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资料
  • 百姓关注
  • 民间风俗
  • 文化艺术
  • 教育科研
  • 古都名人
  • 旅游出行
  • 范文大全
  • 文档下载
  • 当前位置: myyuju个人图书馆 > 主题活动 > 正文

    解读哈代小说中民俗的运用:解读哈代的还乡

    时间:2019-02-12 05:28:16 来源:myyuju个人图书馆 本文已影响 myyuju个人图书馆手机站

      托马斯・哈代历来以乡土作家著称。在他的“威塞克斯”的艺术世界里,哈代向读者展现了乡村美丽的自然风光、苍茫悲凉的山村荒原、绵延起伏的牧场农田、纯真直率的山野村民、淳厚古朴的风俗人情。而这浓浓的乡情与他在作品中注入的民俗文化是分不开的。丰富的民俗文化不仅展现了地方色彩和乡土情调,引发人们对逝去时代的怀念幽情, 唤起了人们对于渐渐消逝的古老文化传统的回忆, 而且成为其小说的创作源泉和叙述故事、塑造人物的载体及舞台。可以说民俗文化已与小说内容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深入到了他作品的肌理之中,成为不可剥离的一部分。本文对于民俗在哈代小说中所发挥的作用及其意义,将从四个层面进行解读。
      
      一、为小说人物提供活动舞台
      
      以《苔丝》为例,小说一开始就描写了五朔节,五朔节是英国一个古老节日,时间是每年的5月1日。5月1日在英国的祖先――克尔特人的历法中是夏季的第一天,它原是春末祭祀“花果女神”的日子。在渡过漫长的寒冬后,太阳终于又普照大地。人们在这一天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姑娘们先是一早起来到村外林中采集花朵与朝露,并用露水洗脸。人们去山林搬回一棵高大的无花果树或杉树,把枝叶和树下部的树皮除去,再用花草、花圈、彩旗和彩带装饰好,将它竖在空旷的场地上,做成“五月柱”。庆祝活动开始后,每人手拿一根与柱顶相连的彩带,围绕五月柱跳祭祀舞蹈,祈祷神灵保佑五谷丰登、子孙繁衍。哈代选择五朔节的妇女联欢活动作为小说的开端,把苔丝的初次登场安排在和女伴们一起参加妇女游行会体现了他的独具匠心。跳祭祀舞蹈的场面为故事人物的出场提供了活动的舞台,安吉尔和他的两个哥哥恰好路过。或许是出于好奇,安吉尔也加入了跳舞的队列中,这时他发现了自然淳朴的苔丝。但却始终没能和苔丝跳上一支舞。这似乎在冥冥中暗示了安吉尔和苔丝日后的分离及苔丝孤独悲惨的命运。同时这个充满青春气息,满怀生机和希望的开头也和苔丝的悲剧人生形成了鲜明的反衬。道出了人生的无常,表现了哈代的命运悲剧观。正是人生所料,往往事与愿违。
      无独有偶,《还乡》中作者同样选择篝火节作为人物出场的背景。对于篝火节的描写,哈代可谓是浓墨重彩。在11月5日晚上,每个登上古坟的人都挑着一担沉重的荆柴,人们把所有的荆柴都堆在一起形成一个荆柴尖塔,荆堆被陆续点着,红通通的火光和一堆堆的篝火一个接一个出现了,四周的整个乡野出现了一个个的光点。人们仿佛又回到了太古时代,把这块地方早已看惯了的光景和事迹,又扮演了一番,他们以自己的方式表现了自身与荒原的和谐一致。点篝火的场面给故事人物的出场展开提供了一个广阔的舞台。从坎特大爷、费厄韦街坊等的闲聊中,读者对尤斯塔西雅、克莱姆、怀尔德夫等这些人物已有了大致的印象。篝火也映出了那个红土贩子维恩的面孔,他是荒原忠实的追随者和保卫者,代表着威塞克斯的传统,他和荒原上苍茫的夜色永远那么协调。他的出现,为小说设置了悬疑,推动了情节的发展,最终他与具有基督徒品性的托马茜结婚并获得幸福,反映了哈代的宗教情怀。
      
