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范文大全
  • 文档下载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主题活动 > 正文

    将军康成元的书艺人生

    时间:2021-02-05 07:43:49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康成元,字乾初,1941年7月生,山东省平度市人。中纪委委员,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十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原副政治委员,海军中将军衔,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创作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康成元将军军旅生涯之余,数十载研习传统书法艺术,并取得骄人成就——

    2004年9月5日,“康成元书法展”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展出。据美术馆负责人讲,康成元是中国美术馆建馆以来举办展览职务最高的军旅书法家。

    书展一开幕就立即引起书画行家和各界人士的瞩目。书展历时6天,共展出康成元近作60余件,其中有不少丈二巨制,书以擘窠榜书大字。这些作品的书风基调以“小爨”为主,辅以北碑、汉隶,兼及行草,作品视觉冲击力强,气势宏大,蔚为壮观。

    开幕式的同时,康成元将军的新著《康成元书法集》也与观众见面,该集囊括了此次展宽的所有作品,庄重大气,满目玑珠。开幕式后,中国书法家协会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康成元书法作品研讨会。首都著名书画家和学者对康成元将军的艺术成就进行了充分探讨,并给予了高度评价。

    谈到举办个展的初衷时,康成元说:“最大的愿望是想用个人书法展览这种方式展示解放军的军营文化,展示解放军广大官兵八小时以外业余生活的多姿多彩,展示解放军这所大学校培养军地两用人才的丰硕成果。”

    海军政治委员胡彦林上将在开幕式上致辞时指出,康成元将军在书法艺术方面取得的成就,体现了军队高级将领高雅的精神追求和良好的文化艺术修养,是我军高级领导干部带头践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坚持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建设先进军营文化的具体体现。

    以“独家视角,公正眼光”而闻名书坛的《书法》杂志,2004年“十大年度人物”评选揭晓,康成元将军名列启功、刘炳森之后,人选理由是:作为共和国的一位将军,康成元先生的书法具有新闻轰动效果。他的入选基于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由于“将军”这一特殊身份的人物对书法艺术的酷爱,使许多不甚懂书法艺术的人不得不认真思考书法艺术的魅力所在;二是康成元先生于书法艺术的深刻理解和成功实践,向人们证明了在书法艺术上取得卓越成就并不是书法专业人士的“专利”。

    当代书坛群贤济济,终其一生专事书法者尚难以成就一番事业,而一位有数十年戎马生涯的将军却能利用有限的业余时间勤奋耕耘,染翰临池,不计寒暑,从而达到书法创造的至高境界,这或许便是康成元将军的魅力所在和令人敬慕之处。

    一份投入,一份收获。他身上的这点韧劲,这点毅力,很让人钦佩

    把字写得整齐清楚,甚至端正秀美,人人都可以通过努力而做到,但真正要把写字上升到书法领域并有所造诣,却不是人人都能企及的。清代书法家杨守敬曾在《学书迩言》中讲到:“学书一要品高,品高则下笔妍雅,不落尘俗;一要学富,胸罗万有,书卷之气,自然溢于行间。古之大家,莫不备此,断未有胸无点墨而能超轶等伦者也。”

    纵观历代书法家的学书轨迹,坚持临碑帖既是学书法的捷径,也是公开的学书成功秘诀。康成元也不例外。一份投入,一份收获。身为高级将领的康成元,公务繁忙是可以想见的,但他能利用有限的业余时间,躬耕砚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身上的这点韧劲和毅力,很让人钦佩。

    康将军告诉笔者:“兴趣和爱好是学艺的最好老师,只要真正有了兴趣和爱好,处处留心皆学问,学习的时间肯定会有的。”接着他给我算了一笔账:现在是每年52个双休日,再加上三次长假,每人可支配的时间是120多天,即使扣除加班和其他因素,起码有80到100天的时间是个人可以支配的。

