 > 正文

    [斗鸟]最凶残的画眉鸟眼大图

    时间:2019-02-05 05:35:27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小城不大,斗鸟之风甚猖。从赌鸟赌钱发展到赌家产赌老婆。小鬼子刚投降那年,就发生了一场大赌。   城西五里有沙河镇,农历三、五、八、十逢集,除了百姓们的日常交易外,主要是城里的有钱人家,还有些游手好闲之徒来此寻欢作乐。镇上有户地主,姓安,人称“安十顷”,就是有一千亩地的意思,实际上也就是六百亩地。安十顷好玩,养马喂鸟钓鱼,还知晓点琴棋书画,有时涂几笔瘦竹墨兰,常以郑板桥自居,难得糊涂成了口头禅。
      安十顷最近突然名声大震,因他有一只画眉鸟,斗败小城无敌鸟,人送外号“铁鹰”。这鸟生得奇怪,鹰嘴,两爪粗壮有力,一般鸟斗架只用嘴进攻,“铁鹰”是嘴爪并用,几个回合就把对手斗得脸爪见血,羽毛纷落,甚者,当场毙命。短短两个月,“铁鹰”给安十顷挣了一顷多地,这可都是找上门来的好事。
      一日,小的来报,说沙河边柳林里有一笼鸟叫得好,斗架也厉害,已经斗败十几笼了。
      安十顷问:“谁家的鸟?”小的答:是一外乡女人。新鲜,女人家竟玩起鸟来。安十顷便带了“铁鹰”前往。
      树林里已聚了百十号人,见安十顷走来,大伙便让出一条道。沙石板上有一笼一鸟,单从笼子看就不一般,笼钩是一条龙的形状,紫铜做的,形态逼真,嘴含白珠,四爪有力地抓住笼顶,似有欲飞之状。笼身是楠木所做,笼门笼圈都用骨质及珠宝镶嵌,栖杠及食罐水罐也很讲究。笼中鸟个头生相一般,膛音不高,但鸣叫婉转,改口快,换气匀。
      “好笼,好鸟!”安十顷脱口而出。
      “这位大人好眼力!”一女子的声音。
      安十顷循声望去,那女子生得面若桃花,体如杨柳,颇有几分妖冶,安十顷看得有些眼直,竟一时语塞。
      小的说:“敢给我家安大爷的鸟对对口吗?”
      “慢说对口,就是文斗武斗也不碍事。”女人的声音像鸟鸣一样好听。安十顷施一礼:“请问姑娘来自何方?”
      “我乃江南人氏,名叫阿翠,这鸟是江南名鸟‘斗败鹰’,这笼是大明皇帝朱洪武赏赐给我家老祖宗的御笼,笼钩上有印记,你们可以去看。”
      这百十号人可都是小城的挂名人物,听了女人的这番话都唏嘘了一番,一下子把目光都投向那鸟笼。
      安十顷生性好强,又极要脸面,听了女人的话后,就想斗鸟。女人说:“这鸟赢过宅院赢过地,这位安爷要是输了给我什么?”女人说完把玉手伸到安十顷面前。
      “宅子和地你又带不走,给你一百块大洋如何?”安十顷觉得这一百块大洋能把小女子吓一跳。可阿翠却咯咯地笑起来:“谈物不谈钱,你有地吗?”众人听了笑道:他外号安十顷,有一千亩良田,你能赢得了吗?你这只鸟要是让安爷的铁鹰斗败了呢?
      “连鸟加笼一并奉送,我要是赢了就赢你五顷地,怎么样,安爷?”阿翠用眼瞟着安十顷。
      安十顷听了就默不作声,掏出大烟斗来点燃。
      众人一听这话,也不便多嘴。
      “安大爷,遇到难事了,我来解围。”众人一看,原来是“万洋人”。
      万洋人经常在外跑买卖,穿洋货用洋货啦洋呱,走南闯北见识多。有的说他发了,有的说他驴屎蛋子外面光,欠了一屁股债。
      万洋人递给安十顷一棵洋烟,说:“安爷是怕笼子不值五顷地;还是怕斗不过她?”
      安十顷说:“五顷地可是我的整个家业,万一输了,我这后半辈子就没得过了。再说那笼子也不知是真是假。”
      万洋人说:“安大爷,打赌不能光考虑输,我替你看看那笼子。”万洋人走过去端详了一阵笼子,问那女人:“笼子是不假,怎么落到你的手里?”
      阿翠说:“我的先人是伺候朱洪武的,专门养鸟养花,先人告老还乡,朱皇帝就御赐给他这个鸟笼。本姑娘这次进京,路过此地,听说这里人杰地灵,名鸟成群,名笼成林,可没想到都是以讹传讹。我们世世代代爱鸟爱笼如命,没想到你们这里是爱财如命。不斗,我便走了。”
      安十倾听了,先是一惊,随后火气就顶上脑门。
      万洋人问:“除了这个御笼外,你还有别的可押吗?”
