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范文大全
  • 文档下载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新闻热点 > 正文

    怀念周而复先生

    时间:2021-02-05 07:44:34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2094年1月9日晚9点多钟,我在《安徽商报》工作的小儿子赵焰打来电话说:刚才我们收到新华社传来的电讯,周而复先生去世了……

    放下电话,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周而复先生是中外著名作家、书法家、诗人,曾任中央文化部副部长、对外文委副主任等职。祖籍安徽旌德。也正因为他是我们旌德老乡,在旌德工作多年、又爱好写作的我,对他更加崇敬。多年来,周老从不因为自己是高官,也不因为自己是大作家、大书法家、大诗人、名震海内外而看不起我这个小小的“草民”。我之所以多年来尊敬他,和他不间断地书来信往,就是因为他不骄不傲不耍大牌,平等待人,真诚地关心和爱护我们这些晚辈。也因此,在周老那几年被“小人”诬陷而蒙受“委屈”时,我更加同情他,并和妻一道去北京专程看望他。患难知交情——正因为这一点,周先生更加对我们不同于一般。在我们去北京看望他时,他除了赠给我和老伴几幅墨宝外,在后来得悉我们买了新房乔迁之时,又专门为我们寄来了一幅书法以示祝贺。平时他给我写信,总是用毛笔宣纸,每封信都充满感情,都是难得的艺术精品——须知周老既是中外著名的大作家,又是被郭沫若先生称之为“逼近二王”的大书法家!这一封封墨宝,至今我都精心地保存着;连寄这些信的信封,我都一一收留着——睹物思人,每当看到周老的手书,我都从内心感激周老,怀念他的音容笑貌。

    我清楚地记得,七年前的一天,我拨通了周而复先生的电话。周老在电话中问我:“你是谁?”我说:“我是安徽旌德赵家瑶。”他提高了声音说:“我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你声音大一点。”我大声地再次报了自己的名字,周老终于听出来了。他知道我开了一个电脑打印店,笑着关心地问我:“店开得还好吗?”我说:“还好。只要不蚀本就行。”我接着说:“听您的声音这么洪亮,知道您身体一定很好。”他笑着说:“身体还可以。”我问:“您最近还在创作吗?”周先生笑着说:“改不掉了!只要能写还得写一点!”他告诉我说,他的一部2000多行的长诗《伟人周恩来》,前不久已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分四卷出版了。周先生当时八十六岁。他老人家还在不停地笔耕,实在令人感动!几十年来,周老出版了一千多万字的作品,诸如《白求恩大夫》、《西流水的孩子们》、《上海的早晨》、《伟人周恩来》,以及300多万字、六大厚本的全面反映抗日战争的《长城万里图》系列小说等等。

    我是在十几岁读中学时就知道周而复先生的。那时,我们的高中语文书中,有一篇课文《白求恩大夫》,就是周先生的作品。这篇作品给我印象很深。但真正和周老有接触,还是1972年9月。那年我由县林业部门调至文化馆,负责编辑出版一份旨在繁荣本县群众文艺创作的文艺月刊《旌德文艺》。期间,从《安徽青年报》上得知著名作家周而复是我们旌德人,我当即激动地写了一封信给周老,请他为家乡小刊赐稿。周老收到信后不久,即于1982年3月31日回了信,信中写道:“寄去小诗一首,供《旌德文艺》选用。见另纸。《旌德文艺》出版近十年,发表文字过百万,为发展文艺与培养青年文艺工作者做出成就,可敬可贺。希继续努力,争取更大成绩。”周老在诗中写道:“书艺兼古今,临池翰墨情,柔毫成健翩,振笔向高峰。”

    之后,我和周老书来信往不断。周老当时虽然是著名作家,又是中央部委级干部,但对我这个普普通通的基层文艺工作者并不嫌弃。1982年,我的一本儿童诗集《小宝贝的歌》即将出版前,周老得知后,高兴地为我题写了书名。

    1986年春,我和爱人商量准备去北京一趟,一来拜访周先生,二来去北京旅游。于是,我给周而复先生写了一封信,告诉他我们的想法。信发出不到十天,回信就来了。他在信中热情洋溢地邀我们到他那里作客,字里行间是那么真诚。信中还告诉我们他的电话号码及住址。这封信,对于我们去北京是个不小的促进。五月十八日上午,我们到了北京。一下火车,我便给周老挂电话。他要来车站接我们。我在电话中说:“您是长辈,我们应该来看您。”他说:“那好。明天下午三点半,我在家等候你们。”

    第二天,我们坐地铁,准时来到他家。周而复先生满面红光,乐呵呵地把我们迎进他的会客室,亲自为我们沏茶,端来早已准备好的糖果、花生米招待我们。我瞧着他那魁梧、健壮的体魄,高兴地说:“周老,在我想像中,以为您是位老态龙钟、白发苍苍的老翁,想不到您身体这么好!”我问他多大年纪?他告诉我:七十二。我说:“真看不出来。”寒暄过后,周老说:这几天,我整理了一些书,送给你们图书馆,还给你们写了几张字。过几天,我再清理一些书,交给你们。说着;他将准备好的一大纸箱书交给我。里面大部分是他的著作和发表在中外刊物上的文章、书法以及他主编的书籍和刊物。

    不一会,楼下传来了汽车喇叭声。周老告诉我们:“汽车来了,我们一起上车,我请你们到一个著名的酒家去吃饭。中途再带你们去北京医院看一下周扬先生。”我说:“不用您老破费了,我们回旅社吃。”他固执地说:“别见外了,今天下午得听我的!”周老招呼保姆帮我们将书抬到汽车上,保姆笑着告诉我们:“周而复家都是书,除了书,别的没有什么!”