    康将军学书,没有专门的师承。他自幼酷爱习书作画,曾从私塾先生那里借来颜真卿的《多宝塔》、米芾的《蜀素帖》等著名法帖逐一临摹。上小学时就特别喜欢写大仿这门课,当时还拜民间艺人学工笔画。1957年秋天,他从农业合作社调到区政府工作,就是得益于“能写会画”。入伍后在新兵连训练了8个月之后留下当文书,也是得益于“能写会画”。总之,军旅生涯48个春秋,特别是近20年来,在军以上领导岗位工作确实很忙,但对写写画画总是饶有兴趣,再苦再累总是乐此不疲,特别是后来对书法艺术更是孜孜以求,甚至废寝忘食。

    几十年来,虽然领导岗位和工作环境不断变化,但是学习书法从未间断。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他临摹过舒同先生的作品,七八十年代又临摹过武中奇先生的墨迹。后来把学书目光转向了具有原始生命张力的魏晋南北朝碑刻,主攻魏碑,切入点是执著地对“二爨”(东晋《爨宝子碑》与南朝《爨龙颜碑》的并称)的揣摩临习,尤其对《爨宝子碑》更情有独钟。在对该碑的临习中,康将军首先对其渊源、脉络、发展进行了探究,经历了由形似到神似,由表面的具象到精神内涵的把握,从而对该碑有了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领悟。他取《爨宝子碑》楷隶相间不计工拙的天然神态和貌似古傲实则幽默且略显滑稽的视觉感受,又参以《爨龙颜碑》结体上的奇险多变和意态上的妙韵风神,进而加以熔铸,形成了一种非小非大,非古非今,非临非创,似与不似之间的仅属于自己的面目。他曾将《爨宝子碑》的全文,按照原碑的尺寸规格、章法布势、间架形体、款式题跋诸方面进行了再度创作,不拘泥于一点一画之细枝末叶,从精神人手把握形式特征,从大处着手写其古拙厚重之意,作品既存有原碑凝重的金石味,又注入了清雅的书卷气。更值得称道的是康成元将军将原碑中经过千余年风蚀剥落已经模糊不清的“兼”字和残缺的“玉”字,参照岭南出版社出版的原拓片充实其内,从而使《爨宝子碑》这件珍贵的石碑在文字和艺术上的感觉更加完美。

    更令人钦佩的是,康成元将军不但将《爨宝子碑》写得糕彩生动,而且用该碑仅有的403个字,创作了50多首七言诗作。据说,这些集字诗大都是他在上下班路上或下部队坐火车的途中构思出来的。著名学者文怀沙曾评价说:“康成元将军的诗,自足风流,可以看出他那追求驯雅的、非同凡响的情怀。这种情怀,也同样表现在他的书法作品之中。诗与书法,恍同诗与画的关系一样,是一对情同骨肉的艺术姐妹。在今天,用自己的书法写自己的诗,不是一般书法家所能为之的了,因为其中最需个人修养。”

    在“二爨”的基础上,康成元又开始了对《好大王碑》的研究与实践。有点书法常识的人都知道“二爨”与“好大王”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格:“好大王”雍容大度、不计小美,“二爨”俏皮、辛辣。“好大王”常使书家望

    而生畏,曾有不少书家用费力不讨好来形容写“好大王”的体会。作为书家的康成元更知晓它的难度,但他却凭着军人的意志和多年打下的扎实的基本功及解悟书法艺术的非凡灵感迎难而上,大胆地将《爨宝子碑》与《好大王碑》相互融合,互为滋补,借鉴参照,逐渐形成了充分展示自我风格的创作样式,实现了他对碑学概念的整体把握乃至对整个书法创作观念认识上的飞跃和升华。

