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范文大全
  • 文档下载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新闻热点 > 正文

    小地主张执文采访视频2 [张执新\张执文:“大小地主”覆灭记]

    时间:2019-02-07 05:19:50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张氏兄弟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是建国以来黑龙江最典型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专案组人员提审张执文时,他这样谈自己的“抱负”:“我要做齐齐哈尔市、黑龙江省乃至东北的‘大哥大’,做人人敬仰的‘教父’!”
      
      张氏兄弟
      
      张氏兄弟如此嚣张,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的头上撑着一把“保护伞”。55名被告人中,不仅包括张氏兄弟及其团伙成员,还有一批官员。这些人对张氏兄弟的违法犯罪行为提供各种保护。
      张执新、张执文兄弟黑社会性质犯罪集团,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黑龙江省最典型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张氏兄弟以华新宾馆、华新浴宫为依托,发放许多张“金卡”,持此卡可免费享受吃、喝、玩、住一条龙服务。原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王瑞经常在这里出入,有的长期在华新宾馆住宿。张执新还在华新宾馆一些房间安装录像设备,将这些腐败官员的行为录下来。专案组查封华新宾馆时,曾扣押6盘录像带,里面的镜头不堪入目。
      上世纪70年代,王瑞从基层派出所民警干起,先后当上龙沙区刑警队长、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碾子山分局局长、建华分局局长。后来王瑞继续升迁,成为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副局长,握有“管干部”的大权。
      检察机关查明,王瑞共有财产253万余元,明显超过合法收入,他本人对其中90余万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虽然起诉书指控王瑞犯有非法持有枪支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并没有指控其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但许多人都知道,张执文与王瑞交往甚密。
      一些人认为,王瑞之所以没有另案处理,肯定与张氏兄弟的案件脱不了干系。社会上传言,张氏兄弟团伙成员把某某人的腿打坏了,警方出警却不办案;其团伙成员公开鸣枪,群众报案后,警方却不出警。
      原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队长汲忠义曾被评为黑龙江省十大侦探之一,他经常和张执文一起打猎。
      汲忠义是原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队长。此人曾被评为黑龙江省十大侦探之一。他经常和张执文一起打猎,并非法持有枪支。
      2001年2月的一天,在办理杨之明涉嫌故意伤害孙自齐一案时,汲忠义授意民警周青山对前来投案的杨之明取保候审,并让杨交保金人民币1万元。杨之明取保后逃走。
      2001年10月,公安机关将杨之明抓获,发现他还有伤害马宝贵、贺墨雨的犯罪事实。汲忠义指使办案人郑洪亮只将伤害孙自齐一案移送检察机关起诉,对其余两起伤害案件未予处理。
      2002年5月29日,杨之明因故意伤害罪被龙沙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他刑满释放后找到张执新,张执新又找到汲忠义,将公安机关收取的杨之明取保候审保证金1万元要回。此后,杨之明逃跑。
      原齐齐哈尔市公安局铁锋分局局长孙柏荣、原齐齐哈尔市公安局龙沙分局副局长侯建伟等人,也积极为张氏兄弟违法犯罪提供保护,并多次收受贿赂。
      原齐齐哈尔市公安局铁锋分局局长孙柏荣、原齐齐哈尔市公安局龙沙分局副局长侯建伟等人,也积极为张氏兄弟违法犯罪提供保护,并多次收受贿赂。
      2002年10月初,孙柏荣受张执新请求,给铁锋分局南浦派出所所长高爱明打电话,要求高对张执新等人在铁锋镇先锋村开设的赌场给予关照,致使他们开设的赌场没有受到处理。通过开赌场,张执新非法获利20余万元。
      1999年末,经网上通缉,涉嫌故意伤害的张执文团伙成员张建富被云南省警方抓获。张建富给张执文、张海打电话,要他们帮忙将其解回。张执文找到侯建伟,提出由家属出资并指派张海同去云南,把张建富解回,侯表示同意。后张执文出资两万元,并指派张海以张建富家属身份,与公安机关侦查员一起去云南省将张建富解回,并垫付5万元保金。
      1998年12月27日,侯建伟时任铁锋分局副局长,分管刑事案件侦破工作,其辖区发生富丽宾馆服务员梁丽被杀案件。在侦查此案过程中,梁丽的亲属向办案人刘维反映梁生前与张执文关系密切,案发前曾被张妻殴打。1999年初,刘维将这一线索向侯建伟汇报,并提出传唤张执文夫妇,侯不同意对这一线索继续进行侦查。
      张执新还聘用原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二庭副庭长王金才、原齐齐哈尔市第一看守所所长冯雷担任华新宾馆总经理,为其违法犯罪活动提供帮助。
      
