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范文大全
  • 文档下载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新闻热点 > 正文

    【阿朵】苗阿朵个人资料简介

    时间:2019-02-18 05:25:49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月光下,或红或黄的花儿开遍了整个花园,阿朵一个人躲在这灿烂的花丛里哭泣。    阿朵高中毕业就参加了工作,虽然是扫街,但对于什么都缺――唯独不缺人的江滨市来说,能扫上大街也就很不错了。阿朵她爸在两年前的一次车祸中丧生,家里生活很困难,所以就业办就照顾给了她这份差事。
       这是一条宽阔的江滨大道。
       阿朵的到来,像太阳一样把江滨大道照得亮亮的。阿朵扫街的姿势很美,许多双眼睛在清晨或黄昏欣赏她。
       和阿朵一起扫街的是大个子傻四,傻四很憨,又是个闷葫芦。每天,阿朵在前面扫,傻四就在后面推车,虽然不言不语,但衔接得总是那么自然,那么顺理成章。
       傻四很少和阿朵说话,只是偶尔望她一眼,他很喜欢看她笑。阿朵一笑美极了,两个浅浅的酒窝,眼角像月牙。
       那天,正在扫街的阿朵一弯腰,花衬衫纽扣猛地一裂开,傻四无意中看到了阿朵胸脯上那个格外丰满的凸起,就像触了电似的,心里咯嘣咯嘣贼跳。傻四的这一幕被阿朵发现了。他认为自己做了一件对不起阿朵的亏心事,从此,傻四的目光就低低的,仿佛只会在地面上搜寻。阿朵就笑了,她想:傻四人好,是可以做哥哥的,但决不能做情人,因为他太傻,大憨,太没情调……
       这天傍晚,阿朵正扫着街,突然从巷子里蹿出俩水老倌,缠着阿朵耍流氓。矮胖子嬉着脸说:“哇噻!美女扫大街,极大的浪费咧!”面条痞着脸说:“这妞好靓啊,水灵灵的,说不准还是个正点货咧。”矮胖子竟然对阿朵动手动脚起来:“让咱哥俩尝尝鲜,咱们给你钱!嘻嘻嘻……保准比这扫大街富得快!”阿朵又羞又怕,嘴里不住地骂着流氓,身体左右躲闪。
       “咯咯……咯狗日的小流氓!”傻四冲上去,一阵拳打脚踢,打得两个小流氓抱头鼠窜。
       傻四英雄救美,博得了阿朵的好感,可就在阿朵和傻四即将发生点什么故事的时候,却又被帅哥画家插了一腿……
       那天,夕阳把阿朵和她那飞舞的扫把涂抹得玫瑰花一样地美。不远处,一个小伙支着画架,一会儿望着阿朵扫地的姿势,一会儿在画板上涂涂抹抹。阿朵好生奇怪,便拖着扫把跑过去问那画画的青年:“你在画谁咧?”
       那青年抬起头来:“画你呗。”
       阿朵望着画板,羞涩地问:“我有这样美吗?”
       那青年怪怪地一笑:“你比这画儿中的你还美咧。”
       阿朵咯咯咯地盈出一串葡萄般的笑声。
       画画的青年叫曾迈。阿朵看到曾迈第一眼,就感到他钻到自己血液里去了,浑身有些膨胀。他面皮白净,细细高高,很像古典小说里玉树临风的那种书生。
       打那以后,曾迈骑着摩托来街上接阿朵,载着她去郊外写生。曾迈的摩托开得飞快,风把阿朵的长发和裙子撩起来,一飘一飘的,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
       曾迈来时,傻四就背过身去,望着江面发呆。河边,一对白鹭恩恩爱爱,在浅水里照自己的影子,而且交喙,而且相互摩擦着长长的颈子……傻四看着看着,不由一阵莫名其妙的心酸。
       阿朵从郊外回来,便把她和曾迈的事讲给傻四听,还征求他的意见。傻四先是红着脸发愣,随后嘟哝一句:“咱又不是你爹娘,你征求咱的意见干吗?”
       阿朵把头一歪:“你是俺傻哥呗!”
       往后,曾迈三天两头来找阿朵,阿朵便把扫把往傻四怀里一推:“傻哥,你就替妹代代劳吧。”说罢,跨上曾迈的摩托一阵风地走了。
       傻四抱着长长的竹扫把,望着那一溜黑烟,苦苦地摇了几下头。
       阿朵沉浸在初恋的甜蜜之中。
       冷的雨成了热的雨,冷的风成了热的风,转眼又是春天了。
       阿朵出了事。她家的液化气罐漏气,她下班回家做饭,一打火,大火冲天而起,阿朵不幸成二度烧伤。曾迈在医院里陪了她两天。两天之后,曾迈说:“我要走了。”
       阿朵很灰心,觉得整个世界都变了颜色。
       曾迈说:“我要去上海美院进修两年。”曾迈还说,“阿朵,你要好好养伤,假期我会回来看你的。”
       阿朵嘴里虽说“你走吧”,但心里却在流血!
       曾迈刚刚离开,傻四就来了。这时大夫说:阿朵脸上的烧伤已经化脓,需要马上清腐植皮。你们亲人哪个愿意为她献点皮呀?傻四马上站起来,说:“大夫,我愿意为阿朵献皮。”于是,傻四进了手术室,大夫从他身上切下巴掌大块皮移植到阿朵的脸上。
       半个月后,傻四身上的切伤基本愈合,可以下床活动了。傍晚,他急匆匆地跑到阿朵的病房来找阿朵,却不见人影。傻四便楼上楼下四处寻觅,最后在医院的小花园里找到了阿朵。
       月光下,或红或黄的花儿开遍了整个花园,阿朵一个人躲在这灿烂的花丛里哭泣。今天下午,她偷偷地照了镜子,发现自己由过去的“美人儿”变成了现在的丑八怪:左脸上留下了两块焦黑的疤痕,右脸虽然植了皮,但很粗糙,远不如先前那么红润。
       傻四动情地喊道:“阿朵!”
       “傻哥!”阿朵见了傻四,哭得更加伤心。她哭诉道:“傻哥,曾迈不会要我了……”
       傻四愣了会儿神,才把藏在背后的一束红玫瑰塞到阿朵手里:“阿朵,这是傻哥诚心诚意送你的!”
       阿朵接过血红的玫瑰,一下扑在傻四怀里又嘤嘤地抽泣起来,双肩一上一下地抽动着。傻四张开有力的双臂,将阿朵紧紧地搂在怀里……
       这时,月牙儿也知趣地躲进了云纱,遮住了自己羞红的脸……
       (通联:湖南省桃源县委院内 415700)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