    车到北京医院。周老领着我们乘电梯上了四楼。在这里,医师和护士都热情地和他打招呼,向他问好。一位护士笑着问我们:“你们是周老家什么人?”我们回答说:“我们和周老是同乡。”

    周老带我们来到周扬的病房。我们能有机会见见这位文艺界著名老前辈,当然非常高兴。周扬静静地躺在床上,显得很瘦弱。

    “我来看您。”周而复紧紧地握住周扬的手:“您好些了吗?”

    守候在周扬床边的一位中国文联的同志告诉我们:目前周扬神智不太清楚。病床边有一张桌子,桌上有一本笔记本,周老顺手翻开本子写了几行字,是留给周扬夫人苏灵的:“我来看望周扬同志,同来还有安徽作协赵家瑶同志及夫人

    看过周扬,周老请我们到松鹤楼餐馆吃晚餐。走进餐厅坐下,服务员递上菜单,周老要我们点菜,说:“不要客气,喜欢吃什么菜就点什么。”我们随便点了几样菜,周老接过一看笑着说:“这家餐馆有个出名的菜,你们漏点了。”他告诉我们,每个大餐馆都有拿手好菜,这家餐馆的拿手好菜是“青鱼划水”。请你们上这家菜馆,就是要让你们尝尝“青鱼划水”的味道。周老又加点了“青鱼划水”等好几个名菜。这一餐丰盛极了。让周老花了不少钱,我们真感到过意不去。

    吃过饭,周老招呼司机将车开到北海公园,他陪我们游览。登上白塔时,我要扶他,他摇着手说:“不用不用,我身体很好。”一连登上了几十级台阶,他都像走平路一样一点儿也不气喘。我说:“人生七十古来稀。周老您已超过七十,身体还这么好。”他笑着说:“乐观很重要。

    我这个人一贯是个乐观主义者。”他还告诉我,他不吸烟,不喝酒,每天早晨四五点钟起床,坚持运动,至少散步一小时以上。周老说,写作仍是他的一大快事,他每天伏案写作三小时左右。他说,一个作家,一定要在写作上下工夫,拿出尽可能好的作品来。我问他:“目前在写什么?”他说,继续创作抗日战争历程的系列长篇小说。第一部《南京的陷落》已在一九八五年第四期、第五期《当代》杂志上发表了。全书人民文学出版社将要出版。第二部正在写,要抓紧时间把这一部系列长篇小说写出来。我问他一天能写多少字,他说,每天只能写三小时左右,有时写两三千字,有时一个字也写不出来,需要反复酝酿。

    我去北京前,不少朋友知道我要去周而复处,纷纷前来找我,有的托我向他问好,尤其是周老曾给写过字的几个单位,更是一再要我捎信,请他挤时间来家乡看看。还有的托我找周老求墨宝,哪怕写几个字也好。我把这些都转告给周老。他笑着说,谢谢大家。他拿出一张纸,对我说,把托你向我要字的名单列一下,我抽时间写,尽可能争取写好给你带回家乡。周老虽出生在南京,未曾来过旌德家乡,但他乡情浓浓,从来都没有忘记过旌德;他的一枚经常使用的印章,是齐白石老先生送的,上面四个大字:旌德周氏。周老笑着说:“人不能忘记祖宗。”

    在香山公园,我看到有不少名家的字画标价出售,回到周老处,我打趣地问他:“怎么没有您的字出售?”他哈哈大笑说:“我的字从来不卖。”我问他:“从小练的什么帖?”他说,学过柳公权、颜真卿、欧阳询、王羲之、怀素等多位名家。二王的书法对他影响较大。由于全国各地找他求字的人非常多,周老几乎难以招架;无怪乎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不少名胜古迹都留有周老的墨迹。

    我们在北京玩了十天,五月二十六日下午,我们向周老辞行。这次在他家,我们见到了周老的爱人及他们的小女儿。周老说,你们要的字,我全写好了。他把为我们夫妻俩写的一张字找出来,读给我们听。那是宋朝大诗人张来的名诗《夜坐》:“庭户无人秋月明,夜霜欲落气先清。梧桐真不甘衰谢,数叶迎风尚有声。”很显然,周老是借此诗来抒发自己不甘年老、著书不断的雄心壮志。周老又把他这几天理出的许多书送给家乡的图书馆,还把中日合资经营的一个公司请他写的字,铸成一块闪闪发光的长方形铜牌转赠给家乡图书馆。这天下午,周老又一次陪我们上街,请我们尝了“狗不理”包子。

    吃完饭,我们依依不舍地和周而复告别,深情地、默默地祝福周老健康长寿,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怎么也想不到的是,这次在北京和周而复先生一别,竟是我们和他老人家的诀别!

    敬爱的周而复先生和他的那些大量的不朽的作品,将在我们心中永存!

    责任编辑 苗秀侠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