      渗透入政协
      
      张执文在齐齐哈尔市任何地方出现,均以老大自居,保镖随行左右。一身“杰尼亚”品牌的张执文,俨然就像美国黑社会电影《教父》里的“教父”。一位接近张执文的人告诉记者,张执文只穿“杰尼亚”品牌的服装,衬衣都是三四千元一件。
      张执文很害怕遭别人“算计”,从不单独出现在娱乐场所,晚上也不回家,就住在铁门紧闭的宇龙公司三层,有时还要求手下拿着猎枪保护他。
      一位专案组人员告诉记者,抓获张执文之前,张已经先期将80万元“定金”打到上海的账户,欲垄断东北的“二手车”市场。“如果这件事干成了,张执文的势力范围就会扩大到东北三省。”
      记者从其他渠道获知,抓捕张执文之前,他正在运作当选人大代表的事。此前,张执文已于1999年成为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政协常委。龙沙区政协一位负责人说,张执文是在市八届政协期间,通过工商联以无党派人士身份推荐上来的,八届政协届中增选为常委,九届政协继续留任。“龙沙区政协常委只有30多人,每年开四次会,张执文每年也就来一两次。”这位负责人说,“我记得很清楚,有一次在电业局开常委会,张执文来晚了,就坐在了后面,没有发言。”
      龙沙区政协一位干部说,张执文对区政协根本不屑一顾,当政协常委不过是为了捞取政治资本,根本没有履行过政协常委的职责,只不过有时出点钱支持一些部门的工作。
      据当地知情人介绍,张执文之所以能当上政协常委,是由个别领导推荐的。“那时候,张执文很风光,经常在电视里出现。”
      张执文当上区政协常委后更加不可一世。2000年5月,张执文、王辉、张海在齐齐哈尔机场候机厅遇见该市交通局运管处副处长朱月明。张执文对朱月明说:“运管处我就交不下你,我要办的事,谁设障碍也不行!”随后,王辉上前打朱月明的脸部。
      一次,张执文等人出行打猎,场面更是威风。手下人开着吉普车,扛着枪,牵着狮子。吉普车上还有一挺机关枪!他们打来的野猪、狍子,就明目张胆地放在饭店门前。
      在齐齐哈尔市,不仅张执文想干啥就干啥,他的兄弟张执新也是如此。2001年10月的一天,张执新乘坐梁某的奔驰轿车闯红灯,交警对梁某的违章行为予以处罚,张、梁不但不服从处理,还辱骂交警,致使交通出现堵塞,围观群众达数十人。张执新当场将驾驶证撕毁并叫嚣:“这玩意有的是,说办就办!”
      2003年6月,两位专案组成员来到龙沙区政协,通报张执文涉嫌重大案件。不久,龙沙区政协召开常委会,作出撤销张执文区政协委员、常委资格的决定。
      
