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范文大全
  • 文档下载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新闻热点 > 正文

    [小巷一条见风情]株洲那条小巷有站街女

    时间:2019-02-11 05:19:20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花容》(黄河出版社2007年9月)是李小萍新推出的一部自选小说集,内收作者在上个世纪80-90年代创作的属于“梳子巷系列”的中、短篇小说计10篇,均为作者精心之作。值得一提的是本书的装帧设计颇具人性化,在集内10篇小说的前页。都附有一幅作者的彩色生活照,每篇的末尾附一小注,对作者创作、生活以及作品作了简要、中肯的介绍。这种设计无疑拉近了读者与作者之间的距离,阅读时产生一种促膝而谈。畅叙心曲的亲切感。
      小萍是从小在老济南大杂院、小胡同里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她热爱孕育自己长大的那条小巷,有着一种“走不出的小巷情缘”:“郧青青的石板路上,录刻下我童年的一串串笑声:奔腾跳跃的采水浪花,激起我多少美好的憧憬!小巷的泉水滋润着我的心、滋润着我的梦,也滋润了我的作品。”(《花容后记》)小萍读中学时就做起“作家梦”,创作的渴望一直诱惑着她。数十年来笔耕不辍,潜心创作,这10篇小说可以说是她“小巷情缘”的艺术结晶,浓缩了她的人生经历和感受,凝结着她的学养和悟性。展示出她的才情和风貌。
      关于《花容》的思想和艺术已有文学评论家的专门论述。本人卑之无甚高论。我读《花容》考虑的是:它什么地方吸引了我?它写了些什么?又是怎样写的?就我个人阅读经验而言,我特别欣赏那些地方色彩浓郁的小说。在我还是中学生时,迷上了刘绍棠。他笔下的北运河:运河滩、运河的桨声、山楂村的歌声,使我心神向往;孙犁的长、短篇我都喜欢,他写冀中平原、太行山区、白洋淀,用生花妙笔描绘出一幅又一幅河北农村秀美的风景画和清新的风俗画。进入新时期,我读当代小说少了,但贾平凹的小说只要看到就一定一口气读完。他的“商州系列”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贾平凹的作品曾风靡一时,我认为绝非因为他大胆地写了性,而是因为他执着而又出色地描写与表现了鲜明的西安地区的社会生活,展示了该地区人物群体的充满自身光辉的人性、人情,正是这些造就了他的小说作品令人瞩目的艺术品格。
      记得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当代小说》编辑部曾在济南大学中文系召开过一次创作座谈会,当时我有感于刘绍棠倡导“京味”小说,上海鼓吹“海派”,我在发言中提出“泉味”的议题,何谓“泉味”因时间关系未及阐述。今天我读《花容》感觉到了“泉味”,10篇小说都是“泉味”十足的好作品。
      李小萍写济南,并未刻意推出趵突泉、大明湖、千佛山等风景名胜作背景点缀,她只写了泉城的一条小胡同――梳子巷,表现的是居住其中的普通市民以及他们的日常生活,亦未意念先行,将人物简化成黑白两色,分为坏人好人,更没有你死我活的矛盾、斗争,所写不外是他们为生计奔波劳碌,以及家务事、儿女情之类,但读来却清新悦目,亲切生动,回味无尽。这是因为她对济南的“底色”和“主流”太熟悉、太了解了。无论是生活场景的描绘,还是人物形象塑造。都有丰富的生活经验作基础,故而胸有成竹。挥毫写来,得心应手。翻开《花容》,眼前一亮。美丽多情的花容、卖甜沫的翠嫂、腰粗腚大的居委会主任宋大妈、京剧团的王团长、杜编剧、待业青年大年、小玉、菊花、迷糊等等人物迎面走来,一个个活灵活现、神采飞扬。这些人既熟悉又陌生,却都是喝泉水长大的地地道道的济南人。
