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范文大全
  • 文档下载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主题活动 > 正文

    裸体女郎:小嫩女直喷白浆(10P)

    时间:2019-01-15 05:25:55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我并不认识那些裸体女郎。可当她们开始影响我的生意的时候,我感到问题的严重性。   看来我还要解释几句。那些裸体女孩其实并不是在我的酒吧里,而是在我酒吧的对面。可不巧的是,那些女孩的洗澡间窗户正好与我的酒吧相对。这样一来,我的酒客们坐在酒吧里就可以直接看到她们洗澡了。
      你可以想象,当微醺的酒客第一次骚动起来、指手画脚地向对面张望的时候,我也好奇地跑到窗前去看个究竟。任何一个老板都会这么做。可映人我眼帘的是一副令人尴尬的情景,街道对面的一个房间里,一位全身赤裸的年轻女子正在洗浴。我有些惊慌失措,感到事不宜迟。决定马上到对面去规劝几句。
      “总不能这样毫无遮拦地洗澡吧?”我对开门的女孩说,“说不定会被人家瞧见的!”
      这位年轻的女孩,她告诉我她的名字叫卡罗尔,请我进屋去说。
      “我可不方便进去。”我尴尬地解释说,“我是对面酒吧的老板,请转告你的朋友,让她把窗帘拉上。”
      卡罗尔嫣然一笑,“我这就去告诉她们,马上就去。”她说道,“你真的不进来吗?”
      我真有点搞不明白,虽然我已经告诉她我不方便进去。可她仍然再次热情邀请我。我没有回应。转身赶回店里去照看客人。
      当我赶回酒吧,我发现酒吧的员工也在和那些酒客们一起扒着窗子往外瞧。有一位酒客看上了兴头,为店里所有的客人都买了一杯酒。
      我佯装咳嗽了两声,把我的员工都轰开。我本想给他们点厉害的颜色看看,可酒吧里满是客人,我也不好意思发作。
      我感到事态很严重。我想起了一位警官,是我的前姐夫,这当然是另外一回事。我一时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好给他打电话。
      “卡尔。”我说,“那几个女人都光着身子。我该怎么办?”
      “怎么个光法?”卡尔反问道,“我想,我可没有合身的衣服送给她们。”
      “哦。”我低三下四地恳求道,“不是说让你给她们送衣服。你可以把她们带到局子里,或者给她们一个严厉警告。怎么样?”
      “她们是在公众场合裸体吗?”卡尔问道。
      “这倒不是。”我只好如实承认。
      “是她们在表演给你看?还是你自愿去看?”
      话说到这个份上,我算明白了。我的这位前姐夫看来是不想帮我这个忙。
      我让伙计把酒吧的窗帘拉上。可大白天拉上窗帘总让人感到很别扭。况且,酒客们可不管这一套,他们旁若无人地掀着窗帘往外瞧。
      就在我无计可施的时候,那个名叫卡罗尔的女子却出现在了我的酒吧里。她穿戴得整整齐齐,打扮得还相当入时。别人都不认识她,可我认识。酒客们看到酒吧里来了女人,感到爬在窗台上不雅,纷纷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这里光线挺暗的。”卡罗尔把头发轻轻一甩,扭头看着我的窗帘,“为什么不进点阳光?”
      “现在好像不大合适。”我小心翼翼地说,“你想喝点什么?”
      “太对了!”那群男人高声附和道。“为什么不进点阳光?”
      没想到她会给我来这么一手。我觉得自己又一次被卡罗尔击败了。
      “好的,好的。”我边说边跑去拉窗帘,心想:“管它呢?拉开叉会怎么样?!反正对我也没有什么伤害。”
      然而,对面的房间里已经不是原来的一个裸体女郎了,而是好几个。
      “我不需要什么酒水。”卡罗尔说,“我所真正需要的是裸体男人。”
      酒吧里立刻就炸开了锅。
      “我去!”一个顾客争先恐后地说。
      “我也去!”
      一眨眼的工夫,酒吧里的人走光了。几分钟之后,我看到他们都拥进了街对面的那个房间。
      真是怪事!我就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我一边挠着头,一边吩咐店员整理房间。
      到了半夜,我的酒客们一个也没有回来。我开始有点担心。我对自己说:如果再过半个小时他们还不回来,我就亲自过去看看。可30分钟后,仍然不见一个人影。我于是披上外套去了对面。
      房间的门虚掩着。我敲了敲门,里面悄然无声。
      “卡罗尔?”我大声喊道,“卡罗尔,你在哪儿?”
      还是没有任何回音。
      我只好硬着头皮走进了房间。洗澡间里,在几条长凳上,我终于找到了我的酒客。他们全身赤裸。从头到脚都涂满了颜料。
      “嗯……嗯……嗯……”一个酒客哼哼起来。
      “怎么了?”我问道。
      “嗯……嗯……嗯……”还是哼哼叽叽。,
      我很快明白了,这些可怜的男人已经动弹不得。我打电话叫来了我的前姐夫。我们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把他们从涂满粘胶剂的长凳上拔下来,然后给他们一个一个洗干净。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卡尔问道。
      “裸体女郎说这是艺术!”其中―人说道。
      “艺术?”卡尔气呼呼地说,“人体艺术?!你们的衣服都哪儿去了?”
      “唉!那倒霉的衣服!”酒客说,“那几个裸体女郎说我们的衣服会破坏画面。所以,有人给我们涂颜色,有人就把我们的衣服给拿走了。”
      幸亏我把店里的员工都留下了。他们把能找到的床单、被罩、窗帘都拿了过来,然后我们把卡罗尔的猎物一个一个包起来,运回到了我的酒吧。
      就这样,我们一直忙到凌晨。
      卡尔最后说道:“给我开个单子,看看到底少了哪些东西?”
      等详尽的单子列出来,我和卡尔都感到震惊。我们丢的汽车足够组建一个小型车队,还有几十个钱夹子,4块纯金手表。
      “下次再要看到对面有裸体女郎,”卡尔训诫我的酒客,“你们就老老实实地把窗帘拉上!”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