      缘起一封举报信
      
      2003年4月,一封举报信被送到黑龙江省公安厅。信中反映,在齐齐哈尔市存在着一个以张执新、张执文兄弟为首的社黑团伙。得到这一情况,省公安厅派出了一个调查小组,秘密开进齐齐哈尔,并找到一位受害人。
      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阎子忠说:“我们秘密来到被害人的家里,被害人就是不见。我们在外面一共做工作做了两个多小时,最后才勉强地把门打开。打开以后,这个被害人吓得钻到床底下,还是不敢向我们反映情况。”
      鉴于这种情况,调查人员将受害人请到了哈尔滨,通过大量工作说服被害人讲出受害经过。几天之后,他们又找了另一位受害人,当这名受害人透露了自己的冤情之后,调查人员立刻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阎子忠说:“赵继医这是其中的一个被害人,被张执文及其手下枪伤以后,右手应该是终身残废,而且后背致了很多枪伤,打完以后不仅不让被害人返回齐齐哈尔,而且又把他们的犯罪强加在赵继医的身上,作为一个持枪犯罪人,最后上网通缉。所以这个遭遇,我们听了之后都不敢相信,最后我们一查,确有其事。”
      4月28日,黑龙江省公安厅决定,以刑侦总队为主,抽掉哈尔滨、大庆等地公安部门的精干力量,组成专案组赴齐齐哈尔进行专案侦查。经了解,张执新、张执文兄弟,被人们私下成为“大地主”和“小地主”。张执新曾因犯故意伤害罪和流氓罪被两次判刑,而张执文当时则为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政协常委。在与他们往来密切的30多人中,有20人曾有前科劣迹,由于财力雄厚,关系众多,他们在当地可谓为所欲为。
      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有组织犯罪侦查处民警陈光说:“有一次张执文带领他的司机去齐市的一个商场购物,这个商场是无烟商场,当时他俩都在吸烟,这个商场的保安就去劝阻,张执文和这个司机不但没有听从,而且对商场保安大打出手,造成血流满面,最后造成鼻骨骨折。”
      另一位民警郑猛说:“张执文的手下王伟,曾经带领他的手下拦截两辆出租汽车,强令司机把车开到齐齐哈尔嫩江大坝上,然后把司机赶下车,两人各开一辆车进行飙车,直到把这车撞坏,不能行驶了,然后王伟一伙扬长而去,只剩下出租司机看着自己的车辆被撞坏,欲哭无泪。”
      当时张执新身为齐齐哈尔市鑫华新经贸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华新宾馆、华新浴宫总经理,张执文则拥有汽车销售公司、汽车维修公司、运输公司以及两家出租汽车公司。这就是他们的宇龙公司的标志。据统计,张氏兄弟的资产累计达亿元以上,办案人员在调查其财富构成时发现,他们拥有的相当一部分资金是通过种种非法手段聚敛而来。
      黑龙江省大庆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王宏伟说:“这里是齐齐哈尔龙沙区肉联厂宿舍,1994年夏天的时候,‘小地主’张执文他就知道了一个情况,大庆市有一个叫王玉成的欠了别人8万元钱,‘小地主’张执文在没征得债权人同意的情况下,他就纠集了张海等人到大庆把王玉成非法绑架到这里来,进行威逼、恐吓,非法拘禁了20多个小时。最后,王玉成家人无奈给小地主张执文送来了8万元钱,‘小地主’张执文拿到这个钱以后,一分都没有给债权人,全部被他和这些人私分了。”
      在齐齐哈尔火车站附近,坐落着张执新开办的华新宾馆和华新浴宫。在这里,张执新大肆组织卖淫,将此作为重要的敛财手段,而张执文也从经营金龙湾夜总会开始,与张执文先后开设了多家地下赌场,通过这些来获取巨额非法经济利益。
      民警们先后找到了华新浴宫的经理、卖淫女以及嫖客,还有相关网络系统的管理人员,对他们进行了调查取证。现在能够证明,张执新在2002年的10月1日至2003年4月28日,这个期间共组织容留妇女卖淫6300余人次,获利金额149万余元。
      从1998年以来,张执新、张执文两兄弟分别在金龙湾夜总会、华新宾馆、华新宫等地,以百家乐、轮盘赌等方式聚众赌博,非法获利500余万元。
      专案组调查发现,张氏兄弟除开设赌场、组织卖淫,还存在大量偷税、抗税行为,他们非法敛财、漂洗黑金,并利用黑金笼络手下。在综合多项犯罪事实之后,公安部门认定,这是一个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
      为全面搜集证据,专案组的8个查证工作小组,历时6个月,找到500多名证人,查实线索298件。2003年5月5日,专案组最终决定,抽调齐齐哈尔公安局防爆、刑侦、经侦等部门警力,对张氏兄弟的19家经济实体予以公开查封。接着,抓捕行动也随即展开。
      然而由秘密侦查转入公开侦查之后,犯罪组织塔尖上的张氏兄弟闻风而逃,而张执文在逃跑的当天,居然还给专案组的负责人打了一个电话。
      阎子忠说:“也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掌握了我的手机号码,直接就打到我们的手机里,我是知道你们要抓的张执文,我现在要走了。我说你什么时候回来?后来他说,我什么时候回来,就是说我认为我需要回来时候,我肯定会回来的。我说,如果说你认为你不应该回来的时候,我们把你抓到了怎么办?他说那算是本事。所以说这个气焰非常嚣张。”
      面对这种情况,省公安厅领导果断决定,集中力量专项缉捕。为缉捕在逃人员,参战民警的足迹遍及全国。结果,通过数十天的斗智斗勇,张执新被迫在大兴安岭投案自首,张执文在上海束手就擒。
      阎子忠说:我们经过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就将整个犯罪组织的绝大部分成员缉捕归案。同时,也通过这些人又带破了一些其它的杀人、抢劫、纵火、强奸等一系列案件。应该说,“大小地主”归案以后,齐齐哈尔市反响是比较强烈的。因为多年来没人敢动、没人敢摸的张氏兄弟终于被打掉了。
      经法院审理,张氏兄弟及其组织成员涉及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绑架罪、赌博罪、故意伤害罪等28种犯罪。2005年12月,张执新、张执文黑社会性质组织最终受到了法律的制裁。其中,张执新被判处死刑,张执文被判处无期徒刑,王伟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
      