      二、影射小说人物的性格
      
      在“威塞克斯小说”中哈代巧妙地运用了英国古老的民谣这一民俗,有效地渲染小说浓烈的怀旧情绪,给作品增添了浓郁的地方色彩和乡土气息。同时民谣的出现还影射了小说中人物的性格特点和命运。如《绿荫下》在小说的第一页,迪克就用他那生气勃勃的声音唱着一支民谣:“玫瑰花和百合花儿,还有嫩黄的水仙花儿开,姑娘小伙们一起来剪羊毛。”这给小说奠定了田原牧歌的基调,也体现出主人公迪克的自然热情的性格特点。在《林地居民》里,为了引诱追赶和寻找自己的菲茨皮尔斯,苏克躲进草堆底下。这时她唱起了一句当地民谣:“啊!从朦朦胧胧的露水上进来吧。”民谣把苏克轻浮肤浅、好挑逗的个性特征显露无遗。《远离尘嚣》中的民谣也是相当丰富。不论是主要人物还是次要人物,都喜欢唱民谣。比如农场的农民科根,在晚宴后他不管别人要不要听,就自己唱了起来,这反映出他直率的个性。《卡斯特桥市长》里,苏格兰人法尔弗雷是个非常喜爱唱歌的人。正是他的歌声为他赢得了卡斯特桥人的欢迎。在三水手客栈中,他几度唱起了“怀念家乡的歌”。虽然他唱歌的时候饱含感情,感动了在场的许多听众,但他却申明他唱什么并不一定代表他的内心,他并不是真正地热爱他的故乡。民谣从两方面反映出了法尔弗雷矛盾的性格。一方面,他显得热情、慷慨、大方、有魅力;另一方面,他的实际行为又反映出他的感情浅薄、务实,甚至有点儿冷酷。在苔丝从游行会回到家里听到母亲一边洗衣服,一边用脚踏着摇篮,同时还唱着心爱的民谣《花点子母牛》,“……虽然挑着抚养一大群孩子的沉重担子,但是她对于唱歌,还是热爱酷好。凡是从外面流传到布蕾谷的小曲儿,只用一个礼拜的工夫,苔丝的妈准能把它的腔调学会。”看到这里,苔丝母亲的那种头脑简单,安身立命,不计利害,逆来顺受,在艰苦恶劣的环境中仍保持平和通达心态的性格马上跃然纸上。这一首首暗含深意的民谣使得哈代小说的人物画廊变得更加丰富多彩、栩栩如生。
      
      三、小说情节序列的铺垫和过渡
      
      在《还乡》中,约布赖特太太为庆祝儿子克莱姆的归来, 邀请乡邻到他家出演假面剧。按照传统,假面剧的演员都是由男人扮演。尤斯塔西雅对克莱姆心仪已久,却苦于没有机会结识,勇敢、叛逆的她决定抓住这个机会女扮男装扮演土耳其武士。果不其然,克莱姆注意到了这位与众不同的武士。当得知这是位姑娘,便不自主的被其吸引。假面剧这一民俗对小说的情节铺垫和过渡起了重要的作用。当时怀尔德夫和托马茜结婚未果,对尤斯塔西雅旧情复燃。而尤斯塔西雅极其希望来自巴黎的克莱姆能带她冲出荒原。这时需要某种契机,来打破原有的格局, 使两位主人公能不期而遇。普通的相遇似乎不能符合尤斯塔西雅这位具有古希腊异教精神的“夜的女王”的个性特点,因此假面剧这个打破传统的演出无疑是最适合的场景。由此故事情节继续发展,克莱姆开始关注尤斯塔西雅,而怀尔德夫也由于尤斯塔西雅的移情别恋终于和托马茜完婚。
      同样乡村舞会也犹如一个导火索,将悲剧无形中又向前推了一步。在荒原,舞会是人们交际和放松的一种方式,也是尤斯塔西雅寻找欢乐的场所。与克莱姆的婚姻并没能实现她离开荒原到巴黎去的理想,苦闷、压抑、百无聊赖的她只有到这个乡村舞会上排遣愁绪。恰在这儿,怀尔德夫出现了,两个荒原的叛逆者再次会合,他们加入了跳舞的队伍,“跳舞向他们心里的那么一点社会秩序意识发起了不可抗拒的进攻,把他们驱赶到现在已不正当的老路上去。”于是悲剧就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民俗中的民谣同样在哈代小说中起到了为情节序列和过渡的作用。小说《苔丝》中,亚历克在纠缠苔丝时,曾对她吹了一句“莫以负心唇”。一首英国古民谣在莎士比亚在他的喜剧《一报还一报》中也曾运用过它。歌词大意是:莫以负心唇,婉转弄辞巧;莫以薄幸眼,颠倒迷昏晓;定情密吻乞君还,当日深盟今已寒!这富有挑逗性和暗示性的歌词,预示苔丝所面临的暗藏的危险,为她随后不慎遭到亚历克的诱奸的情节做了有效的铺垫。
      