      阿翠稍一沉吟,道:“既然你们信不过笼子,为了让你们见识这只江南名鸟,把我人也押上,人总不是假的吧。期限一年,本姑娘还有事要办,一年后走人。这样的条件可是从未有过的。”阿翠说完在原地转了一圈,掏出绣花手帕,往石板上一铺,就一屁股坐下。
      “好,开斗!”安十顷把胸脯一拍,“咱别让人小看了咱爷们。有句话说在前头,赢了,你们在场的都去喝杯喜酒,要输了,你们到时候给俺口稀粥喝。”
      万洋人笑道:“安爷,我愿喝你的喜酒,我亲自给你安排一场烛光晚会,把我的留声机拿去用,那才有情趣呢。”
      “到时候你一定去,今天没有你还斗不成鸟呢。”安十顷说着就把自个的鸟笼子拎过来。万洋人双手按住:“您别动手,端出个架子给她看看。”
      安爷一想这话有道理,就叫小的去搬椅子。
      万洋人把“铁鹰”的笼罩打开,赞道:“就凭这鸟的个头,非赢不可。”
      阿翠说:“安爷,斗鸟是我俩的事,口说无凭,立字为据。你们人多势众,万一反悔,我可奈何不了你们。”
      “好好,找纸笔来。”
      “我这里有纸笔。”万洋人从西服口袋里掏出纸笔,众人看了都是洋玩意。万洋人道:“安爷,先把这只美国自来水笔送给你作贺礼。”
      安十顷接过来在手里把玩着,连声称赞。
      安十顷和阿翠立了字据。
      斗鸟开始。斗鸟分文斗武斗,文斗就是把两个鸟笼靠在一起,两只鸟隔笼相斗;武斗就是把两个笼门对准打开,让两只鸟在一起厮杀。安爷和阿翠立的字据是武斗。两只笼门一开,“铁鹰”竟出人意料地不堪一击,被活活斗死。
      安十顷“啊”的一声昏厥在地。
      安十顷输了。老婆一气之下把剩下的地卖了,回娘家去了。
      一日,安爷在街上散心,正路过万洋人家。突然想起自来水笔,喜酒喝不成,还能收人家的喜礼吗?就登门还笔,万洋人的邻居告诉他,万洋人变卖了家产,前日已走了。
      后来,有人说万洋人在上海混发了。
      你道这万洋人怎么发的?就是靠了安十顷的五顷地。万洋人在外做生意,赚点钱都花在风尘女子身上了。他和阿翠就是在青楼里相识的。俩人时间长了无话不谈,就说起了家乡斗鸟赌博一事,恰巧阿翠家乡盛产画眉,对鸟略知一二。二人狼狈为奸,定出一条毒计――先购得一只善斗之鸟,由万洋人设法卖给安十顷,等安十顷的鸟称王以后,由阿翠再带一笼好鸟前去赌博。如何赌赢?关键是安十顷那只“铁鹰”要听话,要乐于斗败,天下能有这等鸟?
      有,那就是先让“斗败鹰”斗败“铁鹰”。如何斗败,万洋人和阿翠一起帮忙,先饿上“铁鹰”两天,再用绳子缠住两爪,让“斗败鹰”试斗,反复数日。你想,就是人也受不了这份折磨,岂有不败之理。俗话说斗败的鹌鹑打怕的牲口,鸟怕鸟怕到死。这“铁鹰”见了“斗败鹰”就像老鼠见了猫。
      时光荏苒,一晃五年过去了,安十顷在上海的大街上碰到了万洋人。
      万洋人吃了一惊:“安,安大哥。”
      安十顷说:“万老弟,早听说你发了,这些年也不回家,我老安还真有点想你,想谢谢你!还记得那次斗鸟吧,把我斗得一贫如洗。”
      万洋人慌张起来:“安大哥是来找我的?”
      安十顷摇摇头:“斗罢鸟,儿子上不起学,就当了兵,现在上海市军管会里干,跟一个大官当文书,我来看看儿子。走吧,到你家认认门。”
      万洋人不敢领安十顷回家,就推辞有急事,说明日到军管会拜访。
      安十顷说:“一言为定,明天上午九点我在大门口等你,叫孩子也认识认识你这个老乡。”
      万洋人如惊弓之鸟匆匆回到家,看着他的三间小门面,突然间幻化成了几百亩良田,良田里正站着安家父子。万洋人头上沁出一层冷汗。他盘算着明天一早得出去躲躲,南下广州,越远越好。
      刚吃罢晚饭,有人敲门。万洋人开门便吓了一跳,进来两个穿军装的。其中一个年长的问了万洋人的姓名年龄籍贯职业,然后问道:“房产是你老辈留下的吗?”
      万洋人答:“不是,五年前买的,是我借钱买的。”
      年轻人在本子上记了。然后两人看看他的房子走了。
      第二天九点,安十顷买了礼品在军管会的大门口等着,一直等到十二点,也没见万洋人的影子。安十顷自语道:上海人真忙,连叙叙旧的空都没有。我下午就回山东了,不能等你这位老乡了。谢谢你帮我斗输了家产,没当上地主,不然就麻烦啦!
      万洋人没去广州,当晚在自家的房梁上吊死了。
      改革开放后,万洋人的房产几经周折就落到了万洋人妹妹头上。你道这万洋人的妹妹是谁?正是安十顷新娶的老婆。
      责任编辑 倪和平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