      “黑帮大哥”的成长
      
      对于张执文的“第一桶金”,坊间曾流传着不同的说法。公诉方鹤岗检察院的说法是,张执文通过关系承揽了总造价627万元的工程,之后,“在张氏兄弟指使下,干活的民工被殴打,相当一部分民工未得到报酬被迫离开工地,张执文通过拖欠、少付、不付民工劳务费而获利。”
      但张在看守所提供了一份名为《我的人生之路》的“自白书”,否认了这些传言。“我曾经到秦皇岛开发廊、在齐齐哈尔开饭馆,也开过出租车、卖过桃,”他写道,“这些阅历和经验,是我后来做生意的最大的财富和基石。”
      “自白书”提到,1993年张执文成功地从父亲工作的长途线务局包下一段光缆工程,开始了生意的第二个起步。
      “尽管张执文只有初中文化,但大胆、豪爽、聪明成就了他。”一位了解他的人说,“经过10年发展,他成为一个拥有8家经济实体的大老板。他在1998年抗洪受到表彰,次年成为齐齐哈尔龙沙区政协常委。”
      张执文的二姐张智敏向记者出示了十余张弟弟获得各种表彰的证书。
      颇具意味的是,在长达15000字的自白中,张执文有一段对20世纪80年代成长起来的民营企业家的败落描述:“像在齐齐哈尔我最佩服的几个私营企业主―――李小二、王国华、孙国梁等,最长的都没有超过10年。因为他们的那个时期,做每件生意都存在着暴力。那时国家法制不健全,价值观膨胀了,或者是参与政治,政治画线了,就一一倒下了。现在国家的法制逐步健全了,暴力的生意越来越少了。”
      对于张执新的发迹,据他的家人说,父亲1980年代中期到秦皇岛包工程后,挣到了钱,回来后承包了齐齐哈尔的站前旅社。随后,张执新到了江苏南通开洗浴中心,把100万成本翻成了200万元。回到齐齐哈尔后,张执新就买下了齐齐哈尔火车站的站前浴池,将其投资打造成华新浴宫,后来形成了华新产业的规模。
      根据起诉书的指控,在宾馆及浴宫等地,张执新等人曾组织卖淫7000多次,获利170万元。另有媒体报道,华新宾馆一共发放过10张“钻石卡”,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王瑞得到了其中之一。案发后,13名警方官员被指为张氏兄弟背后的“保护伞”。他们因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私藏枪支、受贿、徇私枉法、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名,被司法机关一并提起公诉。
      检察官称,张执新还聘用已退养的齐齐哈尔市中级法院刑二庭原副庭长王金才、已退养的齐齐哈尔市第一看守所原所长冯雷,担任华新宾馆总经理。
      
      “大、小地主”
      