      四、营造氛围
      
      《还乡》中,按照荒原上的习俗,当村里有人结婚时,村民是要用唱歌的方式祝贺他们新婚。由于怀尔德夫忘了开一张新的结婚许可证,使得他和托马茜未能完婚。这给托马茜和她的家庭名誉带来了极大的伤害,使她陷入了极为难堪的境地。不知真相的乡民们听说托马茜和怀尔德夫行完结婚礼回来,便一齐到他们家道喜,欢快地唱道:“他告诉她说她是他毕生的乐趣。如果她不反对他就要娶她妻;……他将她抱在自己的双膝上吻个不停,世上还有哪个男人比得上他那么可爱!”这欢乐的场面反衬出主人公内心的尴尬不安,而这首款款深情的歌谣也成了一个巨大的反讽。
      在《远离尘嚣》里,工人们在剪羊毛节的晚宴上,唱起了欢快的歌谣。欢歌笑语的场面既烘托出人们在劳动过后享受节日的轻松、愉快的心情,也反映了农场主与工人们之间融洽的关系。与之相对照的场面是,在范妮和孩子的尸体从济贫院被运回村里教堂埋葬的途中,负责运送尸体的约瑟夫与另外两个村民在酒馆里相遇,其中一人唱起一首关于明天的歌。歌词大意是:今天大家尽情地喝酒,明天就可能像范妮一样死去,人生多无奈,所以要及时行乐。歌声渲染的气氛悲凉、伤感,令人动容,引人深思。
      《卡斯特桥市长》里,刚到卡斯特桥市的法尔弗雷在旅馆的楼梯口第一次遇见了朴实素淡、稳健自重的伊丽莎白・珍妮,不由自主地轻声哼起了一首古老的民谣歌词:“我走进我的小卧室,天已临暮近夕。谁呀,飘然走下楼梯?哦,原来是我的心上人蓓姬。”如此直白、大胆的歌词,使拘谨、矜持的伊丽莎白感到尴尬、慌乱。这个场面为两人之间的关系微妙变化营造了一种温馨浪漫和充满柔情的气氛。小说的环境与背景在这些别有意味的民谣烘托与渲染之下,更为有效地辅助了主题意义的发掘和升华。
      
      注:该文系江西省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解读哈代小说中的民俗事象”(WGW0905)成果之一
      
      【参考文献】
      [1]朱炯强:哈代精选集[C].山东:山东文艺出版社,1998.
      [2]哈代.远离尘嚣[M].陈亦君,曾胡译.石家庄:花山文艺出版社,1982.
      [3]哈代.苔丝[M].郑大民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6.
      [4]哈代.还乡[M].孙予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6.
      [5]托马斯・哈代.无名的裘德[M].洗凡译.南京:译林出版社,1999.
      [6]陈庆勋.吟唱着英国民谣的哈代[J].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5).
      [7]许海燕.论哈代小说的历史文化底蕴[J].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3).
      [8]陈庆勋.论哈代的乡土精神[J].外国文学评论,1998,(3).
      
      (作者简介:唐俊芳,景德镇高等专科学校外语系副教授,文学硕士)

    • 新闻热点
    • 文化视野
    • 主题活动
    • 文件
    • 关注
    • 风俗
    • 文化艺术