    除了对碑版书法有所研究和涉猎,康成元还常以条幅的形式创作一些行草书作品。这类作品虽与碑派书体在创作上的手法不同,但其精神是贯通的。当然他亦未曾放松过对帖学的吸取,并将其融合于草法之中。他的行草书能够聚散自如,机趣横生,不显浮华漂荡,不显轻率草逸,有先熟而后生的味道,有北碑风骨蕴于内,南帖逸情呈于外之观感。他的行草书创作,从整体上看,明显地倾向于表现和讲究气势以及锐意抒情,一定程度上反映着苍劲峻拔、擒纵互济的艺术特征。欧阳中石先生曾对康成元的书法给予过高度评价,并书写“行文犹布阵、运笔是将军”中堂一幅赠送给康成元将军,以表达他的敬慕和肯定。

    功夫自在书外。书法创作也须内外兼修,才有书人合一的大境界

    康成元用苏东坡的“退笔如山未足珍,读书万卷始通神”诗句告诫自己。公务之余,他几乎把时间都用在博览群书上,吟咏古人诗词歌赋,与先秦哲人对话,从而体悟到中国大文化背景下的意境,突破书法中的线条律动、章法空间等形式,深入到书法丰富深邃的精神内涵。他认为一个对传统文化缺乏感知和造诣的人是无法恰到好处地把握中国书法艺术应有的韵味的。

    除了精读中外文、史、哲等经典著作外,康成元还兼学中国画。他的画也很见功力。我有幸欣赏过他的作品,发现其在气韵生动、骨法用笔、章法布局等方面,自然地将书画互相沟通,互相渗透,互相弥补。以画滋养书法,以书法给绘画的构图和笔法提供基础。特别是他那秀丽苍茫的爨体书法用来题画,并作为笔法的基础,增添了特殊的效果。无论是画作,还是书法,都不难看出书中有画,画中有字。

    在书法史上,凡优秀的书法作品都含蕴着书法家的人格品位。康成元将军精通军事政治,博学多才。这种兼有政治、军事及书法家的气质,反映在书法上,则是刚正不阿的个性,峻健豪迈的风格,丰富多彩的内涵,高尚情操的追求。这种胸襟,往往是关在象牙塔中的书法家难以企求的。康成元将军的书法创作达到了一个相对高的境界,其人品的高尚亦能从书画作品中透射出光茫。康成元将军在长达数十年的书法创作中,除了勤奋刻苦地默默耕耘以外,始终以高尚的品格和纯洁的心境来规范和约束自己的言行。他从不利用自己的职权和影响为自己谋一点私利,就连他常年所需的宣纸和笔墨也全是自费购买。有些企业和单位听说他要出版大型作品集,出于对康成元将军人格的崇敬和对他书法作品的喜爱纷纷上门提出资助,均被康成元将军婉言谢绝。他从严要求,以身示范,自己拿钱自费出书。作品集出版后,他领导下的单位要求按照书价购买些书,也被他婉拒,而是将自己的作品集无偿地赠送给单位里的书法爱好者。

    2000年,中国书法家协会和中国美术家协会联合发起了“百位书画家救助贫困学生”活动,作为两个协会的会员,康成元将自己书画作品展获得的全部资金捐献给103名因家庭贫困而不能入学或面临辍学的孩子,使他们得以重新走进校门安心学习。当他无意间从书画界朋友的口中了解到甘肃省庆阳市华池县在教育资金方面存在困难,特别是1934年陕甘宁边区苏维埃政府创办的西北第一所红色学校——转咀子列宁小学校合急需改造时,将自己拍卖书画作品所得20万元全部捐出,并亲自为转咀子列宁小学题写了校名。

    其实,康将军的爱心奉献由来已久,他曾经将自己书法作品拍卖得来的3万元全部捐赠给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地区策勒乡的希望小学,将自己精心创作的巨幅书法作品捐赠给了修复长城的公益事业。2007年1月20日,他在“善的力量关爱广东,扶贫助学送温暖”慈善活动中,把价值10多万元的两幅丈二巨幅书法作品捐赠给广东公益恤孤助学促进会。康将军还有一个心愿,在有条件的时候,为自己的家乡建立一所学校。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