      公审后,张执新“大地主”、张执文“小地主”的绰号几乎无人不知。因为有些媒体在报道本案时,都是把“‘大、小地主’涉黑案公审”作为标题。
      对于外号的由来,当地有人认为是源于这两位“黑社会大哥”的霸道、劣迹以及民怨多多。但这种说法遭到张智学的否定,“‘地主’这个名字是从张执新上幼儿园的时候就开始叫了。”她说,“当时只有4岁的张执新肚子大,长得胖,老师说这孩子长得像地主。哥哥叫地主,弟弟自然就叫‘小地主’了。”他的家人为此特地到老师那里取了证言。
      在检察机关的指控中,两人及其20多名手下涉嫌故意伤害、赌博、寻衅滋事、非法拘禁、聚众斗殴等罪名。尤其是三号被告王伟,被认定多次参与暴力犯罪,还涉嫌将一名16岁少女强奸。
      一位曾经在华新浴宫洗浴的人说,他有一次去那里洗澡时,看到大池子里只有一个人泡在里面。他最初没有注意,突然,那个人站起来,大约1米85的个子,身材魁梧,前身文着一个乒乓球拍大小的骷髅,骷髅的下方是两根交叉的骨头;后背纹着一只巨大的老虎。后来,他才知道这个“特别威猛的人”就是“大地主”张执新。
      “贫寒出身导致了他们的霸气。”当地一位人士说,“张执新从小就捡煤核儿取暖用,捡煤核儿的孩子们经常打架,各个煤堆都要由打架的胜利者占领,而赢家通常属于张执新。”
      据报道,当地说法称,这哥儿俩非常“讲究”,“两劳”释放人员只要是找到他们就被接纳。这样做有两点好处,一是让这些人给他卖力气,二是通过这些人在社会上造些声势。这个观点在检察院的起诉书中可以得到证实:同案犯中,约有一半人有过前科。但在张执文的“自白书”中,张执文则称这些过去社会上的朋友拖累了自己。
      张执新嗜赌成性,他自己也承认是弱点。张执文对此特别反感,为此他们兄弟俩还发生过激烈争执。兄弟两人另外的差别是文化程度,尽管起诉书上认定两人都持有初中文凭,事实上,张执新根本不认识起诉书上的文字。
      记者在齐齐哈尔采访期间,在民间对于“大、小地主”没有听到更多的劣迹。“如果没有这个案子,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一个生意人说。另有十几位与张执文有汽车配件经营合作关系的商家写了证明材料,“张执文从不差我们的钱,也不存在欺行霸市的行为,我们的合作非常愉快。”
      2003年6月1日,警方恢复并接管了被查封的“华新牛肉面”和“宇龙出租车公司”业务。正在营业的华新牛肉面餐厅里坐满了顾客。而其他企业仍处于被封状态。金龙湾夜总会的大楼是租用银行的,现已被银行收回。坐落在繁华路段、造型新颖的宇龙汽车销售公司大楼还未完工,只有一层汽车展厅投入使用。曾有23个大学生在这个企业工作,目前他们已各奔东西。
      张执新、张执文兄弟姊妹共10人,中途夭折3人,现剩5女2男,其中46岁的张执新在家中排行老三,张执文最小,现年36岁。
      这个大家庭在早年经历了非常贫困的时期。父亲张焕良,曾经是齐齐哈尔长途线务局一位线务员,母亲一直没有职业,“姊妹几个到处捡煤核生火取暖”。后来,张焕良到秦皇岛包工程挣了点钱,回来后承包了齐齐哈尔火车站前的站前旅社。
      在鹤岗市法院开审伊始,大量办案细节便见诸媒体。一家媒体引自警方的消息说,“大、小地主”之所以惊动及黑龙江省政法系统,缘于一起奥迪汽车经销权之争。
      这家媒体称,2003年初,奥迪汽车制造公司在大庆召开代理权招标会,大庆天宇公司和张执文的宇龙公司展开激烈竞争,代理权最终被天宇公司获得,张执文遂动用黑社会手段绑架和威胁天宇公司的销售人员。
      但在开庭时检方提交的长达102页的公诉书上,这个“重大的”情节却没有列入其中。一汽大众公司律师事务所的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在这场经销权之争中,最后获胜的实际上是张执文的宇龙公司,“他的评分最高,以3500万元中标。”
      “张执文对齐齐哈尔、海拉尔和满洲里地区的汽车保有量作了充分细致的考核,在所有的竞争者中只有他一人提交的是中、英文两版报告,德方老总听完后一连说了三个‘OK’。”张智敏说。
      8月20日,记者分别赴案发地齐齐哈尔及哈尔滨调查此事。
      但对于这样一个已经公开审理过的案件,黑龙江省、市各级司法人员均表示沉默。鹤岗市检察院一位人士说,省政法委已经下了文件,要求他们不能接受采访,要等判决结果出台后再统一公布。
      黑龙江省高级法院的一位人士透露,此中原因在于本案能否定性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在司法系统内部还存在着争议,所以不能贸然接受媒体采访。
      张氏兄弟为自保,在所经营的华新宾馆客房暗藏录像机,把接受性招待的各级官员寻欢作乐时的丑态尽录下来,借此要挟他们。
      
      张氏兄弟关系网
      
      王 瑞 原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
      汲忠义 原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队长
      沈俊杰 原齐齐哈尔市公安局经济侦察支队队长
      孙柏荣 原齐齐哈尔市公安局铁锋分局局长
      侯建伟 原齐齐哈尔市公安局龙沙分局副局长
      戚 兵 原齐齐哈尔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副支队长
      宋占江 原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重案一大队队长
      吴绍华 原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刑事技术支队政治处主任
      石忠力 原齐齐哈尔市公安局龙沙分局刑警大队民警
      王金才 原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二庭副庭长
      冯 雷 原齐齐哈尔市第一看守所所长
      来源:《中国青年报》等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