      《青青的石板路》写的是卖五香甜沫的小商贩翠嫂和三个男人感情纠葛的故事。酸甜苦辣,嬉笑怒骂,世道人心尽在其中。我感兴趣的是翠嫂的职业――卖甜沫。翠嫂是在她的醉鬼男人喝酒开车被撞死,为了生计才干起这一行当的。提起甜沫,我想起去年拜访学者朱铭先生时,他说济南给他的最深刻的印象是甜沫。朱先生是南方人,四十多年前来济南求学,和几位同乡学友逛街,看到卖甜沫的。南方人喜甜食,就买了一碗,用口一尝,甜沫不甜――咸的。朱先生讲到这儿,忍俊不禁,小声说了这么一句:“刚到,济南就幽了我一默。”五香甜沫可以说是济南众多名吃之首,一种极富特色的食品。早晨吃金黄黄油条,喝热气腾腾甜沫,可说是街头巷口一大景观,也是济南人的一种生活方式。在济南,甜沫差不多家家会做,人人爱喝。“早年间的正宗甜沫是很讲究的,把泡湿的小米用水磨推成黄澄澄的米糊糊,再拿来下锅,可以理直气壮地站在当街吆喝:‘喝甜沫哟,真正水磨的!’如今各处甜沫一律演变成小米面的了。跟水磨的甜沫是没法相比的。水磨的小米一股扑鼻的米香,而且都是当年的新米。光闻一闻那湿乎乎的来糊糊,那米香就够沁人肺腑的啦!小米面就不同了,什么季节的米?碾得干净不干净?一律不知。反正倒进锅里一开锅都是甜沫粥。买甜沫的人也怪了,端起碗来就喝,很少有人议论是否正宗做法。也许早年间喝甜沫的那一代人已经不在尘世间了吧?”翠嫂作为家庭妇女干这一行当轻而易举,无须培训,时世也发生了变化,正因为如此,她刚干不久,就生意很红火,这是因为“翠嫂虽然不用水磨的米糊糊。她的甜沫还是很诱人的。青青的菠菜叶儿,红红的花生米。白而透亮的粉每,油红色的炸豆腐丁,香喷喷的葱丝,辣乎乎的姜末。漂着几滴花椒油,叫你喝下去从心里觉得熨帖。三角钱一大碗吃得舒舒服服。这年头走遍大城小市,哪有这么够滋味儿这么便宜的早餐?”翠嫂人长得漂亮,干活利索,善解人意,懂得和气生财。大忙一阵之后,待到顾客少了,她拿起长柄木勺,一手扶缸沿儿,一手用木勺搅着沉在缸底的花生米和炸豆腐丁。她在等待巷子里就要出现的三位固定的顾客。一位是省级剧团的杜编剧,他最有学问,深受翠嫂的敬重,所以十分优待。一位是捏面人的哑巴,人很和蔼又心灵手巧,高鼻梁,大眼睛,是个长得不丑的青年。跟翠嫂很合得来。翠嫂从缸底捞出满满当当的一大碗端给他。杜编剧的眼中这一碗顶上三碗了!最后一位是最受敬重的居委会主任宋大妈。宋大妈有自备的餐具。翠嫂接过宋大妈递来的平底大搪瓷缸子,盛了甜沫送到宋大妈手中,这一缸子比哑巴的那一碗就更实惠了!“对于居委会主任这一级的官儿,小巷里再横的浑小子也不犯浑,文化再高的人也得听调遣。宋大妈的权力大无边,上至结婚生孩子,开信发娃娃证,下至发放煤票、油票,招呼四邻打扫卫生。得罪领导还能调个单位,住房和街道却不是那么容易调换的。”好了,无须多引,形象已呼之欲出。作者刻画人物不仅对其容貌、动作、语言进行精雕细刻,更重要的是对其生活方式、伦理道德、价值观念,以及待人接物方式等等方面都通过真实的生活细节艺术化地表现出来。那么真实、那么生动,让读者从微观上对济南的民俗风情有了一个具象的认识,显示了作者的艺术功力。《青青的石板路》仿佛是一幅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济南的民俗民情画。
      说到底,所谓“京味”、“海派”、“泉味”。其实并不单是文学流派、创作风格问题。从前我们常讲什么“地大物博,人口众多”,以中国之大,谁敢说他已走遍?“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谁敢讲他了解了中国人?创作是具有鲜明地方色彩的文学艺术作品,能够帮助读者从微观上认识、了解各地域的同胞的生存方式,精神风貌和社会状貌。这不正是文学艺术所应有的认识意义之所在吗?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